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0908110213Andy哥



以前去西雅圖增廣見聞的時候,有個和我曾經有短暫友誼的朋友叫做Andy。

因為那時後是找homestay住,跟其他台灣人透過代辦一起住學校宿舍不太一樣,所以其實一開始跟其他台灣人都不算太熟,沒啥朋友,午餐也只能自己一個人吃真是孤單,撒逼系。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一個人在餐廳吃飯對我來說其實是有點不自在,只能東張西望不時看著遠方假裝在等人或著裝忙,算是一種鴕鳥心態,而私底下正在專心觀察同校的日本妹裙子是不是比昨天更短了一點之類的,實在是跟變態沒有兩樣,結果東看西看的同時發現了坐我隔壁桌年紀跟我差不多的一個男生,臉上寫著”我是台灣人我跟你一樣要自己一個人吃飯真可憐”,所謂美不美故鄉土,親不親故鄉人,小聊了一下我們就認識了,他叫做Andy。

吃完午餐後在我們邊閒聊邊一起走回教室,差不多在social客套話都快說完的時候,他突然問我,「你知不知道這裡哪邊有網咖阿?」我心裡只覺得很妙,因為也才剛到西雅圖這個地方,就連學校餐廳賣的難吃pizza都感到非常新鮮的我,儘管當時有在玩Mud,但根本沒有那個心思想說要找個網咖來開戰,我就笑笑的跟他說,「去downtown那邊找找看吧!感覺會有,找到跟我說一下」,然後就各自去上課了。隔天中午我又遇到他了,因為外面太陽很舒服,終於有伴一起吃飯的我們,就學美國人到外面野餐,他一坐下來就用還滿激動的語氣跟我說,他昨天下課後找到網咖了,但很貴,跟台灣跟本不能比阿!然後一邊吃著pizza (雖然很難吃,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愛買) 一邊跟我說...

「你有玩網路遊戲嘛?我已經好幾天沒玩天堂了... 」
「靠,這是什麼爛地方阿...網咖那麼貴...網路又慢...昨天download天堂花了我一

(繼續閱讀)

200907222346夸父不量力



夸父是古代一個耳朵上有蛇的巨人,

有一天他心血來潮開始追太陽,追追追,
追到口渴就開始喝河水,但最後還是筋疲力盡渴死了,
如果夸父哥是現代人,想必是一位像切。格瓦拉一樣的浪漫主義者,
追求的都是一個心目中理想的境界,雖然很可憐最後都壯志未酬。
本來早上8點起床對我來說就像夸父追日一樣的遙不可及,
但受到了夸父哥那種明知不可能還是要戰鬥下去的精神感招,
今天起了個早,透過四張vivitar的底片追到了偽裝成弦月的大腸,
另外笑臉迎人的陰影讓人心情愉快,
所以我吃了水果當做久違的早餐後,開始了無所事事的一天。








(繼續閱讀)

200907160135的呦



我是一個很隨性的人,

對於那些說出“我每天一定要XX不然無法...“的人,其實有時後真的搞不清楚像是少喝一杯咖啡這種事情到底對人的影響有多麼巨大,但我一直有個感覺 -- 我以後應該也會變成這一種人,雖然規律的生活離我有一段距離。就連當兵的時候因為是爽爽爽兵的關係,有時候也是半夜兩三點睡覺,然後上班時間隨心所欲,請注意我連用了三個爽,因為男生到了這個年紀,最愛拿當兵時的故事出來說嘴,在多次聽別人可歌可泣故事或者是宛如天堂的經驗後,我慢慢發現幾乎不會有人突破我的處境了,進一步學會一種威力彩頭獎得主才有的思考邏輯,不用跟別人爭辯什麼了反正就是這樣而且早就過去了,所謂的惦惦吃三碗公,多說多錯不如靜靜當觀眾。而不規律生活這種情況退伍之後變本加厲,只有之前準備IELTS的時候有好一點,其實還滿懷念麥當勞油事件爆發前的早餐,有氧早餐其實不算貴,而且火腿蛋堡真的滿好吃的,回到圖書館後寫個模擬考題打個磕睡又準備吃午餐了,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個無知的幸福,不知道油有重金屬也好,不知天高地厚也好。而現在雖然總是以“都從小吃到大了有啥好怕的“這樣思考著,可是已經很久沒去吃了真懷念,所以明天午餐決定去買快樂分享餐了我想吃一堆炸雞喔業。


今天看了絲山秋子《尼特族》,雖然早就知道尼特族指的是 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不是什麼非洲的食人部落,但就像一個笨蛋每天只因為太陽照常升起而快樂的過著每一天,突然有個人到他耳朵旁悄悄對他說”其實你是一個笨蛋的呦!揪咪^_*~”一樣,回家以後特地又查了wikipedia,反反覆覆看了好幾次,我發現我根本就完全符合NEET的定義,好像當頭棒喝,而且這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其實在和研究所同學見面後回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Where are you from?
What time is it?
My Facebook
How many ppl here?
Countdown





如何使用RSS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