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611夢遊

事情的發生是這樣的:基於哥對自己的懲罰性承諾尚未履約期滿,出發的前一晚,咱向傻孩子Will深情告白,哥還是帶著小車竿就好;可是傻孩子Will咋地就是不依,說了一大堆非帶釣台出門不可的輝煌理由,魅惑著咱繹動的心,於是哥只好硬著頭皮違約叛誓了。

P_20161218_004434.jpg - 105.12.18

▲ 午夜前抵達目的地,風蕭肅,揭開深邃的序曲,河岸對面的燈光,於一小時左右熄燈,視覺上便舒暢許多。傻孩子Will跟笨孩子阿斌以十八尺作釣,哥的視力衰退,十五尺算是極限了,因此雖帶著十八尺竿,卻只能安份的以十五尺竿作釣。

洋洋灑灑祭出傻孩子Will再次信誓旦旦誇稱「保證釣得到魚」的秘餌,只聽「咻」的一聲,輕餌慢落,姿態直比奧運跳水金牌冠軍還輕柔,要咱說呀…這樣還釣不上魚,可真沒天理了!

一竿又一竿的深情拋出,二粒餌便在風中婆娑起舞著飛翔,在墜入凡塵的剎那,朦朧霧色包藏了原始的誘惑,似有若無的勾引著誤入歧途的魚老爺,一段時間以後…

P_20161218_004942.jpg - 105.12.18

▲ 傻孩子Will神祕兮兮的背對著大夥兒換餌,之後以「保證不脫鉤」的鉤子(非倒鉤)搭配「保證釣得到魚」的密餌,上演了幾回「依舊還是脫鉤」的好笑戲碼,逗得大夥兒都相當開心。

P_20161218_010713.jpg - 105.12.18

▲ 笨孩子阿斌見到傻孩子Will這一連串的幼稚舉動,竟也開始調整起釣組,大有「以萬變應不變」之勢。哥見傻孩子Will跟笨孩子阿斌二人東搞搞、西弄弄,把釣魚搞得比入洞房還要緊張刺激,不過就是騙魚老爺上鉤唄!活脫像個黃花閨女似的彆扭,讓哥瞧了都生氣。

P_20161218_011958.jpg - 105.12.18

▲ 不過說歸說,哥還是入境隨俗跟著換餌了,至於是啥餌各位爺也休問,反正是「保證釣不到鯽魚」的密餌,還有啥好問的?

哥不經意的抬起頭,卻見夜空依稀蜿蜒的銀河,銀河畔甚至還出現一群衣衫單薄的妙齡女子,可惜傻孩子Will跟笨孩子阿斌二人只專注於傻里傻氣的男子漢浮標,沒福份瞧見這一切,於是哥釣了一會兒,便回車上靜思冥想去了。

P_20161218_062116.jpg - 105.12.18

▲ 天微亮,宜蘭河潺潺流過暗香的夜,哥再度頂著低溫膩附河岸,只見傻孩子Will依舊跟咱的男子漢浮標一般屹立不搖,真是嚴重傻了!

P_20161218_063235.jpg - 105.12.18

▲ 尚未感染城市喧囂紛擾的宜蘭河,緩緩流淌著無數個故事,你的我的他的大家的故事,也就這麼平平凡凡的流逝了;眼前一切清澈明淨了起來,河面鏡映著哥逐漸漂白的頭髮,朦朧了雙目、遮蔽了氤氳的回憶。

P_20161218_064546.jpg - 105.12.18

▲ 紅日擠出山峰,耳際不時飄來傻孩子Will念念有詞「怎麼又釣到魚了?哈哈哈…」的淫聲媟語,以及笨孩子阿斌娓娓細說著昨夜斷竿及被魚老爺盜竿的盪氣迴腸,哥真後悔今兒個沒將耳塞給帶出門,以致此刻不得安生。哥鄙夷的斜睨著左右壞人一眼,繼續興致勃勃的挖鼻孔摳耳屎,這才是菁菁河畔該做的事啊!

