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758chapter 8失連與修復:面對親子衝突,怎麼與孩子好好和好

 

失連與修復面對親子衝突,怎麼與孩子好好和好?

 

摘錄自《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

丹尼爾·席格 Daniel Siegel.M.D

瑪麗·哈柴爾 Mary Hartzell.M.ED

 

父母和子女溝通時,難免會經歷誤會、爭吵和衝突。

父母和孩子擁有不同需求、目標和不同計畫,因此容易造成親子關係緊張。

對父母來說,要做到引導孩子並與孩子保持距離,或許很難。

學會平衡自己的情緒,不在罪惡感和對孩子的憤怒情緒中搖擺,

父母會更懂得如何撫慰孩子。

 

想為孩子設定規範,卻讓親子關係更緊張?

父母在和子女溝通時,難免會經歷誤會、爭吵和關係崩解的情況。這種崩解就是此處所說的破裂。父母和子女經常有不同的需求、目標和不同的計畫,容易造成親子關係緊張。有時孩子想熬夜打電動,但是你希望他們乖乖去睡覺,這種情況很可能導致設限型的關係破裂。此外還有其他許多關係破裂的情形,會對孩子的心理造成更大的毒害與痛苦,比如父母令孩子感到恐懼。儘管各種裂痕不可避免,父母仍然有必要保持警覺性,才能和孩子重新建立和諧、有益的關係。這種重新連結的過程就稱為修復。

為了修復關係,父母要理解自己的行為和情緒,以及它們如何造成親子關係破裂。未經修復的裂痕會造成親子之間的分離感加深。長期的分裂關係會引發孩子的羞愧感,對於他們自我認識的發展危害甚大.因此,破裂關係發生後,父母必須負起責任,即時與孩子重新建立連結。

我們的心智基本上會透過訊號的發送和接收,與其他人的心智進行連結。破裂的關係,尤其是由非語言訊息所引起的破裂關係,將我們最根本的情感和其他人的情感分離開來。於是我們進入游離狀態,在其他人的心中再也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我們感受不到理解,反而感覺被誤解且孤立無援。當我們和生命中重要他人的連結中斷時,我們在運作上很可能會頓失平衡和連貫感。我們生來就不是與世隔絕,而是需要互相依存,以得到情感上的幸福。

有時候,親子關係會變得十分緊張。父母不見得都喜歡自己的孩子,或者對他們抱持正向的態度,尤其孩子的行為對父母造成困擾時更是如此。學會體諒自己的情緒,可以讓你面對親子衝突時,採取更溫和、寬容的態度。有時候,父母會因為對孩子發脾氣而充滿了罪惡感,因此無法意識到或甚至去關心破裂的關係。不幸的是,這種罪惡感會阻礙關係修復,並且拉大親子間的距離。試著理解自己在此過程中的行為和思想,可以打開重新連結的大門。

父母可能很難在對孩子設定規範和界限的同時,提供合作性的溝通以及情感上的契合和連結。父母要如何做到這一點?我們可以努力在設定規範和建立連結之間達到平衡,卻無法盡善盡美。隨著父母學會平衡自己的情緒,不在罪惡感和對孩子的憤怒情緒中搖擺,他們會更懂得如何同時呵護並規範孩子。溫柔而同理地對待自己,可以幫助你不陷在自己對孩子所產生的情緒反應裡。

要防止關係受損,光靠理解是不夠的。有些問題無法避免,我們應該努力用幽默和耐心去接納自己,進而對孩子寬容、慈愛。不斷責怪自己的過失會讓我們在自己的情緒世界中無法自拔,也與孩子之間脫離了連結。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很重要,但是我們不該因為自己無法做到完美或不再進步而自責。我們和孩子一樣,當時都盡力做到最好,也學著用更尊重彼此的方式進行溝通。無論我們如何貫徹為人父母的準則,在親子關係中,不可避免會產生誤解和傷害。任何關係都可能遭遇連結中斷的情況,與其因為為過錯而輕視自己,不妨將這些時刻當作學習的機會,將精力耗費在探索恢復連結的方法上。

深呼吸,放輕鬆!因為我們一生都在學習。

 

週期型失連與良性破裂

——及時關懷,修復親子關係

 

親子之間的關係一直在改變,有時溝通是有彈性且和諧的,父母和孩子都覺得自己受到理解。這種相互理解的感覺非常好,當連結的經驗重複出現時,我們會感受到共鳴,為對方的存在而感到高興,感覺彼此相互包容。

但是這種理想的連結原本就無法長時間持續。不可避免地,美好的連結感也會有中斷的時候,這些破裂有很多種形式,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父母和孩子在連結和獨處上的需求會來回波動,使生活中充滿這種連結與自主之間的緊張關係。有些父母會察覺到孩子這種週期性需求並且給予空間,讓自然的分離狀態得以發生,然後在孩子需要親近他們時撥空陪伴。有時候,孩子對於連結的需求會為父母帶來困擾,因為父母想擁有自己的時間。然而,父母可能需要先把時間放在年幼的孩子身上,才能擁有自己的時間。大一點的孩子較能了解並接受父母有獨處的需要,因為他們本身對連結和獨處的需要也有了較清楚的劃分。青少年則完全是另一回事,這個時期的孩子不願意和父母共處,多半會尋求與同儕之間的互動。

