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2000第一回 初。始

初。始

「同學,一個人嗎?沒有行李?」清晨的宿舍外,一陣喧嘩聲中,一絲甜美聲從中竄出。

「我東西都用寄的,大概明天會到,其他沒準備到的我直接在這買就好,謝謝妳,學姊。」大一新鮮人初來到學校宿舍,正步入大門。

「你知道你的房間嗎?」學姊向前詢問

「剛剛那位學長已經告訴我房間以及鑰匙,在這!」亮出了鑰匙後,緩緩步入宿舍大門,往房間走去。

 

他是黃寅曜,大學新鮮人,今天是入宿第一天,一個人離開家裡,踏上這未知的旅程,新學校新生活,意外地考上了這一間北部學校,讓住南部的寅曜得一大早搭著高鐵,再轉著公車來到這新環境。

 

三樓的360房,喇叭鎖,舊材門,其實仔細一看,這宿舍實在有點老舊,牆壁斑駁,看著地板,似乎有著不清晰的水漬,有歷史了。

「咦?」寅曜發現房內似乎有聲音,握著喇叭鎖,正要轉動時,門已經自動開啟。

「感應門?」寅曜心裡想著不可能的事。

「嗨!你好!」一位長相帥氣,穿著時尚,有著精心打扮的造型,寅曜此時腦裡只閃過「約會」二字。

「你好,我叫黃寅曜,初次見面,未來多多指教。」寅曜搶先自我介紹。

「我叫黃維軒,來自高雄,你呢?」維軒伸出手。

「臺南!」寅曜禮貌性亦禮貌性地伸出手,兩人位初次見面做暄。

「那我先出門,晚點聊。」維軒直往樓梯方向而去。

寅曜踏進這材門,環顧四周,房間實在有點老舊,六個人一間房,左邊六張書桌,3號桌已經放置了一台電腦,左右上方各有三張床,右方有著六小個材製衣櫥,正對面有小窗,旁邊掛著小鏡子。

「這房間不夠大,住六個大男人,會不會太小了點?」寅曜心裡想著,打量自己的2號桌,再看看自己正上方的床位。

「就這個床吧!」寅曜隨之拿著口袋裡的高鐵票根當作「替代人」,放在床頭,想著今晚的生活,勢必需要一些生活必需品,看著手上的鑰匙,轉頭離去。

 

踏出宿舍大門,寅曜便聽到那甜美的聲音傳來耳邊。

「嗨!又碰到你了。」學姊再次前來搭話。

「學姊妳好,還在忙碌阿?」寅曜見著新生陸續進來,學長姐忙得不可開交。

「對啊!不過我等等就要離開了。」學姊笑著。

「喔!那我要去買些生活用品,不知道學姊有沒有推薦的店家?」寅曜還不知這生活環境。

「通過守衛室後,右轉直走有一家『10元起的商店』,可以去看看。」學姊推薦。

「先謝謝學姊了。」寅曜正步往大門而去時,那甜美聲音又再度傳了過來。

「對了,學弟叫什麼名字阿?」學姊發現自今還不知道眼前這位學弟的姓名。

「黃寅曜,天干地支的『寅』,日部首的『曜』。」寅曜轉過身解釋著自己的名字,只見學姊的笑容,不自覺讓寅曜有一股熟悉感。

「我叫李亮雪,大家都叫我小雪。」亮雪自我介紹。

「恩!那學姊我先走囉!」寅曜帶著臉上的笑容,轉身離去,心想著那熟悉的笑容,忽然勾起那段感傷的日子。

 

寅曜過了守衛室,右轉直走一段路程後果真見到了「10元起的店」,逛了一趟後,確實都是「10元起」,買了些日常用品,暫時寄放在老闆的櫃台,便繼續閒晃在這大學附近的商家,順便熟悉環境,以及中餐的落腳處。

「就這一家吧!」寅曜走到離宿舍有點距離的地方,看到一家「丼之燒」。

「你好,一位嗎?」店員親切的詢問,再看看裡頭,咖啡色的底基,配上咖啡色的桌子及椅子,還有著咖啡色的櫃台,而大窗子有著珠簾,看起來神秘又黯沉。

「是的。」寅曜答允。

「這是菜單,你可以隨便坐,記得寫桌號,再到櫃台這點餐就好。」店員解說完後便離去。

「謝謝。」看著店員走回櫃台,寅曜選擇珠簾下的二人桌,看著菜單,各類丼飯,更發現有沒聽過的名字。

「親子丼比較保險。」寅曜心想著,隨之結了帳後看著珠簾外的行人,看著這些忙碌於學校各種學分的學生們,不禁覺得有趣,外頭的人不是手上有著厚重書本,或是剛起步的智慧型手機,有些人還拿著大眾化的短頭手機,甚至有些人是牽著另一半的手……。

