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1137陰謀論、「白龍會」與殷商民族

陰謀論的世界觀與史觀

在西方,所謂的「陰謀論」並不是你隨便看一件事,然後嚷著「噢!這背後肯定有鬼!」「這是自導自演!」這種根據「人心險惡」、「政客都很無恥」的假設所作的臆測就叫做陰謀論。「陰謀論」是有它的一套世界觀、史觀、和思想體系的。

陰謀論的世界觀、歷史觀和思想體系非常複雜,我在此只做簡要的介紹:

首先,它認為這個世界的背後有一個超國家的祕密政府,它由一群政治經濟精英所組成,幕後操縱著世界局勢。你可以叫它「共濟會」(Freemasons)、「光明會」(Illuminati)或者「陰謀集團」(The Cabal)。

陰謀論的第二個主旨,就是他們認為這些政治經濟精英,以家族血緣的形式可追溯到上古時代的希伯來人和猶太教。他們有一個宏偉的世界計畫,就是建立一個「世界政府」,打造「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他們控制著金融機構尤其是中央銀行、西方政府、傳播媒體、學術機構、各大企業對人們進行統治和洗腦教育,讓我們無法察覺他們的存在。

關於陰謀集團,讀者們可以在網路上輕易地搜尋到海量的訊息,但真偽如何就有賴個人判斷了。網路上的訊息,較有名的「揭秘者」有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和前富比世雜誌亞洲區總編本傑明富爾福德(Benjamin Fulford)。書籍方面,由學者所撰寫的如宋鴻兵的《貨幣戰爭》系列,它詳細介紹了統治世界的各大金融豪族和他們的發跡史。還有就是威廉恩道爾(William Engdahl)的《目標中國》、《石油戰爭》系列。若您想看看陰謀感更濃的,還有中國另類學者何新的《神秘共濟會:掌控世界的黑暗心臟》、日本怪醫內海聰的《99%的人不知道的世界秘密》。

我並不是鼓勵大家相信陰謀論。我只是讓讀者們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群不在少數的人他們是怎樣看待和解釋這個世界。

陰謀論的第三個重點,是有一個亞洲的遠古皇室家族正在與這個世界秘密政府對抗,叫做「白龍會」(White Dragon Society)。這是一個中、日、韓或者中韓共同的遠古皇室祖先的後裔所組成的團體,在地下守護著東亞地區。這是全世界反抗陰謀集團的主力軍。

殷商民族與周王朝

如果可能,「白龍會」到底是什麼?

請讀者先把下意識的抗拒心理暫時卸下,先暫時做一個「也許陰謀論者所言不虛」的假設。因為陰謀論的論述,通常邏輯並不是像做學問那樣嚴謹,提出的證據通常都很奇怪,也違背你的常識,但我們不妨暫時卸下心防,用陰謀論者的「聯想式思維」來思考。如果不是完全沒有可能,那作為東亞地區的秘密統治者「白龍會」究竟是什麼?

中國歷史淵遠流長,王朝更迭頻繁。如果硬要說有一個不變的特質,大概就是作為正統政治哲學的儒家思想吧!儒家思想眾所周知是孔子在春秋時代所開創的學派,他的思想有兩個核心—「仁」與「禮」。「仁」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同情心與同理心;「禮」就是「周禮」,是周朝貴族的生活規範,孔子認為那是人的一舉一動都表現地恰到好處的最佳狀態。

儒家作為一個學派,在春秋時代由孔子所創,到戰國與墨家並稱「顯學」(墨家也是重點,我們後面再說!)。一直到秦朝建立以後,政府當中還有很多儒者,直到秦始皇焚書坑儒,儒者對政府的影響力才受到打擊。一直到漢朝,從高祖劉邦到漢武帝初年,政府雖然重視的是「黃老思想」(一種法家與道家的混合品),但漢朝的基本朝儀還是由儒者叔孫通所制定的。直到漢武帝重用董仲舒獨尊儒術,儒家思想終於確立了中國兩千年來的正統地位。我們可以說,中國兩千年來都是由儒者所統治也不為過。