如果你需要獨處,直接告訴孩子就是最好的方式。與其忽略孩子或者責怪孩子「強迫」你花時間陪他,不如說:「現在我需要獨處,十分鐘後,我再說故事給你聽。」會是更好的選擇。讓孩子知道你的感受和行為是出於自身的需求,而不是他的行為所致,孩子就不會認為自己被你拒絕。假如你無法清楚地看待自己的需求,可能會對孩子發脾氣,或覺得孩子「要求太多」,這對親子關係沒有幫助。

其他形式的破裂包括父母沒有接收到孩子的訊息以致產生的各種誤解。也許父母心裡在想別的事,所以沒有留意孩子想表達什麼:也許父母不能理解孩子傳達的訊號。通常孩子們不會明確說出心裡在想什麼,然而即使他們傳達的訊息模糊不清,還是希望父母能理解。父母可能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孩子的行為表現上,而忽略了更深層的含義;也可能傳達了不一致的訊息,讓孩子感到困惑。父母也不見得都會說清楚自己的意思,孩子也只好試著從這些矛盾的訊號中,解讀父母真正的意思。日常生活中,我們和孩子經常發生這些良性破裂的情況。無論孩子是興奮還是難過,當他們的情緒激動起來,都代表渴望獲得理解。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是良性破裂,對孩子來說也特別痛苦。若要培養孩子的復原力和活力,我們應該學習及時用關懷的方式修復關係。

 

失連和破裂的類型

 

週期型失連

設限型破裂

良性破裂

惡性破裂

 

 

設限型破裂

——持續和孩子保持連結,重新調整情緒是關鍵

 

父母在生活中為孩子設立規範和限制,孩子會從中獲益。他們會透過父母設下的限制,明白哪些行為在家庭以及較大的文化環境中是合宜的。設限的行為可能會造成親子關係的緊張,當孩子想要做某件事,父母卻不允許,就會產生設限型破裂。這時候,孩子會感到難過,覺得自己和父母的關係疏離。在這種情形下,孩子做出某些行為或者擁有某個物體的渴忘,沒有得到父母的支持。親子之間缺乏協調的現像會讓孩子感到苦惱,孩子想要的,父母卻不能給。父母不可能永遠滿足孩子的需求,如果孩子在晚飯前要吃冰淇淋,每次去商店都要買玩具或者想爬到餐桌上,父母就有設限的需要。這些設現限的經驗對孩子的意義重大,可以讓孩子培養健康的抑制感,明白他想做的事情並不安全或在家庭環境下並不適合。

孩子聽到「不」時,會覺得自己的欲望或行為是「錯的」,而父母可以幫助孩子將衝動重新引導到一個更適當且安全的方向。若想在設限的互動中持續和孩子保持連結,重新調整你和孩子的情緒是關鍵。你可以同理並反映孩子的渴求,但不要真正滿足他的願望,例如:「我知道你想吃冰淇淋,但是馬上要吃晚飯了,也許你吃完晚飯後可以吃點冰淇淋。」對孩子來說,會比只聽到:「不行!你不能吃。」好得多。很多時候,同理和反映式的言論可以幫助孩子走出得不到想要的東西的失望。但是,即使父母給予最具支持性的回應,孩子可能還是會感到不高興並堅持滿足自已的需要,不管你說什麼或做什麼。在不懲罰或溺愛孩子的情況下允許孩子感到不滿,是讓孩子學會承受負面情緒的好機會。你不需要藉由讓步或試圖消除他的不悅感來修復這個情況。讓孩子擁有自己的情緒,並且讓他知道你瞭解得不到想要的東西有多難過,是你在當下能為孩子所做最仁慈、最有幫助的事情

透過反思跟孩子溝通時不如人意或者難以克服的經驗,父母往往可以學會如何更有效地教養孩子。以下案例也許可以幫助你更了解在設限型破裂下的母子互動狀況。

 

早上七點半。媽媽在廚房裡做早餐,邊思考著今天該做的事。四歲的傑克像以往一樣好動,開始爬堆在冰箱旁的籃子。

「不要爬!那很危險。你爬上去做什麼?」媽媽問他。

「我想拿雞窩草。」傑克回答。

媽媽當然不想去管復活節彩蛋欄裡剩下的草絲,於是撒謊說冰箱上沒有雞窩草。傑克知道她在撒謊,反駁:「上面有!」媽媽因為撒謊產生了罪惡感,不情願地拿出雞窩草給兒子,問:「你拿這要做什麼?」捷克往餐廳走去,一邊扯出袋子裡的草。

傑克不理會她,直到媽媽嚴厲地叫兒子的名字,他才回到廚房。

「只是想玩辦家家酒。」他一邊說,一邊走到玩具廚房,把雞窩草一點一點「裝飾」在上面。

爸爸正在看報紙。幾分鐘後,媽媽看到傑克在「裝飾」早餐桌。餐墊、調味瓶上都蓋著一些綠色塑膠草。

媽媽覺得簡直是一團亂,而她還要收拾這些,便嚴厲地說:「別把雞窩草放在我的地方。」傑克充耳不聞,繼續「裝飾」她的地盤。

「今天不是復活節,大多數孩子根本不會碰雞窩草。」媽媽說。

傑克還是不理她。

「你不聽話了。」她責怪道。

爸爸想幫媽媽便說:「你媽媽不想看到雞窩草。」但是傑克充耳不聞,還繼續玩。後來媽媽氣急敗壞地大吼:「把雞窩草給給我弄出去!」爸爸則用嚇人的聲音喊著傑克。

捷克被罵了,很生氣,喃喃地說:「喔,好吧。」,然後把桌上的雞窩草拿起來丟到地上。這挑釁的舉動惹惱了爸爸。他跳起來,想從兒子手中拿走剩下的草。

「夠了,沒有雞窩草了!」他吼道,

傑克哭喊著抓住袋子不放,大哭:「可是我照你說的去做了,我拿下來啦!」

隨著媽媽和爸爸試圖把雞窩草搶走,這個早晨也演變成一場吼叫大賽。他們都覺得這件事太蠢了。傑克很生氣,並且愈來愈憤怒。後來,筋疲力盡的父母做了一個無用的「妥協」,把雞窩草放進櫥櫃裡暫時「隔離」起來。

