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8311520硬頸的客家女人

最近主婦聯盟的前總經理洪奇文先生想邀約一群老朋友來我家 但 他特別交代不要邀謝麗芬 說她太堅持了 沒錯 麗芬是典型硬頸的客家女子 硬頸是客家精神沒錯 甚麼是硬頸呢? 有人說是一種固執 其實我的解讀是 是一種風流 一種理想 一種知其不可為 而為之的精神 是一種下定決心 咬牙切齒都要完成的決心 麗芬是主婦聯盟唯一堅持的人 也正因為她的堅持 硬頸 固執傷她這麼深 等我上台北上班時才明瞭 她的壓力來自四面八方 來自眾大的社員 來自同儕 來自家庭 不堅持 同流合汙也是件易事 或是自我清高 選擇離開 麗芬的mail skype我都還留著 想想有一天要是寄mail給她 不知她回不回?

(繼續閱讀)

201308282325賭博~血本無歸

種植 其實是一種投資 也是一種賭博 6/11出國前 我種下了1200棵南瓜 誰知今年雨水豐沛 導致南瓜無法結果 而且雜草長得又猖狂 本來以為可以賺一筆 而今 哀 難過啊!我是不是應該去申請風災補助 一位新生農友的悲哀

(繼續閱讀)

201308030736托老事業

昨晚二個傻女人 + 一個呆女人 一起在六龜度過一個有趣的一晚 在運動的過程中 看到上了一天班的怡賢和舉琇 為了核銷已快累癱了 晚上一到搖身一變成為音律活化的督導 馬上兩眼炯炯 手舞足蹈 是甚麼力量支撐她們一路走過 拋夫棄子 其實沒有 家裡還是要顧 1999年和主婦聯盟成員一起參訪日本生活俱樂部 參訪的主題之一是:托老事業 那時日本將就已托老當事業經營 不是靠志工營造的關懷據點 那個時候 日本老人人口就已是5比1 其實台灣高齡化的程度和日本不相上下 根據日本的推斷 到了2025年是2個年輕人養一個老人的時代 我們參觀的托老事業是生活俱樂部經營的 尤其是千葉縣還採公辦民營 委由千葉縣生活俱樂部經營 對象當然就不只限於生活俱樂部的社員 是一般民間收費的三分之一 10多年前了吧?日本早就將養老當作是一種事業在經營 而我們還在利用志工做關懷據點 志工的熱情能維持多久 又有多少人願意這樣付出 我不禁問自己:我在幹嘛! 但是 熱淚還是盈眶 因為看到那兩女人帶大家一起熱舞而感動 我年久不曾運動的肢體 由僵硬漸趨柔軟 要活就要動喔!

(繼續閱讀)

201307250711CEDAW

7/22 參加婦全會於高雄辦理的深耕CEDAW地區網絡會議 真是孤陋寡聞 第一次聽到CEDAW這個名詞 覺得值得可以和大家分享 所謂CEDAW是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 (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以下簡稱 CEDAW ) ※聯合國大會 1979年12月18日 第 34180號決議 生效 其中第三部分(條文十至十四)規範婦女在經濟、社會、文化及醫療保健上平等之保障 7/22針對第14條的討論著重在農村婦女的權益保障。 哇! 農村婦女如何會知道原來又這樣的公約在保護她們?還是報告寫一堆 然後束之高閣 謂之有做!!!

(繼續閱讀)

201307241735高雄成功社區

今天一早從小份尾開車沿著408高地走 走到高處 遠眺杉林 聚落沿著楠梓仙溪散落 轉個彎 穿過一片桃花心木林蔭 右邊是楠梓仙溪畔 左邊重山疊翠 眾裡尋她千百度 驀然回首 美景竟然就在自家後院 大學時代曾經和國中同學走過一次 那時年少輕狂 只知嬉鬧 哪裡懂得欣賞美景 而今一人獨行 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要不是和成功社區的婇安有約 真想直接開到六龜 在往甲仙的路上 八張犁的成功社區 以往都是路過 從未想過可以停下來看一看 其實停下來也不知要看甚麼? 進入社區 街道打掃得十分乾淨 看不到一般鄉村的斷簷殘壁 坐在荔枝樹下搭建的平台 涼風徐來 盛夏的暑氣全消 杉林如此美景 養生 共老兩相宜

(繼續閱讀)

201307220708社區評鑑

為了社區評鑑搞得人仰馬翻 一樣是老問題 曾經參加過的團體 有人出來做志工 回家被老公打 為了這次的評鑑 資料的整理已迫在眉睫 偏偏財務的老公又不讓她出門 出動里長遊說無效 她老公說:啊麼請區長來說啊! 我看哪!請總統比較有面子 我這幾天也跟著忙到11點才回家 昨晚回到家 媽媽已睡了 聽到我的聲音 她醒來了 她說:婦人家 工作 晚了 就要回家 不要搞到那麼晚! 如果是妳阿公喔!早就打到在地上爬囉! 聽說有一次你阿嬤和阿太出去工作到晚上9點才回家 就被阿公打 阿太出來說情 阿公說:誰說情 誰就一起打 媽媽說:妳阿公好土喔!又不顧家,生了妳爸爸就離家出走 阿嬤養的豬長大了 他又知道回來 把豬賣了 帶著錢 走人了 當媽媽決定要嫁給爸爸的時候 那時外公 外婆已不在人世 所有的親戚都替她擔心 怕爸爸會像阿公一樣

(繼續閱讀)

201307191923老了就只能等死嗎?

這幾天陪著莫拉克重建區社區協力員一起訪視社區 先是到新和社區 正好橋頭筆秀社區來訪 兩社區老人互相交流 一起唱歌 跳舞 心想 老了就要活得如此快樂才是 第二天 接著到集來社區關懷據點共食 吃飯前由退休老師 也是校長夫人帶領老人舞動一番 運動後吃飯 菜色豐盛 重要的是有一群人一起吃飯 可惜一周才兩次 志工媽媽說:如果是每天 我會累死喔! 從英國回來後 意外接了一個計畫 沒辦法準時回家吃午飯 所以乾脆就和媽媽說:我不回家吃午飯 免得他們等我吃飯 第一天 中午休息時間沒處去 只好回家去吃飯 進到餐廳 桌上空無一物 一看兩老在睡覺 進廚房 看見早上媽媽拿出來退冰的魚還沒煎 心想媽媽應該還沒煮菜才對 我不回家 媽媽就不煮了嗎? 原來媽媽每天都在努力煮菜給我吃 剛從台中回高雄的時候還堅持不讓她煮 但是 她都會早早把材料準備好 後來 我就不回去煮 只等著吃飯 我阿Q的想法是 讓媽媽有事做

(繼續閱讀)

201307131642芋槐

颱風天 吃甚麼?拔了一棵芋頭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