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953台股正式揮別散戶時代(轉載)

(轉載自今週刊「老謝開講」,2016年 7月 7日,作者:謝金河)

根據臺灣金管會最新統計資料,到五月底止,集中市場散戶交易比率降到四七.七%,外資交易比率則創下三五.三%歷史新高,本地法人(含投信及自營商)比重略降到一七%,僑外法人及自然人,再加上本地法人比重占五二.三%已首度超越自然人,這是半世紀以來,台股生態上的一次重大轉變。

臺灣股市從一九六二年開市以來,一直都是散戶主導,最顯著的是在八○年代,台股狂飆到一二六八二點,本地自然人比重高達九六%以上,那時台股周轉率之高,一度創下世界紀錄。

在散戶主導的年代,臺灣錢淹腳目,房地產漲了十倍,股市從六三六點狂飆到一二六八二點,那時候上市公司很少,八七年台股登上千點,那時上市公司只有一二一家,即使到了九○年台股登上一二六八二點歷史新高,上市家數也不過是一九九家,公司少、成交量大,於是眾多資金追逐有限籌碼,造成台股飆漲,九○年二月,台股創下單日二六四二億元的超級大成交量。

八○年代也是金融機構寡占,成為資金追逐的焦點,在八九年前後,臺灣的金融股有六檔股價超過千元,最高紀錄是國泰人壽漲到一九七五元,三商銀都上千元,還有北企漲到一○八○元,中華開發漲到一○七五元,當時近二百家上市公司,只有一檔中紡,股價在五十元以下。

台股的本地自然人比重,到九七年以前,一直都維持在九○%以上,本地投信及自營商從九一年起,大約維持在三%左右,後來投信開放新設,投信力量逐漸超過自營商,成長到二○○○年,本地法人比重拉升到一○%以上;而本地自然人比重,從九八年起跌破九成,再到○二年,首度跌破八成,從○三年起到一二年,本地自然人逐年下滑,大約維持在六、七成之間,本地法人則穩健成長,但是外資力量卻快速攀升。

一九九四年之前的台股,外資比重不到一%,九五年到達一.三八%,九九年再到二.四二%,此後隨著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的外資配額鬆綁,成為台股中堅力量,○三年本地自然人比重首度跌到七七.八四%,外資則首度突破到一○.六五%,到了○八年金融海嘯爆發的那一年,外資比重拉升到二四.三八%,本地自然人比重降到六一.六六%,本地自然人與法人比重拉近到六比四的水準。

**大盤量能、漲跌,越來越看外資臉色**

到了去年底,本地自然人比重已降到五三.二七%,本地法人比重則攀至一八.三五%,外資比重達二八.三八%。今年這個現象更加劇烈化,本地法人小幅衰退到一七%,外資比重拉高到二八.三八%,本地自然人占四七.七%,台股真正進入法人時代,其中外資更是中流砥柱,台股成交量也與外資息息相關,像英國脫歐公投當天,台股罕見出現一二一九億元成交量,外資買進二七○.七八億元,賣出四○一億元。

小英就職總統以來,台股只有兩個交易日成交量超過千億元,一次是五月三十一日,當天外資買進及賣出都超過五○○億元,這次是六月二十四日英國脫歐公投揭曉那天,台股量能多寡靠外資,如今連漲跌也都看外資臉色,台股很多重量級權值股籌碼逐漸落入外資手上。

最具代表性的是六月二十七日除息配六元的台積電,外資在除息交易日前一天持股比率達七八.四六%,台積電今年配發一五五五.八億元現金股息,外資輕鬆拿走一二二○.四億元,這也代表台積電使用臺灣資源,但是經營成果全被外資囊括。
 
目前臺灣很多重量級企業,外資持股比率都很高,除台積電七八.四六%外,台達電有六八.三九%,日月光有七七.八八%,華碩有六○.一四%,股王大立光有五二.七五%。這次以新臺幣一千億元被荷商艾司摩爾(ASML)購並的漢微科,外資持股比率也有五七%,也就是說艾司摩爾千億收購漢微科,有五七○億元歸外資。

其他如聯發科有五六.五三%,鴻海有四九.一四%,仁寶有五二.三八%,瑞昱有五四.四二%,聯詠有五七.五四%,群聯有六○.七%,聯電也有四一.○四%,可成有五五.五四%,光寶科有五二.二○%,這些重量級權值股幾乎有半數股權在外資手上,外資的買超、賣超也決定台股漲跌。

近二十年來,外資匯入台股左右了漲跌,加上內外資課稅不同,外資享有分離課稅二○%的優待,使得本地大額資金的有錢人想盡辦法變身成外資,也是外資比重一直水漲船高的主因。但是外資比重節節走高,本地投資人力量也逐漸式微,首當其衝的是台股周轉率下降,成交量顯著萎縮。