那麼儒家思想從哪來呢?一般人認為,孔子推崇周禮,按照「諸子出於王官」的邏輯,當然從周朝來呀!這種看法,對也不對。孔子確實推崇周禮,但周禮卻不是周人自己發明的,而是沿襲自商王朝。孔子自己說了:「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商朝繼承夏的禮儀,增加什麼或廢除什麼,我們都可以知道;周朝繼承商朝的禮儀,繼承了什麼或廢除了什麼,我們都可以知道)。由此我們可知,儒家思想所重視的周禮,其實來自殷商。

而孔子本人其實就是宋國殷商貴族的後代。根據《禮記˙檀弓》的記載,孔子在死前曾為了後事的問題對的他的弟子說:

夏後氏葬於東階之上,則猶在阼也。殷人殯於兩楹之間,則與賓主夾之也。周人殯於西階之上,則猶賓之也。而丘也,殷人也。予疇昔之夜,夢坐奠於兩楹之間。夫明王不興,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將死也。(白話:根據古禮,夏後氏死後, 棺柩被停放在堂前的東階上,還是在主人的位置上;殷人的棺柩一般都位於堂屋的兩立柱之間,如同夾在賓、主之間;而周人則把棺柩放在堂前的西階上,就好比賓客一樣了。而我孔丘,是殷人哪!我曾經晚上作夢,夢見我的棺柩被放在兩柱之間。天下沒有聖明的君主,誰能繼承我的遺志?我就快要離開人世了呀!)

從孔子的這段話,我們發現孔子到死前都還自認為是個「殷人」呢!

另外,周王朝政府中其實也充斥著殷商民族遺民。學者李振峰的<易代之際的殷商禮樂傳承:以箕子、微子為中心>一文認為:

殷商禮樂在周代的傳承有三個大的分支 。一支以箕子為代表,經箕子之手,一些殷商王朝的樂官重新回歸本職,得以傳承殷商樂舞;一支以微子為代表,微 子以國君的身份在宋國修其樂以奉商後,殷商的祭祀樂章得
以保存;一支以微史家族為代表,微史家族在周朝擔任樂官、史官,直接負責殷商樂舞的整理、記錄和保存。三個支流皆以殷商時代樂舞為同一祖本,箕子所複樂官去向不明,但微子為代表的宋國支脈後與微史家族為代表的周室支脈合流。

箕子便是武王伐紂後,獻《洪範九籌》給周武王,教導武王經世治民之術的那一位,是商朝貴族。微子是西周初期商族領袖武庚聯合三監造反(三監之亂)以後,被周天子封在宋國統治殷商移民的領袖,也是商朝貴族。而微史家族是微子的後裔。除了箕子、微子和微史家族之外,學者王剛在<殷遺民對周初思想變遷的影響>中也指出,周初最重要的史官—史佚,也是殷商史官!從上面學者的研究我們可以發現,雖然商朝被周朝征服了,但殷商民族因為文化較高,其遺民勢力幾乎滲入周王朝的統治階層的各方面!

乍看之下,殷人所負責的主要是禮樂祭祀和寫史的工作似乎無足輕重,但我們千萬不能用現在的眼光來評判過去。古人講:「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國家最重要的兩件大事,就是祭祀和打仗)。殷商民族掌握了周朝祭祀與禮樂,就是掌握了與天神溝通的特權與天神意旨的解釋權!殷商民族掌握了周朝的史官職位,就是掌握了紀錄和整理、詮釋周朝統治經驗得失成敗的權力!

