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50156別管名牌基因了 信念就是力量 -新生物學給我們的啟示

「信念的力量」一書以及這個演講的影片,是我多年前看過的,但這次為了後篇演講重看,仍舊是非常精彩,而且還拾起許多遺忘的基本資訊。 第一部份: 當有運作蛋白時,感知控制行為(Perception "controls" behavior.)。 第二部份: 當沒有運作蛋白時,感知負責選擇目標基因的表達。 (Perception "controls" genes. 感知控制基因。) 第三部份: 必要時,感知能夠改寫基因 (Perception "rewrites" genes.)。 當我身處緊張的環境卻沒有應對該環境的特定基因時會怎樣? 是感知改變你的基因,而非意外突變,而感知就是信念。

95%的癌症都不是家族遺傳,而是因為個體對環境的負面認知(感知/信念),將正常基因改寫成了癌症基因。

所以,我們對事物的看法、感知及信念,是如此的重要。。。

現今世上所有積極促進生展因子中,效果最強的就是愛。。。

YouTube 上播放影片連接

信念的力量:新生物學給我們的啟示
The Biology of Belief
作者: 布魯斯.立普頓
原文作者:Bruce Lipton,Ph.D
譯者:傅馨芳

你的信念最偉大 [以下為網路書摘]

用這些細胞作為角色模型,我得出結論:我們不是基因的奴隸,而是命運的主人,能夠創造充滿和平、幸福和關愛的生活。聽眾曾問我:“為何你的發現並未使你自己更快樂?”聽到這種揶揄後,我在自己的生活中試驗了這個假設。聽眾是對的,我需要把我的新生物學認知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去。一個陽光明媚的星期天早晨,在新奧爾良,一個咖啡館女招待問我:“親愛的,你是我所見過的最快樂的人。告訴我,小朋友,為何你這麽開心?”於是我知道,我成功了。我對她的問題大吃一驚,但仍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因為我生活在天堂!”女招待不住地搖頭,嘴裏嘟噥著:“上帝啊,上帝。”然後,來拿我的早餐訂單。可這是真的,我很快樂,比我生命中任何時候都更快樂。

對於我宣稱地球即是天國,一些批判性的讀者可能會提出質疑。他們的質疑不無道理。因為,根據定義,天國是神的居所,是受到天眷的死者的歸宿。難道我真的認為新奧爾良,或者任何其他大城市,是天國的一部分?衣衫襤褸無家可歸的婦人和小孩棲身於小巷;空氣如此濁重,人們永遠不確定星星是否真的存在;河流和湖泊汙染嚴重,只有想象中的“怪物”才能在其中存活。這樣的地球,是天國?神仙們就住在這種地方?說這話的人,他認識神?這些問題的答案是:是的,是的,我相信我確實住在天國。非常誠實地說,我必須承認,我本人並不認識那些神,因為我並不認識你們所有的人。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們的人數可是超過了六十億。更為誠實地說,我也並不認識植物和動物王國的所有成員,雖然我相信它們也同樣是上帝的組成部分。

在《工具時間》中,蒂姆.泰勒有一句經典台詞:“倒倒倒……倒車!他說人就是上帝?”呃……是的,我是這樣說的。當然我並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創世紀》中明明白白地寫著,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創造的。是的,我這個絕對正宗的理性主義者正在引用耶穌、菩薩和魯米的話。繞了一大圈,我的還原論者的、科學的生命觀變成了精神生命觀。我們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創造的。如果我們想提高身心健康,就必須把精神放回到這個形象中去。

因為,我們不是軟弱無力的生化機器,每次當心理或身體出問題時,服用一粒藥丸並不能解決問題。藥物和外科手術不被過度使用時,是強有力的工具。但簡單的藥物修覆觀點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每當一種藥物被引進體內以糾正某種功能,就不可避免地要使其他功能失去平衡。控制我們身體和心靈的,不是基因介導的荷爾蒙和神經遞質;是我們的信念在控制我們的身體、心靈,因此也控制我們的生活……啊,你這偉大的信念!

 

孩子的基因不決定命運

為什麽有的兒童在那樣的環境中仍能茁壯健康地成長?因為他們有“更好的”基因嗎?現在你已經知道,我不相信這種說法。更有可能的是,在產前和圍產期,這些自強奇才的生身父母在孩子發育關鍵時期為他們提供了更適合培育的環境以及良好的營養。

養父母應當吸取的教訓是,不應當認為孩子的生活開始於他們來到新環境之時。他們的孩子可能已經被親生父母編譯了一個信念:他們不被需要,不值得愛。如果幸運一點,他們也許曾在發育的關鍵年齡從監護人那兒得到過積極的、堅定的生活觀念。如果養父母不知道產前和圍產期編譯,他們可能不能明智地處理領養後的問題。他們可能不會意識到,他們的孩子來到他們家時並不是“白紙一張”;就像新生嬰兒呱呱墜地時也不是,他們受到了母親子宮內九個月生活的影響。最好能認識到那種編譯作用,並且,如果必要的話,著手改變它。