當天稍晚,趁爸爸媽媽都離開了,傑克把雞窩草弄得滿屋子都是。

他告訴保姆:「沒關係,媽媽說過可以。」

 

l   換個角度看問題
那個早晨可以有什麼不同的結果?既然孩子不能玩雞窩草,一個明顯的解決方法就是把剩下的雞窩草收好,如果玩雞窩草不被允許的話,但事後諸葛誰都會。在溝通過程中,有許多地方可以讓情況往更正面的方向發展。以下列舉一些做法。媽媽可以老實說雞窩草的確在冰箱上,然後馬上設下限制。
「對啊,雞窩草在那裡,不過現在不可以玩喔。你可以先想一想吃完早餐後要怎麼玩。」假如母親已經把雞窩草給孩子,取悅孩子並且撫平自己說謊的罪惡感,而來不及留意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麻煩呢?她可以先停止做早餐,在情況還沒有更糟之前把話說清楚。
「傑克,這樣是不行的!我應該早點告訴你,吃完早餐才可以玩雞窩草。現在我要先收起來,你想想等一下在哪裡玩,才不會弄得一團糟。」藉由提前設限,她可以更有效地解決問題並且貫徹指令,而不會嚇到孩子或者讓孩子採取反抗的舉動。
我們可以想像在發展成更大衝突的情形時,做出不同選擇的景象。在這些情形下,父母可以有哪些不同的說法或作法呢?這個問題沒有唯一的正確答案,而是有許多可能的選擇。
然而,重要的是,與其用言語來回應或威脅孩子,父母不如採取行動。正如我們所看到的,母親設定的界線過於模糊,傳達的訊息也不夠清楚,於是傑克不斷地得寸進尺,想知道到底怎麼才是「夠了」。在此,母親給的訊號模糊不清,孩子想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因此不斷地挑戰母親的底線
重新考量這個情形、設想其他的選擇以及可能的結果,會是個很有趣的練習。或許你會想到自己對孩子發脾氣,又對結果不滿意的某個情況。試著去瞭解孩子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並且釐清你原本可以怎麼做,讓情況扭轉到好的方向。
我們必須自我檢討,才能知道自己心裡究竟想設下什麼界線、傳遞何種訊息。設定界線是尊重自己和孩子的方式,而在你發脾氣之前設限,效果會更好。

 

惡性破裂

——和孩子一起反思內在情緒經驗,有助於修復關係

 

跟情緒痛苦及親子關係斷絕有關的破裂情況,會對孩子的自我意識造成傷害,因而被稱為「惡性破裂」(toxic ruptures)。孩子和父母產生摩擦時,可能會感覺受到拒絕、孤立無援。當父母情緒失控,對孩子大吼大叫、辱罵或採取威脅行為時,就會產生惡性破裂。惡性破裂通常在父母處於低層次狀態時發生,當我們處於低層次狀態時,就不可能進行彈性、順暢的溝通。在各種關係中斷的情況裡,惡性破裂對孩子危害最大,因為這往往伴隨著強裂的羞愧感。這時孩子會產生的生理反應是:胃痛、胸悶,迴避目光接觸。他們可能會感到沮喪、不願意與人來往、覺得自己「很壞」、有缺陷。

當父母有過去遺留下來或未解決的問題時,特別容易引起惡性破裂。父母會迷失在低層次狀態的深淵,即使他們辨認得出惡性破裂,若沒有重新回歸自我,就無法修復關係。這種回歸過程通常需要父母停止與孩子互動。他們並不需要實際上跟孩子保持距離,但騰出心理空間回歸自我,對於父母冷靜下來具關健作用。假如父母停留在低層次路徑狀態,還持續和孩子互動,他們會更容易出現情緒反應,而未解決的問題會讓他們無法有效的教養孩子。

長期且頻繁的惡性破裂會對孩子的自我意識發展,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這些破裂必須以同理、有效且及時的方式進行修復,以免孩子的自我認同感受損

一旦我們能平靜下來,反思當下的情況,就脫離了低層次狀態。任何父母都很難相信自己會傷害孩子或嚇到孩子,但是我們確實會這麼做。我們可能不願意相信自己失控了,而這種不情願會導致我們否定自己在和孩子破裂的連結中所扮演的角色。我們有必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修復的重要環節之一,就是認清自己在這段受損的關係中所扮演的角色

「對不起,你晚飯遲到,我沒聽你解釋就大吼大叫。那時天快黑了,我一定是擔心你可能發生什麼事。我不是故意大聲說話嚇你,我真的氣壞了。我該好好聽你解釋,告訴你我在擔心什麼。」跟孩子一起反思爭執事件所造成的內在情緒經驗,對彼此都十分關鍵。這樣的作法有助於修復破裂,還能減輕孩子在接收我們失控、低層次行為時所產生的羞愧感。

