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41屋頂上的秋天

炎夏已逝。溫差加劇,秋雨漸涼,催熟了孕育一夏的田野,傾情獻上一個豐收的秋天。歷過酷暑煎熬的人們,攢足力氣,忙碌於野;沉甸甸地挑回筐筐果實,晾曬在自家屋頂,描摹出一幅幅露天的豐收畫圖,裝點鄉村,展陳秋天。一地玉米,挎著飽滿的棒穗兒,高傲地挺直了腰桿。一枚枚掰下,扯開緊裹的苞葉,那金黃的果實便閃亮眼前。忙碌一日,一筐筐、一袋袋玉米,便沾著汗珠,被肩挑背扛上了屋頂。唰地一聲,攤將開來;既而堆成金黃的小山,映照著農人燦爛的笑臉。不出幾日,家家屋頂皆是金黃一片,以待風乾之後,裝囤歸倉。簇簇花椒,綴滿枝頭。地邊、河岸,遠遠望去,如是騰起的朵朵紅雲,煞是可愛。一家老少,挎起籃筐、拿著鐮刀,聚於樹下,或爬上枝頭,或登凳攀高,極力採摘花椒;即使被針刺扎得出血、麻疼,也毫不顧及。半月下來,片片紅雲皆被採摘下來,移至了屋頂。響晴的秋日,陽光正艷。潮濕的花椒被薄薄地攤開在屋頂,接受曝曬;中午,撩翻一次。午睡過後,登上屋頂,一股衝鼻、微麻的花椒香氣,和著午後陽光的火辣撲面而來。蹲下一瞧,粒粒花椒已然裂開了小嘴兒,吐出黝黑的籽兒。此時,便可端起簸箕,坐在房角的樹蔭下,一遍遍仔細地簸出花椒殼兒和籽兒,裝入口袋;殼兒可出售,籽兒可搾油,換來農家部分收入。高大的核桃樹上,翠綠的核桃隱在葉間,高掛一樹。扛起長竿,爬上枝椏,“啪啪”一陣狂打,一顆顆核桃應聲而落,墜落田地、草叢、河溝,引著撿拾的人們四處尋找。一陣忙活,一樹核桃便被掃蕩一空,裝筐回家;褪去綠皮,一筐白白的核桃果,便晾在了屋頂。滾圓的核桃,顆顆擠靠,晾曬在屋頂一角。日曬、風吹,水份漸逝的核桃,開始不再那麼老實。稍不注意,它們便藉著風起的力量,調皮地在屋頂亂滾、亂竄,散落開來,不得不重新歸整。幾經折騰,核桃已然乾透,用手一劃拉,嘩啦啦響聲清脆;砸開一顆,將暗黃的仁兒放入口中,細細品嚼,香脆可口。曬乾的核桃,此時便可裝入口袋,哄饞嘴的孩子歡心,或等出售。黃豆、綠豆、紅豆,豆莢鼓鼓;高梁、谷子、黍子,彎腰低頭。那些插於田間的稻草人,也即將功成隱退,那留存的飽滿,便是其最大的功勳。拔下乾枯的豆秧,摘下熟透的豆莢;收割低垂的穀物,摘下沉沉的谷穗,分類、分晾在屋頂。烈日下,豆莢漸干。側耳傾聽,依稀還可聽見豆莢暴裂的輕響,接著蹦出顆顆豆子,或跳入豆莢,或滾落在地。輕輕敲打,接連不斷的叭叭聲中,豆莢裂開,豆子出殼。用簸箕簸出豆莢

(繼續閱讀)

