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51105簡湘庭老師系列 - 賽斯資料「個人實相本質」導讀工作坊 2014/10

這次的主題是『個人實相的本質』中的「核心信念」,面對及覺察自己,觀照平時在想甚麼,作一些動態的靜心...你在時間與時間流逝之間,到底在想甚麼? 平時的感知是甚麼?

真正在創造實相的,是你在時間跟時間之間所建構的知覺跟事件,背後的情感能量,在形成你所有的外在實相。

如果,平日上班的八個小時,其中有四個小時,是輕鬆地做,在工作中是享受、是創造、是愛、是連結的、是接受、是信任,即便只有四個鐘頭,這背後的情感能量是富足的,外在實相也會顯現富足與豐盛。


mp3下載

通常當你看進你的意識心的時候,你總懷有一個目的,想找到一些資料。但若你把自己教得不再相信這種資料可以為你有意識地知道的話,那麼你就不會想到在意識心裡去找它,更有甚者,如果所有在你意識中的資料,全部牢牢的結合在某個核心信念的周圍的話,那麼你便自動地對那些與之無關的經驗視而不見了。

只有在你把一個核心信念當作是「生命的一個事實」,而非「對生命的一個信念」時,你才看不見它;只有當你如此全然地與它認同,而被它牽著鼻子走時,你才看不見它。

現在舉一個看起來完全無傷大雅的核心信念:「我是個負責的母親(父親)。」

從表面上看來這個信念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如果你堅持這種信念而沒加審查的話,你可能會發現「負責」這兩個字負荷了不少東西,而且它還會收集其他的也同樣沒被你審查過的概念。你對「負責」有什麼樣的想法?從你的答案裡,你會發現這個核心信念到底對你有利與否。

如果負責是指:「我必須做個全天候的母親,別的什麼都不管了。」那麼你可能有麻煩了,因為那個核心信念可能阻止你去用那些與你的母職不相干的其他能力。

你可能開始只透過那個核心信念去看所有的實質資料。你不再會以赤子之心或一個獨立個體的沒僵化的好奇心去看這個世界,卻永遠透過作母親的眼睛去看世界。如此一來,你難免自絕於很多的實質經驗之外。

而根據這概念的強度和頑固程度,以及你是否願意處理它,你又會心電感應式地吸引與這個僵化模式相合的無意識的資料。你可能更進一步地使你的人生變得更窄,任何種類的資料你全都看不到了,除非它觸及了你作母親(父親)的生活。

剛才所說的那個核心信念只是一類而已。

你所抱持的某些「基本假設」其實也是核心信念。對你而言,它們彷彿是「定義」。它們如此地成了你的一部分,致使你把它們認為當然。你們對「時間」的概念就是其中之一。

在你的心智裡,你也許覺得搬弄一下「對時間的思考」是滿有樂趣的事。你也許會發現自己在想「時間在基本上和我對它的體驗並不一樣。」然而,你根本上仍相信你生存在鐘點和歲月裡,一個星期完了,下個星期才來,你不由分說地被季節的奔流拖著走。

毫無疑問的,你的實質經驗加強了這種信念。因此,你以事件與事件間的「時間流逝」來建構你的知覺。這種作法本身就迫使你只專注於一個方向,而打消了你以其他方式去認知你生活中的事件的念頭。

偶爾,你會以聯想的方式來想事情,一個思想很容易的導致另一個思想。當你這樣做時,你也往往看到新的洞見。當在你的心裡,事件跳脫了「時間連續」時,它們彷彿獲得了新生一樣。你明白嗎,你已經打散了思想,把它們由通常的組織中放了出來。

當你透過聯想去瞭解你的思想時,你距離自由地檢驗自己的心智內容已經相當接近了。但是如果你放下了時間觀念,而又從其他的核心概念去看你的心智內容的話,你仍然是在「組織」它。我不是說你永遠不該去組織那些內涵,而是說你必須對你自己的構造物瞭然於心。你可以去建立或拆散這些構造物,但千萬不要任你自己對你心中的傢俱盲目。

你可以像被一氫舊椅子撞到足趾一樣的,被你那放置不當的觀念撞上。事實上,如果你把自己的信念設想成傢俱,會對你很有幫助,這些傢俱你可以重擺、改造、翻新,甚至全部丟掉或換新。你的觀念也是你自己的,它們不該控制你。你有權決定你想接受那一些。

那麼,你就想像你自己在重擺這些傢俱。某些傢俱的形象會來到你眼前,問問你自己那些傢俱代表的什麼概念。看看那些桌子彼此配不配;打開裡面的抽屜看看。

回應
博客來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推薦書籍&tracking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推鑑書籍看板
    沒有新回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