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622第九章 痛苦的重要

 

第九章 痛苦的重要

 

摘錄自《不被情緒綁架—擺脫你的慣性與恐懼》

佩瑪·丘卓(Pema Chödrön

 

我第二次婚姻破裂的時候,我感到哀傷的苦澀,全然沒根基的悲愁,我一向努力維持的護盾一時片片碎落。讓我驚異的是,在痛苦中,我同時也感到對他人產生毫無心機的溫柔。

 

我們還沒有學到究竟什麼是天生本具的溫暖之前,往往必先感受到失落。我們長久以來一直受習性的推動,把生命視為理所當然。然後,我們自己或摯愛的人出了意外,或罹患重病,那時就好像把原本蓋住的眼罩拿開,我們突然看見自己做了那麼多毫無意義的事,依戀這那麼多如此虛無的物件。

我母親去世之後,我必須一一檢視她的私人物品,這個覺知給我重擊。她保存著一盒盒她珍愛的文件和小玩意兒,隨著她一次次搬遷到更小的住處,都被仔細保存著,那代表了安全感和安慰,她捨不下。而現在,那只是一盒盒的物品,對任何人都沒有意義,也不對任何人代表安慰或安全感。對我而言,這些只是空虛的物品,但她曾經非常依戀。看到這個情形,讓我覺得非常悲哀,但也想了很多。從此,我再也不能用同樣的眼光看待自己珍藏的物品,我看見那些東西就是它們本身原原本本的樣子,既不珍貴,也非毫無價值。所有的標籤,所有的看法和意見,都帶著獨斷性。

這個體驗揭露了天生本具的溫暖。失去母親,以及清楚看到我們將判斷和價值、成見、喜歡這個和不喜歡那個加諸於世界,那種痛苦讓我對人類共同的困境產生極大的慈悲心。我記得我向自己說,世界充滿像我一樣的人,無事找事,又從找來的事中感到極大的痛苦

 

心碎的時候,

天生本具的溫暖

自然生起

 

我第二次婚姻破裂的時候,我感到哀傷的苦澀,全然沒根基的悲愁,我一向努力維持的護盾一時片片碎落。讓我驚異的是,在痛苦中,我同時也感到對他人產生毫無心機的溫柔。我記得自己對郵局或市場上擦身而過的人產生完全的開放與溫柔,我發現自己開始接近跟我一樣的人——全然活著,可以卑劣和慈愛,可以跌跌撞撞,倒地又再站起來。我從未跟不認識的人感到那麼親密。我可以直視店員和汽車修理師、乞丐和兒童的眼睛,感受到我們的相同之處。當我心碎的時候,天生本具的溫暖的特質,如慈愛、同理心和感謝,自然生起。

人們說紐約在九一一之後幾個星期,當人們認識的世界崩解了,整個城市的人都互相關懷、互相照顧。那時,要深入注視彼此的眼睛,一點問題也沒有。

危機和痛苦經常令人們連結上愛和互相關懷的能力。而這種開放和慈悲也經常很快就消失殆盡,人們又會變得非常害怕,而比以前更加保護並封閉自己。問題不僅在於如何發掘我們基本的溫柔和溫暖,同時也在於如何與脆弱同在,如何與苦苦甜甜的脆弱易感同在。我們如何能夠放鬆並且對不確定感敞開心門?

我第一次遇見吉噶康楚仁波切時,他告訴我痛苦的重要。他住在美國教學十年了,知道他的學生們只把法教和修行放在浮泛的層次,直到他們遭到承受不了的痛苦才有所改變。佛法不只是消磨時間的嗜好,或偶一為之的涉獵,或用來放鬆的方式。當人們的生命開始崩壞的時候,這些教法和修行就跟食物或醫藥一樣的重要

