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4麗江遊記

7月的一天,我啟程前往嚮往已久的麗江。一路上風景如畫,讓人目不暇接。我已然忘記之前的困乏,如癡如醉的欣賞著窗外的風景,茂密的樹林,各種各樣的樹在那兒挺拔的聳立著,連綿起伏的山脈,被雲霧環繞著,天上的朵朵白雲像孩子似的嬉戲打鬧,在山間東躲西竄,天與山彷彿連接在一起,好似人間又更似天界,如若身在山中,我想一定有一種身在仙境的感覺。周圍一排排古色古香的房屋,青磚白牆,綠油油的田野彷彿回到了幾千年前的大理古國,白族姑娘們手持花籃,背著竹簍,唱著動聽的的歌謠采著山茶。忽然,我似乎看見一座女神石峰,聽見阿詩瑪的美麗傳說。……心裡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這是大自然所賜予我們一種美,是自然之美。自然又與人文相結合,構成了一種和諧之美。一瞬間,心裡有一種自私的想法,想把這一切全都收入囊中,讓自己獨自欣賞。晚上十點鐘,經過了一天的顛頗我終於到達了麗江,我顧不上旅途的勞頓,一下車就直奔麗江古城。一進古城,就被古城那一片歡樂的氣氛感染,忘記了疲憊,和人們一起融入這片歡樂的海洋。人家說到了麗江古城,如果不去這裡的酒吧和咖啡館可算是白來麗江了。這裡的酒吧與城裡的大為不同,風格迥異,你見過一群群穿著民族服飾的人們聽著特有的民族搖滾樂在舞池中舞動著身體,盡情的釋放著自己的青春嗎?如果沒見過那麼就要好好的來感受一下了!少數民族的豪邁與自如在這裡表現得淋漓盡致,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哦!從酒吧出來,我來到一間很有情調的咖啡屋,點上一杯香濃的卡布奇諾,靜靜地聽著歌手自彈自唱的民謠和法國情歌,卡布奇諾的醇香口感,歌手低沉的嗓音,一切是那麼的浪漫,讓我沉醉於其中,不願醒來。麗江古城有三多:賣銀多、瓢客多、雕民多,所以這三樣是不得不看的。這裡的銀器店數不勝數,裡面的飾品琳琅滿目,看得人眼花繚亂。這裡的木瓢,雕刻工藝是那麼精湛,每一樣都像征著古樸的納西族人民的勤勞與智慧。在麗江感觸頗深就是這裡的民風了,這裡不同於其它地方,人們歌頌的都是納西族胖金妹的勤勞持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棲。每當夕陽西下餘暉照著在石壁上的那段時間就是胖金妹用餐時間,而胖金哥就負責在家帶孩子,抽抽煙。其中有一個典故最讓我記憶猶新:說一個胖金妹背著很重的東西在前面走,而胖金哥卻在後面抽著煙,兩手空空的走著,一個遊客看見了就很不解的問:胖金妹你為什麼不把東西讓胖金哥拿著,讓自己騎在馬上走?而胖金妹的回答卻讓遊客啞口無言。她

(繼續閱讀)

201304082145放棄,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遇見你是命運的安排,成為了朋友是我的選擇,而愛上你是我無法控制的意外。習慣難受,習慣思念,習慣等你,可是卻一直沒有習慣看不到你,所以會吵著嚷著要見你,為此這也成為我們分開的理由。離開,讓一切變得簡單,讓一切有了重新被原諒的理由。我希望我會過得很好,不吵不鬧不炫耀,不要委屈不要嘲笑,也不需要別人知道。其實我是在害怕,如果有一天你會發現,我離開沒你想的過得那麼好,我害怕我會再次回頭再次受傷。我承認我放不下,但我現在需要的時間,我需要時間去忘記你,需要時間去控制自己。或許,哪天你再想起我的時候,我們早已經失去聯繫了。文章來源:鹹蛋將胡

(繼續閱讀)

