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7晚風吹過家鄉的小河

哥哥從遙遠的青海回來,是在國慶長假的第二天。哥哥是名軍人,常年駐守高原,維穩、抗洪搶險、抗震救災……軍人的天職和崇高使命,使得哥哥難得回老家一趟。那天吃過午飯,我們弟兄幾個信步走出家門,門外不遠,就是環繞村莊的小河。河面不是很寬,河水從不遠處的山坳裡匯聚而來,清澈透亮,在秋日的陽光下閃著粼粼波光。河道曲折蜿蜒,兩岸是高大茂密的桂柳,枝葉相連,直插藍天。陽光透過枝葉的縫隙擠進河面,留下一地的影影綽綽,斑斑駁駁。河道裡,大大小小的花崗岩石在大自然的作用下很隨意地把自己散漫到不同的位置。或兀立岸邊,或中流砥柱,大的如船、如牛、如房屋,小的如凳、如椅、如鵝卵……剛剛過完夏季,夏天暴漲的河水沖涮出的一個個水潭蓄滿碧水,錯落有致,像被河水串起的珍珠,鏡面一般。河水深處齊腰,淺處剛剛漫過腳面,隨地勢高低忽急忽慢,時而激越高昂,順著高大的岩石跌落成一道風景,時而舒緩地遊走在細軟的白沙之上,宛若一首低吟的民謠。我們赤腳跳進水裡,坐在突出水面的石頭上,踩著鬆軟的白沙,陶醉在家鄉醉人的風景,沉浸在親人團聚的喜悅。弟弟不失時機地從家裡拿來兩瓶白酒,我們支起一塊一面平整如桌面的石頭當桌子,又搬過幾塊小點的石頭做凳子,就在河中央的一塊突兀的沙堆上推杯換盞,喝起酒來。確切地說,哥哥是二伯家的兒子,他是二伯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後期的魯山大移民中舉家西遷青海後出生的。二伯一家移民走後,由於經濟原因,加之路途遙遠,交通不便,就一直沒有再回來過。九十年代初期,老家開通了程控電話。幾年後,二伯所在的青海省民和縣,也把程控電話通到了鄉村。在一次通信中相互告訴各自家裡的電話號碼後不久,一個蒼老但又不變的鄉音從遙遠的西部傳來。當父親、母親接到二伯打來的電話時,一個個淚眼婆娑,激動得竟然都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也許是受父母的感染,當我們兄弟姐妹相繼接過話筒時,似乎都有千言萬語,卻又一個比一個顯得笨拙,叫一聲“二伯”,便各自無語了。哥哥雖然出生在青海,但家鄉話說的很地道,就連好多的方言土語都會講。哥哥說那都是跟著二伯學的,哥哥還說,二伯不止一次地說過,故鄉是他們的根,故鄉在哪裡,根就在哪裡。每每想起家鄉,他們的心情就像春蠶吐絲,綿綿無盡,織成一種思念……哥哥第一次回來的時候是一個人。那時,二伯已是七十歲高齡

(繼續閱讀)

