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756chpaper 4回應與溝通

 

Chapter 4回應與溝通

 

——建立親子間親密連結的路徑

 

摘錄自《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

丹尼爾·席格 Daniel Siegel.M.D

瑪麗·哈柴爾 Mary Hartzell.M.ED

 

如果我們表達出內心的情緒,孩子就會知道我們在乎什麼,

也會了解情緒表達的正確模式,學會如何設身處地思考問題。

如果我們尊重孩子和自己的感受,就會對孩子坦誠相待、充滿熱情。

 

溝通無時差、內心頻率一致,才是健康的親子關係

 

學習站在同理的角度傾聽孩子、和孩子溝通,是教養過程中非常重要的環節。充滿關懷的溝通有助於形成健康的依附關係,尤其對建立互信的親子關係格外重要。

跨文化領域的研究證實,健康依附關係的共同點是父母和孩子都具備向對方傳遞與接收訊息的能力。這稱為「權變溝通」(contingent communication),意指在溝通的每一當下,父母都能立刻感受到孩子發出的訊號、給予理解,並適時地回應,而這涉及到雙方和諧的合作

如果親子互動能彼此尊重、積極回應,親子間的溝通會更融洽。權變溝通能讓親子感受到彼此內心緊密相連,這種溝通狀態也是人們在生活中培養和建立人際關係的核心。

合作性溝通或權變溝通能讓我們透過接受別人的觀點,及看到自己的觀點得到他人的回應,來拓展思考面向。

從孩子出生起,父母必須和他們積極溝通,才能幫助孩子健康成長。當嬰兒微笑,輕輕發出咿呀聲響時,懂得如何養育孩子的父母會對孩子微笑,並模仿他們的聲音,用類似的方式回應孩子,然後停頓一下,等著孩子再次回應。這樣的對話會告訴寶寶「我在看著你、聽你說話,回應你,這對你很重要,因為這會使你了解自己、在乎自己、我很喜歡你說話的方式。」

透過簡單的對話,建立親子間的連結,並藉由相互發送並接收對方的訊號,感受到彼此融為一體。孩子的心理健康,建立在親密溝通的基礎上。

在權變溝通中,訊息接收者會敞開心胸去傾聽對方的感受,他的反應模式取決於當下的溝通情形,而不是依循舊有的、固著的預期心理模式。這種溝通模式,只有在未受過去內心所經歷的事件影響時才可能發生。

全變溝通充滿了建立連結的機會,因為它不是機械式回應,而是父母對孩子實際發出的訊息所做出的具體回應。

在權變溝通的過程中,父母會特別注意傾聽孩子。然而,事實上多數時候父母不會用心傾聽孩子表達訊息,因為他們的內心總是被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占據。此外孩子發出訊息的真實含義不見得很明顯,父母或許需要對訊息進行「解碼」,才能理解

記住,很重要的是,即使孩子的訊息在你乍看之下並不合理,他們仍然在盡力表達想要滿足某種需求的願望。

 

孩子為什麼哭鬧?

——孩子哭鬧,是要表達「媽媽,我需要妳!」

 

l   狀況模擬
一位母親下班後回到家,一歲十個月大的兒子熱情地跑來迎接她。經過一天的分離,兒子想和媽媽「重新連結」。
然而,媽媽卻想先卸下她的職場角色,再投入媽媽的角色中。所以飛快地隨意抱抱孩子,便走進臥室換衣服,說道:「媽媽馬上回來。」
這個簡短地連結又分離的舉動,無法讓孩子得到滿足,所以他哭了起來,希望媽媽抱他。媽媽想拖延孩子的需要,等換完衣服後再去照顧他。結果孩子變得焦躁,哭得更大聲,躺在地上踢著牆壁。
這個舉動惹惱了疲憊的媽媽,她不想聽到猛力踹牆的聲音,也不想清洗牆壁上的鞋漬。她覺得孩子不可理喻,太過分了,於是嚴厲地說,「除非你馬上停止,否則我不會陪你玩!」
孩子聽到媽媽對他發脾氣,感受到更強烈的分離感,變得更加急躁,朝媽媽揮舞拳頭。

l   母親的想法
現在媽媽不打算給孩子任何正面關注,因為在她心目中,孩子的行為是錯的,她不想縱容這種「惡行」。

l   孩子真實的念頭
和媽媽分離一整天後,孩子釋放出重新連結的訊息,但是媽媽心有旁騖而沒有接收到,孩子因不被媽媽理解而感到挫敗。但是他仍繼續尋求獲得連結的辦法,即使是透過消極的哭鬧方式。

l   正確的溝通與處理方式
如果這位母親能理解孩子最初發出的訊息,就會坐在沙發上,抱起孩子和他說說話或為孩子念一會兒書,再去換衣服。

 