201206151043教師趣話三句半

一題講八遍,還是錯,胃在痙攣,真火。   薄弱學校,豈能一直都薄弱,上下一心,真干。   平時不努力,中考抓頭皮,小臉看看,真綠。   新年前,往屆學生寄來了賀年卡,春風撲面,真甜。   問不煩的老師,問不倒的老師,只要你學,真教。   少男少女迷上了《少男,少女》,中考在即,真急。   小攤小販堵門前,學生花錢不眨眼,風水寶地,真忙。   安全教育天天講,提心吊膽時時想,每家一個,真怕。   晨會只開半小時,面色蒼白蹲下來,弱不禁風,真嬌。   五十多歲挑大樑,八點不到就上床,報紙翻翻,真累。   教了三十多年書,離開了這三尺講台,內心深處,真酸。   一心撲在教學上,個人得失放一旁,沒事看天,真藍。   校際差距是事實,其中原因真不少,都是我錯?真怪。   一屆一屆又一屆,白髮幾根連成片,人生苦短,真快。   學生調皮可理解,家長蠻橫老師慌,眼淚汪汪,真哭。   哪個學校都一樣,美術教師不講「美」,門兒開開,真亂。   畢業後,能和老師打招呼的就是好學生,我沒瞎說,真話。   天越冷,調皮的學生把窗開得就越大,鶴立雞群,真「酷」。   新蓋的教學大樓明晃晃,想吞我校先別忙,實話實說,真狂。   管多了差生告你,管不了好學生也告你,左右為難,真煩。   教師大會上報分數,幾家歡樂幾家愁,又讓「喝藥」,真苦。   校園漫畫怎麼畫?我忘了羅丹那句話,「美在發現」,真笨。   今天晚上去「告狀」,九條優點一條希望,談話藝術,真絕。   學生看不懂外語,教師也看不懂他的電腦書,半斤八兩,真逗。   校長心中裝著教師,教師心中裝著學生,「愛滿天下」,真情。   校長外出才三天,教師就像學生離了班主任,渾身上下,真爽。   誰說新官三把火,校長這幾年可沒少放「火」,烽火連天,真旺。   音樂教師挺迷茫,學生都比我「會」唱。無師自通,真「行」。   好班越上越有勁,亂班越上越煩心,還不下課,真慢。 文章來源:傑傑的BLOG - 迷離燈火 -

(繼續閱讀)

201204291143我和這條河

記不清是多少次來到這條河邊,從我初次見到它到現在已經有四十年,那時我還是個不足十歲的孩子;當我用盡心血投入它的懷抱時已成青年,也就是說,我在被它大半包圍和養育的這座城市已生活了三十年。三十年,幾乎每天都要從這條河上穿越或從它的岸邊行走。上大學時是步行,工作時的早期是自行車,中期是摩托車,現在是小轎車。這條河在城東和城南包圍了大半個我所居住的城市,甚至它的北面和西面也被它的支流包圍。過去我住在河南,早上要從南向北,傍晚再從北向南。現在我住在城東,緊靠河水,可以說每天晚上我都是枕著水聲和風語入睡。這條河的歷史不算短。據史料記載:這條河古稱育水,屬漢水支流,因河床寬闊、灘多沙白而得名。發源於洛陽嵩山境內伏牛山,在襄樊境內注入漢水,全長三百多公里,流域面積達一萬多平方公里。兩岸早在第四紀就被土類沖積成平原,我所居住的地方現在叫南陽盆地。早在距今約五、六十萬年,這裡已有古人類活動,古人類學家認定這裡發現的古人類與“北京猿人”所處的時代大體相當,就把他定名為“南召猿人”。古人類活動的區域在這條河的上游,可以說,沒有這條河,我所居住的這座城市將不會出現。我一直在思考河流之於人類生存的重要,我的家鄉也有一條河,在古籍上也有它的名字,而我的祖先們,只能默默無聞地出生,然後再默默無聞地死去,甚至他們一生的經歷,也都是默默無聞的,在史籍上沒有留下一丁點兒痕跡。一代代人的生死,還不如一條河的流動。由此,我由衷地對河流充滿著敬畏和崇敬之情。這條河被好些出生在這裡生活在這裡的人稱為母親河。它的偉大,源於它的源遠流長,他的出名,源於它養育過的名人。東漢一帝劉秀在這裡起家發跡,多少次在這條河邊飲馬歇息,他的堂兄劉玄更是在這裡祭天稱帝,名士嚴子陵不知是否在這裡隱居獨釣,千年幽幽,空留現在的釣魚台在潺潺水聲中風吹雨打。垂柳拂風,那清麗如水的女子不是一代賢後、母儀天下的陰麗華嗎?“娶妻當娶陰麗華”,美麗的夢留下許多美麗的傳說,都是這條河的孕育。當代著名作家二月河說:我出生不在南陽,但我願死在南陽。對一條河的愛可把生死寄托,再說就多餘了。我經常一個人來到河邊,漫無目的地沿河走動,看到一片水草或一片樹林,枯了又綠,綠了又黃,有的甚至被風吹倒,身子歪在水中,彷彿醉酒的人失足落水,不禁有些傷感。我老家的那條河在曠野,在鄉下,為生存奔波

