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800chapter 9 同理與反思性對話

 

chapter 9 同理與反思性對話
發展心智直觀能力,以身作則,讀懂孩子的心

 

 

摘錄自《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

丹尼爾·席格 Daniel Siegel.M.D

瑪麗·哈柴爾 Mary Hartzell.M.ED

 

父母要為孩子提供自己的人生經驗,幫助他們發展思考能力。

同時,父母也是孩子的學習對象,孩子是透過觀查和模仿父母的行為來學習。

如果教育孩子只是講道理這麼簡單,那就輕鬆了。但是,孩子並不是透過聽來學習,而是透過和父母朝夕相處來了解我們所珍視的事物。孩子會觀察父母,就是想藉此了解父母。

 

孩子會觀察父母,也藉此了解父母

——培養孩子的同情心和同理心

 

身為父母,我們不僅為孩子提供人生經驗,幫助他們發展心智,同時也貢獻我們自己。孩子會透過觀查和模仿父母的行為來學習,如果教育孩子的方式有效,那就輕鬆了。孩子會透過和父母朝夕相處來了解我們所珍視的事物,而不只是透過我們的話語。我們是什麼樣的人、個性特質如何,都會透過生活方式和決策風格表現出來。不管我們如何反省和深化自己的思想,行為模式還是會透露出我們真正的價值觀。孩子會觀察父母人格的外在體現,並且記憶、模仿,進而重現這些處世方式。

照我說的去做,別照著我做」,這句老話只不過是父母一廂情願的想法。孩子會觀察父母,就是想藉此了解父母

性格發展來自社會經驗塑造內在構成特徵的方式,我們希望孩子養成時麼樣的性格?假如我們希望孩子富有同理心、懂得尊重及關心自己、他人和周遭世界,我們就要採取有助於培養同理心的教養方式。我們和孩子進行連結的方式,可以培養培養孩子的同情心和同理心。當一個人充滿愛心、能夠理性思考,享受生活並和他人發展健全關係,就更能在群體活動中發揮個人天賦,成為活躍的一員。想幫助孩子培養同理心,為人父母者該怎麼做呢?

 

父母用心扮演自已的角色

——有意圖、自我覺察的態度,鼓勵孩子認識自我

 

父母用心扮演自己的角色是個很好的開始。沒有一本書或一位專家能為親子相處中的各種情況,提供標準答案。與其一味仰賴技巧,父母可以學習怎樣和孩子相處,進而培養他們的同理心和同情心。

這種相處方式扎根於父母慈悲的自我理解之中。當我們開始用開放而自我支持的方式認識自己時,就在鼓勵孩子朝認識自我的道路上踏出一步。這種有意圖、自我覺察的態度,是一種富有意義與正念的教養方式。

充滿正念的自我認知是如何提升同理心的?兒童發展學以及最近的神經生物學研究證明,大腦功能的三個面向:心智直觀(通稱「心智理論」)、自我認識(自傳式記憶)和反應彈性(執行功能,與計畫、組織和延遲滿足的能力有關)共同覺定了我們的成長。這些較高層次的思考過程,能讓我們在遭遇困難或陷入困境等情況下,進行縝密思考並做出反應。

要在行為過程中保持彈性,我們必須擁有健全的執行功能,並且有意識地控制自己的行為以及作出決定。擁有執行力,能夠關心他人和認識自我,會讓我們表現出同理和同情的行為。能夠培養心智直觀、自我認識和執行力的孩子較能有意識地選擇自己的行為模式。

父母該怎麼發展孩子這方面的能力?許多研究顯示,透過角色扮演、講故事和孩子談談情緒對行為的影響等互動方式,父母可以主動提升孩子理解自己和他人內心世界的能力。

 

心智直觀

——發展孩子的心智直觀能力,學習理解他人

 

心智直觀是指觀察並理解他人的內心感受,讓我們可以給予同情反應、表達理解和關心的一種能力。要做到為他人著想,我們需要在察覺自己內在經驗的同時,想像他人的內在世界,這個過程會在我們大腦中創造出他人思考的圖像。