「咦!那不是黃維軒?」寅曜忽然發現牽著女友的維軒。

「同學,不好意思,親子丼來了。」店員端來熱騰騰的丼飯。

「謝謝!」寅曜看著眼前的親子丼,拾起「仿竹筷」的筷子,吃了幾口後,發現味道其實還不錯,飯粒紮實且不會太爛,配上這蛋液剛剛好,配料不搶味,獨特的醬汁恰巧結合所有食材,心裡默默打個85分。

「這麼巧,又遇見你,學弟。」正在享受美食時慘遭打斷,寅曜實在不悅,不過這聲音很熟悉,第一反應是亮雪。

「學姊也來吃飯阿?」寅曜禮貌性的問候。

「對啊!來找我男友吃飯。」亮雪已經有男友。

「男友?」寅曜想想這裡又沒其他客人,除了自己和眼前的她,不就剩主廚和店員?

「雪,這麼早來?」剛剛的店員從廚房走出來。

「真的是那店員。」寅曜看著這兩人。

「今天要請我吃什麼阿?」亮雪看著男友。

「我讓我爸為妳量身訂做。」亮雪男友甜蜜著對她說著。

「別這樣讓伯父忙碌啦!」亮雪嘴上說著,其實心裡開心著,亮雪男友笑著走進廚房裡頭,而亮雪則坐在寅曜對面空著的坐位。

「一個人吃飯不無聊?」亮雪又開啟新話題。

「人生地不熟,一個人囉!」寅曜隨便應答。

「雪,這人妳認識?」亮雪男友從廚房出來。

「我們的學弟,大一新鮮人。」亮雪簡單地介紹著。

「你好,我是你學姊的男朋友陳翰威,叫我阿威就好,同時也是你學長。」翰威伸出手。

「恩!你好,我叫寅曜。」寅曜隨即伸手應和,看著翰威與亮雪,男帥女美,身高些許微差,不過倒有「天作之合」之美感。

「這丼飯頗好吃。」寅曜岔開了話題,深怕陷入囧境。

「我爸,也就是這家店的店長,對丼飯研究的很透澈。」翰威得意著。

「對啊!伯父可是在丼飯界頗有名氣唷!」亮雪亦得意地說,她對未來的岳父感到驕傲。

「翰威,快來端出去。」廚房傳來深厚的聲音,翰威轉身便往廚房而去。

「妳要坐在這吃?」寅曜滿腹疑惑。

「當然~要換桌啦!」離桌而去的亮雪又露出那笑容,又讓寅曜想起了她。

「天阿!」寅曜心裡吶喊著,直想著此地不宜久留,直想嗑完眼前的丼飯。

看看時間,客人陸續進來,寅曜見眼前的丼飯已經見底,向這對情侶打了聲招呼後便離去,可惜了享用美食時間。中午時分,繞著學校附近商圈,除了小吃店鋪,還有各式早午餐、店面、文具店、家品店、生活百貨等等,無一不缺,校門前步行數分鐘還有大賣場,公車約每三十分鐘至一小時就有一班車到校園,火車站也不遠,公車數分鐘便可抵達,寅曜心想著,其實意外地來到這裡,相較其他學校,似乎還不錯了。

 

看著手機,下午三點半,寅曜不知不覺來到火車站前站,蠻熱鬧的地方,只是時間頗晚,寅曜不得先往宿舍前進,認識一下室友們。

「Lucky!」寅曜覺得幸運,剛好公車駛了進來,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裡頭客滿,擠在這麼多人當中實在不好受,短短的公車路線,卻是漫長的學校路途。

「不好意思!」一個細語的女聲從寅曜耳邊而來。

「妳好,怎麼了嗎?」寅曜看著這女孩。

「這班車是通往學校的車班嗎?」女孩怕坐錯公車,急忙找人詢問。

「對啊!」寅曜微笑著。

女孩露出微笑,頭微點,向著眼前這陌生男子道謝。

「啊!」司機的大叫以及猛烈的煞車所造成的結果,便是無坐位的乘客紛紛往後倒,以及一片慘叫聲,所幸寅曜的手抓得緊,腳踩的穩,但剛剛那女孩卻倒了過來,慶幸的是她顯然安然無事。

「啊!不好意思!」女孩羞澀的盡快保持距離。

一路上兩人不再說話,直到公車抵達校園,不久抵達目的地,一場意外讓司機頻頻道歉,乘客也抱怨不已,但畢竟是狗兒突然竄出,這急煞也是逼不得已。

「先走了。」女孩急著下車,寅曜來不及回。

寅曜向司機道謝後便往宿舍前進,穿越校園,走到了「活動中心」,挺熱鬧的地方,只見一些不熟識的學長姊們勤奮著隨著音樂舞動,往右手邊看去,有著九層樓的大樓,寅曜看著上頭的字,推測應是未來四年相陪的系館。宿舍與活動中心的中間以天橋搭起,方便住宿生往返,但寅曜尚需拿寄放物,只好繞道而行。