殷商民族對周人政治、宗教、文化上的影響,最明顯表現在周人的「人文精神」上。我們的教科書總會說,周人打敗了商人,所以開始反省商人過於迷信的文化,提出了「天命靡常,惟德是親」(上天並不恆常偏愛哪個民族,而是看她有沒有德行)的看法。但根據王剛教授的研究,他認為:

在殷商末年,伴隨著殷商統治者的暴政和殷人思想文明程度的提升,對上帝和鬼神的信仰已經產生了一定的動搖,殷人中的優秀智識分子對此進行了長久而深刻的思考,而且當時大批有知識、有思想 、有覺悟的殷代貴族智識分子投靠了朝氣蓬勃的周王朝;周初新思想特別是周公的思想正是在殷末智識分子對前代思想文化的總結和對殷周之際天下大勢的思考的基礎上產生的。

這樣來看,我們是否可以說,儒家的祖師爺、周王朝的實質統治者,其實就是殷商民族呢?!

大秦帝國與殷商民族

西元前256年,秦滅了奄奄一息的周王朝。西元前221年,秦始皇僅用了九年時間便統一天下。但秦統一天下其實是七代秦王努力的結果。

根據何炳棣院士的研究,秦國強盛的起點並不是在秦孝公重用商鞅變法,而是秦獻公重用墨者進行政治與軍事改革。商鞅變法中的許多內容,其實沿襲自墨家集團的辦法。那麼墨家集團為什麼要幫助秦國變法呢?他們不是講「兼愛」、「非攻」嗎?除了因為秦國在獻公時常被東方的魏國欺負,幫助秦國其實符合墨家反侵略的理想之外,我認為可能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墨家祖師墨子出於儒家,而儒家出於殷商貴族之後。墨子是宋國人,宋國也是殷人之國,因此墨家可能和殷商民族也有關係。恰好,秦人也是殷商民族的遠親!

著名古史學者顧詰剛曾論斷,贏秦民族原屬於東夷集團少昊之後,何炳棣院士也贊同這個說法。而學者劉原在<秦族源、早期秦文化與秦文學的萌芽>一文中指出,贏秦一族與殷商民族有許多共通性:

1. 共同的圖騰崇拜—玄鳥。秦民族與殷商民族一樣,是源於東方的以鳥為圖騰的東夷集團。
2. 秦人祖先與殷人祖先早期都以游牧和狩獵為主。
3. 秦人與殷人有同樣的墓葬型制。劉原引用林劍鳴教授的研究認為:「殷制天子墓為亞字形,諸侯墓為中字形,有嚴格等級界限。而在陝西省鳳翔南指揮發現的秦公大墓,⋯⋯只有中字形墓、甲字形墓,而絕無亞字形墓。這表明秦國陵墓形式仍遵循著殷制,秦公僅以諸侯自居,而不敢潛越。⋯ ⋯其它象墓壁、 殉葬等方面,秦墓與殷墓也有驚人的類似之處。」

既然秦人原屬東夷集團,為何後來在陝甘一帶建國呢?關於這個問題,雍際春教授在<人口遷徙與嬴秦的崛起>一文中認為,早在殷商王朝滅亡以前,秦人便已陸續展開四次遷徙。有一部分的秦人早已遷徙到陝西渭水流域。而還留在東方的秦人,一直等到西周王朝建立周公東征之後,受到來自周人的壓力,才遷徙到陝甘邊境的黃土高原,與戎狄雜處。至於為什麼周公東征他們要被迫搬家?原來是因為秦人的祖先商蓋和飛廉參與殷商民族領袖武庚與三監的叛亂行動!

說到這裡,秦人與殷商民族的關係應是很難撇得一乾二淨了。但有人還是會問:殷商民族崇尚白顏色,而秦人卻是崇尚黑色。這一黑一白剛好相反,顯示兩者文化差異。這該怎麼解釋呢?

