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11627《不被情緒綁架—擺脫你的慣性與恐懼》譯者序:窗開了,風就吹進來

 

譯者序 窗開了,風就吹進來

雷叔雲

摘錄自《不被情緒綁架—擺脫你的慣性與恐懼》

佩瑪·丘卓(Pema Chödrön

 

 

佩瑪·丘卓是甘波修道院(Gampo Abbey)的導師,修道院位於加拿大新斯科夏的布里敦角島(Cape Breton Island, Nova Scotia)上,矗立在兩百英呎高的崖頂,俯瞰著清麗的聖羅倫斯灣(Gulf of St. Lawrence),是她的根本上師丘揚創巴仁波切為西方藏傳佛教修行人所創立的寺院,也是香巴拉傳承的道場。

她的著作《當生命陷落時》、《轉逆境為喜悅》、《與無常拱處》、《不逃避的智慧》、《生命不再等待》、《無怨悔的世界:學習心靈安住的智慧》,莫不以溫柔卻明快的言語風格直入修行的各個面向,已為中文讀者所熟悉,她另有多套英語開示音碟,並未譯成中文。這本薄薄的小書係根據一套名為《脫身》(Getting Unstuck)的音碟整理出來的,仍延續她一貫的說法風格,主題則緊扣「執著」和「放下執著」,全書以佛陀、作者的老師丘揚創巴仁波切和吉噶康楚仁波切(Dzigar Kongtrül Rinpoehe)的法教,加上她的親身經驗,串成執著的面面觀。

 

執著三療程

 

解讀此處所說的執著,可說對應於「十二緣起」中的貪「愛」和執「取」的階段。這些字詞若聽起來太抽象,用藏文來說就是shenpa,有「上鉤」之意,說得更精準切,該是自願上鉤吧。如果還嫌遙遠了些,兩位仁波切又用觸摸毒葛(poison ivy)而引起「癢」和「抓癢」為喻,我們雖不見得碰過毒葛,但癢的感覺多少是熟悉的。治癢有一個過程。

我們抓癢,原圖止癢,結果在短線的緩解之後,發現反而變本加厲,這就是書中提到的第一個療程「發現上鉤」。

一旦承認自己有個罩門,於是我們願意接受治療,遵從醫囑而禪修,學者安住在癢和抓癢的衝動當中,度過短暫的不適卻不去抓。為什麼能不抓泥?竅門在於停下來,慢下來,保持清醒,不黏著,不逃開,不抗拒,不發洩,不壓抑,不和稀泥,也不糊裡糊塗,反去細密觀察那感受,貼近它,和它做朋友,與它同在,在慣性反應和當下醒覺之間造成一個暫時性的反差,便打斷了舊有的連鎖反應,這即是第二個療程「暫停下來」,是對當下一切完全的接那,完全的開放。一行禪師和南傳上座部老師稱此為正念的修行(mindfulness practice)。

於是,癢和抓癢的衝動都因缺乏慣性的餵養而同時凋萎。於是我們帶著這一份放鬆而警醒的正念,接著做原來的事或該做的事,一失了念,再溫柔的重返當下。這是弟三療程「放鬆,邁步向前」,便開始了藏文所說的shenluk,也就是「脫鉤」。這並不是擺脫人事物本身,而是鬆脫黏附其上的執著,所謂「但除其病,而不除法」。書中最動人的例子,莫過於第七章達賴喇嘛如何與他無心之失所造成的遺憾同在,卻不沈淪其中,仍能繼續全心救度眾生。

 

 

執著放下,

眼界大不同

 

執著會以不同的面目出現,譬如我們遇順境就歡喜不迭,對逆境則避之唯恐不及,但如果鬆脫了自我中心的執著,順境和逆境便顯現出一層不同的意義。丘揚創巴仁波切說,理想的心靈旅程需要在「輝煌」和「苦難」之間取得平衡。如果全是輝煌,容易傲慢,和人類的痛苦完全失連,如果都是苦難,從未增長智慧和喜悅,則易沮喪,乾脆放棄。

修行無論是順是逆,喜悅都讓我們走得更遠。吉噶康楚仁波切教我們注視正念的時刻,他說,只要注意自己仍念著當初的發願,即使時間很短,都會為之喜悅;只要一注意到自己完全忘失了發願,也會因慶幸這個情形而感到喜悅。

 

放開,

就開放了

 

本書第一章到第七章大體是有關個人的脫鉤,或者如何揭開個人的開放、智慧和溫暖(竹林注:開放是勇;智慧是智;溫暖便是仁),第八章到第十章則漸漸進入幫助他人和整個世界。這並不是說個人和整體是兩回事,或者說先求個人的快樂,再進求整體的快樂,應該說是,個人的脫鉤從一開頭就不是為了自己,「為自己」恰恰是痛苦的開始;然而,若發下宏願為他人脫鉤,卻懵然不知自己仍在鉤絆當中,仍在不自覺的壯大「自我」、加強執著,便只會增生更多的糾纏和痛苦。因此,我們不會質疑菩薩道何以花這麼多力氣來探討個人的執著。

東南亞一帶的人誘補猴子不過用個普通的木製小箱,上開小洞,猴子伸手進去取又香又甜的香蕉,手一握起就再也拿不出來了,殊不知,只要鬆手,放開香蕉,牠就完全自由了。

如果我們曾經這麼痛苦而恐慌地卡在陷阱中,後來卻能捨棄執著而脫身,就能對每個人上鉤的痛苦和脫鉤的快樂感同身受,故事各別,而感受則一,這是同理心的運作。然而,自己和他人、個體和整體並非截然的二分法,若頭皮癢了,手不是立即奔赴馳援嗎?若腳鉤住了,身體其他部分也不得安適。書中教導的兩個重要方法:慈悲安住和施受法,不僅是同理心的落實,而且焦點完全放在他人的快樂上面。弔詭的是,我們不求一己的快樂,最後竟獲得了快樂,同時他人也得到了快樂,能說不是雙贏?

 

打開窗,

讓風吹進來

 

開放、智慧和溫暖無法製造,不需要特地做什麼,反而是不做什麼,正所謂「為學日增,為道日損」(老子三十七章,「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丘揚創巴仁波切說:「開放就像風,如果你打開門窗,風一定會吹進來。」這只是自然的規律。

如果我們正好奇自己為什麼抓癢抓個不停,或者已經知道不該抓,卻還是忍不住去抓,這份開示正是教我們在那亂烘或熱烘烘的時刻,或那又紅又腫又灼熱的當兒,敞開一個間隙,只是停下觀察,只是發現,一如佛陀當年。那麼,智慧和慈悲的涼風便習習地吹進來了。

 

回應

江蘇阜寧 掌牧民老先生,長年一襲青布長衫,藤仗、布鞋,恂恂如也。顏其居曰麗澤草堂,蓋取易經兌卦大象之辭: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之義。每以王艮樂學歌勉人,曰:不讀書,不足以明理。私覿,則愉愉如也,終生無不樂之時。顧亭手談,林中靜坐,溪畔論道,東山路上沿途的師生聯對......,是我一輩子不能或忘的想念。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既時興遙想兮,藉斯網誌,維以永懷也。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