201304090943那人,那花

我看到花瓶裡的花,突然很想她。她是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曾是我鄰居,很愛種花。夏天的時候,她的院子裡總會開滿五顏六色的花,小院外也滿是花的芬芳。她極少出門,大門總是緊緊地關著。我有時會站在窗前,去欣賞那些被鎖在院中的花兒和那些流連忘返的蝴蝶。有一天,我實在忍不住,去敲她的門。在門打開的一瞬間,我看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不等我開口,她就關上了門。我站在門外,不知道是不是要回去,卻聽她說,我以為是他來看我。我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驚訝地看著那扇緊閉的門,門內再也沒有了聲音,我只有回去了。過了一段時間,我路過她家門前,看到門虛掩著,我說,我可以進去看看那些花嗎?我要去出差了,回來時,花應該要凋謝了。她沒有讓我進去,卻走出來,送給我一束鮮花。我開心的收下了。她說,我們出去走走好嗎。我說,好啊。她說,其實我一直在等一個人,他說過等到花開的時候就會回來的。可是,六年來,他沒有回來過,留我一個人看盡花開花落。曾經我以為我只需等待一季花開,沒想到,卻是等他離我越來越遠。我從來不去多看別的男人一眼,不和別人多少一句話,就這樣傻傻地等待著他來看我一眼,他卻結婚了。踩著鮮花鋪成的地毯,那是我送他的禮物。可是,他並不喜歡花。她說的很平靜,我的心卻有種被揉碎的感覺。一個純情的女子,是用怎樣的心情,在最美的年華里甘願過著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去等待那個遙遙無期的許諾?六年的時間只為去等待一個渺茫的夢的實現嗎?那天我們從天陽初升,一直走到夕陽西下。等我出差回來,去找她的時候,她的門上了鎖,鎖上落了一層灰塵,她走了。我回到家,在那扇窗子裡,靜靜地看著那個荒廢的小院,在深秋的季節裡,是那麼孤單。我用手指輕輕地觸摸花瓶中那束早已枯萎的花,一片片的花瓣落在我的腳邊,我終於明白花開花落帶給她的憂傷。每一次滿懷激動的等它盛開,每一次又含著眼淚隨它枯萎。等來的只是夢的碎片,每一片都可以刺得自己血跡斑斑。等到一切都結束的時候,也是能笑笑自己,或者遠遠的逃開。因為愛,所以無可奈何,因為愛,所以別無選擇。人常常這樣,因為過去的某個人,某件事,某句話,甘願在以後的日子裡獨自飲盡悲傷,只為一個夢的結局。我真希望她會在舊夢醒來後,微笑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許會發現,陽光下,人海中,還有很多美妙的事情。文章來源:中華五嶽聯

(繼續閱讀)

201205032006蝶泳訓練動作之陸上腰部練習

陸上蝶泳腰部練習主要在於體會蝶泳的軀幹波浪動作,也可以作為游泳入水前的熱身動作。  陸上蝶泳腰部練習動作要點:站在池邊,手扶髖部,兩眼目視前方。保持背部和腿伸直,髖部向後移,胸部向前移,然後,髖部回到開始的直立姿勢,再向前移,略屈膝,並使背部略微反弓,再回到直立姿勢。如此反覆。  在進行陸上蝶泳腰部練習動作的時候需要注意:  1、避免拱背拱肩,兩肩放鬆。  2、髖部向後移,胸部向前移的動作感覺近似站在水龍頭前探身準備喝水,在保持身體平衡的前提下將髖部盡量向後移。  3、注意配合頭部動作,髖部前移時收下頜,後移時要仰頭。  4.當熟悉並適應這些動作後,將各個動作流暢地連接起來。髖部的移動要盡量保持最大的幅度。

(繼續閱讀)

201204291240暮色裡的炊煙

中學時我曾畫一幅水彩畫,一條小路,幾棵樹和幾座村屋,遠處是山和夕陽,天空晚霞一片,幾隻飛鳥歸巢。同學看了都說好,簡直就和他家門前一樣。有同學插道:“這麼晚了,該做飯了吧!”“你這是陶淵明的田園畫,要有人間煙火,畫上炊煙吧!”同學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起來。於是我在村屋上畫一條炊煙,沒想到弄巧成拙,最後弄成了紅一片,黑一片,最終沒有成畫。每個週末我都畫畫,他們看到也沒有這次話多,難道他們知道我不善於畫動態的事物,後來又一想,月底了,同學們都沒錢加餐,肚子餓的緣故吧。記憶中最早看到炊煙,就和同學一樣,想吃飯了。對於貪玩的孩子,若不是肚子餓了,是不會注意這些的。特別是放牛和砍柴回來晚了,夕陽已經落到了山後,只有天空的霞光照著一點光亮,這時村裡家家戶戶炊煙裊裊,心裡不得不加快腳步。村裡人若不是天要完全黑下來,是不會有這麼多的炊煙的。在夏天,回來晚了,一路都是蚊子,牛靠著籬笆一路小跑,驅趕蚊蠅。而夏天的炊煙也是最集中的,農忙雙搶,不忙到天黑是不回家的。夏天的炊煙受風大和高溫的影響,飄到空中一絲一縷,稀疏灰白的撒向遠空,轉眼就不見了。遠遠望去,變成了朵朵白雲。若是風大,剛出煙窗就被攔腰折彎,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像是少女的裙子隨風擺動。冬天的炊煙最濃,除了季節的因素,與燃燒的柴禾有關。氣溫低,雨水多,即使燃燒喬木也常自然熄滅,為此要加些茅草或是稻草之類的。但沒有把它打散,最容易燒起濃濃黑煙。鄉村冬天較閒,往往李家做飯張家都吃完了,斷斷續續沒個准。鄰里竄門,有什麼事找上門來,看到廚房裡炊煙升起,就直奔廚房,不去正屋了。一般來說竄門的都是女人,若是男人會在外叫幾聲再進去。做飯的是女人,女人找女人多為兒女婚嫁之事,或是約好一同去趕集之類的。跑去正屋,碰上男人,就有些尷尬。如果是拉家常,打發冬日漫長的時光,看到廚房升起炊煙,就不好去打擾了。四五歲時去外婆家,看到炊煙升起,知道外婆在家而不用四處尋找,心生喜悅。一進門看到外婆在做飯,大叫一聲:“外婆!”外婆被忽然來的聲音嚇到,轉過臉來,馬上綻放驚喜的笑容。要是來的時間不對,外婆出門做事去了,或是到鄰里竄門去了,我去打聽,問,又不好開口。有一次我去找外婆,在棗樹下的一戶人家,看到裡面很多人,舊時的房屋光線暗,也看不清,隱約聽到有幾個老奶奶的聲音。想進去看,門口有一個