發展心智直觀,能讓孩子預測並解釋他人基於什麼想法做出什麼行為。在發展的過程中,孩子會建立一種模型,意識到他人的行為背後都有個動機。藉由理解他人的想法,孩子可以理解自己所生存的社交環境,及其中發生的行為。這種理解從嬰兒能夠辨別生物和非生物時,就已經開始發展。孩子很快會掌握人類互動的基本員額,建立他們對偶發事件、相互關係、溝通、共同注意力(shared attention)和情緒表達的預期能力,而這些互動經驗會不斷形塑他們對人類心智運作方式的理論。

「心智直觀」(研究者又稱之為「讀心」,反映功能和心智化)能讓孩子「看到」他人的想法,因此我們用「心智直觀」一詞來稱呼這種重要的能力。一旦我們可以看到他人的心智運作,就能理解對方的想法和感受,並給予體諒。透過心智直觀,我們可以進行同理想像,將自己和他人生活裡的事件意義納入考慮。同理想像使我們能夠理解他人的意圖,並且做出彈性決策,判斷哪些行為適合某種社交場合。心智直觀不僅讓我們了解他人,也能讓我們深入了解自己的思考。

科學家指出,人類的心智直觀能力與語言習得和其他更高階的抽象思考能力緊密相關。語言和抽象思考能夠開拓我們的事業讓我們超越眼前屆,創造並控制心智圖像。一個正常嬰兒生來就擁有心智直觀,但此一認知能力的發展會受到童年生活經驗的影響。心智直觀似乎取決於一種用來建立連貫性的心智歷程,而此歷程與大腦右半球和前額區域的整合有關。至於童年經驗如何塑造大腦的整合區域,讓心智直觀得以發展,未來的調查研究或許能提供相關資訊。

 

心智元素

——理解創造內在世界的基本心智元素,對親子之間的對話有益

 

和孩子進行反思性對話可以培養孩子的心智直觀能力。如果父母能夠理解創造內在世界的幾笨心智元素,會對親子之間的對話有所助益。這些元素包括斯考、感受、感覺、知覺、記憶、信念、態度和意圖。以下大略說明其中一些心智元素。

 

理解心智(knowing minds

 

 

同情心

compassion

和他人共同感受、產生悲憫和仁慈的能力。同情心是指關心他人痛苦難過的情緒,它可能取決於鏡像神經元系統,該系統會激發我們的情緒狀態來反應他人的情緒,讓我們感受對方的痛苦。

同理心

empathy

理解他人內心的經驗;對另一個人或對象的感受的意識投射;共鳴性的理解。這是一個複雜的認知過程,跟想像他人的心智能力有關。同理心取決於心智直觀的能力,受大腦右半球和前額區域的控制。

心智直觀

mindsight

「看見」或想像自己或他人心智的能力,使個人能夠在思維過程中理解其行為。此思維過程的同義詞還有「心智化」、「心智理論」、「讀心」和「反映功能」。

洞察力

(insight)

觀察及辨別的能力,產生認知的前提。洞察力與個人自省能力結合時,可加深自我認知。洞察力本身並不隱含對他人產生同情心或者同理心的能力。

反思性對話(reflective dialogue

反映內在思考過程的對話。反思性對話集中於思考、感受、感覺、知覺、記憶、信念、態度和意圖等過程。

 

 

思考

 

思考是我們用各種方式處理資訊的過程;通常是在無意識的狀態下進行。我們可能會透過文字或圖像意識到自己的觀點。為了和他人更流暢的溝通,我們必須理解文字和圖像背後的深意。

基於文字的思考是由左腦運作模式所創造的。左腦運作模式是一種線性邏輯分析模式,用於理解因果關係。左腦模式會評估是非對錯,而且不太容許模稜兩可的資訊。矛盾資訊在這個模式下無法得到妥善處理,而且衝突的觀點很快會被過度簡化,以便解決問題並找出符合左腦邏輯的解答。非語言訊號和社交世界的情境屬於大腦右腦管轄範圍,在左腦的邏輯思考模式之下經常受到忽略。

當你回顧自己和小孩的思考過程時,請牢記這些左腦模式的橘線,我們內在世界和社交世界的許多語言,都可以用其他方式來表達。右腦運作模式和左腦模式完全不同,雖然常常受到忽視,但或許正等待幾會得到人們的肯定和裡解。右腦模式的思考表現為一連串非線性、非邏輯的圖像和感覺。儘管這些重要歷程很難用語言表達,卻能夠為我們提供訊息,讓我們了解自己的感受和記憶,並且在生活中創造意義。

