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21143第一章 餵養好狼

 

第一章 餵養好狼

 

摘錄自《不被情緒綁架—擺脫你的慣性與恐懼》

佩瑪·丘卓(Pema Chödrön

 

許多人想要做出明智善巧的選擇,於是尋求各種不同的心靈修行,希望照亮生命,找到力量來處理困境。但是在這樣的時刻,我們決定用什麼方式生活這回事,得放在更廣大的脈絡中來看:也就是我們所愛的地球和它所處的不穩定狀況。

 

我們人類有潛力,可以跟舊有的習性脫鉤,彼此相愛,彼此關懷。我們也有能力,可以醒覺並生活得很有自覺。但是你大概已經注意到了,我們也一直有很強烈的沈睡習性。我們好像經常站在十字路口,不斷地要決定往哪條路走。每一個剎那,我們都可以選擇走向更清醒、更快樂,或者走向更迷妄、更痛苦。

許多人想要做出明智善巧的選擇,於是尋求各種不同的心靈修行,希望照亮生命,找到力量來處理困境。但是在這些時刻,我們決定用什麼方式生活這回事,得放在更廣大的脈絡中來看:也就是我們所愛的地球和它所處的不穩定狀況。

許多人認為心靈修行代表著一種放鬆之道、內心平靜之道。我們總想要過得更平靜、更專注,誰不想呢?我們的生活是那麼狂亂,又充滿壓力!然而,身處這個時代,我們有責任要胸懷寬廣。如果說心靈修行能讓我們放鬆、內心平靜,這固然很棒——但是,這種個人的滿足能幫助我們解決世界上的問題嗎?主要的問題是在於,我們的生活方式是加深了這個世界的攻擊性和自我中心,還是人類急需的清醒?

我們許多人非常關心世界的現況,我知道人們多麼希望事情會有所轉變,而且各處的眾生都能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但老實說,一旦落到我們自己的生命上頭,我們可曾想過願望該如何落實?我們是否清楚自己的言行怎樣引起痛苦?即使我們認識到自己把事情弄得一團糟,我們是否想到要如何停下來?這一直都是重要的課題,但在今日格外如此。這個時刻,讓自己從中脫身比讓自己得到快樂更重要。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對自己的心和情緒更有自覺,也許是為眾生帶來福祉和讓地球永續的唯一途徑竹林注:孟子曰:「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詩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孟子·離婁上》

 

     你選擇餵養

哪一批狼?

 

在九一一攻擊之後幾天,有一個故事開始廣為流傳,道盡我們的兩難之境。有一位美洲原住民的祖父跟孫子談到世界上充斥的暴力和殘酷,而那些又是怎麼造成的。他說,就好像有兩批狼在他的心中打架,有一匹狼滿心報復和憤怒,另一匹則充滿智慧而仁慈。年輕人問祖父哪一批狼會贏得心中之戰,祖父回答說:「我選擇餵養哪一匹,哪一匹就贏。」

所以,這就是我們的挑戰,我們心靈修行的挑戰和世界的挑戰——要如何訓練自己現在就餵養好狼,而不是等以後再說?我們如何召喚內心的智慧來分辨什麼有益,什麼有害?什麼會升高攻擊性,什麼能揭露善心?目前全球經濟低迷,地球的環境岌岌可危,戰爭開打,痛苦高升,現在正是我們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生命裡跨出一大步,盡一己之力來反轉情勢的時刻。即使給好狼一點小小的餵養,都有幫助。我們都同在一艘船上,過去如此,現在更是如此。

所謂跨出一大步,意指我們對自己並對地球下定決心——決心放下舊有的怨氣,不再躲避讓我們感覺不自在的人們、情況或情緒,不再依附舊有的恐懼、封閉的心靈、鐵石心腸、猶豫不決。這是我們信任自己有本初善(basic goodness)(竹林注:孟子道性善,言必稱堯舜),這地球上所有兄弟姊妹也有本初善的時刻了;這是我們培養信心,相信自己能夠掙脫舊有的固著,做出睿智選擇的時候了。我們做得到!就在此時此地。

我們可以透過每天的待人接物來幫助自己學習。我們跟不喜歡或不認同的人說話時——也許是家人,也許是同事——我們往往花很多的能量送出憤怒。儘管我們對自己的怨恨和自我中心再熟悉不過了,但那並不是我們基本的天性。我們基本上都能打斷舊有的慣性,所有的人都知道仁慈多麼能療癒我們,愛多麼能轉化我們,放下舊有的怨氣多麼輕鬆。只要稍稍轉換一下觀點,我們就會認識到,別人發脾氣、說不厚道的話,跟我們自己做這些事是出於同樣的理由。只要有一點幽默感,我們就可以看到,我們的兄弟姊妹、我們的伴侶、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同事把我們逼瘋,正如同我們把別人逼瘋是一樣的。

在這個學習過程中,第一步是對自己坦承。我們大部分人都很會強化負面傾向,堅持自己是對的,結果憤怒之狼越來越凶狠,另一匹狼只能在旁用乞憐的眼神望著。但是,我們不必卡在這種生命狀態之中。當我們感到怨恨或是其他強烈的情緒,只要認識到自己的情緒激動起來了,當下就可以自覺地作出選擇:要攻擊?還是冷靜下來?簡單說就是,到底要餵養哪一匹狼?