(繼續閱讀)

201204271347小雪

今天是小雪,一抹輕得不能再輕的顏色終究沒有如約。一場辯不明方向的行走,最終被天空錯過。但我有理由相信:古老的山色重見天日之時,畫外的聲音有我。那些在雪中把青春忘記的植物,那些把語言丟進石頭深處的姿勢,將順著月亮的舊事,等待一個人地老天荒的傳說。小雪的日子,我想像自己從頭到腳一身古典。如果返回到夢想的放縱,你如一朵千年的靈芝,站在懸崖邊上,綻放我全部的幸福。只是,我心中充滿了令人嫉妒的承諾。而我知道,靠近你,整個冬天就會將我徹底淹沒。我就會在你的唇間,冒著零下10度的刺骨寒風,轉身,跑回到我從前的溫暖之中……問題是,隔一扇窗子的前世今身,透明將令我在冬天一無所有。問題是,今天恰好有人在不斷地將你重複。在屬於你的日子裡,重複著他們對季節的憂傷和痛苦。我和他們一樣,都希望住進格林時代的那座城堡。然後,集體在七個小矮人的村莊一一發胖。然後,在所有的電視廣告後面,無聊地背誦臨風處的善良。——小雪,只要你來,大地的懷抱寬廣,大地的內心善良,大地的眼睛閃閃發光。小雪你來,我把自己保存得最完整的一段時光從此義無反顧遞給你,然後我們一起去尋找童話迷失的方向。侯東峰的BLOG |天花板的部落格 | 屈默新書《男女那點事》 |記憶卡 | Kate's Wonderland |《意林》雜誌的BLOG | 攜手博文,飛得更高 |Roadside

(繼續閱讀)

