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90228賽斯談精神性酵素 mental enzyme

賽斯書不同於一般書,不是以我們習慣的三維度線性式排序來展現,所以,內容有很多的跳躍式資訊。如果,採用檢索式的方式來查詢專有名詞或資訊,對我們的閱讀及理解會有些幫助。譬如,這一篇,我「把精神性酵素」的內容摘錄出來如下。

 

精神性酵素 mental enzyme

夢與意識投射

4、我對夢實相的第一瞥

「你可否告訴我們,精神性酵素是什麼東西?你在以前的一節課中有一回提到它們。我想我希望現在就多知道一些。」羅說。

現在,身為賽斯,我將靈應盤推到一邊而開始口授:

就如精神性基因可以說是在實質的基因背後,所以精神性酵素也是你們在你們層面(plane)上可以檢查的實質東西背後。葉綠素(Chlorophyll) 就是這樣一種精神性酵素,往後我還會跟你描述更多。

換一種說法就是,任何那種性質的顏色或物質都能被認作是一種精神性酵素。舉例來說,在精神與物質之間可以說有一種交換,若沒有它的話,色彩無從存在。我以顏色為例,因為你們也許比較容易瞭解顏色為什麼可以是一種精神性酵素,而不易瞭解葉綠素也是的。附帶一句,葉綠素不只在顏色上是綠的。

儘管如此,此地有一種交互作用給了葉綠素其屬性。我希望讓你更清楚明白這一點,但它涉及了你目前對它並沒有適當瞭解背景的一個更大觀念……不過,葉綠素是個精神性酵素,而它是在你們層面裡的推動力之一。在所有其他植物裡,都存在著一種變體。可以說,它是個精神性的火花,令其他每樣東西都動了起來。

這也與感受有關,感受也是一種推動力。你必須試著不用老法子去把東西分門別類,但當你開放心胸時,你會看到在做為一個精神性酵素或推動力的葉綠素,和永不安定的情緒之間,有一種相似之處。「固體化的」情緒則又是另一回事了,那或許是其他世界的架構……

說真的,珍,你太歸功於你的潛意識了。功勞該歸給應得者。我建議你休息一會兒。

羅對有關我潛意識的那句話發笑,但賽斯並沒讓我們休息而又繼續說了一會兒。

或許我可以將精神性酵素說得更清楚些……在你們自己的經驗裡,你們熟悉蒸汽、水和冰。這些全是同一樣東西的展現。所以一個看似實質的葉綠素,也可以是看來好像非物質的情緒或感受的一部分,卻是以一種不同的形式——而,當然,按照某些法則,它被導入這種形式或被令採取形形色色的形式——正如你們的冰本身無法在你們的夏天當中存在。約瑟,縱然我或許不能與一首交響曲相比,但你必須承認,我用一支比喻性的指揮棒可是很揮灑自如的呢!

此處,我們休息了一會兒。羅總是很喜歡賽斯的幽默感,我脫離了出神狀態時,他還在為最後一句話而面露笑容呢。他說:「他又叫我約瑟了。」

「和你很配嘛。」我笑著說。賽斯叫我「魯柏」,叫羅「約瑟」,說這是我們的存有的名字。存有即體驗許多次轉生的全我。兩個名字我都不怎麼喜歡,所以我們常拿它開玩笑。不過,我們並沒多少時間多談,因為賽斯在差不多十分鐘內就回來了。而在休息時,羅對固體化了的情緒評論了一句,賽斯就以此開始:

你為什麼覺得「固體化了的情緒或感受」很古怪?你倆現在都瞭解你們的層面是由固體化了的思維組成的。當你們的科學家大驚小怪完了之後,他們也會發現事實就是如此的。

先前,當我叫你想像穿透過存在著的每樣東西的金屬絲結構時,我的意思是要你想像這些金屬絲是活生生的,正如我自己就是一條活的金屬絲。但玩笑歸玩笑,我現在卻要你想像,這些金屬絲是由我剛才講到的固體化了的情緒所構成的。你必然也明白,感受或情緒這種字眼,最多也只是描寫別的什麼東西的象徵物而已,而那別的什麼東西就非常接近於你們的精神性酵素