嬰幼兒主要受右腦控制,因而需要跟父母進行非語言溝通。學齡前兒童的大腦左右半球都會參與運作,但連接左右半球的胼胝體組織仍尚未成熟。這段期間,兒童開始學習用語言表達感受。在經過小學階段甚至更長遠的時間之後,胼胝體會逐漸發育成熟,擁有更高的整合能力。到了青少年時期,大腦會進行重組,以深遠的方式改變思考的本質。

 

感受

 

我們的內在主觀經驗充滿不斷起伏的大腦能量和訊息。感受(feeling)是我們對內在情緒的自我意識,為我們揭示了大腦內部有意識的感受。當這些初始情緒進一步發展,我們大腦會賦予意義。意義和情緒在同一過程中緊密相連。

有時,我們的初始情緒會發展成不同類別,包括悲傷、憤怒、恐懼、羞恥、驚喜、歡樂和厭惡等。我們能夠感受到這些複雜的、強烈的、通常還是外露的情緒,並且用文字為它們貼上標籤。然而,過度注重情緒類別及文字標籤可能會妨礙我們看見自己或孩子經驗背後的深層意涵。

反思性對話關注心智元素,包括以初始情緒的形式體驗到的重要感受。和孩子們討論他們關心什麼、覺得什麼是重要的、認為某件事是好是壞對他們有何意義,並且用語言表達他們可能經驗到的各種情緒,都是討論感受時該重視的層面

 

感覺

 

在語言能力尚未發展之前,我們活在感覺的世界,這些感覺形塑了我們內心的主觀體驗,有時它們尚未成形,也沒有地義。事實上,左腦的語言意識優勢可能會讓我們覺得這些模糊、活躍、流動的內在歷程並不重要,也不值得關注。然而,近期的研究證明,這些感受讓我們了解哪些事物對自己有意義的重要線索;身體感覺是大腦理性決策過程的基楚。

感覺是精神生活的核心基礎。在現代社會,我們經常忽視對感覺的覺察力,然而這項未經開採的資源,卻蘊含著豐富的洞見和智慧。隨著我們對內心狀態和伴隨而來的感覺有更多了解,連貫性的自我認知也會隨之加深。

和孩子一起回顧感受時,想想身體的感覺會很有幫助。不妨問問自己和孩子:身體有什麼感覺?你的胃現在覺得如何?你的心跳是不是很快?你是不是肩頸緊繃?集中精神在這些感覺上,想想它們對你和孩子的意義是什麼。你可以問孩子:「你覺得你的身體現在想要告訴你什麼?」請寬容地接受這些非語言訊息,這是直接瞭解孩子和自己的管道

 

知覺

 

每個人對於現實環境都擁有自己的知覺(perception)。尊重他人獨特的觀點不僅是「一件好事」,也是在神經科學上被證實的有效方法。寬容地接納他人經驗的獨特性並不容易。我們經常認為自己的觀點才是對的,其他人的想法則是扭曲的,因此容易落入一個謬誤:認為自己的觀點才是看待問題唯一正確的方式

「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是指對自身思考進行思考(指對自己認知歷程的認知),它是兒童學習事物的過程。這個過程的重要部分之一,就是學表象與現實的區別」,多半在而同三歲到九歲之間開使發展。我們會竹件之到,是物成線出來的表像並不一定是真正的樣子。舉例來說,幼兒可能會相信他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都是真的,然而大一點的孩子會知道影片製作團隊運用了特效,雖然看來像是真的,事實上是人為創造的。後設認知的另一個元素是「表徵改變」(representational change).意指人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對事物的觀點;也就是說,你可以改變自己的想法。「表徵多樣性」(representational diversity)是指接受他人從跟我們不同的觀點看待同一件事物的能力。這種能力的具體呈現是:孩子能理解雲霄飛車對某人來說是刺激的娛樂方式,對另一人來說卻是恐怖的體驗。

