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2053不再有了

在剛過去的暑假,有一天我突然想去看日出。在進村子的公路邊有座小山,山上有個亭子,在亭那裡整個村子一覽無餘,我決定第二天早上去那看日出。那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匆匆洗刷完後,穿上慢跑鞋,跑步過去。路過一處狗比較多的地方,因為天還沒亮,路上一個人都沒有,我的出現驚擾到那些狗了。一群狗把我圍住,狂吠起來,我停下來,慢慢走。我是不怕狗的,一邊走,我不時回頭吼開跟在後面的狗,怕它們偷襲我。雖然心理不怕,但它們的氣勢還是很震懾人的,我每隔一陣身體會有反應,汗毛直立。走了一段路後,它們就沒跟上來了。我繼續朝著我的亭子跑去,跑上一段上坡的公路,再爬了上山的台階,就到了那個亭子。天邊微微亮,半邊天是淺紫藍色的,有幾片薄薄的雲停留在天與山相接的地方,整個村子還在沉睡著,四周只有鳥叫聲。我心情很平靜,坐在地上等待著太陽出現的那一刻。等了差不多有半個小時,太陽出來了,天空的顏色從原來的淺紫藍色慢慢變成藍色,然後是紅色。太陽光照有身上,很溫暖,我會心的笑,心情還是很平靜。村子漸漸也甦醒了,早起準備去幹農活的人都已要出發了。有些還使用灶台的家,屋頂的煙囪飄起炊煙。我感覺一切都很美好,走下山,選擇另外一條僻靜的公路走回家。沿路一邊是種滿茶樹的是小山坡,一邊是很高大的竹叢,我漫步在中間,遇上上山幹活的人們,就對他們微笑。小時候,我們幾個夥伴經常很早就起床出去跑步。有一次我們還組織做了一件好事,幾個人帶上水桶,在小學校門口的水溝提水(那時幾乎沒有污染,水很清澈),將學校的操場潑濕。因為我們小學很小,只有一排教學樓,所謂操場就是教學樓前的一塊空地,沒有草地,秋天天氣乾燥,風一吹,塵土飛揚。那時我們一周會有一次勞動課,在那節課我們就會去提水潑在操場上。那個早上,做完好事後,我們幾個坐在正對著校門的升旗台,看著每個同學進門後驚訝的表情,我們心滿意足的笑著,這件事我一直記著。我們那群夥伴還一起去爬過高山,因為沒東西吃餓了一天,回來時走了三個小時,直到晚上七點半才回到家,那時已經入秋,天暗下來後很冷。我們幾個搭著肩膀並排走在山路上,一點都不害怕,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兄弟之情。後來我們還去鑽過深邃的山洞,走出另一端出口豁然開朗的感覺至今難忘,當然也記住了我們的出現嚇到了泡在水窪裡解暑的那三條小蛇,它們可能是第一次見到人類。另外在暑假,熱愛游泳的我們,會在正午,買一包方便麵,不戴帽子頂著大太陽,一路啃著方便麵,

(繼續閱讀)

201206151231星雲是怎樣形成的?

  宇宙空間包含有氣體和微小的塵埃粒子,這種氣體和塵埃有的地方很厚,如果旁邊有很亮、溫度很高的恆星照射,就形成了星雲。文章來源:大劉的部落格 - <寶貝星> - 王軼瓊的BLOG - 整形專家劉成勝教授 - 崔紀全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71652雨露·母親

我經常十分歡喜在閒暇時刻,獨自一人,靜靜地,與門前那棵綠樹為伴。那棵樹,似乎是生命力天生就那麼強,總是常青的。鬱鬱蔥蔥的,分外靚麗,成為我家房前獨特的點綴。我素以為這樹是天眷顧的,似乎從剛入土,似乎從剛破土而出,就沒遭過什麼禍患。這大概也可以與我童年時代的幸福聯繫起來吧。然而,我錯了。雖然在童年時代,這樹看來是少遭禍患的,但是等樹稍長幾個時辰,也便進入青年時代了吧,這時禍患開始不知不覺中向它挑戰了。近幾日,不知怎的,氣候一向溫晴的家鄉,突然就大旱了。溫和的太陽,變得暴躁,把和它和平共處的植物鄰居們——綠草、綠樹,都給無情地奪去了水分。我家門前那棵常青的綠樹,也遭了殃,蔫蔫地,失了活氣,好似一個發了高燒的病人。快點下雨吧!快點下雨吧!它在向上天祈求。然而,上天卻不領情。它似乎故意要把那可憐的樹幹死。唉,青年時代,也便意味著你要獨自面對一切苦難了!樹,茫然了。樹,絕望了。樹,放棄了。然而,莫下定論!樹,有可能放棄了,但是,有人沒有放棄!是上天眷顧嗎?過了兩三日子,當可憐的樹已近乎絕望時,雨,它久盼了的雨,終於,降臨了。久旱逢甘霖啊!我們的樹,在雨露的滋潤下,漸漸地又活起來了。雨露給了它信念,用鼓勵的信號鼓舞它:繼續、繼續、繼續!在這樣的潤澤中,枯乾的心靈,滋潤了。過了幾天,我們的樹,又常青了!在潤澤裡,它綻放出新的微笑。我抬頭望著天,心裡想,我這十二年,何不是母親——母親,在我抗不住酷旱,茫然、絕望、放棄的時候,為我鼓勁、加油、打氣,就像這雨露滋潤綠樹?啊,雨露——母親,母親——雨露!我們來自音樂!!~ |【自得其樂】 | Campaign Embeds |ASHES OF ALL |