實際上,在一個精神圍場(mental enclosure)內發生了一個反作用。一個精神性圍場將它本身一分為二、二分之四地增殖,對它自己的各不同部分作用,而這產生了一個物質的顯現。這「物質」是物質的,然而它是精神性地產生的。在圍場內的精神性酵素是發動那行動的因素,而——聽好——它們也是那行動本身。

換句話說,精神性酵素不只在物質世界產生了行動,而且它們變成了那行動。如果你再讀讀以上三、四段落,你幾乎可以看到精神與物質變為一體的地方。

你倆都知道愛和恨是什麼東西,但如我先前告訴你們的,試試看以新的方式去思考。舉例來說,愛與恨是行動。它們是行動,而它們兩者都暗示了在肉體內的行動……

再回去談精神性的酵素,它們是固體化了的情感,但並非以你們通常用的說法……我說過,我們所想像的那彷彿穿透我們的範例宇宙的金屬絲是活的;現在如果你還能容忍我的話,我要說,它們是精神性酵素或固體化了的情感,永遠在動,然而又永恆到足以形成一個或多或少有一致性的架構。你幾乎可以說,精神性酵素變成了形成物質的觸鬚——雖然我不覺得那句子有多美……

再說一次,那架構只是個方便的說法,如我先前提過的,就如你們物質的牆是為了你們的方便一樣。那牆其實並不在那兒,但你最好裝作好像它在,不然你就可能撞斷了脖子。在我自己的層面,我也還必須尊重許多類似的架構,但我對它們的瞭解使它們較為透明。

你明白嗎?雖然理性上的真理是個必要的前提,它卻無法令你自由。若果真如此,你們的牆就會塌掉,因為,理性上,你們瞭解它相當含糊的本質。既然情感如此常是心智用以建構的黏著劑,如果你想不受活在你們特定時間、特定層面的存在的束縛,要改變的必須是情感本身。那是說,改變情感會讓你看到變數……而且,出於必要,這些討論具有一種簡單而不複雜的性質。如果我以比喻及意象來說,那是由於我必須與你們熟悉的世界有關聯。

這一節課事實上由晚上九點一直持續到午夜,所以這裡只是摘錄。談精神性酵素的資料激起了我們的好奇心。可是當我們回顧時,便看得出,賽斯要介紹對他是非常基礎、對我們卻相當新的概念,必然是件吃力的事。因為接下來很久之後,他才又給我們一些有關物質及其「精神性」成分的本質的絕佳資料。但在上這一課時,他只告訴了我們所能瞭解的,同時也讓我們開始慢慢建立起必須有的背景和觀念。

賽斯課開始於1963年12月2日,此時只不過是1964年的1月中。我們自己曾嘗試其他的實驗,有些像先前給過的例子,有些則全然不同。在早晨,我寫我的書。下午則在藝廊工作。如果不是上課的晚上,晚餐後我會寫詩一小時,然後我們會再試其他的實驗。羅花了很多時間打賽斯課的字,他現在仍舊如此。他無法再多做什麼,除非減少他自己畫畫的時間,所以我常常自己做實驗,他則在畫室工作。

...


第二部 引介內在的宇宙

5、第十五及十六節課的摘錄

人格:離體與附魔/內在感官及精神性酵素/賽斯往窗外望去

...

(摘錄自第十六節,1964年1月15日,星期三,晚上九點。)

(今天早上用早餐時,我突然宣稱——令珍和我自己都吃了一驚——「光」是一種精神性酵素。……我們如常地坐在靈應盤旁開始今晚的課,沒有提問題。)

...