親子之間反映內在經驗的對話和討論,會聚焦於引發破裂關係或因破裂關係所引發的心理因素。這樣一來,父母就能反映自己及孩子的內在經驗與反應,而最後的目標是雙方相互配合,父母和孩子都得到理解並相互連結,重新獲得尊嚴,並且對彼此感到滿意。

雖然我們應該盡力避免惡性破裂,但當它發生的時候,我們可以把它當作增加個人洞見及人際理解的機會。在修復過程中,孩子們會懂得,雖然有時候情況很糟糕,關係卻可以重建,而且伴隨的會是和父母之間全新的親密感。

 

你常因怕丟臉,而無法同理孩子的情感需求?

——在羞愧狀態下è過度關心他人的看法è被對或錯的念頭左右

 

在惡性破裂的關係中,父母和孩子都會感受到強烈的羞愧感。感覺無法對孩子的行為給予正面影響,會讓我們突然湧現各種情緒,包括失望、羞辱和憤怒。伴隨著羞愧感,我們還會覺得自己充滿了缺點,這可能和我們的童年經驗有關。兒時受到誤解和不當對待的經驗,會在我們的腦海中扎根,形成破裂關係的心理模式以及防堵內在羞愧感的自動化反應。當我們情緒崩潰、陷入防禦心理,很容易進入低層次狀態而忽視孩子的需求。在這種狀態下,和諧有彈性的溝通通常是最遙不可及的事。

在羞愧狀態下,父母會過度關心他人的看法,而被對或錯的念頭左右。如果孩子在公共場合的言行舉止不當,我們會更注意陌生人的反應,而不是試著理解孩子的行為有何意義,並且有效地引導孩子。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能因為覺得丟臉以及無法同理孩子的情感需求,以至於更嚴厲地對待孩子。這些先入為主的想法會使我們很難注意到孩子發出的訊號,尤其難以抵擋那種被人評價為無能父母的感受。假如我們覺得自己不能像他人期望的那樣控制孩子的行為,就會開始為自己的無能而慚愧。對某些人來說,這種羞愧感可能會觸發過去遺留下來的問題,啟動舊有的固著反應模式。當一連串的防禦機制衝著羞愧感爆發,我們就會進入低層次狀態。

防禦機制是一種自動心理反應,它會藉由阻絕我們對某種混亂情緒的覺察,試圖保持平衡。在這個例子中,對羞愧感的早期適應可能包含一種防止我們覺察痛苦童年情緒經驗的防禦機制,這套防禦機制就是所謂的羞愧動力(shame dynamic)。當它被啟動,我們可能會被那些將羞愧感埋藏於意識之內的舊有反應模式所吞沒。這些反應不僅本質上長久存在,而且會在當下試圖防止我們覺察到可怕的羞愧感。

羞愧動力和所有的防禦機制不需要意識或動機就會發生。我們複雜的心智會善用這些自動機制,以盡量減少會干擾日常活動的破壞性念頭和情緒。將這些動力帶進我們的意識中,可讓我們有機會更懂得如何生活和認識自我。

在惡性破裂過程中,羞愧感對孩子有著關鍵影響。這種情緒強烈的時刻,分離感會自動地、本能地引發羞愧狀態,這只是孩子在急需連結和彈性溝通的時刻,對連結中斷產生的自然反應。假如破裂關係持續下去,羞愧感就會轉為惡性,也就是說,會對孩子的自我意識產生不利影響。假如孩子與照顧者之間的連結中斷跟父母的憤怒有關,孩子可能會同時感到羞愧和羞辱。這些感受會讓孩子們不願意和他人溝通,感到非常痛苦,並認為自己有缺點。僵硬的防禦機制因而發展,並會直接影響到孩童性格的形成。反覆、持續而又未修復的惡性破裂,會破壞孩子發育中的心智

假如我們在童年時期不斷地重複惡性破裂,沒有進行修復,那麼羞愧感就會在我們的精神生活中甚至意識之外占據重要地位。當我們的感受突然產生變化,或者和他人的溝通發生了急劇轉變,可能就代表羞愧防禦機制已經啟動。那些使我們感到脆弱無助的經驗,會觸動大腦所建立的防禦機制,保護我們不受到兒時痛苦的羞愧感所影響。這些防禦機制會持續到成年,進而影響我們對下一代的教養態度,因此反思是個重要過程,它可以解開導致我們教養缺乏效率的那套複雜而迅速的羞愧動力機制。

溝通破裂的跡象可能微弱也可能巨大。在相對極端的情況下,破裂可能會引起孩子退縮或侵略性的反應。微弱的跡象可能是孩子看別的地方,或者逃避目光接觸。我們和孩子說話的語氣可能會改變,溝通的投入度也會降低,這些都是羞愧狀態的反應。在其他情況下,破裂關係可能會引起孩子和()父母只關注他們討論的一個特定面向,而非全然接納對方的溝通內容。在感覺不被傾聽的情況下,父母和孩子可能對自己的觀點更加篤定,導致連結中斷更嚴重。暗藏在過去遺留的問題裡那些會導致連結中斷的主題,尤其容易在這種激動情緒湧現的時刻重新啟動,然後在父母迅速進入低層次路徑狀態時,阻礙進一步溝通,於是就形成一個反饋迴路:父母和孩子都覺得被忽略了,愈來愈不被對方傾聽和理解

