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52000第二十五回 莫忘初衷

莫忘初衷

「小姐要點餐嗎?」寅曜的二哥詢問著坐在角落的女孩,不發一語,「我們最低消費是一個餐點。」

「都可以,隨便上!」女孩的口氣不佳,寅曜急忙前來。

「這客人給你處理。」寅曜看著二哥不悅地離去,再看這背影非常熟悉。

「我說隨便~」女孩不耐煩的口氣一出,寅曜便認得這聲音的主人。

「陳禎怡,紅了口氣就不一樣囉!」寅曜的話倒讓女孩轉頭,「我這裡沒有『隨便』,可以認真的點餐嗎?」

「你怎知道我的本名?」禎怡眼神透漏疑惑,「對了,現在網路這麼發達,你要找到我本名也很簡單,但可以不要叫我本名嗎?」

「妳那藝名太繞口了,不習慣。」寅曜遞上手上的菜單,「快點餐吧!」

「就第一個。」禎怡立即轉頭,「還有我叫『程雅霏』。」

「隨便妳愛哪個名字,管妳是陳禎怡、程雅霏,還是小亮,妳開心就好。」寅曜轉身離去,不打算理會已忘記大學同學的同學。

「他居然知道我大學的綽號!」禎怡驚訝之餘,手機響起。

「幹嘛?我連休息時間你也要管就是?」禎怡口氣不佳,引起店內其他人的注目。

「小聲點,妳想要被認出藝人身分,然後讓人說妳私底下口氣很差嗎?」寅曜遞上一杯水,順便提醒她的身分。

只見禎怡皺緊眉頭,聲音壓低,但口氣依舊不佳地說著電話。

「這女的有病?」寅曜二哥在廚房抱怨著。

「她就是我跟你說休學轉職當藝人的那一位。」

「那個程雅霏?中途加入演《我的風雲校園人物》那個?」

寅曜點點頭,順便將餐點送往禎怡的桌上。

「來囉!日式冷麵~」

禎怡頭也不回,逕看著自己手邊的手機,看著經紀人傳來的訊息。忙完了瑣碎工作,禎怡吃下了第一口,卻發現那味道熟悉不已,更是令人有憶起些許回憶。

 

「小亮,妳真的要休學?」千惠幫著禎怡整理房內的衣物,「不一起畢業嗎?」

禎怡只是搖搖頭,心裡卻是有許多說不出口的話。

「如果是因為和琉璃分手而讓妳想離開,我跟妳道歉。」千惠停下手邊工作,看著忙不下來的禎怡,「小亮!」

「事情都過去一年多了,跟感情無關,是跟自己規劃有關,瓶子,妳別想太多。」禎怡這一番話,讓千惠停止了追問。

此時門口來了一個男人,身高目視一百八十公分,身材顯有肌肉線條隱隱若現,顏質雖排不上第一,卻是個可以從大眾脫穎而出的人。

「禎怡,好了嗎?」男子進到屋內,發現還有其他人在,「對不起,不知道妳房間還有其他人。」

「沒關係,她是我同學,這幾箱就拜託你了。」禎怡冷淡的回應,男子開始搬著一箱箱的物品。

「同學!」千惠心裡在意的是兩人關係居然不是「朋友」,居然僅是同學,「那個男的是?」

「我的經紀人,叫阿樂。」

「阿樂,他的一切還蠻像琉璃的,除了臉輸給了琉璃外……」千惠細語碎碎念著,禎怡倒是在一旁發呆。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想起這些事?」禎怡無法控制地一口接著一口,腦袋卻也閒不下來,一直回憶著過去。

 