光是一種精神性酵素

羅露齒而笑「那就歸功於我的潛意識吧!我並沒坐下把它想出來。今晨那想法就這麼來了。不過,我想問你一些事。當珍傳述你的訊息時,她的眼睛為什麼顯得顏色更深且更亮?在上一節裡我們貓的眼睛也有同樣的表情。」

(此時我將靈應盤放到一邊而開始替賽斯說話。)

貓縱然沒有強大的自我,它卻是在一個時候只集中焦點在一件東西上。所以珍是因為當我在給她訊息時集中了精神,雖然集中精神的並不是自我。你有一個在許多方面與有意識的專注不同的潛意識的專注。在這個狀態下,注意力是向內而非向外集中,應用的是內在感官而非外在感官。以那方式,像珍一樣,貓在做同樣的事。她的內在感官集中在我的方向。

就光是一種精神性酵素而言,這句話是真的。我很高興你自己說了出來。精神性酵素在物質層面創造出感覺,以使它們能被實質生靈認出並且欣賞。基本上,宇宙中的精神性酵素都是相同的,但它們在任何特定層面的物質化,是由那層面與生俱有的屬性來決定的。

在這層面所謂光的特質,在另一個層面很可能顯現為聲音的樣子;且就此而言,縱使在這個層面上,光可以被變成聲音,而聲音變為光。重要的永遠是相互作用。就背後的原則而言,甚至精神性酵素本身也是可以互換的,雖然為了實際的目的,它們在一個層面上,在其具體化上,維持了分別而明確的物質。

那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可能體驗聲音為顏色或看見顏色為聲音的理由。沒錯,這並非一個典型的經驗,但如果在原則上精神性酵素是不能互換的,那麼就不可能有那種經驗。舉例來說,永遠不會聽見光,永遠不會看見聲音。

以實際的說法,這些精神性酵素必須——而且的確——會產生一個可預期的、多少可靠的結果。不過,該記得的是,這互換性可以發生,所以,這是精神性酵素的一個普遍的屬性……在你們的層面上,這些精神性酵素的行為顯得有點缺乏彈性、靜止、不可逆且永久。當然,事實並非如此……

在你們的系統裡,由於精神性酵素大半時間看似產生相同的效應,因此你們的科學家漫不經心地將之標示為自然律;那是說,顯然的因果律。由於某個原因通常會在你們的物質宇宙產生某種效果,你們說那明顯的結果是在你們系統內運作的定律也說得過去。但只在你們自己的後院裡。

我想說的是,是有明顯的原因與結果的法則,但同樣的原因並不總是產生同樣的效果……在這方面我還有很多要說的。請再思考一下我們的金屬絲和迷宮。如果你原諒我,再提醒你們一下,我說過,這些是由固化的活力所組成的。

它們是宇宙活生生的原料,正如它們形成界限,並且彷彿將之分割成迷宮似的,好像一個蜂巢的內部。在細小金屬絲內的層面——即是說,由我們想像的金屬絲之連接及互相聯絡所形成的層面——進入每個不同層面的範圍內,而採取了該層面本身與生俱有的形式。

所以,繼續用我們的比喻,這些金屬絲會變粗或細,或完全改變顏色,像某種變色蜥蜴似的動物,藉由呈現每個相鄰的森林地域的外在展現,而不斷改變它真正的樣子。接著,任何特定層面的居民,本身也是象變色蜥蜴一般……

居民們只看見那偽裝。他們於是接受它為自然的一個明確法則,從未覺悟到剛在他們視力之外,並剛超過他們的外在感官,這定律的熟悉的馴獸便完全改變了外表。事實上,這個變形是如此完全,以致在某些例子裡已認不出來了。不過,藉由在任何例子裡看入偽裝之下,你能看入所有的偽裝之下。

那麼,這些金屬絲,看來彷彿分割了我們的層面,並且在一個層面上顯得與在另一個層面上是如此的不同,其實是固化的活力,其偽裝的活動是由精神性酵素決定的。或許,現在你會瞭解先前我為什麼說聲音可以被看見,而顏色可以被聽見了。順著這條線還有許多不同的例子。