201205041736及時清零人生 傾聽心靈的召喚

有一段時間沒有更新博文了,一方面對大家充滿了歉意,一方面則是充滿了深深的反思,無論是過去的,還是沒有過去的,感知讓我充滿了重新起立的勇氣。就在這段時間之中,可以說是遇到了一些不隨心的事,心情就像是浪打過的浮萍,充滿了未知數,在很多時候想臨台看看外面廣闊的世界,也想去在紙上描摹下自己的思想,但總是感到力不從心,煩躁似乎就是這一階段我整個心緒的體現了。但是沒有什麼能阻擋我去思索人生的腳步,在關鍵的時候,我的良師益友們給我點出了我要去做的方向。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並不打算故意或執意取用華麗的詞藻渲染出什麼車馬喧囂的風景或者是流光溢彩的背景,因為我和他們之間的談話完全是開誠佈公式的氛圍,他們是在用優秀卓越的思想來破解我的謎題,動之以理,曉之以情,我這才著實發現原來我這一段時間以來的思路是如此的凌亂不堪。就是這樣一場促膝的長談,竟然使得我困惑、頹廢的思想開始了清澈、透明。學長A,從我知道的和他那晚說的,他從來都沒有過放棄繼續求學的信念,哪怕家中再是什麼樣的情況,他也要靠求學這條路來改變父輩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命運,他要打破宿命的詛咒,儘管中途幾次險些輟學,他也沒有放棄過向上發奮的勇氣,沒有錢了他可以去工地上連干39天,甚至於他可以就著母親做的乾糧只喝著稀飯度過每個月只有二十多元生活費的時光,他一路靠自己走到了今天,走進了大學,成為了校園之星、全國大學生創業明星。但是在他無數次的得獎之後,他還是依舊淡然地笑著,將一份份證書悄然鎖進自己的抽屜中,留下的是一個有志青年繼續在探索的道路上前行的背影。長者B,不算華發飄飄、精神矍鑠,但有著敏銳的洞察力和超凡的判斷力,口才出眾,有著很多、很長、很強大的人生閱歷與經驗,他和學長A已是忘年之交,一起幫我來解決問題。他不斷將很深很深的感情如淙淙流水滲入到我的腦海,令我清澈明心。也許是他們之間對我共同的焦急和交集,說起話來是格外的給力和動容。說實話,我做的夢還是有些太多了,以至於現實與夢想都交織在了一起了,思想混亂的不知所以然。就在老B與大A的深刻啟發下,我發現我還是對於我沒有認識清楚,凌亂得不能再凌亂的思想導致學習與生活的承載已經不堪重負,他們這些語重心長的話語就像是遲到的警鐘,聲聲地鞭笞到我的心坎上,不管是否留下了斑斑血跡,還是蕩滌了我思想深處的重重迷霧,總之我是懂了,悟了,透了···&middo

(繼續閱讀)

201204301707這個春天

嶺南的春天本來就不是特別明顯,因為冬天不會下雪,天氣不夠冷,沒有一種萬物歸藏的蕭殺,春天自然是少了一種萬物復甦的韻味,只是在元宵到清明的這段時節,天氣清朗了少許,樹木的新芽嫩綠了些,野外多開了些鮮艷的野花,小鳥的叫聲更悅耳一點而已,也許是與冬末和初夏的過度太自然了,春天總是不知不覺的溜過,只有在清明某日到野外祭祖拜山時,才有一種天色清淨、山水清秀的體會,在人們聚居的地方,連這體會也幾乎沒有感覺到,縱使哪家的陽台有花盛開,也習以為常,因為四季都有能開花的植物,四季也都有能鳴叫的小蟲,若非要指出嶺南春天的最明顯特色,濕暖的西南風也許算是吧,西南風該是從海上吹來的,濕氣很重,冬季的棉被要是還沒曬乾收成起來,此時總會變得粘濕,非常不想碰到它,白天的時候,西南風又會把人熏得想睡,也就是平時所說的春困,晚上又帶來了幾隻“西南風龜”,其實就是一種棕黑色的甲蟲,應該是金龜子家族的叛徒,長相比金龜子低賤很多,除了小孩子會捕捉來玩,大人應該是比較討厭它的,比如我就討厭它有二十幾年了。各異的氣候和地理會培養出性格體格都差別甚大的人群,基本上的特點是北方寒冷地區的人們體格高大,愛喝酒,性格暴躁直爽些,南方溫暖地區的人們體格偏瘦小,愛喝茶,心思慎密精明些,好壞各自有論,這裡不提;嶺南地區是典型的南方地理和氣候,多丘陵,四季溫差變化不大,所以春天對人們來說,並不是特別值得珍惜的一個季節,本來春天就來得偷偷摸摸,再加上人們基本漠視了它,因此它走的時候也是偷偷摸摸,大概只是臨走時在高枝上放上幾隻大聲叫喊“知了,知了!”的蟬,乘涼的人們才會一閃念:哦,初夏來了,春天走了!倒是寒冷的冬天更受人們的歡迎,天氣一冷,可以圍著熱桌吃火鍋,鑽被窩,甚至說話時會呵出白霧也是一種特別的感受,所以說,物以稀為貴,這句話確實是錯不了的。然而今年的氣候卻真出乎意料,似乎春天是沒有出現過的,四季輪轉本是自然的一個規律,規律失衡,確實是一件令人不快的事情,或者是不是今年大家都在唱: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請把我埋在,埋在這春天裡……結果春天怕土地不堪重負,於是乾脆玩消失了,所以如果想明年夏天不太熱,希望汪峰再出一首《夏天裡》,估計炎熱的盛夏也會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玩笑罷,其實並不好笑。只是,這個春天確實不來了,因為它已經過去,那麼就直接迎接初夏

(繼續閱讀)