 

 

修復

——最具挑戰性的教養時刻和問題,也是成長和復原的好機會

 

修復是一種互動的經驗,通常來自父母重新聚焦的過程。父母還處於低層次狀態時,想要進行修復是非常困難的。開始修復過程之前,父母需要時間重新進入高層次路徑。只有從這個充滿正念、重新聚焦的位置出發,父母才能開啟這個重要且必要的重建連結的過程。當父母正在氣頭上,或者以恐懼的方式和孩子中斷連結,孩子就很難主動嘗試和父母重新連結。回想連結中斷的經驗會引起羞愧感,在情緒高漲、急需連結的情況下更是如此。因此,對父母和孩子來說,修復都會變得十分困難,而且常常被擱置下來。有些父母只想「熬過」這些不愉快的互動過程,然後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繼續行動,這只會讓孩子覺得與自己的感受更加疏離。

即使你小時候經歷到父母無法修復的惡性破裂,你還是可以改變那股也許出於本能「只想忘掉它」的衝動。這種否認惡性破裂的做法,可能已經為你留下羞愧經驗方面的問題,但現在你有機會療癒自身的情緒問題,並為孩子提供截然不同的情緒經驗。那些最具挑戰性的教養時刻和問題,其時可以變成成長和復元的好機會,而非可怕的包袱。透過破裂和修復的過程,父母與子女可以建立親密感和復原力。

 

重新聚焦

——創造心理距離,停止互動,換個角度看問題

 

父母要如何重新聚焦,以便開始修復的過程?首先,很重要的一點是創造心理距離,以思考那些引發衝突的行為,有時候實質上的距離也是必要的。所有的破裂都無法馬上解決,人們需要不同長度的時間來分析事件和自己的感受,而停止互動非常關鍵。不要繼續想這件事,深呼吸並且放輕鬆,這樣做可以保持更加平靜祥和的心理狀態。做點需要花費體力的事以便轉換情緒,將那些受腎上腺素驅動的精力用在無害的事物上。讓你的身體動起來可以幫助你調整心情,並且換個角度來看問題。到戶外走走,接觸大自然,可以平靜你的大腦。喝口水、泡杯茶或者轉換環境,都可以幫助你從低層次狀態中走出來。

當你冷靜下來,思慮清楚了,再想想怎麼和孩子重新建立連結。不要太早這麼做,因為心裡的陰霾驅散之前,你很容易失控,也可能再陷入低層次狀態.在低層次狀態下,你可能會對孩子說出或做出一些日後會後悔、或者高層次狀態下絕不會做出的事。如果可以,當你在低層次狀態時,不要和孩子接觸。在你思考能夠抑制低層次狀態下的衝動之前,你的暴躁可能會透過你的手變成傷害的行為。如果你的憤怒透過某種具體形式表現出來,對孩子造成傷害,修復的過程就會更復雜、困難,卻也需要及時的處裡。

等你回到了高層次狀態,要思考怎麼去接近孩子?想想你自己遺留下來的問題,思考在互動過程中是怎麼啟動它們的。記住,你的焦點要集中在兩方面:你需要理解自己的情緒包袱,同時調整自己,去適應孩子的經驗和孩子給的訊號。只有關注在這兩方面,你才能在孩子拒絕重新建立連結的情況下,避免再次陷入低層次狀態。要學會尊重孩子和你自己對時機的認知。

等你冷靜下來,調整好自己,思考一下你過去的問題。剛才的互動是怎樣啟動了你過往的特定主題?孩子的反應是如何觸動你的低層次反應?試著用孩子的觀點來看待這個互動過程。你覺得他在這個互動和破裂中經歷了什麼?我們很容易忘記孩子有多麼幼小和脆弱,導致他們經歷到的破裂更加強烈和令人恐懼。孩子在忍受長時間的連結中斷時,很容易產生被拋棄或難過的感覺,年幼的孩子更是如此。因此,我們應該盡快努力和孩子重新建立連結。

由於對自己的失控行為感到憤怒,父母往往不能努力進行修復工作。父母自身對孩子情緒的防禦機制,會讓他看不見孩子對重新連結的需求。有些父母對自己的脆弱和對於連結的情緒需求感到厭惡,因而將他們的怒氣發洩在孩子身上。這樣一來,父母未解決的問題就會妨礙了修復進程

 

啟動修復機制

——關注你和孩子的感受是關鍵!

 

有效進行修復的關鍵在於關注你和孩子的感受。當你能夠理解這些,就可以開啟互動修復的過程。適應孩子的實際狀況,對於重新連結很有幫助。年幼的孩子通常希望可以和你親近;年長一點的孩子則會覺得自己的領域被侵犯,希望你一開始可以保持一點距離。儘管孩子們也許不會主動和你重新連結,也不會主動提起破裂的話題,但是身為父母,你必須以尊重、同理的方式嘗試進行修復。氣質不同的孩子在低層次狀態或崩潰狀態下的表現也不一樣。有的需要長時間恢復;其他的則恢復得很快。一般說來,在父母主動進行連結之前,孩子是無法自行恢復的。

