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959無題(1)

(本文無關。許魏洲和黃景瑜!)

葉志明從夢哭醒,下意識轉頭看身旁的人,長褐色頭髮,白皙的皮膚,妻子柔弱的依靠在他的臂膀,手臂交疊在他的胸口附近,彷彿將要奪走他的心臟,扼殺掉他苟延殘喘的生命。

昔日睡在身邊的人已經消失,他強迫他娶妻,過著所謂「正常人的生活」。

葉志明抹掉眼淚,小心翼翼起床洗臉,準備開始每天的例行公事,早上上班,晚上下班回家,偶爾朋友約出去小酌一杯,基本上兩點一線,對外界事物沒有好奇與興趣。

距離他死亡已經過了三個月,葉志明逐漸從悲痛深淵離開,偏偏他又夢見陳冠,他掐住他的脖子,大聲的斥喝葉志明,為什麼我會愛上你?陳冠眼中肅殺的力量湧現,來的快去得也快,不久他的眼淚沾濕了氣氛,下一個場景跳到葉志明到陳冠家中,見到滿浴室的血水,陳冠躺在浴缸,讓兩道十字架傷口溢出血來,流失他的生命。

不管夢過多少次相同場景,傷疤永遠不會痊癒,每過一天他的精神愈漸消沉。

葉志明是個國中老師,沒有兼任一個班級的導師,儘管如此,還是有很多學生信任他,常常下課找他聊天,不外乎談些戀愛、功課、父母總是要求東要求西,根本不管他們想法等等的問題,可能是他們年紀相近,葉志明剛大學畢業就得到這份夢寐以求的工作,他那時樂在其中,每天都準備到很晚才回家,距離那段期間也只不過才短短兩年,他卻覺得過了幾十年,已經物是人非、人面桃花了。

在辦公室裡,有位年長的老師經過他的座位,八卦的問葉志明蜜月過得如何?他勉強地表現出甜蜜的模樣,笑笑說過的還不錯,馬爾地夫非常的美,內人很喜歡。葉志明心想:過的糟透了!他鄙視自己拙劣的謊言。經過幾分的寒喧,那位年長的老師終於離開,葉志明正要鬆一口氣時,背後響起聲音。

「老師,可以找時間和你聊聊嗎?」葉志明教導的學生之一,他記得這學生總是默默坐在位置上,專心的聽課,目不轉睛的盯著他看,神奇的是他的手從未停止抄寫筆記。

葉志明心裡再怎麼不願意,想獨自一人相處,也得強打起精神,不會讓學校中的人知道他現在的糟糕狀態,尤其是學生。只是葉志明有點詫異,這位學生是第一次主動找他說話,還要求找時間聊天,驚訝歸驚訝他還是答應了。

(未完待續)

回應

懶可以形容,但就是因為懶,做事效率極高,絕不拖泥帶水。

也就是因為懶,所以放上樹懶的大頭貼,看到他就等於懶,還有拿來警惕自己,不要像樹懶一樣沒用,

"树懒是一种懒得出奇的哺乳动物,什么事都懒得做,甚至懒得去吃,懒得去玩耍,能耐饥一个月以上,非得活动不可时,动作也是懒洋洋的极其迟缓。就连被人追赶、捕捉时,也好像若无其事似的,慢吞吞地爬行。像这样,面临危险的时刻,其逃跑的速度还超不过0.2米/秒。"(源自百度)

看到這些一把火就上來了。

興趣是bl,看到兩個男生在一起,心情莫名的好起來,名言是"一個帥哥不是帥哥,兩個帥哥才是帥哥。"

期許自己能發掘所謂真正的作家以及認識形形色色的朋友。

寫兩個日誌,一個是想透過文字影響人,引導正向輿論,另一個純粹寫興趣,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