經過短暫離別後,和父母重新連結對孩子來說很重要,如果父母知道這一點,就會用務實的預期心態面對,避免為孩子及自己帶來不必要的挫敗

權變溝通可能會帶給這位母親不同的選擇,亦即積極地滿足孩子溝通的需求,改善親子互動,而且由於雙方感受到他們的心連在一起,很可能會改善他們晚上的相處狀況。如果孩子感到不被人理解,小事都有可能變成大問題。

 


孩子為什麼缺乏安全感?

——孩子的想法不被瞭解,就無法建立人我關係

 

為什麼合作性、權變性的溝通如此重要?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外在的人際溝通方式會形塑大腦神經結構,進而產生自我意識。

可用以下方式描述:當我們發出訊號,大腦就開始接收他人對此訊號的反應。我們接收到的反應也會隨之嵌入自我意識的神經圖譜裡。這樣一來,大腦就會產生一種「自我隨他人改變」的神經圖譜(neural maps),並成為我們自我意識的重要部分。

若他人給予我們權變性的反應,那麼在我們和他人進行連結時,神經機制會產生連貫的內在感受,亦即在發送訊息前和訊號獲得回應這段期間,我們的自我會感受到連貫順暢。

 

和人積極互動、被人理解,能增進孩子自我感受良好

 

這是如何發生的?權變性回應是指他人訊息的品質、強度和時機清楚反映了我們發出的訊號。我們在社交場合和他人建立關係時,權變性的人際互動會讓我們的神經產生一種基本但強有力的感受。同時,這種人際連結會使自我感受到強烈的連貫感。

如果權變溝通存在於互動過程中,我們就會對他人產生很好的感覺。我們會感覺很棒,感到被人理解,不會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是孤獨的,因為這使我們的內在自我跨越了自身的侷限,與外界獲得緊密連結。

隨著時間推移,不斷出現的權變溝通模式還能讓我們發展出連貫性的自傳式,連接我們的過去、現在以及可預期的未來。當下的覺察以及不斷反思的自傳式意識,都會形塑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經驗和感受。

合作性、權變性溝通能夠拓展自我意識。當我們的內心感受到與孩子相連時,就會更理解和接受孩子。這就是合作性溝通的本質。此外,他人對我們發出的訊號不僅是回應,還會融入個人看法,這種看法是對雙方溝通的一種理解。用這種溝通方式,孩子就會感受到被人理解:覺得父母了解他們內心的想法和感受。

學習的現象會在社交情境中發生。孩子能夠透過與他人的融洽相處,建構社會知識並瞭解自我,這在不與他人互動的獨處情況下絕不會發生。這種認知過程稱為「共同建構」(co-construction)。當孩子在與父母以及他人溝通和連結中學習認識自己時,也就在合作建構的過程中產生了自我認知

 

溝通出現斷層,孩子會因感受孤獨而缺乏安全感!

 

讓我們來看一個場景。一個嬰兒尿布濕了,哭了起來。在理想狀況下,父母聽到哭聲後,會在合理的時間內弄清楚小寶寶發出不快樂訊號(即哭聲)的原因,後透過幫孩子換尿布給予回應。

小寶寶在過程中的感受是:

(1).        因為尿布濕了而感到不適,用哭喊發出訊號;

(2).        父母幫他換尿布,他感覺受到撫慰;

(3).        他的自我意識在與父母的連貫順暢溝通中獲得改變。

人際之間的權變溝通就是透過這種方式產生內在的連貫性。

如果父母沒有感受到或不了解小寶寶的訊號,就可能做出不恰當的反應。比如,父母可能會和孩子玩、給孩子食物,逗孩子開心或者搖孩子,哄他入睡。

這時,小寶寶的感受是:

(1).        心理不舒服,一直哭鬧;

(2).        得不到適時及撫慰性的回應,他仍然不快樂,未能和父母在心理上建立連結;

(3).        得不到「自我隨著與父母互動而改變」的連貫感。

現在小寶寶陷入了孤立狀態,無法從外在世界得到安慰並且從這種欠缺連結的溝通中形成了自我意識。在這種不連貫的經驗裡,孩子不知該期望什麼或依靠什麼。此外,孩子還會慢慢形成一種認為「自我意識隨著與父母互動而改變」是不可靠,也不連貫的想法。

有時權變溝通會產生連貫的自我意識;有時則讓孩子處於一種缺乏連貫感的孤立狀態。因此,孩子會形成一種認識——世界缺乏安全感,他們的自我意識也充滿了焦慮和不確定。

 

親子溝通不會永遠順暢

——有障礙è修復,孩子才會明白連結不良是可以修復的!

