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61907第七章 事情如實的面目而喜悅

 

第七章 為事情如實的面目而喜悅

 

摘錄自《不被情緒綁架—擺脫你的慣性與恐懼》

佩瑪·丘卓(Pema Chödrön

 

保留我們生命中的悲哀,同時也不忘記世界的美麗和活著的美好。有時候,我們能夠讓自己的痛苦、他人的痛苦,還有我們的後悔,穿心而過,卻不至於沈淪其中。

 

我們一旦看清楚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如何被老舊的習性鉤住而失控,通常會因此而沮喪,因此覺得自己很糟糕。與其這樣,我們其實可以去理解到,我們能夠誠實地看待自己,是多麼需要勇氣,多麼了不起的一件事!這是把生命看成老師而不是包袱。基本上,這是指學著活在當下,同時也與幽默感同在,對自己和外界保持慈心,對誠實自省的奇妙感到喜悅。丘揚創巴仁波切稱之為「和我們自己做朋友」。這友誼是基於了解自己的每一部份,卻沒有偏見,是無條件的友好。

學習停駐,是連結上天生本具的溫暖的基礎;它是愛自己,也是慈悲的基礎。你越能與自己一同停駐當下,就越能明暸所有人碰到的情況。別人會感受痛苦,想逃開,跟我沒兩樣;別人會忙著把事情搞砸,也跟我一樣。

當我們開始看到shenpa連鎖反應之後,我們對於這項成就不會產生優越感,相反地,這樣的洞察力只會讓我們謙卑,讓我們對他人的迷妄更具同理心。我們看到別人上鉤或失控時,不會自動光火,反而更有機會看到彼此的相同之處。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同在一條船上,知道了這一點,我們會非常寬大為懷。

 

「有時候」就是

一個大進步

 

在佛教有關慈悲的教法裡,有一種修行稱為「朝暮發願」(one at the beginning, and one at the end)。當我早上醒來,我就做這個修行,我為這一天發願。舉例而言,我也許會說:「今天願我一上鉤就知道。」或者「願我沒有一言一行出於憤怒。」我盡量不浮誇,像是「今天,願我完全解除煩惱。」我用一個清晰的意向開始,然後一整天都把它記在心裡。 

到了晚上,我審察所發生的一切,這部分對西方人會很沈重。我們有一個不幸的習性,就是強調失敗。但是吉噶康楚仁波切教導我們說,對他而言,只要看到他念著自己的發願,即使一整天只有一個短短的時刻,他都會為之喜悅。他也說,只要注意到自己完全忘失了原來的發願,也會因為看到這一點而感到喜悅。這樣看待自己,對我來說,非常令人鼓舞。

他鼓勵我們自問,到底我們心中有什麼能看到了自己忘失了發願?不就是我們自己的才智、洞察力和天生本具的智慧嗎?那麼,我們能否發願要有智慧看出自己傷了別人的感情,或者明明說不抽菸卻又食言?我們能否發願要更能看到自己做了什麼?這是一種精神,我們因所見而喜悅,卻不絕望,同時因慈悲的自省而建立信心,卻不致沮喪。

能夠認識shenpa,能夠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卡住了,就是解脫的基礎。只要能夠辨認出發生了什麼卻不去否定它,我們便應該為此喜悅。然後,如果你可以採取下一步,也就是不走上同樣的老路,雖然我們有時候做得到,有時候做不到,我們也可以為自己能打斷那個衝力而感到喜悅——「有時候」就是一個大進步。

 我們可以因能夠如實知悉並有所節制而感到喜悅,卻也該知道修行會有進有退。有時候前進一步,再後退一步,也可能前進一步,後退半步。當有人在進行「瘦身計畫」(Weigh Warchers)時,他們會被告知體重往往是上上下下,不見得是直線下降。瘦身要有耐性,如果一週內增加了體重,並不是問題,必須要從大處著眼,去看一整個月或好幾個月內體重的變化。

 

在「輝煌」和「苦難」之間

得到平衡

 

我們處理那些固著的習性也是如此,我們慈悲地知道人們會進進退退。丘揚創巴仁波切有一個相關的法教,他說,我們要是一帆風順,能夠不斷甩掉慣性模式,一週又一週都沒有問題,就不會對那些自己上了鉤又出起氣的人有同理心。