(繼續閱讀)

201204271324你還是你、只是不再讓我熟悉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來光臨我的博客了。現在已經是十二月、進入了些許寒冷的冬天、伴隨著的馬上就快是我的生日了。我不知道此時此刻我是怎樣的心情、有那麼些的失落、讓我不由自主。高三的生活每天、充實充實很充實。住在學校的日子很快很快、而前途卻總在我的眼前顯得那麼灰暗。前段時間、很失落很失落。具體的緣由、也許只有我自己心裡清楚、還是你、還是因為你。也因為去了趟上海吧、所有的美好所有的回憶在腦海中原封不動的展現出來。於是我的眼淚就那麼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我真的不懂、我已經漸漸忘記、慢慢癒合、我真的把你當作從前的那樣、可為什麼卻還是很還害怕很害怕。我清楚的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你的話、你做的事、所有的所有、是不是因為我記性太好、我也不是很明白。可就是那樣的我、很害怕你不再是我哥了。真的很少有人可以來理解我、所有人都會對我說眼不見為靜、可是真的不可能、我所有的願望、你所有的對不起我、我只希望你在我的身邊。那樣的我安心……現在的你那麼幸福、我也在漸漸淡忘那一份曾經讓我小心意義的捧在手心的感覺、真的覺得很神奇、我那麼喜歡的《狠狠哭》在我的生活中與歌詞那麼的相照應。沒有愛情遺言 沒有一句再見 偶像劇裡的情節 竟然會真實上演 你摟著她的肩 對我視而不見 這個殘忍的畫面 讓我痛到極點 突然不想再看見 你敷衍的那張臉 不想聽你說的謊言 我狠狠哭了一整個冬天 把你留在昨天做紀念 一個人反反覆覆去想 去沉澱 終於瞭解 愛狠狠哭完的那一天 我也該忘記你的臉 我就在一念之間 看見了春天那天放學的車站、有我有你有她、只是什麼都不再是我想的那樣……老軍醫的BLOG |編劇李名 | health生活 |燈火闌珊 夏明 | 仝醫生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27難以抗拒你的容顏

難以抗拒你的容顏——南柯一夢你有一棟長達百米的豪宅,旁山而立,門開在房子的左側,進門的右手邊是衛生間,左手邊的牆上有許多扇窗戶,窗簾是一色淡雅的乳白底子夾著米黃花色,窗戶下臨窗而設著一排小桌子,坐在桌邊用膳、喝咖啡的同時可以憑窗俯瞰山下的美景。在一樓寬大的空間裡,臥室如齒輪般地交錯排列著,每個臥室都不是全封閉的,而是只有齊身高的牆,床是與房齊寬的床,她與老公、小女可以三人一間,空間仍綽綽有餘;可以一人一間,剩下的歸你,你是她們的守護神,你或在她們的隔壁,或在她們的斜對門,你為了她捨棄了原配與愛子,愛屋及烏地包容了她的愛人與小孩,把男女之愛上升至父愛之愛,你說自認識她的那一刻起,你便覺得你有權利與責任去呵護像她這樣的一個女人——一個有才有貌卻因不懂生活而導致體質虛弱的女人。她無法拋下她的愛人與孩子,那麼只有你忍痛割愛地拋棄原來的夫人與愛子——你說你會從經濟上補償他們,但無法看著她再在你的眼前消失。你每日步伐沉穩地忙碌著,你要為愛你的和你愛的人忙碌著。看著你忙碌而略顯孤單的身影,她時而心情沉重——為負載著你如許的重愛而沉重;時而心情豪邁、愉悅——為遇見並獲得優秀的你的心而豪邁與愉悅。你卻說你不孤單,她始終在你的身邊、心底洋溢著歡快地笑容、如花般地嬌艷地開著。……或許,自從你把自己的郵箱密碼告知於她的那一刻起,你的影子與形象便開始根植於她多情又善感的心靈。此後的每一次“交鋒”,便在她的心靈上多生出一條潔白的根系,直至今日,一千多個日夜過去,你在她的心上播種了多少個根須,她已無從計數,只知道:你們的經歷帶給她此生最難以忘懷的記憶。到如今,雖相隔千山萬水,你的影子仍時常地如影隨形,想忘卻卻時常在夢裡重逢。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