約瑟,如果你不見怪的話,我想重複一下:精神性酵素容許固化的活力改變形式。你的「光是一種精神性酵素」這句話,令我悟到你已準備好聽這篇討論了。不必說,精神性酵素和固化的活力在許多方面都是彼此依存的。我們的小小方程式的酵素部分,容許活力在種種不同的精神與物質情況下成功地運作,而形成每個特定的存在系統的基礎。

內在感官實際上是種管道,經由它們,任何一個層面的整個構成可被感知、欣賞並護持。精神性酵素作用於活力上,而如我告訴你的,這活力就是宇宙的結構本身。那麼,內在感官乃是方法。精神性酵素是工具,而活力乃是一種實際的材料,形成了宇宙整體、在其內的明顯分隔、在系統之間的明顯界限、以及在每個分隔之內的種種不同材料。再次的,這些種種不同的材料,只是由內在感官在「材料」本身上面形成的偽裝而已。

...

一棵樹也認識一個人……經由一個男孩在其枝幹上的重量……經由當成人走過時,在不同的距離擊中樹幹的空氣的振動,甚至經由人聲。你必然記得我先前所說有關精神性酵素,以及我說有時顏色可被聽見的話……雖然樹不會以你們的方式看見人類,它卻認識人。它並沒建立起一個人的影像,但它卻建立起代表,比如說,某個特定個人的一個綜合感受。而樹會認出每天經過它的同一個人。


7、內在感官

再談精神性酵素

...

順便一提,精神性酵素在你們層面上有一種化學效果或反應。在其他層面上,扭曲的效果可能根本不是化學性的……如果你累了,我便結束此節。

「不,不,我沒問題。」羅說,「請繼續。」

如我告訴過你們的,精神性酵素將活力轉變成特定的偽裝模式。在身體裡的一個化學的不平衡,也將以感官資料一個相應的扭曲顯現出來。那是說,當化學的平衡受到干擾,物質世界看來會有改變。就涉及的個人而言,那偽裝真的已改變了。

潛意識是心智的一個屬性,到一個很大程度,它是獨立於偽裝之外的。舉例來說,雖然部分的潛意識必須與偽裝打交道,更深的部分卻是與宇宙的基本活力直接接觸的。當你或魯柏在奇怪,不知這資料是否來自你的潛意識時,你理所當然地認為潛意識是個人的,只與你過去的事打交道。有時候你願意承認,也許種族記憶的一些成份可能也摻進來。

不過,潛意識也包含了心智未扭曲的資料,那是未經偽裝的,而且海闊天空地在層面之間運作。

...

所謂的潛意識,是心智和大腦、內在和外在感官之間的連結物。其一部分與偽裝模式、目前人格個人的過去及種族記憶打交道。其較大部分則與內在世界有關,而正如資料由內在世界送達它,潛意識的這些部分也能構到內在世界本身的深處……

「賽斯,時間又是怎麼回事?」羅問。

時間和空間兩者都是偽裝模式。內在感官克服時間和空間,但那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時間和空間對它們而言並不存在。沒有時間和空間,所以,也沒有東西被克服。偽裝根本不存在……

我想要給你們有關內在實相本身更詳細的資訊。事實上,它們並不與外在感官平行;而我怕這聽起來會令你們驚駭,因為根本沒有東西能以你們熟悉的方式被看見、聽見或觸及。我不想令你們以為,沒有你們的偽裝模式的存在是空白無聊的,因為事實並非如此。內在感官有你們外在感官缺乏的一種強烈的切身感,一種美妙的強度。既然沒有時間,在感知上,也就沒有時間的空檔。

當然,偽裝模式也屬於內在世界,既然它們是由精神性酵素用宇宙的材料形成的,而在你們的層面上有一種化學反應。這反應必然是個扭曲。那是說,任何偽裝都是種扭曲,就在於活力被硬擠入一個特定的形式。精神性酵素其實是內在世界的屬性,代表活力轉換成偽裝資料,隨後再被身體感官詮釋。

...