認識並尊重孩子處理關係破裂及重建關係的方式,而且抓對時機非常重要。如果在第一次嘗試後,你感到受挫,不要放棄,孩子希望和你回到溫暖正向的關係中。啟動修復是父母的責任,所以你應該再找個機會進行連結的重建。用中立的態度陳述破裂經過是非常重要的,別忘記前面提到的雙重焦點:「這樣的爭吵對我們來說都很難受。我真的希望我們能夠對彼此感到滿意。我們談一談吧。」雖然你們對這個事件看法不同,但畢竟都經歷過同樣的連結中斷。如果你採取責備的姿態,就很難與孩子和解。

身為父母,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也有義務瞭解孩子的想法

表達你希望重新連結的意願,並且了解彼此的問題後,先聽聽孩子的想法,不要質問他,控制你自己想要評斷孩子回應的衝動,只要傾聽就好。寬容孩子的想法,你不需要為自己辯解。在你告訴孩子,你在彼此互動中的想法之前,先聽聽孩子的看法。

記住,要和孩子一起回顧他在事件中的經驗,並且關心孩子的看法和其情緒所代表的意義

當你開始談論破裂中的惡劣行為,像是大吼大叫、咒罵、丟瓶子等等,記得要告訴孩子,即使是父母也會崩潰、失去理智,每個人都會暫時「失控」然後恢復正常。孩子們需要瞭解這一點,才能理解他人、理解父母、理解大腦與惡性破裂的本質。如果不了解這一點,他們就不能連貫地理解這些可怕的破裂經驗。

由於年齡與性格差異,孩子對破裂和修復的接受度也不同。嬰幼兒對於惡性破裂尤其脆弱,無法理解發生的事。學年前兒童對父母的低層次狀態和失控行為可能會感到困惑,也比年齡大的孩子需要更多的安慰和非語言的連結。為了讓年幼的孩子理解惡性破裂,父母需要提供更多協助,比如採取角色扮演、玩偶、說故事和畫畫等輔助方式。年紀稍長可以進行對話的孩子可能會願意討論發生的事,並且願意探索父母的行為和自己反應背後的含義。

 

幫助孩子發展平衡油門和煞車的能力

——對孩子說「不」,但不能讓孩子喪自我信念

 

我們和孩子溝通的方式,可以幫助他們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衝動。前面我們談到大腦前額葉皮質區有助於協調自我意識、注意力和情緒溝通等許多重要過程。前額葉皮質也在調節情緒方面扮演關鍵角色,這個區域的一部份與大腦的三大區域直接相連,並協調它們的功能:(1)新大腦皮質的高層次思考過程,比如推理和複雜的抽象思考;(2)位於大腦中央部位負責動機激發和情緒製造的邊緣系統;(3)下方的腦幹結構,負責吸收身體的資訊,並且跟直覺、睡眠週期調節、警覺系統等基本運作有關。

前額葉區域位於控制心、肺和腸胃等器官的神經系統頂部。許多研究者認為這些器官發出的訊號會進入大腦,協助決定我們的感受。事實上,前額葉區域不僅接受生理系統發出的訊號,也是「首席執行長」,負責控制它們的運作。前額葉區域有「離合器」的功能,能夠幫助平衡油門和煞車的運作。前額葉區域會控制自主神經系統的交感神經(油門)和副交感神經(煞車)。當油門啟動,就會產生心臟加快、呼吸急促、腸胃翻攪的反應。當煞車啟動時,我們的身體則會產生相反的反應,而平靜下來。油門和煞車的平衡對於健康的情緒調節十分關鍵。

當我們因某件事而感到興奮,就會啟動油門;我們說不時,就踩下了煞車。你可以在家裡進行模擬實驗。請親友們坐下來,閉上眼睛,安靜地坐著體會自己內在的感受。現在,你清晰而緩慢的說五次「不」,然後稍待片刻,讓親友們留意自己的反應。接著,清晰而緩慢的說五次「是」,給他們一點時間,再詢問他們的反應。我們聽到「不」這個自多半會感到沈重、退縮和不適;聽到「是」的時後,則會感到愉悅、開心或平靜。

「是」這個字會啟動油門;「不」則會起動煞車。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我們往往需要設定限制,因此「不」成了孩子經常聽到的字。在孩子週歲以後,這個字的出現頻率愈來愈高。十八個月大的孩子,對於探索周遭環境非常感興趣,此時孩子已經有能力將想法轉為行動。不可避免地,孩子會對一些危險物品有興趣,而父母會制止孩子的探索行為。當我們設定限制時,就啟動了孩子大腦的油門,接著踩下煞車。理想的情況下,煞車停止孩子的行為,油門會鬆開,孩子就願意聽我們的話。

光就大腦運作來說,啟動油門後馬上踩煞車會引發神經系統反應,包括:逃避目光接觸、胸悶、失落感。這和羞愧感的特徵十分相似。「不」這個字所引發的羞愧感和其他惡性羞辱感不同,研究者稱為「健康的」羞愧感。孩子會透過情緒離合器的建立,學習控制自己的行為。情緒離合器位於前額葉皮質,可以踩下煞車的時候關閉油門,將孩子的興趣轉移到合理的方向上。有時,孩子可以因此學會他們不能去做某些事,並且有必要重新分配自己的精力。