 

我們本有的
三項珍貴品質

 

當然,如果我們想測試一下這個方法,就需要一些指標。要走在智慧揀擇的道路上是需要一些訓練的。這條道路需要揭露三種為人的特質,這三種基本特質我們一直都有,但是往往被埋沒或遺忘(竹林注:孟子謂高子曰:「山徑之蹊間,介然用之而成路;為間不用,則茅塞之矣。今茅塞子之心矣。」)。這些特質是:天生本具的智慧(竹林注:智)、天生本具的溫暖(竹林注:仁)、天生本具的開放(竹林注:勇)。我所謂一切眾生都存有良善的潛力(竹林注:性本善),就是知道在世界各地,每一個人都具有這些特質,都可以將之召喚出來自助助人。

我們一直都有天生本具的智慧,只要我們沒有陷在希望和恐怖的陷阱裡,我們本能就知道怎麼做才對。只要我們不用憤怒、自我憐憫或貪愛遮住本有的智慧,我們都知道什麼是有益的,什麼又是有害的。我們擅長而純熟的情緒反應,令我們做出或說出很多瘋狂的事。我們很想要快樂和平靜,但是情緒一升高,原本用來達到快樂的方法只會令我們更加痛苦。我們的願望和行動經常都不一致。然而,我們都有基本的智慧,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問題,而不會把事情弄糟。

天生本具的溫暖是指我們具有愛心、同理心、幽默感的共有能力,也是感激、感謝和體貼的能力。這能力的整體就是我們常稱的心的品質,這種品質是人類天生本具的一部份。天生本具的溫暖有一種力量,可以療癒一切的人我關係——我們和自己的關係,和人、動物和日常生活中一切的關係。

第三個本初善的特質是天生本具的開放,像天空一般寬廣的心,基本上,我們的心是很寬廣、很靈活、很好奇的,也不妨說,那是還沒有產生偏見以前的狀態。那是我們把心窄化成以恐懼為出發點之前的狀態,我們窄化到視每一個人非敵即友,要不是會對我們造成威脅的人,要不就是盟友;要不是喜歡的人,要不就是不喜歡的人,或者是根本不在乎的人。但基本上,我們的這顆心——你和我每個人都有的心,是開放的。

我們在任何時間都可以連結上這個開放性,例如,就現在,三秒鐘,先不要讀下去,暫停一下。

如果你可以這樣短暫地停下來,也許你會感受到一種零妄念的時刻。

 

稍作暫停,
本具的智慧就來拯救我們了

 

另外一個察知天生本具的開放的方法就是,回想一個你生氣的時刻,有人說了或做了你不喜歡的事,你想找人算帳或想出氣的時候。現在想想,如果你當時可以停下來,深呼吸,把這個過程放慢,會怎麼樣?就在那時,你可以連結上你天生本具的開放。你可以停下來,給出空間,把力量用在耐心和勇氣之狼的身上,而非攻擊和暴戾之狼。在那暫停的時刻,我們天生本具的智慧常常就來拯救我們了,於是我們有時間觀照:為什麼我們想去打一通令人不快的電話,說些不厚道話,或酗酒、嗑藥,或做其他什麼事情?

不可否認地,我們好想做這些事,因為我們相信這樣會緩解熱惱的狀況,也會帶來一些滿足、或者解決之道、或者舒適感——我們以為最後感覺會更好,但是如果我們暫停下來並且問自己:「事情過後,我感覺好些嗎?」允許那開放性、那空間存在,給予我們天生本具的智慧一個機會,來說出一件我們早就知道的事:最後我們不會覺得比較好過。我們怎麼會知道呢?因為信不信由你,這並不是我們第一次卡在同樣的衝動、同樣的自動運作模式中。如果我們來做個民意調查,也許大部份人會說,在他們每個人的生活中,攻擊性會餵養攻擊性,它升高憤怒和惡意,不會帶來平靜。

如果現在我們看到某人或聽到某個消息的情緒反應是立即生氣、或沮喪、或其他極端的情緒,那是因為我們培養某一種習性已經很久了。但正如我的老師丘揚創巴仁波切說過的,我們可以用自己的生命來做實驗,在下一剎那,下一個鐘頭,我們可以選擇停下來,慢下來,或者靜止幾秒鐘。我們可以打斷舊有的連鎖反應,不要像以前一樣發作出來。我們不需要責怪別人,也不需要責怪自己,當我們處於緊要關頭時,可以試著不要去加強攻擊的慣性,看看會怎麼樣。

在這個過程中暫停非常有用,它在全然的自我中心和當下醒覺之間創造了一個暫時性的反差,你只要停下幾秒鐘,深呼吸,然後繼續進行原來的活動。你不需要把它變成一個專案計畫。丘揚創巴仁波切常常將之比喻為一道間隙,你停下來,便在你所做的事情當中造成一道間隙。越南籍的佛教高僧一行禪師教學時稱它為正念的修行。在他的道場和禪修中心,每隔一段時間便有人敲鐘,一聽到鐘聲,每個人都要暫停並且深呼吸,保持正念。在平常生活當中,我們常常陷入許多和自己的內在討論,這時,你不妨就停下來。