無論對養父母還是非養父母,有一個信息是明確的:孩子的基因僅僅反映他們的潛力,而不是他們的命運。是否要提供合適的環境以把他們的潛力發揮到極致,這一切都取決於你。

請註意,我沒有說是取決於父母讀很多育兒書籍。我遇到過很多人,他們從理智上被我在本書中提出的觀點所吸引,但理智上的興趣並不夠。我自己曾經試過。我從理智上意識到這本書所說的一切,但在我努力改變之前,這種意識對我的生活沒有任何影響。如果你只是讀了這本書就認為你的生活和你孩子的生活會有所改變,那就相當於拿著最新出產的藥丸,期望它會“修覆”一切。若不付出改變的努力,則任何人都不會被修覆。

這是我對你提出的挑戰:拋棄莫須有的恐懼,並註意不要把無必要的恐懼和限制性信念灌輸到你孩子的潛意識心靈中。我向我們中的大部分人呼籲:請不要接受遺傳決定論的宿命論信息。你可以幫助孩子實現他們的潛力,能夠改變他們的個人生活。你並不是被你的基因“卡住了”。

請留心細胞成長和保護的教訓;只要有可能,就把你的生命轉入到生長狀態。請記住,對於人類,最強有力的生長促進劑不是最好的學校、最大的玩具,或薪酬最高的工作。早在細胞生物學建立和羅馬尼亞兒童研究發生之前,有意識的父母和魯米這樣的先知就知道,對人類的嬰兒和成人,最好的生長促進劑是愛。

 

傾聽內心的聲音

等飛機時,我突然想到,我要在飛機上系著安全帶坐五個小時,卻沒有東西可閱讀。登機口關閉之前,我離開隊列,沿著大廳跑到書店。要在幾百本書中間挑出一本書,同時還要擔心飛機可能會關上門把我拋在身後,這幾乎使我氣餒。在混亂狀態中,一本書跳入眼簾:物理學家漢斯•R•佩格斯的《宇宙密碼——作為自然語言的量子物理學》。我飛快地瀏覽了書套,發現這是本為門外漢寫的量子物理學書籍。大學時便已顯露的量子物理學恐懼癥依然附身,我馬上放下書,開始尋找讀起來更輕松的書。

時間已經所剩無幾了,我拿起一本號稱最暢銷的書,跑到收銀台。正當收銀員要把這本銷量第一的書輸入計算機時,我向上看了一下,在收銀員身後又看到了一冊佩格斯的那本書。在付款過程的中途,在時限已到之時,我最終突破了素來對量子物理學的憎惡,讓收銀員幫我加上一本《宇宙密碼》。

登機後,我從書店旅程的忙亂中冷靜下來,玩了一個字謎遊戲,最後才開始看佩格斯的書。我發現這本書點燃了我的熱情,雖然我不得不持續地一遍遍地重讀各個部分。整個飛行途中、在邁阿密中途停留的三個小時以及到天堂島的三個小時的飛行中,我都在讀這本書。佩格斯徹底抓住了我的心!

在芝加哥登機之前,我從不知道量子物理學會和生物學這樣一門關於生物體的科學有任何關聯。當飛機到達我的天堂島時,我處於一種智力休克狀態。我認識到,量子物理學和生物學是有關聯的,生物學家如果忽視量子物理學定律,就是犯了一個顯而易見的科學錯誤。畢竟,物理學雖然是所有科學的基礎,但是對於世界如何運作,我們生物學家仍然在依賴過時的、盡管有條理的牛頓學說。我們緊緊抓住牛頓的物理世界,而忽視愛因斯坦那看不見的量子世界。在量子世界中,物質實際上由能量組成,沒有絕對。在原子層次上,物質甚至不能確定地存在;它只作為一種傾向而存在。我對生物學和物理學的確信全都化為烏有了!

回想起來,我和其他生物學家早就該明白,牛頓物理學雖然對於超理性科學家來說是簡潔的、令人寬慰的,但它不能提供關於人體的所有真相,更別說宇宙真相了。醫學一直在進步,但生物體固執地拒絕被量化。關於化學信號機制——包括荷爾蒙、細胞因子(控制免疫系統的荷爾蒙)、生長因子和腫瘤抑制基因——的發現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但都不能解釋許多超常的現象。自然痊愈力、超自然現象、力氣和耐力的奇跡、在火紅的煤塊上行走而不會燒傷的能力、通過周身移動銀針而消除病痛的針灸能力,乃至許多其他超自然現象,都在向牛頓的生物學挑戰。

當然,當我身為醫學院教職員時,我沒有想過這些。我的同事和我都教我們的學生不要理會那些歸因於針灸、推拿、理療、祈禱等的治療方法。事實上,我們做得很過分。我們把這些實踐嘲諷為江湖郎中的騙術,因為我們被一種老式的牛頓物理學的信念牢牢拴住。能量場對控制我們的生理機能和健康有影響;我剛提到過的這些治療方法,都建立在這一信念的基礎上。

回應
博客來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推薦書籍&tracking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推鑑書籍看板
    沒有新回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