 

「時間抓得剛剛好。」寅曜踏進宿舍大門,四點出頭,拿完了寄放的生活用品後,再買了一組床墊,便往三樓的360房前進。

「門沒鎖?」寅曜看著那開啟的大門,只見對面359房門開啟,走出了五名大男生,手裡各拿著一張椅子,與寅曜錯身進入360房。

「正對面的359房也是同科系的同學嗎?」寅曜看著這些人疑惑著。

寅曜看手上東西太多,立即進入了360房後,只見十位大男生在裡頭擠著,若包含寅曜,則是有十一人,一間房間容納了十一個大男生,這景象實在是「擁擠」。

 

「寅曜,回來啦!」維軒打了招呼。

「聽維軒說你早上來就消失了,去哪了?」拿著椅子的其中一人說著。

「就四處走走,瞭解環境,所以才會搞到這麼晚。」寅曜簡單扼要地說明消失時這段時間的行程。

「這樣剛好到齊,我們先來個自我介紹如何?」剛詢問寅曜的男子放下椅子。

「好啊!」身型乾瘦樣,膚色偏黑的南子說道。

剛從對面房來的另外四人也陸續擺放椅子,紛紛坐下後便開始一一介紹。

「大家好,我叫林豫章,綽號阿章,來自高雄,興趣是打籃球,有空一起去球場活動筋骨。」首先自我介紹的男子便是剛才詢問寅曜行蹤的人。

「換我~換我,我叫黃維軒,一樣來自高雄,興趣是打打線上遊戲。」維軒從外頭回到宿舍似乎一陣子了,中午還陪著女友的他,現在依舊有精神。

「那~換我,我叫劉柏爾,可以叫我Paul,來自新竹,從小練習網球,所以現在最喜歡的運動還是網球。」第三個介紹是剛才膚色偏黑得男子,乾瘦樣的身材是練出來的。

「我住桃園,為了體驗宿舍生活而來,我叫鄭哲溫。」哲溫臉上留點糊渣,看來像是個神秘人物的感覺。

「我叫陳震生,住南投,不過是在臺中讀高中,也是喜歡打籃球。」震生身材微胖,整體而言頗有喜感。

「我是張曄,家住臺北。」簡潔有力的張曄,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嘴唇」。

「我是梁凱龘,『龘』是三個龍的龘,來自雲林。」名字很特別的凱龘,有著讓人忘不了的名字。

「我叫黃翊程,來自彰化。」翊程坐在寅曜的左手邊,倒是每個人的自我介紹愈來愈簡短。

「我來自臺北,叫王祈楓。」祈楓頭小,身高不高,體型瘦小,樣貌及打扮散發出臺北人的氣息。

「我也是來自高雄,叫侯朋禎,和阿章是高中同學,興趣也是打籃球。」朋禎和豫章是高中同學,但相較於豫章,朋禎微胖。

「我是最後了,我叫黃寅曜,來自臺南,興趣是聽音樂。」寅曜簡單介紹一下,此時時間也悄悄來到晚餐時刻。

「看來吃飯時間到了。」豫章想著大家都介紹完畢,看著時間後便提議一同吃晚餐,有了共識之後,便決定前往校園旁的夜市。

「我去問問大哥和謙哥他們那兩寢室要不要一起來。」豫章前去邀約。

凱龘、哲溫、張曄、祈楓分別將椅子拿回自己的寢室,等著豫章的結果。

「還是先來整理自己的坐位和床鋪吧!」寅曜心想似乎還要稍等一會,便先行整理。

「這兩房間的人都不在。」不久豫章一人進入360房,似乎人皆已不再寢室內,隨之十一個人浩浩蕩蕩地出門。

「看來要回來再處理了。」寅曜看著散落的物品。

 

夜市的所在地,寅曜白天曾經來過,此時此刻早已有許多攤販,以及佔滿兩旁人行道的路人,豫章介紹著這裡的必吃食物及必逛的攤販,最後選定了「兄弟大麵館」,這間麵館聽說是在此就讀的大學生必須品嘗的好味道。十一個人依照寢室分坐兩桌,麵的種類挺有特色,還有每日限定水餃,加麵部分還有分大碗及特大碗,而且還是加量不加價。

「冷式拌涼麵?」寅曜點了充滿疑惑的麵食,只是寅曜不解,涼麵本身就是冷的,為何還要強調「冷式」?