 

為了讓孩子健康成長,他們(或許也包括我們,不論我們年紀多大)需要和生命中重要的人進行權變溝通,尤其需要「夠體貼」的父母。雖然沒有一個父母能一直提供權變溝通,但是頻繁的連結感對建立人際關係非常重要。

對父母來說要理解孩子發出的訊號,往往是個挑戰,有些孩子不容易理解,也不好撫慰。當不可避免的分離和誤解發生時,我們能修復這些問題,孩子也會慢慢明白,親子之間的連結是可以修復的

透過權變溝通和關係修復的重要時刻,孩子會慢慢累積與父母緊密連結的正向感受,進而在成長中形成連貫的自我意識。

想要積極地接受和認可權變溝通這種複雜的心理作用,我們必須要有與外界連結的意願。如果父母在童年沒有經歷過與他人發生心理連結的感受,那麼親密的、相互配合的溝通對他們來說有點困難。

時刻感受和理解孩子的溝通需求,並給予回應,這種基本的心理反應對父母來說是個挑戰。孩子如果覺得父母的回應不夠及時或不恰當,他們會變得情緒低落,進而降低了進一步與人交往的動力。如果孩子的實際感受遭到父母或其他重要成人的否定或誤解,心理上便會感到困惑,因為他們都是孩子生命中重要的且最需要連結的人。

 

你真的聽懂孩子的話了嗎?

——理解孩子的感受,不要一味地否定!

 

我們每天都會錯失真正建立連結的機會,因為我們不能正確傾聽和回應孩子,只從自己的角度出發,未能和孩子的內心建立連結。當孩子說出內心的想法或感受,不論我們是否感同身受都必須尊重孩子的感受。

父母可以傾聽和理解孩子的感受,而不是告訴孩子我們自己的想法,或者一味地指責孩子的不是

下列例子有助於說明這項觀點。

設想一下:

你的孩子騎自行車摔倒了。孩子哭了,但你可能覺得孩子只是受到驚嚇沒有受傷,於是回應:「你沒有摔傷,不應該哭,你是個大男孩了。」但對孩子來說,不管是身體還是自尊心,他都感覺受傷了;但你卻告訴孩子,他這樣是不對的。

試想一下:

如果你能適時地回應孩子:「你在草地上摔倒,可能嚇到了。有受傷嗎?」孩子會有什麼感受?

或者再試想,孩子從廣告上看到一個特別的玩具,非常喜歡。你卻說:「喔,你不會真的想要,那是個沒用的東西。」孩子只是說他想要,並不代表你一定得買給他。

這時你可以滿足孩子的願望,問他:「那個玩具看起來很好玩。告訴我,你為什麼喜歡?」如果孩子堅持馬上得到玩具,你可以說:「我知道你非常喜歡、迫不及待想擁有它,也許你希望我記下來,等過節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想要什麼禮物了。」

如果父母懂得不必實際滿足孩子的願望,但讓孩子擁有表達願望的機會,就可以在不否定孩子感受的情形下,和孩子的經驗建立起連結。

 

當孩子最需要溝通時,會對冷漠的回應特別敏感

 

瑪麗在參觀幼稚園時看到一個更極端的、非權變溝通的例子。

老師正在指導一小群學生,其他學生則在各自的座位上完成工作,有個小男孩在獨立完成工作時遇到困難,一番苦思後,他拿著紙去請老師幫忙。為了不打擾老師,他在旁邊靜靜地站著,希望老師能注意到他。但是老師沒有理他,因為之前老師告訴學生要在自己的座位上完成,他卻擅自離開座位。但是為了問問題,他主動跟老師說話,希望引起老師注意。