此外,後設認知能力還包括情緒的理解,亦即情緒後設認知。孩童會逐漸認識情緒對觀點和行為的影響,也會明白人可能同時擁有多種矛盾的情緒。情緒後設認知和其他後設認知都是反思性對話的重要組成,同時也是「情緒智能」的一部份。自然地,這種後設認知發展並不會隨著童年時期結束而告一段落;我們一輩子都在這個重要領域學習。

 

記憶

 

記憶是大腦將經驗編碼、儲存並在日後提取的基本方式,會影響我們未來的經驗和行為。記憶包括兩種基本形式,我們生來就擁有內隱記憶,能夠儲存行為、情緒、認知和身體方面的記憶。內隱記憶還能夠透過心智模型對經驗進行類化,形成對現實的認知。

外顯記憶發展較慢。一般來說,嬰兒在一歲以後才影偶事實祭義(factual memory)兩歲以後才擁有自傳式記憶。和內隱記憶不同的是,外顯記憶在回顧時會伴隨著「我秤在回憶」的感覺,這個外顯形式就是我們通常所認為的記憶。

在孩子遇到特定經驗後和他們進行回顧討論,是很重要的事。父母參與「記憶對話」可以幫助孩子提升記憶力。在敘述過程中,父母和孩子共同創造日常生活中的故事。記憶對話和共同建構相輔相成,從記憶中提煉出故事。藉由一個共同建構的故事連結過現在和將來,我們會共同理解自己在一段時間中的變化。這個理解過程是取得連貫性自我意識的關鍵。

 

信念

 

信念是我們認識自身和他人的核心。「信念」指的是我們對世界運作的看法,它來自於我們透過心智模型對所建構現實的理解。構成無意識心智模型的經驗也是信念來源的一部份,因此,即便在無意識的狀態下信念也能發揮作用。

和孩子討論信念時要記住就已對這個世界的看法。想瞭解孩子的想法,你可以先問問開放式的問題。比如:「你覺得為什麼會發生那樣的事?」、「你覺得這個是怎麼運作的?」、「現在你有不一樣的想法嗎?」「你認為她為什麼會在派對上哭了?」

關於信念的方有式很多,重要的是:父母必須保持開放的心態,傾聽孩子的想法。我們的信念來自於過去和現在種種的經驗。

 

知覺態度

 

相較於信念或信念系統,人在第一時間的態度表現出的心境要來得更短暫。這種以獨特方式產生認知、理解和反應的傾向,形塑了我們經驗的每一個層面。態度直接影響了我們面對某個情況的方式。此外,我們對事物的感受和當下的行為,都透過態度而建立,也直接影響了我們和他人互動的方式。

直接和孩子討論態度和「心境」(state of mind)這些概念,是十分有益的。比如,如果孩子經歷了情緒崩潰,很重要的是在事後跟孩子一起為這個狀態取個具體名字,比如,大發脾氣、崩潰、情緒龍捲風或者火山爆發等等。和孩子一起討論當時的感覺和想法。這個討論過程能夠幫助孩子深入了解心理狀態和情緒發生變化的本質,並且了解這種短暫的變化會深深影響我們對待他人的態度。

 

意圖

 

我們都有一種意向立場會建立對未來的期望,並且形塑我們的行為,然而結果並不一定總是能符合我們的意圖。有時候,我們的行為所產生的結果會跟自己想要的不一樣,我們可能會有不同的意圖,而且其結果互相衝突,這在親子之間的複雜互動裡尤其如此。你可能在希望孩子「過得開心」,也希望透過限制孩子的行為來讓他養成特定的價值觀。你並不是抱持單一意圖,導致你的行為相互矛盾、令人困惑。想要揭露行為或語言背後的真意,討論一下互動中意圖的作用,大有幫助。

和孩子共同思考意圖的本質,可以幫助孩子理解渴望和實際結果之間的區別。舉例來說,你的孩子想要和其他孩子交朋友但他採取的行動太過激烈,導致另一個孩子疏離,那麼和孩子討論他的意圖和將來可以怎麼做,也許會有用處。你的孩子試圖表達邀請行為,在另一個孩子看來卻顯得很不友善。了解到我們的意圖在其他人看來可能是另一個意思,在這複雜的社交社會中意義重大。當你和孩子一起思考內心和人際間的重要面向時,事實上就是在幫助孩子培養社交技巧和情緒控制力。