「接下來請多多指教了。」維軒向寢室另外五人先寒暄一番。

「有綽號嗎?」柏爾好奇問著。

「高中時因為喜歡吃香瓜,因此有人叫我『香瓜』,不過大家還次叫我維軒就好。」維軒說著高中時期的小故事。

「是多喜歡吃?」震生疑問。

「其實我也不知道,就一股腦兒的喜歡吃吧!」維軒笑著。

「現在有女朋友嗎?」翊程聊起其他話題。

「有阿!」維軒大方坦承。

「你呢?有綽號嗎?」維軒看了寅曜,順道岔開話題。

「沒有,翊程、朋禎和震生有嗎?」寅曜轉移話題。

「就直接叫名字就好啦!」震生厭煩著。

「也行,幹嘛一定要綽號?」維軒似乎不想再聊這話題。

在幾道餐點陸陸續續上桌後,輪到了寅曜的「冷式拌涼麵」。

「謝謝!」寅曜向老闆道謝。

忙碌的老闆隨即離去,寅曜看著碗裡整齊擺放著火腿絲、紅蘿蔔絲、海帶芽、小黃瓜絲和蛋皮,發現這配菜散發出寒氣,看來是早已將食材切絲後再放進冷凍庫冷藏,而麵在汆燙後迅速放進冰塊降溫,蛋皮則是溫火煎熟,是唯一的「熱食」。在均勻攪拌後,發現麵與配菜搭配的很好,因配菜冷凍而各保留香氣,麵則是非常順口,而且又各不搶味,美味!

「對了,我們明天要幹嘛?」翊程開啟新話題。

「系學會要我們至系管七樓集合。」維軒邊吃邊回答。

「你怎知道?」震生一臉疑惑。

「單字有寫。」柏爾拿出今日入宿時學長姊給的A4紙。

「真的有寫。」震生傻笑了一番。

「吃完還有要去哪嗎?」朋禎似乎有事。

「我要先回去整理一下東西。」寅曜急著想整理雜物。

「我也有事。」維軒看著手機。

「那我跟寅曜回宿舍,反正我沒事。」柏爾搭話。

「我跟阿章等等要去籃球場一趟。」朋禎看著豫章,豫章點個頭回應。

「我也去。」翊程和震生異口同聲。

「那就這樣決定囉!」碗早已空的柏爾看著寅曜,等待寅曜吃完剩下的半碗。

「還是你要先回去?」寅曜怕柏爾等太久。

「我沒差,不趕時間。」柏爾拿出手機。

「那我先走囉!」維軒手拿著手機速速離去。

「你慢慢吃,朋朋走囉!」章走到寅曜身後說著,此時與章同桌的四人也起身。

「好。」朋禎隨即離開餐桌。

「你們回去小心。」震生與翊程也跟著大家出了門。

「不好意思,還要你在這等我。」寅曜抱歉著。

「沒關係,看的出來你在品嘗。」柏爾第一次看著有人吃飯是在品味,寅曜尷尬地笑著,不久隨即吃完。

「好了,這家真的不錯吃。」寅曜與柏爾結帳後便離開麵館。

 

回宿舍路上,柏爾一直藉機開啟話題,畢竟兩人還不熟悉,不知道該如何聊起。

「不知道有沒有網球社?」柏爾只希望學校有他想要的社團。

「沒記錯的話,第三天是社團日,我們再去看看?」寅曜邀約。

「好啊!那再一起去。」柏爾聽到有人陪伴,感到興奮。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回到宿舍。

「需要幫忙嗎?」柏爾看著寅曜整理他的雜物。

「沒關係,你先去洗澡,這裡得搶浴室,早洗早方便。」寅曜謝絕柏爾好意。

「嗯!那如果有需要可以找我,別客氣。」柏爾準備一下盥洗用具,隨之離去。

寅曜整理莫約三十分鐘左右,只見柏爾還沒回來,索性鎖了房門,拿著盥洗用具便前往浴室。

「又簡陋又老舊,果然是老宿舍。」寅曜看著這般浴室也只能嘆氣。

「你來啦!」柏爾從浴室的最裡頭的淋浴間出來。

「你也洗太久。」寅曜震驚不已。

「你來之前一堆人,我都排到天荒地老了。」柏爾無可奈何。

「鑰匙給你,我剛把門鎖住了。」寅曜遞上他的房門鑰匙。

「話說你整理完了?」柏爾看著即將入淋浴間的寅曜。

「你出去都過三十分鐘了,當然整理完了。」寅曜調侃著。

「嘖!你趕快去洗吧!」柏爾說著便走出浴室。

兩人交錯之後,各忙各的,寅曜清洗著一天的塵囂,數分鐘過後,回到房間,除了柏爾以外其他人還在外頭,寅曜索性簡單整理一下,向柏爾道聲晚安後便往上頭床鋪而去。

「明天的生活,是怎樣的開始?」寅曜躺在床上,這一天的時光也正悄悄流逝。

下一回 聽。聲音

20160425初版

20170325重新檢審

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