老師頭也不回地說:「安迪,你不(應該)在這兒。」

安迪覺得很困惑。過了一會兒,他用手碰老師的肩膀,重複他的問題。

老師這才轉頭看著安迪,說:「安迪——你不在這兒!」老師仍堅持原則,對安迪的溝通需求充耳不聞。

安迪轉身離開,失望地低下頭慢慢回座位坐下,漫不經心地在紙上畫了幾筆。

安迪遭遇學習困難向老師求助,卻遭受很大挫敗。他的內心有什麼感受?對任何人來說,當我們需要與人建立連結卻無法達成目的時,會產生強烈的情緒。堆安迪來說,這種情緒就是羞愧感。

對一個五歲孩子來說,要努力理解「你不該在這兒」這句話,一定是非常令人困惑的事。他不僅無法和老師進行權變溝通而且老師的回應也幾近「瘋狂」——她的話不僅否定了孩子的真實現況,也抹煞了她自己的行為!如果孩子真的「不在那兒」,她為什麼還能跟孩子說話?這就是老師的語言、行為跟安迪的溝通需求不協調的典型例子。

如果孩子因生命中重要成人的冷漠回應,未能滿足連結需求,就會感到疏離和孤獨

當孩子出現情緒,通常會需要與他人進行連結;在這種最需要連結的時刻,孩子對他人的冷漠回應也最敏感

 

媽媽,你怎麼了?

——不要告訴孩子「我很好」,讓孩子了解妳的真實感受

 

要理解他人,不僅需要語言,人們也常無意識地感受到非語言的訊息,而且這些訊息深深影響了我們對外界的感受。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大腦右半球不僅可以發送和接收非語言訊號,而且在調節內在情緒狀態上也有主導作用。如何與他人適時地溝通,傳遞非語言訊號,對我們的大腦進行心理狀態的平衡調節影響深遠。

另一方面,大腦左半球甚長風送和接收語言訊息。也就是說,我們還會產生跟內在非語言感受明顯有別、以語言為基礎的思想。一個人右腦發出的訊號會影響另一人右腦的活動。大腦左側也是如此:對方大腦左半球的語言會啟動我們的左大腦。

如果他人發出的語言和非語言訊號是一致的,溝通就會有意義。

 

當父母心口不一時,會讓孩子感到困惑

 

如果語言和非語言訊號的溝通內容有差異——不相符——整體訊息就會模糊不清,令人困惑。換句話說,我們會在同時間接收兩種不同的、衝突的訊息。

比如,一位媽媽很傷心,她的女兒感受到這種非語言訊息,問到:「媽媽,妳怎麼了?是不是我做了什麼事讓妳難過嗎?」

媽媽勉強笑說:「親愛的,我沒事,一切都很好。」

這時,女兒會因媽媽毛盾的訊息而感到困惑:她明明感覺媽媽的心裡有事,但是媽媽的話卻傳達了截然不同的訊息。

當語言和非語言訊息不一致,而孩子想要釐清困惑以及不一致的溝通訊息,就會非常困難。我們可能從童年經驗裡學到情緒是「不好」的,因此難以適應孩子以及我們自身的情緒。如果我們能直接、簡潔且溫和地表達情緒,孩子就能從中獲益。

孩子不只想知道父母的想法,也想瞭解父母的感覺,所以當我們感到煩躁、生氣、沮喪、興奮、驕傲或高興時,可以讓孩子清楚知道。孩子需要知道我們也有情緒

如果我們表達出內心的情緒,孩子就會知道我們在乎什麼,也會了解健康的情緒表達模式。孩子會透過觀察我們的情緒反應模式,而不只是我們說的話,來學會設身處地思考問題。我們可以用坦誠相待、充滿熱情的方式,尊重孩子和自己的感受。

 

當心口如一、溝通順暢,彼此的意義會從「我」擴大到「我們」!

 

我們的自我意識會透過權變溝通而變得明確清晰。我們的大腦是為了與他人建立連結而建構的,合作性溝通牽涉到我們與他人溝通語言(大腦左腦)與非語言(大腦右腦)訊息時,大腦左右兩側與他人的大腦兩側自動建立連結。

這種溝通不僅能夠讓我們感覺跟他人親近、相互連結,也會讓我們內心感到連貫順暢,處於平衡的狀態。我們如何歸屬於「我們」,會對彼此的「自我」意識造成深遠的影響。

 

合作性溝通

 

 

溝通過程

合作性溝通的路徑

重新連結的路徑

接收—處理—回應

探索—理解—融入

質問—評斷—修復

 

 

為什麼我不能和孩子好好溝通?