 

反思性對話

——在親子互動中,採取心智直觀的立場

 

當父母和孩子在對話中探討人們內在的思維過程時,孩子們就開始發展心智直觀。假如父母只專注在孩子的行為上,而沒有考慮到行為背後的動機,最後往往只得到短暫的結果,無法幫助孩子認識自己。他門會快速反應並且去做任何能力及減輕自己或孩子痛苦的是,如同在暴風雨中的船隻隨意找個狗口停靠。假如每次事情變糟,我們便隨意找個港口停靠,那麼永遠無法抵達目的地。身為父母,我們有機會在親子互動中採取「心智直觀的立場」,幫助孩子發展能在日後改善他們人生的心智直觀技巧。想想什麼對於孩子長期的性格發展意義重大,可以讓你在決定如何回應孩子的行為時,具有更強大的意圖。

如過我們和孩子都能用衝滿心和耐心的態度,就有機會建立尊重和加強個體性的對話。假若父母能尊重他人的主觀現狀,就能幫助孩子強化心智直觀。想表達這種意圖,和孩子們就內在精神生活進行反思性對話是個好方法。

例如,講故事的時候,你可以和孩子討論故事中某個角色的想法和感受,幫助孩子進行同理想像,並且累積明確表達內心想法的必要詞彙。語言讓我們得以表達、理解並溝通想法,進而在社交還境中找到更合適的解決方法。心智直觀能力能夠加強我們在復雜人際互動中的應對能力,我們如何用語言跟孩子溝通,會為他們理解自身經驗提供新的意義和面向。

有些聽障孩子的父母善於使用手語,有的父母則不擅長。曾經又項研究,針對這兩類聽障孩子的心智直觀能力進行比較發現勝用手語者的心智直觀能力正常,而不擅長使用手語者在這方面明顯不足。研究者認為,出現顯著區別的原因在於,不擅長運用手語的父母較少跟孩子溝通心靈方面的問題,而在擅長使用手語的父母和孩子時常進行這類溝通。此外,還有研究證明,假如父母經常討論情緒,尤其是關注其背後的原因,那麼孩子就會清楚理解情緒在生活中的作用。這樣的對話、角色扮演和說故事等等,對於發展心智直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另有研究發現,在父母控制欲強或者充滿負面七分的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心智直觀能力會受損。其他研究顯示,如果父母的行為充滿侵略性或未下,孩子的反思能力就無法充分發展。研究者發現,強烈情緒本身並不是問題。假如父母能夠在困難的情緒經驗中提供支持,孩子便有機會對心靈有更深入的了解。與其將日復一日的衝突當作麻煩,父母不妨利用這些高度緊張的情況進行反思性對話,加強孩子心智直觀的能力

新智值關建立在基於語言的反思性對話之上,但也承認生活中非語言的、情感的和無意識繩面的重要性。語言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讓大腦發展出與世界有關的抽象概念。但基於蚊子的語言卻只是全局的一不憤:言就表是,新智值關能力多半養賴又腦的非言運做過成.是時上,新智值關要球我們以流暢的方式整和社交互動中模糊微妙的層面,而這正是右腦的專長。創造出這些表徵並使其停留在腦中的時間長到足以進行處理,是非常複雜的能力。心智化來自於「中央統合」(central coherence)能力,而這一能力會自動且無意識地產生對社交世界的理解。

假如你發現女兒下課後在家裡走來走去,顯得很暴躁,你可能會想:「一定是學校的表演彩排開始了,而她連一個角色都沒有,感到很失望。」我們總會經由最近發生的事情,來推斷某人當下的行為。有時後,我們只是對某件事有直覺,僅管我們並不知道,但事實上腦海中卻已經做出結論。記住,身體的動作是透過右腦的活動來呈現;而右腦也是自我意識和社交思考的來源。注意我們的內心感受可以幫助我們接受他人的主觀經驗,並且對他們的思考而不只是行為做出相應的反應。

與其斥責女兒的不是,不如和她談談她的感受,分析是什麼讓她的情緒暴躁。

「你今天好像不太開心?能不能告訴我?」

幫助孩子建立自我認識的另一個方法,就是說故事。和孩子一起回顧這一天,可以幫助年幼的孩子記憶並整合人生事件。父母可以用溫和、中立的態度回顧一天的經驗,包括麻煩和開心的事情。透過這樣的方法,讓孩子學會整理一天裡的情緒起伏。