10、賽斯在我們的客廳與一位老友會面

...

你們應當將這資料與先前談內在感官的資料連接起來。由於內在感官是在物質的形成背後的推動力,它們在演化的發展裡總是非常重要的……經由利用精神性酵素,內在感官本身將含在精神性基因的資料印在具體的偽裝物質上。

...


14、夢與健康

...

賽斯在1965年10月13日第一九八節裡,第一次談到治療性的夢——雖然他從一開始就堅稱內我有能力治癒身體。在這一節裡,他精確地解釋了這樣一種夢如何在身體系統上發生作用。

我們有一陣子沒談到內在感官了。到如今,你們應該領悟到它們也有一種電磁的實相,而精神性酵素有「點火」的作用,引發內在的反應。在夢境裡,這些反應很容易被觸發。這是由於降低了自我的防衛結果,因為自我設立了控制,而對「在醒時狀態」種種不同的內在管道產生抗拒作用……

在許多例子裡,一種破壞性的心態在夢境裡一夜之間便被轉變成建設性,而整個的電磁平衡已被改變了。在這樣一種情形,負離子形成一個電性架構,在其內治癒是可能的。當自己感覺到一種絕望感,而自動打開了通到人格更深層面的管道時,最常發生這種治癒性的夢。

總之,我們發現一個幾乎即刻的再生,一個看來彷彿是立即的痊癒,在某一點那有機體幾乎奇跡似地開始好轉。在比較不驚人的例子裡,也發生了同樣的事,舉例來說,一種僅僅是令人煩惱的健康問題突然消失了。

透過自我暗示,經由練習,可以引起這些治療性的夢。暗示(即是行動)有它自己的電磁效果,已經開始發動了某種治癒過程,而同時也導致了其他過程的形成。


靈界的訊息

錄自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廿一日的第三○二節

精神性的酵素與松果腺有關。據你所瞭解,身體的化學素是物質性的,但它們是思想──力量推動者,包含了所有的密碼式資料,都是將任何思想或意象轉譯為物質現實(physical actuality)所必需的,它們使身體按照內在的意象複製出物體,它們可以說是引發轉化的點火器。

「化學素以一種看不見但明確的『擬物質的』(pseudo-physical)構造,由皮膚和毛孔系統中放出。一個思想或意象的強度大致決定它具體化的快慢。在你四周的物體無一非你所創造,你自己的形貌也無一非你自己所造。

「最初的思想或意象存在於精神性的圍場(mental enclosure)內﹝如前所解釋過的﹞,它還沒物質化。然後它由精神性的酵素激發成物質具體化。

...


賽斯早期課1

第8節 1963年12月15日

(「賽斯,今天早上我問珍『葉綠素』 (chlorophyll) 是什麼,她說是一種精神酵素〔mental enzyme),是嗎?」)

...

第9節 1963年12月18日

(「賽斯,你可以再談談精神酵素這個主題嗎?我在第八節曾請你證實珍對這問題的回答正不正確。」)

(珍口述:)有些心理上的產物對維持一個世界是絕對必要的,葉綠素是其中之一。我今晚本來就想談這個,但是我們扯到別的事情去了。講到我認為是心理的、但你們看來絕對是物質具體顯現的一個概念,向你們解釋起來我也有點困難。

...

第13節 1964年1月6日

(「你可以讓我們多暸解什麼是精神酵素嗎?﹒之前提過很多次。」)

在精神基因線上的某種東西。(珍口述〉就像說精神基因是在物質基因之內,同樣地,精神酵素也是在你們層面可以檢驗出來的物質要素背後。葉線素就是這種精神酵素。還有很多酵素,以後我再說明給你們聽。

就某種意義來說,任何具備那個本質的顏色或質地都可以說是一種精神酵素。精神和物質之間有一種交換,如果沒有這種交換,比方說,顏色就無法存在。現在我先舉顏色為例,因為這樣你們要瞭解這怎麼會是一種精神酵素,也許就比起去瞭解葉綠素也一樣來得容易多了。葉綠素是綠色的,但它不只是顏色而已。(暫停)儘管如此,這當中也還是有交互作用,而賦予葉綠素它自身的屬性。(暫停)這是最難解釋的名詞之一。我希望講得讓你們更加明,日,可是這牽涉到一個更大的概念,而你們目前對這個概念還沒有必要的背景知識。...