一天當中你都可以這樣做,也許一開始要記住有點困難,然而一旦開始,這樣的暫停便會滋養你,你會開始喜歡暫停而不喜歡被卡住。

人們只要發現這法子很有用,就會想辦法在忙碌的生活中停下來。舉例來說,他們會放一張牌子在電腦前面,也許是一個字,或者一張臉、一個圖像、一個象徵——任何可以提醒自己的東西。要不然他們就決定:「每次電話鈴響,我就停下來。」或者:「每當我走過去打開電腦,我要停一下。」或者:「打開冰箱時,在電話接通前,刷牙時……」你可以應用在一天當中經常發生的事。你還是照樣做著原來的事,然後,只花幾秒鐘,暫停一下,並自覺地呼吸三次。

 

慣性像衣服,
可以穿上也可以脫下

 

有人告訴我,他們覺得停下來很不安。有一個人說,停下來就好像死掉了,這正說明了慣性的力量。我們常常把慣性行為跟安全感、踏實感和舒適感聯想在一起,它給我們一種有東西可抓的感覺。我們的慣性一直移動、加速、對自己講話、把空間填滿。但是,慣性像衣服,我們可以穿上也可以脫下,然而我們太清楚了,只要我們非常執著於穿衣服,我們就不想脫下,我們會感覺暴露太多,在人前一絲不掛;我們會覺得腳下沒有實地、不安全,而且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們以為逃避不自在的感覺很自然,甚至很明智。如果你很熱切地決定,每次打開電腦就停下來,結果打開電腦的時候,你可能根本不想這樣做:「嗯,現在我沒法停下來,因為我急著做事,有四千萬件事等著我。」我們總以為這樣不能或不願停下來,跟外在環境有關,因為我們生活這麼忙碌!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在我三年的閉關當中,我發現事情並非如此。我坐在一個小房間裡,望著大海,全世界的時間都給我了,我坐著安靜地禪修,這種不自在的感覺還是來了,我感覺必須趕快過完這一節禪坐,好去做更重要的事。我這樣感覺時,發現我們所有的人都有一個根深柢固的習性,這個感覺說來簡單,就是不願意全心活在當下

在情緒飽漲的時候,或者隨便什麼時候,我們只要停下來,就可以搖落因恐懼而來的舊有習性。這樣一來,我們就創造了空間,觸及到我們心中本具的開放,而我們天生本具的智慧也會浮現。這個天生本具的智慧本能地知道什麼可以安撫我們,什麼會擾動我們,這可以是一則救命的訊息!

 

一帖治癒痛苦的良藥

 

我們一旦停下來,也就給自己一個機會碰觸我們天生本具的溫暖。心的特質一旦醒覺,便能切斷我們的負面情緒,這比什麼都管用。在伊拉克的一位美國士兵說了一個故事。他說,在最平凡的一天裡,他又一次目睹了他的幾個同袍——他所愛的人,被炸死了。又一次,他和師裡的弟兄決定要一報還一報。當他們知悉了幾個伊拉克人很可能是殺了他朋友的人,他們進入那些人黑摸摸的房子,因為滿心憤怒,又在充滿幽閉恐懼症的情況之下,能呼吸到的全是暴戾氣氛,士兵們於是痛打那些人來發洩挫敗感。

然後他們用手電筒照那些俘虜的面孔,他們看到其中一個不過是孩子,他有唐氏症(Down’s syndrome)。

這個美國士兵有一個唐氏症的兒子,他看到那小男孩的時候,心都碎了,他突然對這情況有完全不一樣的看法。他可以感受到那小男孩的恐懼,他可以感受到伊拉克人跟他一樣也是人,他的善心強大到可以切斷他累積已久的憤怒,他沒法再殘酷對待他們了。在那天生本具的慈悲時刻,他對戰爭和他過去所作所為的看法,就這麼轉變了。

目前,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沒辦法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爆發,甚至想不到慢下來有多麼重要。大部分情況下,被攪起來的能量很快會被轉譯成攻擊的反應和言語。但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智慧、溫暖和開放,如果我們能夠自覺地認識到正在升起什麼現像,就可以立即停下來,並揭露基本的人類特徵。報復的想望、偏見心靈,都是一時而且除得掉的,不是永續的狀況,就像丘揚創巴仁波切說的:「理智可永續,煩腦不過一時。」

為了能誠實面對生命中的痛苦和世界上的問題,我們應該慈悲並且誠實地注視我們的心。我們可以和仇恨的心、分裂的心、把某人變成「其他人」而且又壞又錯的心親密相處。我們無所畏懼,而且用極大的仁慈,認識那匹憤怒、不肯寬恕、心懷敵意的狼。假以時日,我們對自己這部分會非常熟悉,但是我們不再餵養牠了,反而選擇去滋養我們的開放、智慧和溫暖。這份選擇,以及接下來的心態和行動,會是一帖可能治癒所有痛苦的良藥。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