(繼續閱讀)

201204221940那些花兒

總有一些什麼是我無力挽回的,就像路邊開放的那些花兒,它們在我的記憶裡,開了又謝,謝了又開,彷彿在一遍遍地經歷著生命的輪迴。旅途中,記不清已經看見過多少美麗的花兒,記不清晰它們的樣子和它們的名字,只是記得那些花兒鮮艷的色彩和燦爛的花瓣,曾經那麼生動地點綴著我行進的路途。那些花兒,像是站在路邊含笑的使者,它們沒有刻意地想挽留住行人的目光,也沒有驕傲的招搖自己卑微的身軀,它們只是隨意地生長著,任由生命在風雨中隨著季節盛開與衰敗。花,或許知道自己挽留不住陽光,挽留不住那些流動的光陰。於是,它不會去奢望什麼,只是靜靜地來,悄悄地去,無言地盛開。看見那些花兒的時候,我總會想,我的生命是不是也像那些花兒一樣,開放在別人的視線裡。我是誰,我叫什麼,我開在什麼樣的路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能夠讓自己的生命無憂的綻放,我是否可以沒有奢求,沒有失落的淡然行走,悄然來去。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在心裡把別人看得很重要,總是在意自己做的好與不好,旁人會怎樣評說。愛與不愛,做與不做,也總是習慣用世俗的眼光來評判自己的對錯。生命的快樂與否,自由與否,似乎都是由週遭的環境與世人的目光來定度。然而,在別人的眼裡,我們是什麼?不過是路邊的花,是轉瞬即逝的風景,是匆匆消失的記憶。花的心事,沒有人願意知道,花的輪迴,沒有人願意探尋。你從哪裡來,你到哪裡去,你在什麼季節盛開,你又在哪一個夜裡凋零,對於路人來說,都是無關緊要的事,路人關心的只是自己的行程,而你,不過只是生命路途中的一些點綴。坐在安靜的夜裡,我突然想起路邊的那些花兒,我想用那些花兒來隱喻我的生命。卑微與高傲,自信與失落,在過去的日子裡曾反反覆覆地攪擾著我的意識,讓我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無端地煩惱。世俗的成功對生命的價值有幾許的意義,我無法定義與揣度,苦苦的追求與真實的存在,哪一種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總是不由的在人生的舞台上忘記自己的角色。而那些花兒,從來不會在意那麼許多,它們的生命是那麼真實,它們的心性是那麼自由。紅塵之中雖有塵垢,它們一樣潔淨的盛開,一樣從不低垂自己卑微的頭顱。不是花兒能擺脫什麼,不是花兒能超越什麼,而是它們自有一顆不染鉛塵的心。想起那些花兒,我就會坦然許多,在自然的眼裡,人和花是同樣的生命,只是凋零與輪迴的時間有了長短之分。花,可以不在乎世俗的一切,隨意的生長,自由的盛開,我們又何必對外界、對自己生存的環境耿耿於懷。我渴

(繼續閱讀)

201204100128大興龐各莊梨花開得奔放

賞梨花最佳地點:大興龐各莊看梨花,其實看的就是個心情;欣賞梨花,其實欣賞的就是個氛圍。較之桃花的艷麗易逝,梨花所呈現的燦爛是質樸的,像李春波記憶裡的小芳。此時大興盛開的梨花連成一片,正應了唐詩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萬畝的梨園,望不到邊兒,雪白的梨花似雪如雲,猶似蘇州的「香雪海」。這梨花開得奔放、開得燦爛。奔跑在梨花園中,任風吹花瓣飄落,有著如雨般的空靈和動感,能感受它的恬靜與淡雅。緊迫程度:不妨從容「結著愁怨的姑娘」--丁香花時間:4月中旬,花到佳期。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