假如孩子沒有設限的經驗,用來培養反應彈性的情緒離合器可能會發育不全。不希望被認定為「壞父母」的家長,多半不願意為孩子設限,也無法提供給孩子重要經驗。這會導致孩子的情緒離合器發育不全,無法有效的重新分配精力。身為父母的責任之一,是幫助孩子發展平衡油門和煞車的能力,學會如何延後自我滿足的欲望,並調整自己的衝動。這代表孩子應該要學會接受「拒絕」,卻不能喪失自我信念;這些都是情緒智商的重要組成部份。孩子喜歡亂丟玩具或爬上廚房的工作台,我們說「不」,就是踩下煞車。為了幫助孩子重新進行行為定向,同時滿足他們發洩精力和活動的慾望,我們可以告訴孩子:「你可以去外面玩籃子裡的球。我猜你一定可以把球丟得很遠。」或者說:「廚房的工作台不是用來爬的,你可以去外面爬鞦韆旁邊的小塔。從塔頂上,你可以看得更遠。」現在,孩子感覺到你重新調整了他丟東西和爬上爬下的衝動,油門再度啟動而煞車會關閉,讓油門重新引導孩子去做合理的活動。設定限制、清楚界定合理的行為以及提供指引,都可以帶給孩子重要的經驗,讓他們培養安全感。經歷這些重要的「不」,會提供孩子發展自律能力的機會,允許他們踩下煞車,將精力移轉到其他方向。假如孩子沒有發展自律能力的機會,那麼情緒離合器就無法讓他們彈性的適應環境。在他們聽到「不」時,前額葉皮質無法啟動離合器並做出彈性反應,憤慨和怒氣就會爆發。接下來發生的崩潰和缺乏彈性的行為,會讓親子雙方都感到筋疲力盡。

父母可以幫助孩子啟動情緒離合器,平衡他們的油門和煞車。要做到這一點,父母必須學習包容孩子在受到父母限制時,感受到的緊張和不舒服。假如父母無法包容孩子的負面情緒,孩子就很難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當父母說出了設定限制的「不」字之後,最好平靜、清楚地和孩子溝通。如果我們總是為了避免孩子難過而讓步、滿足他的要求,就沒有辦法教會孩子平衡煞車和油門的能力。老是跟孩子講道理並沒有必要,甚至不一定有幫助。如果我們只重視邏輯思考,就會進入無止境的爭論和交涉,孩子會覺得只要自己的要求是合理的,父母就得照著他的意思去做。有時候,單純地說「不行,我不能讓你這麼做」或者「我懂你的感覺,但是我不會改變主意」就夠了。父母沒有必要解釋所有的決定和舉動,並且期望孩子愉快的接受我們的看法。

當孩子被拒絕後,產生抱怨,我們對孩子大吼大叫,就會引發深刻的羞愧感。在這種惡性羞辱感之下,孩子會覺得和我們脫離連結、遭到誤解,覺得自己的行為是「不好」的,而不是被誤導,需要重新定向。如果孩子還感受到父母的怒氣,前額皮層可能會踩下煞車(在聽到「不」字之後),卻放任油門繼續加速(作為對父母怒氣的回應),這是有害的情況,就像開車的時候,同時踩下油門和煞車一樣。這種還踩著煞車,情緒離合器卻沒有成功地放開油門的結果,就是進入所謂的「幼稚暴怒」(infantile rage)狀態,這時大腦迴路負荷過多,孩子很快就會進入低層次狀態。有時,這種超載的低層次狀態也會發生在父母身上。

 

為孩子設限,也要允許孩子自己做決定

 

談到破裂和修復的話題時,丹說了一個故事。

我答應帶十二歲的兒子去玩具店,他的遊戲機要再搭配硬體。那天,我唯一的空檔是在一個重要會議之前,我們只有半小時可以去玩具店。我對這個時間點感到有壓力且不安,原本應該把計畫延到另一天,但是我不想讓兒子失望,還是答應了。我們沒吃午餐就到玩具店,也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當店員去拿這個價值二十美元的遊戲配件時,我兒子利用幾分鐘的空擋去看剛上市的遊戲軟體有個剛推出的棒球遊戲軟體要價昂貴,但是他很想要。我本來就不打算在這裡多耗費時間或金錢,便告訴他:「我們該走了,而且那太貴了。」他想用自己零用錢裡的六十五美元和多做家事來補償,但我試圖讓他考慮買便宜一點的遊戲。我們從選擇遊戲、錢花得值不值得,以及他沒必要和朋友擁有一樣的東西等角度,針對這個問題進行爭論。

我肚子餓、壓力很大,一直想著待會兒的會議,而且很不高興他不知足,買了一件東西還想要另一件。於是,我開始感嘆美國的生活充滿物慾,無法幫孩子建立正確價值觀。接著,又對孩子說教:「你看看,四十美元是很大一筆錢。花這麼多錢之前,你應該好好考慮,要學會珍惜已有的東西,不能想要什麼就買什麼。這個星期你好好考慮,如果下週末你還想要買,我再帶你來。你可以用自己的錢買。」