201204221648沒有戀愛的婚姻

孩子來到這個世界,本以為可以緩和一下家庭氛圍,可以讓家人享受一下天倫之樂。但幸福沒有駐足停留,還是悄然溜走,不見蹤影。兩個人在一起只有爭吵,只有痛苦。家庭的冷戰和相互間的指責讓他倆看不到解脫痛苦的希望。兩人承受了世俗的眼光達成了離婚的共識,勇敢的擺脫痛苦去追求快樂。心靈得到了解脫。妹妹沒有戀愛的三年婚姻生活,在孩子出生的第四個月畫上了令人心痛的句號。妹妹心裡承受的是難以言盡的痛苦和一次沉重的打擊。妹妹的老公是外地的,經別人介紹相識而結婚的。婚前沒有戀愛,沒有相互的瞭解,直接導致婚後的生活不和諧。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妹妹和父母住在一起,從小獨生子女,沒有主見,一切大事小事有父母做主。開始的婚姻生活也是幸福甜蜜,但由於各自家庭的教育,生活習慣,人生觀的差距,在以後的共同生活中漸漸使得雙方矛盾日益衝突。剛開始,父母對上門女婿的生活起居照顧得是無微不至,但對於工資卡也要一手管。這可能讓女婿覺得自己的人格得不到尊重,便和妹妹商討,卻無果。他是家庭成員之一,妹妹可以讓他分擔家庭一部分的負擔,讓他覺得自己的重要地位,找到自我,體現一下他的價值。如果這樣,可能也不會導致最後分道揚鑣的結局。溝通真的很重要,有問題有委屈就要說出來,大家共同面對一起解決。既然選擇了在一起,就是要一起好好過日子的,沒有誰把結婚當兒戲。幸福的婚姻真的是要用心去經營,婚姻中需要的是相互鼓勵,相互包容。一味的指責,只能是傷了感情毀掉幸福。不好的生活習慣,兩人為了家庭的幸福各自完善自身的不足吧!日子總要繼續,小家庭要和諧。男人女人做自己該做的事,盡自己的責任和應盡的義務,給各自留一些空間,維繫這份幸福。心裡可能就豁達了。妹妹離婚後四個月,又結了一場沒有戀愛的婚姻。但願妹妹這次能把握幸福,祝福你,妹妹!

(繼續閱讀)

201204092155說了十年情話的男人

「懶丫頭,太陽都曬屁股了,快起床,哥哥幫你穿衣服。今天可有點冷,穿上厚毛衣吧……」 「丫頭,還記得不?你嫁給我那會兒,家裡窮得叮噹響,就一間房,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你爹媽死活不同意,可你硬是不顧他們的反對跟了我。這些年,你跟著我,沒少受罪……」 每天,男人六點起床,先為女人按摩,幫她活動四肢,用熱水為她擦洗身子,再為她穿好衣服,然後自己胡亂擦一把臉,便奔向菜市場買新鮮的蔬菜和水果,回來後把菜搾成汁後和骨頭一起燉湯。 隔兩個小時,他給女人喂一次飯,隔一個小時,為女人翻一次身。 每天晚上,男人總是喝很多水,這樣,每隔一會兒,男人便被尿憋醒。醒了就為女人翻身,侍候女人大小便,輕拍著女人的背,哄她睡覺……男人做這些的時候很細緻。他一邊做,一邊唱一些很老的歌,或者,說一些柔情蜜意的情話。閒暇的時候,男人便坐在床前,有時候讀一些報紙上的新聞,有時候拉一段二胡。男人的二胡拉得很纏綿,柔情似水,靜心去聽,彷彿就能看到花間翩翩起舞的蝴蝶。 這樣的生活,男人已經過了十年。 十年前,男人粗糙、暴烈,動不動就對女人大吼大叫,不肯動手去洗一隻襪子。女人做了飯端上桌,到胡同口去叫他,他正和一幫老頭在棋盤上殺得難分難解。飯淡了,他嘗一口,抓一把鹽就丟進鍋裡,於是一鍋飯便廢掉,女人只好重新再做。女人偶爾去鄰居家串個門,男人回來,扯著嗓子喊女人的名字,粗悶的嗓門,一條街的人都聽得見男人的怒吼。男人偶爾也會溫柔地攏一攏女人的頭髮,女人便眼波流轉,眉目間都含了情,身子軟溜溜地,像弱柳扶風,想往男人身上靠。男人卻粗暴地一把推開,吼一嗓子:「發的什麼騷?」女人很委屈,說「你就不能對我溫柔一點?」男人不屑地瞥一眼,「你有完沒完?真囉嗦!」 女人是突然病倒的,高血壓、腦梗塞,搶救後命是保住了,卻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不說話,目光很空洞。 男人的目光,也很空洞。他覺得不習慣,他找不著襪子,隨口喊女人名字,才看到她躺在床上,愣愣地望著他;菜吃了一口,鹹得發苦,筷子「啪」地拍在桌子上,卻看到她木然瞪著天花板,面無表情;他不知道洗衣機該開哪個按鈕,稍一分神,水溢得到處都是…… 男人的心,一瓣一瓣地碎了。那個被女人撐得豐潤圓滿的天空,就這樣和女人一起倒了。醫生說,「你愛人這種情況,快則一月兩月,慢則一年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