201607080814洗盤子

 

洗盤子

 

摘錄自《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

馬克·威廉斯、約翰·蒂斯岱、辛德·西格爾、喬·卡巴金

 

你是否曾注意到,我們多常把時間抵押給對未來的承諾?拿洗碗盤當例子,當處在行動模式(doing mode)時,我們想盡快把它們洗完,好進行下一件事情,或者可能心裡想著別的事情,所以並沒有專心地洗。也許我們希望最後有一點自己的時間可以放鬆一下,心裡或許正想著待會兒來杯咖啡該多好,結果不小心沒洗到一個髒鍋子(更糟糕的是,是某個人發現了我們漏洗的那個鍋子)。或許我們會覺得惱怒,因為這個髒鍋子害我們不能盡快洗完。最後我們洗完了碗盤,也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咖啡,但是我們的腦子仍鎖定在行動模式上,想著其他的計畫和目標,因此即使正喝著咖啡,我們很可能已經想著下一件要做的事情(回電話、查看e-mail、繳款單、寫封信、辦幾件事、回去念書等,任何可能的事情)。

或許在某個意外的片刻,我們突然回過神來,發現手中的杯子空了。我剛剛喝了嗎?我一定是喝了,但是怎麼我一點都不記得了?事實上,我們錯過了一杯剛剛在洗盤子時期待可以坐下來好好享受的好咖啡,就像我們也錯過了可能帶來的感官體驗:水的觸感、泡泡的光澤,以及菜瓜布刮過碗盤的聲音。

如此一來,生命一點一滴地在我們失神時溜走了,因為我們總是想到別的地方,根本就不是在當下置身之處,也沒有注意此刻面前所發生的一切。我們想像著只有在未來某個時刻、到某個地方,我們才會快樂,到時候就「有時間好好休息」,因此我們延宕了快樂,而不向現有當下的體驗敞開。如此一來,我們失去了每天在面前開展的美好,就像錯失了去體驗洗盤子和喝咖啡一樣。假如我們再不小心,或許會像這樣失去生命大部分的時光。

 



平靜

 

平靜只存在於此時此刻。「等我完成這件事,然後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平靜。」這麼說是可笑的,什麼是「這件事」?是一張文憑、一份工作、一幢房子還是還完一份貸款?假如你這麼想,平靜永遠不會來臨,因為總有另外一個「這件事」在現在這件事後面。假如你現在不能活在平靜當中,你將永遠也沒有辦法。假如你真心想獲得平靜,你必須現在馬上這麼做,否則它永遠只是個「夢想」。

——一行禪師,《觀照的奇蹟》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