「我的錢在家裡而且我想清楚了。我想要這個遊戲,也有足夠的錢,你不能不讓我買。」他說。

我聽到他語帶威脅,便嚴厲地說:「不准你買!回去!」

他回了一句:「好。回去以後我跟媽媽說,她肯定會帶我來買。」

「她不會。」

「他會,你看著吧!是她在做決定,不是你。她一定會帶我來買。」他反駁道。

我懷疑的說:「不!她才不會。你媽不會讓你做這種事。」

「她會的。」他輕蔑地說,「她會馬上開車帶我來。」

「夠了,馬上閉嘴。不然剛才買的東西也不給你了。」

「我會告訴媽媽,你有多壞。她肯定會帶我回來。」

「你再說,我們就不買了,直接回去。」

「好啊!反正媽媽會買給我。」

我把遊戲配件扔在櫃台上。當下,我崩潰地說:「那就這樣啊!現在就走。」我氣沖沖地走向車子。回去的路上,他哭著說我太敏感了,以後他肯定會出其不意地報復我。

他的威脅把我逼瘋了,於是我火速進入低層次狀態,開始罵孩子,還告訴他接下來十個月,不准他玩遊戲。

一回到家,他跑去告訴媽媽說我罵他、對他很壞,然後求媽媽帶他回玩具店。

然後,我們各自回房。我怒氣高漲,我知道自己現在無法把事情看清楚,而且控制不住怒氣,我真的需要冷靜下來好好調整自己。我深呼吸幾次,來回走動試圖驅除身體的緊繃。當時我在考慮,到底要把禁制令延到明年,還是乾脆拿走他的遊戲機。後來我冷靜下來,開始思考兒子的想法和這個破裂的連結。我們早上玩得很開心。我興致勃勃地要幫他買這個配件。然後我想起了他說起新棒求遊戲時的表情。他很興奮地告訴我遊戲的特色,說這個遊戲肯定很好玩,他會教我,我們可以一起玩。我想起自己一直掛念即將要開的會,而且很高興我有時間可以跟他一起去買遊戲配件。我沒有預料到要多花四十美元,雖然是他自己出錢。我給了他混雜的訊息。如果他可以買比較便宜的遊戲,為什麼不能自己出錢買個更新、更貴的呢?這確實不太合邏輯,而且他也知道,當時跟我這麼說過。

但是我當時聽不進他的話,當他威脅說媽媽會站在他那一邊時,我徹底進入低層次狀態。而當我無視他的自主權(畢竟那是他自己的錢),他又拿媽媽來頂嘴。

真是個三角循環。我沒有注意到這些訊號的情緒意涵,只是把注意力放在外部因素上:他被「寵壞了」,對剛到手的遊戲配件不滿足,還吵著要買新的,不肯接受我設下的合理限制,相當不尊重我。

設限可以幫助孩子學習忍受失望、做出彈性回應,使他們的情緒離合器平衡地運作。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允許孩子自己做決定從錯誤中得到教訓。雖然我限制孩子買東西是完全合理的,但卻沒有體諒他的難過;而孩子威脅要去「告訴媽媽」,也讓我的情緒失控。於是,我再也無法有效的教養,變得歇斯底里,用無效的教養行為和不當的言語怒罵孩子,全沈浸在低層次狀態。

 

l   換個角度看問題
是我自己同時踩下油門和煞車,所以無法繼續「駕馭」我的情緒。我沒有去瞭解孩子對遊戲的興奮情緒,因而觸發了他自己的油門——煞車超載狀態,然後開始報復我;而我的反應應是以牙還牙,後果就是我們不能進行有效的溝通。
思考了整個過程後,我想和孩子重新建立連結。我到他的房間,坐在床邊的的地板上,他坐在床上哭。我告訴他,我很抱歉跟他吵架,我想與他和好。他只是把頭轉開,但沒有再哭。我告訴孩子爸爸說錯話了,我想和他一起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告訴我他想要那個遊戲很久了,只有我不知道這件事,還說我應該讓他買。我告訴孩子,我對這件事的看法,還有我當時分心了,想著其他事情。我現在知道他很喜歡那個遊戲,當時我因為個人因素而忽略了他的感受。我為責罵他道歉,並且告訴他我的情緒失控了,要他十個月不能玩遊戲實在太過分了。
我跟他說,現在我理解了也尊重他用錢的權利。我還指出他無視我設下的限制,威脅說要找媽媽並「報復」我,這種行為會為爭執帶來什麼後果。我說我理解他的憤怒,儘管如此,他還是太過分了。當然,我也做過頭了。
我說我會跟他媽媽談一談,設法解決這件事。後來我們決定取消對孩子的懲罰,把所有的購買行為延後一個星期。那天稍晚,我們為了釐清事情經過,召開家庭會議。我和他復述了在玩具店鬧翻的事,而在交換身份進行角色扮演後,我們發自內心破涕為笑。孩子模仿我的樣子簡直惟妙惟肖。

 

教養練習題

1.        小時候,你和家人經歷了什麼樣的破裂?你的父母是如何處理這些破裂的?你有什麼感受?這個過程如何改變了你們的關係?

2.        回憶你和孩子發生惡性破裂的例子。發生了什麼事?你有什麼感受?孩子有什麼樣的反應?你有什麼未解決的問題被啟動了嗎?你是否能從這件事中提取任何和孩子和睦相處的模式?當你處於低層次狀態時,對你的內心和行為有什麼影響?你是怎麼從低層次狀態中會復過來的?

3.        修復過程中哪個面向對你來說最具挑戰性?是什麼幫助你辨別低層次狀態並從中解脫?連結中斷時你能不能感覺到?你會怎麼讓自己從惡性互動中脫離出來?你如何重新建立連結?羞愧感在失控狀態中扮演什麼角色?

4.        怎麼做才能自我修復?什麼防禦過程可能讓你意識不到羞愧感?想一想,小時候有什麼事情讓你經歷了失連和羞愧。讓過去的問題浮現,認清它們,並學會放手,你會從自我反思中獲益。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