——尊重孩子和自己的感受、不評價孩子

 

我們要如何成為樂於從事合作性溝通的父母尼?為了與孩子以及他人清楚、明白地溝通,我們要接收對方發出的訊息,並作出處理和回應。

接收語言及非語言形式訊息是溝通的第一步

語言訊息包括描述我們得觀點、想法以及內在感受的言語,以及能轉化成文字的任何實體,這些訊息來自大腦左半球。

非語言訊息包括眼神接觸、臉部表情、語氣、肢體動作、態度,以及回應的時機和強度,都由大腦右側接收和發送。通常在溝通過程中,能產生特定意義的情緒訊息主要都來子右腦半球。在溝通中密切關注非語言形式的訊息非常重要,人與人之間可以透過分享非語言訊息,建立緊密的連結。

訊息處理能讓我們理解所接收到的訊號,並適時做出回應。我們在處理過程中必須透過心智模式這層透鏡,去過濾對訊息的外在評價,而這種心智模式是由我們過去的生活經驗所形塑而成。這種內在的處理過程,影響了我們現在與人溝通時對訊息的理解方式,以及對外來生活的預期。

 

同時考量孩子和自己的感受,才是真正協調融洽的溝通

 

我們如何接收和處理這些訊息、賦予這些訊息什麼含義,以及我們與他人的溝通方式,都會影響我們如何回應對方

如果我們傾聽孩子的訊息,就更能瞭解他們的心理狀態和想法。對孩子發出的訊號進行內在處理和分析,對於我們理解孩子非常重要。

內在處理過程中,我們也要考慮自己的內在感受。真正的合作性溝通需要雙方心理上的融合,亦即去尊重和理解自己及孩子內心的感受。

如果父母只顧及自己的感受,而不了解孩子內心的想法,在和孩子建立親密且有意義的關係時,就可能遭遇困難。

另一方面,如果父母只顧慮孩子的想法,卻忽視自己內在的感受,就可能在設限上遇到困難,父母會對孩子的過分要求感到憤怒。如果父母未能考慮自己的內心,只想到孩子的需求和願望,則會感到惱怒和筋疲力盡,也會讓孩子因為缺乏清楚的界線而感到不安。

父母必需做出選擇,滿足孩子對愛和撫育的需求,同時建立經驗,把規範帶進複雜的親子互動關係中,才能成就一段健康良好的關係

比如,一位母親要為來訪的朋友準備晚餐,這時五歲女兒走進廚房,想在流理台上畫畫。即使這位母親認同孩子極具創意的想法,也很欣賞她自己動手做的能力,但是她在這時候畫畫,會影響媽媽為客人準備晚餐。

如果這位媽媽讓孩子在流理台上畫畫,最後很可能對女兒發脾氣。

直接說「不」會讓孩子感到挫敗,引發疏離感與爭執,而且也沒有必要花費精力這麼做。

她可以給予一個權變回應:「我知道妳喜歡畫畫,但是我忙著為朋友準備晚餐,如果我同意你在廚房畫畫,等一下媽媽可能發脾氣。」權變回應能讓這位媽媽在和孩子合作的過程中,與孩子建立連結,帶來母親和孩子滿意的結果。

全變回應不只是像鏡子一樣,將他人發出的訊息進行準確複製後再反射給他人。這樣的反射可能格外令人沮喪。

「我快氣瘋了,我不能去公園了!」一位男孩對媽媽這麼說。

媽媽反射性地回應:「你很生氣,所以你不能去公園。」但是這只會讓兒子捂起耳朵,跑出房間。

相反地,她可以做出這樣的權變回應:「我知道你今天很想去公園,我也希望我們能去,但令人失望的是,計畫得改變了。」

這種回應說明了媽媽已經接收到孩子的訊息,也在理解孩子的心理狀態後處理這些訊息,她說話的方式顧慮到孩子的想法,以及自己的內在感受。

 

有目的性地回應只會讓孩子封閉內心溝通的管道

 

在非權變溝通中,我們可能會質問、評斷然後試著去改變某種狀況。質問是指用咄咄逼人的方式詢問他人,而且對他人的經歷已有定論,並且暗中尋求特定的反應。

舉例來說,你的十歲女兒比較害羞,到新學校後不善於交朋友。你或許會擔心她的人際關係,她一回到家,你立即問她與朋友相處方面的問題。

比如:「今天妳有和同學一起玩嗎?」或者「吃午飯時,妳有沒有和其他女孩說話?」

雖然妳的目的是在幫助女兒,但是用這麼尖銳的方式質問一個已經對社交生活感到緊張的孩子,會讓她感到更不舒服。

評斷是指判斷對方經歷中的「對或錯」。即使在溝通中我們努力接收對方的訊號,但我們對其不同的處事態度仍可能有所批判。有時候,這些評斷來自我們自己固著的心智模式,而且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內在的心智模式,以及由此而生的心理偏見。