上次我們提及臺灣經歷三次政黨輪替,這次是三次政黨輪替五二○當天成交量最小的一次,例如二○○○年阿扁五二○就職當天,台股成交量是一二五八億元,那時散戶比重是八六.一%,到了○八年馬總統的五二○,當天成交量一七七七億元,散戶比重是六一.四%,這次小英總統的五二○,台股成交量萎縮到五七六億元,散戶比重進一步萎縮到四七.七%。

這麼一來,台股生態也出現了巨大變化,一是過去主力炒作的時代過去了,以前很多新股很容易飆漲,有些中小型股仗著籌碼優勢,經常被主力大戶炒翻天,過去像伍豐炒到一○八五元,盈正到五六五元,益通到一二○五元,茂迪到九八五元,如今缺乏業績助力的中小型股,炒作已越來越困難。

**缺乏下市機制,殭屍企業釀潛在危機**
 
二是台股籌碼優勢不見了,剛剛卸任證券交易所董事長的李述德,在證交所股東會上報告說,到一五年底台股上市家數八七四家,上市資本額六.九五兆元,總市值二十四.五兆元,年減九%,但全年股票交易二十.一九兆元,年減七.八%,李述德說出了資本市場最核心問題,台股籌碼供應增加,市場成交量卻逐年減少,這是台股潛在一大危機。

有一個很有趣的數字,台股目前大約在八五○○點上下,這與一九八九年、九七年及二○○七年的年平均加權指數很接近,八九年是八六一六.一四點,九七年是八四一○.五六點,○七年是八五○九.五六點,都在八五○○點上下的位置。

八九年上市公司只有一八一家,上市總股數只有四二一億股,但全年成交二十五.四一兆元,那一年台股上萬點。

第二次是九七年台股漲到一○二五六點,那一年是電子股最輝煌的年代,那時上市公司四○四家,上市總股數二○六六億股,全年成交三十七.二四兆元,這是台股歷史上最大年成交量。

到了金融海嘯前一年,上市公司已增加到六九八家,上市資本額五.五六兆元,全年成交三十三.○四兆元。到了去年底,上市八七四家,成交只有二十.一九兆元。

到今年中,台股上市公司可能將近九百家,但台股半年成交量只有九.四兆元,假如下半年狀況不佳,台股成交值可能只有十八兆元左右,越來越少的資金將載不動眾多的籌碼,如果再把上櫃公司加上去,台股已有將近一千八百家上市櫃公司,每天假如只有六百億元上下成交量,台股將產生越來越多沒有成交量、上市與下市沒兩樣的殭屍企業。
 
目前成交量不到一百張的公司,每天都有二百家,以六月二十七日的交易為例,超過四十家零交易,成交一張的有二十一家,成交二張的有十七家,成交三張的有二十三家,成交四張及五張的十二家,也就是說,交易量不到五張的已高達一二一家,這其中不乏赫赫有名的公司,像盈正成交六張,商店街成交三張,鈞寶成交一張,很多公司上市與下市沒有什麼兩樣,這是台股潛在危機。

以去年台股成交量約二十兆元左右,今年大約十八兆元左右,這比起一九八九年的二十五.四一兆元及九○年的十九.○三兆元都還不如,也就是說,台股連二十六年前的成交水準,都喚不回來,這是嚴重的訊號。

這當中有幾個瓶頸,臺灣GDP(國內生產毛額)總量,停在五千億美元上下已經很久了,經濟成長力道有限,市場籌碼不斷擴增,但台股沒有下市機制,很多公司上去了,卻下不來,於是殭屍企業越來越多。台股成交量假如日益萎縮,有限資金將載不動過多的籌碼,股市籌資功能將大大減弱。

**低本益比劣勢,優質企業易遭外資購並**

除了成交量縮,還有本益比降低。隨著中國用國家資金扶植科技產業,臺灣優秀企業很容易被國外企業相中,甚至中資很容易用高本益比優勢,購併臺灣本益比很低的公司,臺灣有價值的企業很容易被買光,這次漢微科已開先例,值得大家警惕。

散戶式微了,法人時代抬頭,未來台股可能走上「精英賽」,只有具國際競爭力的企業才有能見度,像外資不停地買台積電、日月光、台達電這些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跟著外資選股腳步走,這是潮流之一。其次是有生命力的中小企業會崛起,這些年像連結特斯拉(TESLA)的和大、巧新,或者是在車電領域找到出路的為升、劍麟、同致、胡連、朋程等,或是利基型產業,像寶雅、精華光學、金可等,照樣也可以有一片天。假如不跟外資走,只有努力尋找有生命力的中小型股,這是法人時代,大家必須有的新思惟。(完)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