他說,理想的心靈旅程需要在「輝煌」和「苦難」之間得到平衡,如果全是輝煌,一個成功接著一個成功,我們會非常傲慢,而且完全和人類的痛苦失連。反過來說,如果都是苦難,我們從未增長任何洞察力,從未感到喜悅或鼓舞,我們則會變得太沮喪,於是乾脆放棄。因此,我們須要平衡,然而,人類這種物種,往往過份強調苦難

舉例而言,當我們反省這一天,我們常把一整天都看得很慘淡,好像我們沒做過一件對的事,但如果有別人在場,譬如一位伴侶,他或她也許會說:「你不是本來有些情緒,然後出去走走回來就平靜的嗎?」或者「我看到你向那個坐在角落,駝著背、心情很低沈的人微笑,我看到他整個人都有精神了。」有時候必須靠別人點出實際的狀況。

在我們最日常的生活中,我們有快樂的時刻,有自在和享樂的時刻,看見一些我們喜歡、感動的事物的時刻,接觸到心的柔軟的時刻,我們都可以為此感到喜悅。我發現最好在一天中實際注意我們快樂的感覺或正面的事件,開始去珍視這寶貴時刻,漸漸地,我們就可以珍視我們整個原原本本、有上有下、有成有敗、有逆有順的生命有多麼寶貴。

 

保持自覺而非不自覺

就是一項奇蹟

 

走上「一上鉤就知道」的旅程之前,小事情會不停地、不自覺地觸發我們。最小的挫折或煩擾也會觸動我們,使我們看不到真正的情況。生命越來越充滿掙扎,我們也一直搞不清楚狀況。

一旦我們開始觀察,我們當然還是會被觸發,但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不同了:辨識出自己上鉤是魔術,慈悲地知悉自己上鉤是奇蹟。保持自覺而非不自覺就是一項奇蹟!我們越這樣做,能力就越增長。這是強求不來的。只要減少自我欺騙,對世界的快樂和悲愁有所醒覺,這一切便自然發生了。

對自己所作所為內疚沒有一點用處。只要我們在行動中流露出慈悲的專注,就會發生有趣的改變——我們的懊悔會變成對所有人慈悲的種子,所有人都像我們一樣有顆剛強固執的心、封閉的心、堅硬的心。讓這個體認把我們和其他人連結起來,讓它順其自然成為同理心的種子,於是我們不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感羞愧而不能自拔,反而是邁步向前。

在《亂世的快樂之道》(The Art of Happiness)中,霍華德·卡特勒(Howard Cutler)問達賴喇嘛,在他生命中有沒有什麼事讓他覺得很糟,什麼事讓他後悔。達賴喇摩說有的,他說了一個故事:一位年長的比丘有一天來看他,請教他一個高層次的佛法修行,達賴喇摩不經意地告訴這位老比丘這個修法有點困難,也許由年輕些的人來修比較好,經教上說這是十幾歲的青少年修的法。後來他發現這位比丘自殺了,只為了有比較年輕的身體來有效承擔這個修法。

卡特勒非常驚異,他問達賴喇嘛如何處理他的懊悔,他也問他如何除去懊悔。達賴喇嘛停了很長一段時間,想了一想,然後他說:「我並沒有把它除掉,它還在。」他繼續說道:「即使懊悔的感覺仍然存在,但它並沒有沈重的感覺或拉扯的特質。」

我非常感動。我們常有這種錯誤的想法:以為我們要不是懊悔,就是除去懊悔了。創巴仁波切曾說過,保留我們生命中的悲哀,同時也不忘記世界的美麗和活著的美好。有時後,我們能夠讓自己的痛苦、他人的痛苦,還有我們的後悔穿心而過,卻不致於沈淪其中。達賴喇嘛繼續說,身陷於懊悔之中或者受懊悔牽制,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所以從錯誤中學習,並繼續盡其所能救度他人。我們可以說他是位偉大的老師,因為他會處理自己的困境,這並不是說他走過人生卻片葉不沾身,沒有悲傷,沒有懊悔,他只是沒有把這些變成我們所謂的「內疚」或慚愧並且身陷其中,對自己或他人覺得無力感。

這個可能性不只發生在達賴喇嘛這樣的人身上,它等待著我們所有人,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當我們回顧前一個片刻、前一個鐘頭、前一天,如果我們逮到自己上了鉤,但我們可以打斷那衝力,即使很短暫,我們都可以隨喜。如果我們茫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又故態復萌,我們也能隨喜,因為自己有這種能力、這種智慧,自覺知悉那個事實,然後邁步向前——也許對於犯錯,對於有進有退,終會多些見識,多些智慧,多些慈悲。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