「學妹,很高興妳願意跟我出來~」柏宏的心情雀躍不已,在大一新生的到來至今已過一學期,柏宏對禎怡卻是情有獨鍾。

「學長可以叫我小亮就好。」禎怡臉上紅通通,內心亦是緊張又開心。

「那小亮叫我琉璃就好。」柏宏與禎怡對看,兩人不禁噗嗤一下,繼續走在臺北西門町的街道上。

「我們去吃中餐要不要?」柏宏指著前方的高檔餐廳,「我有預訂了。」

「好啊!」看著不曾吃過的高檔餐廳,禎怡內心簡直無法相信終於有機會品嚐了。

奢華般的享受,兩人吃到最後的甜點部分,無話不談的兩人,直到最後一刻,柏宏鼓起勇氣。

「小亮,如果妳願意,可以當我女朋友嗎?」

只見禎怡臉漲紅,卻說不出一句話,柏宏看著禎怡卻也害羞起來,一直等著禎怡的答案。

禎怡點點頭,柏宏看了特級興奮,忽然大聲脫口而出「真的嗎?」,引起了餐廳內所有人的注意。

「琉璃,小聲點!」禎怡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兩人。

「好!好!」柏宏興奮的表情難以掩飾,「等等再帶妳去其他地方繞繞。」

「恩~」禎怡點點頭,幸福的樣貌顯露無遺。

 

「都是我不好,提出無理的要求,你明明對我那麼好,我……」禎怡吃下最後一口麵後,眼神卻直視前方,不發一語。

 

「小亮,這次公司幫妳接下手遊解說的代言,希望妳有好表現。」經紀人阿樂興奮的將消息帶給禎怡,因為這是她加入他們公司的第一份工作。

「阿樂,這遊戲我沒玩過,我要怎麼解說?」禎怡看著企劃書,卻開心不起來,「對方會接受嗎?」

「妳放心啦!公司那邊都幫妳解決了,明天先去公司定裝,再到廠商指定地點拍攝就好。」阿樂信誓旦旦。

當日的行程如阿樂所言,來到指定拍攝地,廠商只派一人前來,沒有專業攝影機,沒有專業指導員,就只要要禎怡拿著手機對著充當攝影機的手機做遊戲解說。

「阿樂?」禎怡滿臉疑惑。

「畢竟妳是新人,有得賺就好,哈~」阿樂只得打圓場。

「我有聽說妳不熟悉第三款手遊?沒關係,就隨意筆畫就好,我會讓妳過的。」

「真的嗎?」禎怡訝異著,訝異著只要背著寫好的稿,訝異著隨意筆畫就可以過關,訝異著錢怎麼會這麼好賺。

 

數日後,廠商將「不專業的遊戲解說」廣告放在網路上,前兩款手遊解說點閱率一日只來到接近破百的,而第三款手遊解說的點閱率卻是接近五百。

 

「我很難過……」禎怡哭泣,面對著阿樂她無法掩飾難過的心情。

「出現謾罵聲是一定的,畢竟妳的隨意筆畫會讓人感到不專業。」阿樂試圖安慰,「過了就算了,反正接下來的通告在努力些就好。」

「但前兩款點閱率也太低,我很認真的去研究玩法,結果認真的沒人理,隨便的卻成了笑柄。」禎怡言語哽咽,「我好累!」

「哭完就沒事了。」阿樂看著淚流滿面的禎怡,心裡有點不捨。

 

「小亮,妳怎麼跑來這裡?」店外來了一個男子,吸引了不少目光。

男子走向禎怡的位置,坐在她的對面,眾人開始議論紛紛。

「阿樂,你這樣會讓我的身分曝光。」禎怡不悅的表示,「你來這裡幹嘛?」

「自從妳演完《校園人物》之後身價提高,然後處事態度就變了?」阿樂不滿他一手提攜的藝人忘了初衷,「當時可愛又努力積極的禎怡跑去哪了?」

「先生,你的水。」寅曜端給一杯水給阿樂。

「謝謝。」接下水的阿樂看著寅曜,似乎有著熟悉感。

「劉允樂,你要明白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明天早上五點我會準時出現在片場。」禎怡將允樂拉回兩人之間。