201204230334最是小坑秋色醉

萬美之中秋為最。又是一年深秋至,我的心便竊竊地喜,暗暗地歡。藏在大山褶皺裡的小坑,又將濃妝盛彩,發出詩意的請柬。小坑,五龍山脈中的一個古村,背倚海拔千餘米的仙姑尖,休寧縣溪口鎮境內,村莊小巧玲瓏,380多人。那裡常年雲靄飄蕩,天籟奏鳴。與小坑之緣,只有年許。那是去年深秋,我和好友文敏連日行走率水兩岸,尋覓秋色,雖說亮點頻頻,但總覺得氣勢不足,色度不繁,一直在找個理想之地。偶然間聽說,小坑秋色頗佳。於是,我們決定出發,五十里的車程。綿綿的青山,巍峨;長長的公路,盤旋。十里塢裡嶺,穿針引線,陡峭削直,重巒聳翠。越過嶺脊,豁然開朗,頗有“山重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西北方向,視野開闊。湛藍的天幕,午後的陽光,通透光亮,鋪灑在千山萬壑間,輕拂著層林翠竹,明暗相間,稜角分明,一幅巨型的山水畫卷。撥開路旁的芒花俯瞰,小坑村便一覽無餘,盡收眼底,黑白分明,高低錯落,前窄後寬,像是一棵參天大樹,又像是一棵巨型蘑菇,躺在一條狹長山溝的懷抱裡,恬然入睡,兩側山林斑駁,紅葉點點,一幅養眼的徽州山鄉秋居圖。車至老虎口,我們不由驚叫。那裡是一片200多畝的高山茶園,梯田層層,園中分佈著浩瀚無際的烏?樹,山腰、山頂上,到處都是。此時的烏?樹色彩艷麗,好似打翻的顏料桶,潑在青翠的茶園上方,有的綠,有的泛黃,有的酡紅,每一種顏色又或濃或淡,或深或淺,而最搶眼球是那紅色,像是那霍霍燃燒的火焰。三五株一群,十幾棵一簇,在藍天白雲下,盡情地釋放生命的激情。此時夕陽垂山,霞光萬道,斜射過來,傾灑在梯田茶園,變幻著光與影的魔力,色彩時時變化,旋轉出無垠的秋色,還有那少許的,一樹繁葉落盡,果殼裂開,綴滿枝頭,似雪非雪,閃乎晃動,螢光點點,好似珠璣玉碎。我們的相機頻頻按下快門,享受著這人生曼妙時光,體味著那“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的意境。一林霜葉萬點紅,半入霞彩半畫中。烏?樹在皖南山鄉本很普通,但它樹形美觀,觀賞性很強。宋代詩人陸遊說:“烏?赤於楓,園林九月中”,還有詩人吳偉業雲“傳來消息滿江鄉,烏?紅經十度霜”、“烏?猶爭夕照紅”,烏?紅葉,在詩人筆下被渲染得比紅楓更美。它曾經是經濟作物,我們小時就采過,但近年來各地已日漸稀少,而小坑卻能如此保存如此完整,實為罕見,而且這裡

(繼續閱讀)

201204102252火腿炒三絲

營養學家認為,白、綠、紅、黃、黑這五種顏色的天然食物對人體健康的好處最大,因為每類顏色的食物都有其「一技之長」,只要我們巧加利用,就有一定的保健作用。火腿炒三絲材料:金華火腿25克,胡蘿蔔一根,土豆一個,荷蘭豆100克,大蒜2瓣做法:1、處理好的金華火腿逆紋路切成細絲,土豆切粗絲並泡水,胡蘿蔔切同樣粗絲,荷蘭豆摘去兩邊粗筋洗淨待用。2、燒熱水,沸騰後加入少許鹽和油,入荷蘭豆,開蓋煮3分鐘後,撈出倒入冷水中弄涼。3、油燒熱後,蒜切碎爆香,入火腿絲和胡蘿蔔絲,煸炒1分鐘後,倒入瀝干水的土豆絲繼續煸炒至熟軟,倒入荷蘭豆,並加入2小匙的鹽,再炒1分鐘即可。菜譜經驗分享:1、菜譜中的金華火腿沒有的話,改成肉絲或別的火腿,一樣可以。不見葷的話,其實味道也很好。金華火腿在這裡純粹是體味和提供動物脂肪的,因為胡蘿蔔有動物脂肪,其營養成分更容易為人體所吸收。所以,如果用胡蘿蔔的話,個人建議還是要有點肉絲。另外金華火腿有點鹹味,所以放鹽要酌情。2、這道菜個人建議不講究刀工更好,也就是說切成粗絲比細絲好吃,這樣即省事,味道又足。3、沒有荷蘭豆,用青椒也可以,那就切成同樣粗細的絲,不用汆水。4、至於哪三種絲大家可以隨性搭配,原則就是白、綠、紅、黃、黑這幾種顏色的蔬菜,一般三種以上較為科學。講究口感和菜相的話,原則上最好選擇軟硬基本一致的蔬菜。5、金華火腿一定要逆紋路切,否則塞牙。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