當我們感受痛苦時所生起的天生本具的溫暖,包括了一切心的特質:一切形式的愛、慈悲、感謝、體貼,也包括孤寂、悲傷、恐懼的動盪。在這些脆弱的感覺硬化之前,在故事情節出現之前,這些我們不想要的感受可孕育出慈愛、開放和關懷;這些我們擅長逃避的感受可使我們柔軟,並轉化我們。天生本具的溫暖裡還有的坦誠開放有時令人愉悅,有時則否——有時是「我喜歡,我要」,有時是相反。這個修行是訓練我們生出「不自在的溫柔」時,不要自動逃開。久而久之,我們便能擁抱它,就像我們擁抱慈心和真心感謝中「自在的溫柔」一樣。

 

讓出一個間隙,

留下一些空間,

讓改變發生

 

一個人做了某件事而生起了不想要的感受,然後呢?我們是開放,還是封閉?我們通常不由自主地關閉心靈。但只要沒有故事情節來升高我們的不安,我們還是可以觸到自己真誠的心。就在那一個時間點,我們辨識出自己正要關上心門時,就讓出一個間隙,留下一些空間,讓改變發生。吉爾·泰勒(Jill Bolte Taylor)在《奇蹟》(My Stroke of Insight)一書中指出,科學證據顯示,任何特定情緒的生命期只有一分半鐘,在那之後,我們需要去喚醒,去重演它,它才會繼續運作下去。

我們一般的過程是用內在對話來餵養情緒,說另一個人是我們不安的來源,自動地去恢復情緒。也許我們狠狠向那人或其他人出氣——全都因為我們不想要靠近不愉悅感。這是非常古老的習性,這遮蔽了我們天生本具的溫暖,於是像你我一樣有同理心和智慧的人,變得思緒不清,彼此傷害。只要我們憎恨那些啟動我們恐懼或不安全感的人、那些帶來不受歡迎的情緒的人,而且把他們看成是我們不自在的唯一原因,我們就會不把他們當人,而且貶損他們,並虐待他們。

我一旦了解到這一點,就很有動力要做個相反的練習,倒不是每一次都成功。但是年復一年,我越來越嫻熟於放掉故事情節,相信我有活在當下和接納他人的能力。要是你我下半生都從事這些事,要是我們每天花些時間把我們遇見的不認識的人放入視線焦點,給予關注,會怎樣?我們可以直視他們的臉,注意他們的服飾,注視他們的手,我們有許多機會這樣做,尤其我們若是住在大市鎮或城市中。我們匆匆走過乞丐,因為他們的困境讓我們不自在,我們也跟許多人在街上擦身而過,在公車或在等候室中比鄰而坐。如果那個人為我們買的日用品裝袋,或幫我們量血壓,或來家裡修漏水管,這樣的關係就會變得更親密些。還有在飛機上坐在我們旁邊的人,要是你坐在九一一事件中撞毀的其中一架飛機,同座的乘客就是你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

我們可以把街上遇見的人都人性化,作為一種日常修行。我這樣修習時,不認識的人對我便非常真實。他們有清晰的面目,是一個活生生、有喜有悲的人,就像我一樣;他們有父母、有鄰居、有朋友、有敵人,就像我一樣。我也更能覺知自己對未曾謀面的普通人有不知從何而來的恐懼和批判和成見。我已洞察我和他人的相同性,也洞察了是什麼障蔽了智慧並使我感到疏隔。一旦覺知了自己的力量和迷妄,這個修行便發掘出天生本具的溫暖,令我們更貼近周遭的世界。

 

將困難情況視為是

增長勇氣智慧、

安忍仁慈的機會

 

只要我們走到另一個方向,只要我們一直待在自我中心,只要我們對自己的感受沒有自覺並盲目地去咬鉤餌,我們就會被shenpa激出僵硬的判斷力和固定的意見,於是我們就對任何會威脅我們的人封閉心靈。舉一個常見的例子,你怎麼看抽菸的人?我沒有看過什麼人——不論抽菸或不抽菸——對這一點沒有shenpa的。有一次我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Boulder,Colorado)的餐館中,有一個從歐洲來的女士不知道室內禁止抽菸,她點燃了一根香菸。餐館中原來非常吵雜,充滿對話與笑聲,然後,她點燃了香菸,擦火柴的聲音讓整個地方安靜下來。你可以聽到自己的呼吸,餐廳中的義憤顯而易見。