「妳知道導演要求製作人要把妳拉下女配一角嗎?」允樂不耐煩,「妳還沒有警覺心?」

「公司挺我就好,現在我也算是公司的金雞母吧!?」禎怡笑笑,喝著最後的紅茶。

「妳,陳禎怡,妳看看妳現在變成什麼樣子!」

「你很煩~」禎怡頓時哭泣,倒是讓允樂不知所措。

「小亮!」允樂看著淚眼汪汪的禎怡,只能沈默。

 

「謝謝你,下次再來!」寅曜送離最後一組客人。

「我走囉!那個大頭症的給你處理~」寅曜二哥從後面離去,「對了,門外還有一個鬼鬼祟祟的傢伙,看你要不要處理一下。」

「我有看到,掰啦~」送走二哥的寅曜來到外頭,快步直往隱身夜裡的攝影者。

「你幹嘛!」被突如其來的寅曜舉動受驚的攝影者,退了幾步,「你到底想幹嘛?」

「底片多少?我跟你買。」寅曜直接了當,再把手搭在攝影者的肩膀上。

「不賣!」堅定的語氣倒讓寅曜不悅。

「在我的店內只有客人,沒有藝人,我的店是不准記者拍的。」寅曜將攝影者拉近自己,「要不然自己刪掉,我也可以接受。」

「這是我們記者的新聞自由,你……」

話未說完,寅曜再次烙下狠話,「你的自由侵害到我的營業工作權以及我店內客人肖像權。」寅曜說話故意低沉且緩慢,「我相信,你的公司應該不會為了一個小小記者來幫忙打官司,現在記者都寧願當『狗』~仔就是?」

「我刪就是……」

寅曜看著攝影者刪掉那一張張的圖,直到一張不留。

「謝謝您,你可以離開了。」寅曜目送攝影者遠離,隨後轉身回到店內。

 

大門鎖著,僅留下禎怡與允樂兩人。

「你們慢慢聊~」寅曜往廚房而去。

「謝謝。」允樂道謝完後再看著哭泣完的禎怡,將手機遞給她,「看~」

「什麼!真的要換掉我?為什麼?」禎怡不可置信。

「今天上頭的決定,原本公司要我帶妳親自跟他們說,但我剛打電話給妳……」允樂嘆氣,「我怎麼說妳就是不願回來,所以我才來這裡。」

禎怡不發一語。

「所以妳已經確定被換角了,懂嗎?」允樂將手機放在桌上,「妳到底怎麼了?我對妳不好嗎?演一齣戲紅了就這樣,妳還是我認識的小亮嗎?」

 

「終於殺青了,好累!」禎怡拍完《我的風雲校園人物》,允樂開車前來。

「當初接這部戲是對的吧!」允樂得意著,當初劇組前來公司找人,允樂極力推捧其手上藝人-禎怡。

「真的,好爽~」禎怡的臉呈現愉悅,「終於嘗到走紅的滋味。」

「走吧!去唱KTV慶功?」允樂亦樂不可支。

「不要!」禎怡果斷拒絕,「我要去00樂吧。」

「妳瘋了?那是酒吧,去了被拍到就慘了!」允樂大罵,「妳不是說妳不去那些地方的嗎?」

「今天心情好,而且我朋友已經在那等我,你不載我去,那我自己叫車。」禎怡離開副駕駛坐。

「小亮!」允樂看著頭也不回的禎怡,不知所措。

 

「我想離開演藝圈……」禎怡丟出個震撼彈給允樂。

「蛤?」

「妳不就只是迷惘而已嗎?這麼快就放棄自己,妳還記得大雨滂沱十五那一夜嗎?」寅曜送上兩杯水,看那失去自己的禎怡,不忘提醒當年的事。

 

