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812呼吸

 

呼吸

 

摘錄自《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

馬克·威廉斯、約翰·蒂斯岱、辛德·西格爾、喬·卡巴金

 

假如你發現自己為心緒飄忽而感到挫折,提醒自己:心緒飄忽,只是行動模式在運作。當你注意到它那一剎那,就已經在內觀當中。

假如你發現自己感覺到「我現在應該做得更好」,提醒自己,去注意「我應該、我能、我會、我本來」的想法,其實是批判的腦袋,並且回到呼吸當中。

假如你發現自己,正在試圖控制呼吸,提醒自己,讓呼吸自己來。

重新來過並不意味著我們做錯了,它是練習的重心,並不代表我們偏離要旨。

呼吸無關你願不願意或喜不喜歡,這個物件不會引發我們的情緒。

不管我們正在做什麼、感受到什麼、還是經驗到什麼,專注呼吸都可以幫助我們的注意力和此時此刻連結。

專注在此時此刻,我們需要的是意願,而不是強迫。

 

順其自然且允許:放棄控制

 

蘇珊發現要專注在呼吸上面而不去控制它,是一件很難的事:「我發現我會試著控制呼吸,讓它變慢。我總是在想這樣做對不對,覺得它就是不自然。」

試著控制呼吸是剛開始練習靜坐的普遍經驗。但是身體自己懂得怎麼呼吸,事實上,呼吸本身就已經做得很完美了……直到思索、懷疑和對抗的意識介入,然後我們發現要讓自己舒服、要放掉「事情應該如何」的期待是這麼地困難,也沒有辦法相信呼吸自己可以做好。

最後蘇珊了解到她不需要嘗試去放慢呼吸,也不用刻意做些什麼不同的事——事實上,她不需要去做任何事,只要專注在隨呼吸而來的知覺上,而不是試著去控制呼吸來讓某件事發生。

她說:「我現在很享受這個過程。過去我習慣試著有意識地去控制它:控制這個、控制那個、控制呼吸。然而,最後我發現,讓呼吸自己來是比較容易的。當思緒漂走的時候,把自己帶回來。假如不被某些固定的想法綁住,這反而表較容易。」

當我們練習內觀呼吸的時候,我們並不需要去達到什麼特別的狀態——這個概念其實很單純,就是允許每個時刻的經驗如實地發生,而不用要求它一定是什麼樣子;換句話說,就是覺察並且安住在覺察裡面。

 

一個呼吸接一個呼吸:只有此刻

 

專注在呼吸的感覺上,一個呼吸接著一個呼吸,可以讓我們學會一次只做一件事情,必且每次只留駐在一個時間點上。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面對許多的情境,讓我們習慣去預測未來,就好像需要把別人在房子前卸下來的一堆原木搬到房子後面去,光是看著這麼多的木料,心就沈了,力氣也沒了,這時可能會突然覺得看電視有吸引力多了。但是我們也知道,假如能專注在一個時間點上,一次搬一塊木料,把注意力投注在上面,完成之後再進行下一個,突然之間這工作就變得不再那麼困難。這不是要欺騙自己這些原木數量不多,而是要探索一個新模式的可能性,關注於當下這一刻的品質,而不是去預期最後會有多麼累人。

這個原木堆效應,可以應用到生活中許多地方。我們經常專注在太多事情上面,而不只是這一天,還有這個禮拜或這個月,光想到這麼多就已經精疲力竭。我們背負了太多不必要的負擔。而當我們有意識地專注在這一刻,專注在眼前這件事,就可以有足夠的能量來完成此刻的工作。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