舉例來說,你希望女兒更外向一些,但是她的表現不如人意,所以你會在你的問題或行為中流露出失望,也許是透過非語言的間接方式,或直接以語言表達出女兒的缺點。

「只要妳對朋友友善一點,我相信他們會更願意和妳玩。」或者「為什麼妳不能像妳的表妹蘇西一樣,她一向對人很友善。」這種評斷式的陳述,無法幫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理解或支持,更不會提升自信。

如果你回應的目的是想立即感善某種狀況,便會失去在合作性溝通中與孩子重建立連結的機會。況且,強行改正孩子的問題等於並不尊重他們的思考能力及解決問題的能力。

當然,父母要幫助孩子學會解決問題,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我們了解孩子的內心之前,貿然地去解決他們的問題,對孩子來說是一種侵犯與不尊重。

上文提到的例子裡倘若你未經女兒允許,邀了幾個女孩到家裡玩,那就是一種侵犯,也不會產生良好的作用。相反地,面對和接受女兒與他人的相處狀況,才是處理問題的新途徑,這樣你會更理解女兒遭遇的困難,幫助她學習社交技巧,改善她與同儕的關係。

只有當你了解並接受女兒的個性,你才會知道如何幫助她鼓起勇氣與其他人接觸。有了你的體諒和理解,她才能變得更有安全感。而且妳以對她的支持,會讓你更有力氣和力量面對世界,也更願意嘗試新事物。

所以不是試著改變孩子,而是要試著融入孩子。當你努力理解孩子的想法時,也要保持寬容的心

 

你和孩子的溝通是交心,還是交談?

——融入內心比交換訊息更重要

 

覺察人際溝通的過程和內容,對形成連貫的自我認識很重要。但大多數情況下,我們常常把注意力放在交談內容上,而忽視了溝通過程。

然而我們在溝通過程中常會發現我們與他人互動的意義,而不只是內容而已。這意味著什麼尼?溝通是我們跟他人共同建立連結的一種過程,而不只是為了分享一些特定的訊息。這種動態的訊息流動、來回發送和接收訊息的方式,可以把我們相互連接起來。當我們進入溝通過程中——交換內在能量和資訊這些構成心智的重要元素——彼此之間也建立起連結。

如果父母有遺留或未解決的心理問題,常常會把這種包袱帶入親子相處當中。在溝通中,父母對孩子發出的訊號就會因自己僵化的認識而帶有偏見,也會因為封閉不開放的心態而扭曲孩子的意思。如果父母把個人的觀點作為對世界唯一的認識,就如同關閉了開放性溝通的管道

如果親子關係中欠缺協調與配合,孩子也會封閉溝通管道而難以接受新事物。如果我們和孩子在心理上缺乏連結,那麼親子之間極有可能不再產生具實質性或任何有幫助的溝通。到最後,父母和孩子都可能變得挫敗、惱怒,感受到彼此的疏遠和隔閡。

生活不僅反映出我們與人連結的過程,也反映了過去的經驗。原生家庭會形塑我們的童年記憶,也會影響我們如何記憶童年的點點滴滴,最終形成連貫一致的心智。我們或許不會自然而然地採取相互協調配合的權變溝通,因為它不屬於童年生活的一部份。但幸運的是,我們能夠「學會」傾聽孩子,也能覺察他們以及我們自己的想法。父母的溝通模式會形塑孩子心智的連貫性,因此覺察我們人際溝通的過程和內涵,對形成連貫的自我認知非常重要。

 

教養練習題

 

1.        想一想,你在童年時是否有過內心想法遭到拒絕的經驗。當時你的感受是什麼?那次經驗對你和父母之間的關係造成什麼影響?

2.        觀察一下別人是如何溝通的。首先,注意他們的用語以及正在描述的事情;其次,留意他們溝通時的語氣。溝通中的語言和非語言訊息是否相符?語言訊息和非語言訊息是如何相互配合?你對這種溝通有何感受?

3.        觀察他們的溝通管道沒有打開時的情形。你對他們之間的疏離有何看法?想一想你自己是如何與他人溝通,你會用什麼方式去質問、評斷或修復?你覺得自己童年時期與他人的溝通方式,對你現在與他人的相處帶來什麼影響?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