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1926生命藍圖問與答

對於生命藍圖有些問題時,我就會請教已經上到高階班的弟弟。

這次我對於「做」在五大元素中的能量狀態有些混淆不清,因為我是軟體工程師,所以對於事物元素甚至於資料儲存歸放都是用歸納歸類的方式去了解記憶,雖然這是屬於左腦的分析模式,但是對於問題清楚了解後,我才能夠真正的消化吸收。

我的問題是:「做」在五大元素中能量的狀態有甚麼不同?「腎膀胱」失調,修復過程中,在找回自己過程會開始產生「胃脾胰」的「一直做」的問題,因為 (腎膀胱) 習慣損耗自己...這裡表面似乎明白,但是兩者的能量有點混淆分不清楚。也就是「腎膀胱」的「做」與「胃脾胰」的「做」兩者有何不同?

弟弟的回答如下:(以藍色字表示)

我所知道的是,「腎膀胱」是一種很深的 很深的 自己「以為的」與生俱來的的感覺。像我們經常處在匱乏沒有空白恐懼時,其實就是在損耗自己,因為感覺基調就是自己的振動,我曾經說過,我們的五蘊幾乎都在「做」,所以一旦「腎膀胱」失調,五蘊的感覺基調振動就已經啟動損耗自己的模式

我知道了,「腎膀胱」失調一旦在逐漸修復時,在向內找回自己的過程,我們的感覺機調也就是習慣的振動模式還沒有馬上轉變過來,損耗的模式還在振動 (這時我連想到手機的飛航模式,是一種比較基礎底層全面性的設定,一旦啟動,建立在表面上的應用軟體功能鍵在怎麼開也是無法有網路連線),於是,在損耗的模式基礎上,在之於「胃脾胰」的「做」就會不經意地加上了一個損耗的力道,「做」的狀態就會變成「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就像是 NHK日劇的阿信一樣...

而我認為「胃脾胰」已經是外層,是因為對自己的感覺基調(腎膀胱)的匱乏沒有,「肺大腸」的不被接受,才發展出「胃脾胰」的一直做,想做好做有~又因為中腦一直記憶做不好沒有(就像妳說的通常是父母親的指責使自己認知是否定的而且夾帶焦躁)所以會一直往不好沒有的循環去做,形成一個一直尋找自我價值力量的,又一直否定焦躁的小循環。

而整個五大元素又是大循環,我這樣講不知道能聽得懂嗎?

太棒了!這樣很清楚明白。對應「胃脾胰」的是自我價值,「腎膀胱」失調就是原本的滋養相反的變成匱乏沒有。

中腦中的海馬迴、杏仁核一直記憶記錄著一些氛圍,若是小時候我們成長的過程背景是在被指責打罵的環境中長大,這種氛圍的振動能量經年累月的累積起來厚度密度已經很高,像是高濃奶茶一樣,已經讓我們的常常認知自己是不好的,是不夠好的,是沒有價值的,這是很大很深的否定自己。就是因為以為自己的沒有價值,不夠好不夠有的,所以要藉著「做」來讓自己感到有價值。這種周而復始的小循環,而又形成交錯複雜的大循環能量狀態。這些五大元素能量以光速般的一直交錯相牽扯...我這樣還是說的不夠仔細...

我再舉個例子,像我常常要去關注小孩,其實已經是因為自己的沒有,而不被關注,所以感官就會一直要關注外在的人事物,而不是關注自己,這已經是「腎膀胱」加上「肺大腸」的損耗了

因為濃度太高,所以高到蹦個小孩出來告訴你,「你要關注的能量」。

哎呀!在我們看不見的生命能量狀態! 無時不刻就在創造,就在「我創造我自己的實相」......

像一個「吃」,就已經含有大量,且相當複雜的感覺基調振動在內,這個「吃」已經在「做」了,而「基底核」會大量紀錄那個由來的振動,而分泌刺激更多的味覺。

以上的「吃」指的是現代社會的狀態,人類本來的吃還是一種滋養。

所以現在的社會狀態,一些社交平台,關注的焦點很多就是在尋找美食,像是日劇有個沒有甚麼演員或對白內容的「孤獨的美食家」,劇中主角的獨白以及吃的過程構思,也是種有趣的另類表演,居然還風靡一時,各國還有不同語言的版本出現。因為戲劇節目也是某種振動,而喜歡觀看表演的觀眾也正是需要這種振動來對應,造成一個供需平衡的平台狀態,或許享受或尋求美食,也正是來平衡過度緊張忙碌現代人的焦躁(生命能量振動狀態),其實本來「吃」也不過是簡單平實的就足矣,感官的刺激只是一種不平衡中的平衡方式。

回應
博客來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推薦書籍&tracking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推鑑書籍看板
    沒有新回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