P_20161218_121429.jpg - 105.12.18

▲ 眼睛生在腦袋上、腦袋卻長在脖子上,因此是有轉圜餘地的;大部份的回眸是為了貪婪河畔風情;風景不同、心情一樣,一旦讀懂了生命的坎坷,讀標…也就不難了。將竿子伸出去,人生再難過的溝渠也就跨了過去。男子漢浮標在風浪中起伏,就跟男子漢在人生波海中的際遇一樣,有機會偶爾頂起來這麼一下下、偶爾頓下去那麼一下下,而大多數時間,就這麼要死不活的載浮載沈著,於是很快便模糊了身影,而原本便存在的風景…卻不會因此改變。

只有少部份回眸,是為了瞧分明男子漢浮標是否仍安份的待在原地?所以哥釣得好不好是不消說了。信步於河岸漫遊,輕輕領略生命穠纖合度的悸動,但見晴天雨地俱入畫、風雲乾坤皆宜人,滿飲逍遙、滿懷舒暢,釣遊本該如此才是,於是哥就如倩女幽魂裡的姥姥般,在吸盡天地日月精華後,立即返回車上繼續睡。

P_20161218_121430.jpg - 105.12.18

▲ 中午離開釣場,這是傻孩子Will不堪入目的成績,咱就一句至理名言:女子酉鬼口阿!說起哥那可就厲害了,只不過哥不像傻孩子Will這麼著小家子氣,咱把魚都放到網外了,那幾百斤、數千斤的魚都屬於哥。反正赤腳的不怕穿鞋的,了不起照慣例,當作哥今兒個仍沒出門釣魚便是了…

P_20161218_140757.jpg - 105.12.18

▲ 大夥兒折騰了這麼久,也實在餓暈了,便在網路評價還算不錯的「滿意樓海鮮館」用餐。老實說…菜色不好不壞、價格不高不低,算是中庸而已,並無驚艷之感,下回應該不會再次造訪了。比較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大夥兒真是餓了,因此酒飽飯足之餘,才想到竟未拍照?只能在餐廳門口拍個招牌,以示曾到此一遊。

稍事休息片刻,便往原定目標「森林風呂」前進,這部份要特別說明:其實按照原訂計畫,應該是釣魚釣到早上,然後先去「森林風呂」泡湯,結束後再去「滿意樓海鮮館」用餐的,可是孩子Will跟笨孩子阿斌貪釣至中午,搞得大夥兒一致同意先填飽肚子再說;等到肚子填飽了,卻猶豫著是否該依原訂計畫去泡湯?雖然最後還是去了,不過基於安全考量、加上考量回程雪遂塞車問題,因此沒在「森林風呂」待太久,下回要特別注意,行程安排還是不能太隨興了。

說起「森林風呂」也是有故事的,話說哥一心一意就想偷拍傻孩子Will的小雞雞,結果才去廁所撒泡尿,傻孩子Will一溜煙的就脫離了手機可偷拍的範圍,讓哥鬱悶到離開「森林風呂」都忘記拍照留念,可見內心受到的打擊與創傷有多大!

接下來接下來應該是平淡無奇的歸途,結果卻悲劇了。

車都已經抵達家門口了,沒想到福至禍伏。當哥睡眼惺忪的將釣具搬下車,正打算回到溫暖的家,結果五指一鬆,銀閣竟直落於水泥地上,導致合頁卯釘斷裂,銀閣當場一分為二。哥徹徹底底、明明白白的傻了,難道是應了哥「農曆年前不帶釣台出遊」違約叛誓的懲罰嗎?淚珠兒不爭氣的在男子漢的眼眶裡打轉,咱嗚咽抽慉的都快說不出話了,回到家盥洗後,躺在床上久久未能成眠,看來以後不能隨便立誓,萬一立了誓就得遵守,否則易遭天譴啊!

迷迷糊糊的釣遊結束,甫自床上醒來,卻已是週一上班日,感覺如夢似幻,若非眼見銀閣橫屍躺在腳邊,彷彿一切都不是真的;這樣也好,農曆年前真的無釣台可伴遊了,造孽啊…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釣騙天下無敵手的宅女男神花漾美型男Mr.F法先生及稍微有點色色的Francis都是我;一個既懶又貪吃、每次釣魚總喜歡喝二杯、每次騎車則拼命找地方休息拍照、家境小貧的憂鬱男子;有著這年紀該有的沮喪惶恐、變形的身材與每況日下的體能…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