其實這個問題並不難理解。秦人之所以崇尚黑色,我們可以從在中國從遠古時期便已存在,而到春秋戰國時期廣泛流行的陰陽家思維來判斷。《呂氏春秋》引用戰國時代陰陽家大師鄒衍說:

凡帝王之將興也,天必先見祥乎下民。黃帝之時,天先見大螾大螻,黃帝曰:「土氣勝。」土氣勝故其色尚黃,其事則土。及禹之時,天先見草木秋冬不殺,禹曰:「木氣勝。」木氣勝故其色尚青,其事則木。及湯之時,天先見金刃生於水,湯曰:「金氣勝。」金氣勝故其色尚白,其事則金。及文王之時,天先見火,赤鳥銜丹書集於周社。文王曰:「火氣勝。」火氣勝故其色尚赤,其事則火。代火者必將水,天且先見水氣勝。水氣勝,故其色尚黑,其事則水。

也就是說,每一個朝代都有代表這個朝代的「德」(就是木、火、土、金、水五德)。比如黃帝是土德,代表顏色是黃色。夏朝是木德,木德的代表顏色是青色。商朝是金,金的代表顏色是白色。周朝是火,火的代表顏色是紅色。按照鄒衍的「五德終始說」,金能夠剋木,所以商湯能夠滅夏。而火能夠剋金,所以周武王可以伐紂。那麼將來若有一個政權想要取周而代之,當然非能夠剋火的水德不可。水德的顏色是黑色,這就是為什麼以一統天下為職志的秦國要採用黑色了!

既然儒家、墨家和贏秦民族都與殷商民族有親緣關係,那麼據此我們可以大膽推斷:儒家、墨家、秦王朝,其實都肩負著復興殷商民族的偉大使命,而這一使命隨著大秦帝國統一天下得到短暫的成功,最後才由漢武帝獨尊儒術使殷商文明成為中國兩千年來的政治文化正統而獲得最終的勝利?!

「白龍會」就是殷商民族後裔!

如果說,殷商民族或者殷商文明是中國歷史的真正主導者,那麼他們為什麼要自稱「白龍會」呢?這個疑問確實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終於,我在學者王偉的<從楚辭的龍馬精神論其與殷商文化之關係>得到了最終的解答!

王偉教授說:

殷人崇尚白色也為學界所常談,如《史記·殷本紀》:「湯乃改正朔,易服色, 上白,朝會以晝。」《禮記·檀弓上》:「殷人尚白,大事斂用日中。」《禮記·明堂位》:「殷之大白。」是殷人崇尚白色見諸史載。而據劉青先生介紹,「甲骨卜辭中所記錄的獻給祖先神靈的犧牲中,凡是標明顏色的,多半都是白色。」……同樣,殷人于馬不僅重視 且也更崇尚喜歡白馬, 如《禮記 ·檀弓上》所載殷人「戎事乘翰,牲用白。」 及《禮記·明堂位》:「殷人白馬黑首。」 以及《屍子》:「湯之救旱也。乘素車白馬。」等文獻所載皆是。而殷人于馬尤其白馬之重視於甲骨卜辭也可得到相應的佐證……。

除此之外,王偉教授也提到,在屈原的《楚辭》中,凡提到「白馬」的,指的都是「白龍」。因為根據《周禮》,「馬八尺以上為龍」!所以殷商民族最喜歡的白馬,就是白龍!

根據上面的推斷,殷商民族在商朝滅亡後,他們的遺民繼續在周朝掌握高位,主宰周朝的政治、宗教、文化。周朝衰落後,殷商貴族之後孔子建立了儒家,繼續傳承殷商文化,而墨家出自儒家,當時兩家並稱「顯學」。墨子是宋國人,宋國也是殷人之國,根據史記的說法,墨子是宋國大夫的後裔,學者童書業認為墨子就是宋國公室墨夷子之後。換言之,墨子極可能是殷人微子的後裔!墨家幫助同為殷商遠親的秦國改革成為強權,一統天下。到了漢朝,漢武帝獨尊儒術,殷商政治宗教文化正是主宰了中國歷史,而墨家則潛入地下,對道教和歷代革命勢力發揮影響力。

如果有一個「亞洲血系皇室」能在地下統治中國數千年,又考慮到朝鮮民族自認為是箕子的後裔,那麼這個在歷史的幕後統治中韓的「白龍會」當非殷商民族莫屬!

至於這個白龍會到底存不存在?

嘿嘿,你說呢?

回應

隨眾生心,現所知量。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