如果我指出,世界上有許多地方對抽菸並沒有負面的觀感,而且,他們不安的真正來源並不是這位吸菸者,而是充滿shenpa的價值判斷,我想在場沒有幾個人會相信。

只要我們把困難的情況看成是增長勇氣和智慧、安忍和仁慈的機會,只要我們對上鉤更有自覺,不升高情緒,那麼,我們個人的苦難就可以將我們跟他人的不安和不快樂連在一起;我們通常覺得有問題的事,也成了同理心的來源。最近有一個人告訴我,他將此生奉獻給性侵犯的人,因為她了解他們的情況;原來他在青少年時代性侵了一名小女孩。另外一例是我碰到的一位女士,她小時候非常恨他暴力的哥哥,幾乎每天都想盡法子殺掉他。現在這讓她能夠很慈悲地幫助犯下謀殺罪的青少年犯,她可以和他們平等相處,因為她能理解他們。

佛陀告訴我們,最可預測的人類的痛苦是病和老。現在我已經七十多歲了我太了解這一點了。最近我看了一部電影,敘述一位心胸狹窄的七十五歲女士,她的健康走下坡,家裡也不喜歡她,她生命中唯一的仁慈來自她所養的忠心耿耿的博德牧羊犬。生平第一次,我認同這個老女人,而不是她的子女。這是一個很大的轉變:一個全新理解的世界,同情心和慈愛的新紀元,忽然向我揭開了。

這就是個人痛苦的價值所在,因為我們可以第一手了解,我們都在同一艘船上,唯一有意義的,就是彼此關懷

 

痛苦可以讓我們敞開,

和世界建立充滿愛的關係

 

當我們感到害怕,當我們感到任何不安,我們都可以連結上其他人的害怕和不安感。我們可以暫停並碰觸害怕,我們可以碰觸排拒的苦楚和受輕蔑的苦楚。無論我們在家還是在公共場所,是堵在車陣中或是正要去看電影,我們都可以停下來,看看其他人,認識到他們就像我一樣,有痛苦,有喜悅;就像我一樣,不想受到身體上的痛苦、或不安全、或遭拒;就像我一樣,也希望受到尊重,在身體上覺得舒適。

每當你觸到自己的悲傷或恐懼、憤怒或嫉妒,你就觸到了每個人的嫉妒,你瞭解到每個人的恐懼和悲傷.你夜半醒來,憂慮發作,等到你充分感受到了這種味道和氣息,你便分擔了一切人類和動物的憂慮和恐懼。你不會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有苦惱,你因此連結上全世界處於同樣困境的人。故事不一,原因不一,但體驗則一。我們每個人悲傷都有同樣的滋味,我們每個人的憤怒和嫉妒、羨慕和上癮的貪愛,都有同樣的滋味,於是我們有了感謝和仁慈。盛糖的碗也許有兩兆個,但是糖的滋味完全一樣。

無論你正在經驗的是愉悅或不安,快樂或痛苦,你可以注視他人並對自己說:「就像我一樣,他們不想受這樣的苦。」或者「就像我一樣,他們也很感謝這樣的知足。」

當事情崩壞時,我們不能把碎片重新拼湊回來。當我們失去了摯愛的人,或者成不了事,或者不知何去何從,這就是你該去發掘、去擁抱那天生本具的溫暖、那同理心和仁慈的溫暖的時候了。我們有機會從自我保護的泡泡鑽出來,認識到自己從不孤獨。我們也有機會終於發現,無論身在何處,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基本上都像我們一樣。如果我們能夠面對自己的痛苦,痛苦便可以讓我們敞開,和世界建立充滿愛的關係。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