上床時間是回顧一天活動的好時機。在一天要結束時,可以和你的小孩一起回顧他的一天。鼓勵孩子在說故事的過程中,說出自己的記憶和想法,並且鼓勵孩子隨時提出問題。

「你今天做了好多事。吃完早飯我們去公園,我幫你盪鞦韆的時候,你好高興,飛得很高,然後雙腿來迴盪著,開始靠自己燙起鞦韆。你有什麼感覺?我說要回去睡午覺時,你不太開心。等你睡醒時,我在花園裡種花,因為我沒有和你一起種,你生氣的拔掉一些花,我氣得大生制止你,叫你立刻住手,是不是嚇到你了?你很難過,而且哭了,後來你覺得好點了,就在我種的花旁邊也種了些。晚飯前,你幫我洗菜,再撕成一片一片放進碗裡做成沙拉。你還記得爸爸說了什麼嗎?爸爸說沙拉很好吃。你似乎很替自己驕傲。你還記得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麻煩的情緒問題最吼在白天解決。這時候孩子和父母都處於警惕狀態。利用圖書或者玩偶為孩子講故是,能夠幫助孩子理解發生的事,進而處理和整合這個難過的經驗。說故事孩子聽,可以幫助他擺脫苦腦事件中困惑或不高興的一面。

從某種程度來說,父母是孩子經驗的複讀機,可以記錄孩子的經驗並給予回饋,讓孩子了解自己所經歷過的一切。透過早期的教養回顧,孩子才明白自己是誰,並且學會如何理解這個世界。反思性對話能夠培養連貫感,幫助他們理解外部行為背後的內在歷程。

 

創造同理文化

——鼓勵家人分享情緒、學會體諒,為孩子樹立榜樣

 

反思性對話是透過在家庭內部創造同理文化,從而塑造心智直觀的能力。文化包含了一連串的假設、價值觀、期望和信念,會形塑我們和他人的互動方式,並影響在我們生活中有意義的事物。就更大的社會層面而言,文化實踐對於日常生活許多方面都有影響。我們的生活中,充滿強調精神性、利他主義、教育、物質主義或競爭的價值觀。在家裡,我們會創造出一種環境,透過自己的行為以及對孩子各個生活面向的注重,直接或間接地表達我們的價值觀。同理文化會促進家庭成員彼此尊重和欣賞,並在互動中給予理解和體量。透過細心安排,我們就能選擇自己在乎的價值觀,在家中創造出對孩子日常生活意義深遠的文化。

家庭中的同理文化氛圍會鼓勵家人彼此分享情緒,承擔痛苦和品味快樂,這是十分可貴的。學會體諒,就能將情緒共鳴擴大到更加概念化的領域,此時語言就可以用於深化對話、增進理解。如果每個家庭成員都能理解並尊重其他人,就更能關他人。體諒的心情和同理的舉動在一個家庭中,就像學業成就一樣別具意義。父母經由行為表現出同理和體諒的價值觀,也是在為孩子們樹立榜樣

有了心智直觀,家庭成員之間的內在世界就有了意義和聲音。家庭對話可以交織出人生故事,讓我們有機會運用反思性的語言,分享彼此的經歷和感受。心智直觀來自於反思性對話,而這種心理對話也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由於日常生活煩忙,我們很少有幾會進行這種行為,但若為人父母者能夠採取心智直觀立場,願意以同理心從事教養行為,那麼這主種溝通發生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加。和孩子們一起講故事、扮家家酒,討論其他人的主觀體驗,進而激發他們的同理心,學會表達自己真實的情感。

透過培養反思性對話,我們可以加強自身和所愛的人的直觀能力。心智直觀會隨著我們和其他人建立更新更深的連結,而在一生當中持續發展。把反思性對話當作親子生活的一部份,就可以幫助孩子發展自己的心智直觀,加強彼此之間的親密感。這些連結能讓我們超越身體的障礙,成為「我們」,進而使我們的生活,甚至這個世界變得更豐富、多采。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