「振作,好嗎?」千惠看著被分手而毫無精神的禎怡,大聲斥責。

「這麼大聲幹嘛?」妤芳拉著千惠。

「不就只是分手,有必要這樣要死不活的樣子嗎?」千惠不顧妤芳的勸阻,「提起精神!」

「我是聽妳的話才去的,都是妳害的,害我們分手。」禎怡頓時哭泣,千惠無語,妤芳急忙安慰。

窗外大雨滂沱,月圓之日不見皎月掛天,只剩烏雲密佈,雨落天際。

禎怡突然奔出門外,一路衝到外頭,千惠兩人急忙追趕,只見禎怡坐在地上,任雨水沖打,千惠拉著雨中的女孩,直喊著「對不起」。

「夠了沒?」妤芳拉起禎怡,忽然甩了一巴掌,千惠愣住,這瞬間來的太突然,「拋下過去才有未來,妳執著於過去,那未來呢?」

「我沒未來了……」喪志的禎怡口口都是厭世,直讓妤芳聽得火冒三丈。

「妳那時候是怎麼跟我說的?」妤芳怒視禎怡,「妳再說一次給我聽!」

禎怡愣住,當初妤芳失戀之時,禎怡曾經說過一句話,徹底讓妤芳從中走出來。

「妳走不出來,我陪妳,不要執意那已無緣分的情,想想家人,想想我們,這些緣分都還在,那離去的緣分就隨風而去,我們還在,『初衷』無須被外面的環境所影響,『莫忘』才是我們最一開始的初衷。」

禎怡腦海的景象與彼時的自己,說著說著,哭了,又笑了。

「上去了,好嗎?」

禎怡點頭,千惠扶著禎怡往租屋去,妤芳笑了。

 

「你是?」禎怡忽然覺得眼前的老闆很面熟。

「從後門離開吧!大明星別再失去自我。」寅曜指著後面,「我要休息了!」

「謝謝你。」允樂發現禎怡的表情已經恢復當初,「禎怡我們走吧!」

禎怡步出門外,不時回頭看著熟悉卻又陌生的臉孔。

「老闆,我們是不是曾經見過面?」允樂終究將內心的疑惑提出。

「我不知道,應該沒有吧!?」寅曜皺眉,對眼前這男子實在毫無印象。

「那可能我認錯人了!」允樂搔搔頭,「再次謝謝你。」

「快走吧!小心那些『狗』。」寅曜笑著,直揮手讓兩人離開。

 

「明天曜就要回去了,我不捨。」博宇抱著寅曜,清晨的鳥鳴聲從外頭傳來,好不清靜。

「乖啦~」寅曜起身盥洗,博宇緊跟在後。

偌大的房屋,僅有兩人在裡頭活動,今日是寅曜北上第六天,兩人哪裡也不去。

「叮咚~」

「早餐我讓人送來了,我去拿。」博宇往大門而去。

餐桌上豐盛的早餐,寅曜認為極度奢華的珍餚對博宇來說只是平常的一頓飯。

「這也太多!」寅曜坐在餐桌前,看著擺著滿滿的各式餐點,實在驚為天人。

「給~」博宇筷子夾著燒賣遞至寅曜的嘴巴前面,「來~」

「啊~」寅曜配合著張開嘴,博宇心滿意足。

「就算回臺南,曜也要記得我喔!」博宇勉強擠出笑容,笑容下的是一張失落的表情。

「這是一定的,除了宇,我絕無二心。」寅曜笑著,直讓博宇安心。

 

兩人在住宅度過一整天,聊著當年如何相識,聊著軍中各種趣事,聊著放假時一起去那兒遊玩,聊著這五年兩人各自的過活。

「深夜了,還不睡?」寅曜看著眼前的男孩直盯著自己,「那我要先睡囉!」

「嗯!曜~晚安。」博宇看著閉上眼的男孩,一想到明日就要道別,萬般不捨。

夜深人靜,博宇看著天花板,似乎有著盤算,可以讓寅曜回臺南,而自己也可以跟隨寅曜的方法。

逝去的五年,現在的每一刻博宇都想把握,哪怕離鄉背井,怕與家人疏離,他只想追尋愛情,對愛情莫忘初衷……

 

六月氣候炙熱,每天幾乎都是汗流浹背的日子,「閒。聊」冷氣開放著,這一日的夜晚客人源源不絕,櫃檯前,文謙與妻子及亮豪三人點著餐。

 

上一回 成全

下一回 以愛之名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秋之美





Powered by Xuite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