...

(珍口述)我說過,葉綠素是一種精神酵素,而且在你們的層面上,它是行動的力量之一。不過,其他層面也存在著它的變種。它是一種所謂的精神火花,可以毆動一切(暫停)

這和感覺很有關係,信不信由你,而感覺也是一種動力。你們一定要想辦法不再用老舊的方式把事物分類,當你們敞開心胸時就會看到,作為精神酵素或動力的葉綠素,與永不止息的情感間的相似之處。固化的情感又是另一回事,它或許是其他世界的架構(暫停)。說真的,珍,你要好好地謝謝你潛意識的功勞。讓我們感謝該被感謝的。

我建議你們休息一會見。

或許以後我可以把精神酵素說得更清楚一些,因為它們在宇宙中扮演一個基本的角色,至少到目前為止就我所知是如此。不過我還是得說,在你們自己的經驗裡'你們很熟悉蒸氣、水和冰,但這些全都是同一個東西的各種表現形式。所以,一種似乎是物質的葉綠素,也可以似乎不是物質的情感或感覺的一部分,只是形態不同而已。當然,葉綠素被引導成這個形態,或被引發去採取不同的形態,都是對某些規則產生的反應,就像冰本身當然不可能存在於你們的夏季之中。就算我不能與交響樂團相比,約瑟,你也不能不承認,我揮舞象徵指揮棒的功力挺不賴的。

...

笑話歸笑話,現在我要你們想像,這些金屬線是由我剛剛說的「固化的情感」組成。當然你們應該知道,連「感覺」或「情感」這些字眼最多也只是描述某個東西的符號而已,而這個某個東西和你們的精神酵素非常接近。

事實上,在一個精神圍場(mental enclosure)(暫停〉裡頭,有一種反作用正以某種方式進行中。精神圍場分裂成兩半、裂開、分裂、繁殖、對它自己的不同部分起作用,然後這就產生一種物質顯現。物質就是物質,但它是精神的產物。

圍場當中的精神酵素是引發行動的元素,而且,仔細聽好,它也是行動本身。換句話說,精神酵素不只能夠在物質世界產生行動,而且它本身也變成行動。從這裡開始,任何物質顯現我都一律稱為行動,因為你們兩個人現在都知道,沒有什麼事物是靜止不動的。如果你們再讀一遍前面四段話,就會愈來愈明白精神和物質合而為一之處。

同樣的,你們兩個都知道愛和恨是什麼,但是我之前告訴過你們,試著用新的方式思考。比方說,愛和恨都是行動。它們兩者都是行動,都意昧著身體的行動,甚至就思想來說也是如此。在你們的層面裡,行動就是主要且重要的詞。

回到精神酵素,這些精神酵素是固化的感覺,但不是你們通常想像的那種樣子。我知道我得為感覺這個詞下一個更好的定義給你們,不然我們就會有麻煩了。

但是,在我解釋這一點時,我們暫時先別管定義。我說過,似乎滲透我們模型宇宙的那些想像的金屬線是活的,現在如果你們耐著性子聽我說,我會說它們就是精神酵素或固化的感覺,當然它們一直在移動,但又夠恆久到足以形成一個多多少少還算連貫的架構(暫停)。你幾乎可以說,精神酵素變成了形成物質的觸角,不過我覺得這樣的說詞不是很討喜。


第16節 1964年1月15日

(參照《夢與意識投射》第五章)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博客來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推薦書籍&tracking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推鑑書籍看板
    沒有新回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