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2319被忽略的"氘"(刀)。氘與腫瘤及免疫失調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氘(刀)是氫的同位素。你甚至不認識氘(刀)這個字。氘看起來遠似天邊,但它卻在你的身體裏面。體內氘濃度與腫瘤生長與免疫失調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氘甚至決定了衰老。氘是如此重要,你為何要忽略氘呢?

 


 

#體內氘濃度與腫瘤生長與免疫失調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避免攝取過高濃度的氘。是必要的保健知識。

#人體有60兆個細胞泡在體液中。體液的中的氫/氘(H/D)濃度決定人的健康。

#一定要喝足夠的白開水。避免細胞缺水。細胞在缺水狀態下細胞液的氘濃度較高,容易產生腫瘤與免疫失調。不要用果汁或飲料取代白開水。


 

氘(刀)是氫的同位素。你甚至不認識氘(刀)這個字。氘看起來遠似天邊,但它卻在你的身體裏面。因為氘就在水裏面。
人體70%是水。65公斤的人體內有45.5公斤是水。(一莫耳的水分子含有2莫耳的氫原子,1莫耳的氧原子,質量為2×1公克(一莫耳氫原子質量1公克)+1×16公克(一莫耳氧原子質量16公克)=18公克。) 45.5*2/18=2.5(65公斤的人體內有2.5公斤的氫原子) 
1公克氫原子 600,000,000,000,000,000,000,000 6億兆兆個氫原子 
2.5公斤=2500 * 6億兆兆個氫原子= (天文數字計算機不夠用)
每7500個氫原子就有一個氘。2500/7500=0.33333333333公克=333毫克
65公斤的人身體中有333毫克的氘。看起來很少嗎? 那再算.....
氫--1個質子+1個電子。氘--1個質子+1個中子+1個電子。氘比氫重1倍。
1公克氘原子 300,000,000,000,000,000,000,000 3億兆兆個氘原子 
0.3333333克*3億兆兆個氘原子 =約1億兆兆個氘原子(這樣看起來就很多) 
65公斤的人,身體中有1億兆兆個氘原子。
氘(刀)是氫的同位素。到底是什麼概念呢? 
舉例:中央印制廠在印鈔票的時候,每7500張鈔票會發生一張變體鈔票。變體鈔票也是超票,幣值一樣也能留通使用。只是某些部份與鈔票有差異。
每7500個氫原子,會生成一個氘原子,氘多了一個中子,比氫重一倍。
每18公克的水中有2公克的氫原子。
每1公克氫原子是由 7499/7500氫原子+1/7500氘原子組成。
我們以為水是H2O。是實上水分子是由 H2O(水分子)+ HDO(半重水分子)+ DDO (重水分子)組成。
因為氘是以原子態成為一種水分子存在於水。所以任何過濾的方式都無法將氘過濾出來。唯一。可以將氘從水中取出來的方法,就是重複電解與蒸餾。
而氘對身體而言,就是毒。所以為何絕對不能攝取由水中取的氫氣(電解或製氫機所產生的氫氣,因為那是高氘氫氣,對身體會產生毒害)。
明明你的身體中就有1億兆兆個氘原子。你為何要忽略氘呢?

 


 

【導讀】

 

 1.什麼是氘?(讀音刀)--()是氫的雙胞胎兄弟。 

 

氘是氫的同位素。可以把()當成的雙胞胎兄弟吧!

氫與氘()的性質極為接近,唯一的差別就是重量,因為氘比氫多了一個中子。氘比氫重一倍   

左邊是氫原子。右圖是氘原子。氘多了一個中子。氘與氫看起來幾乎一樣的。

近年來。大家對氫有較多的瞭解了。我們再來認識一下氫的雙胞胎兄弟--()

H --氫原子

H2 --氫分子(氫氣)    

D --氘原子

D2--氘分子(氘氣)

HD—氫氘氣

- H2O (2氫化1)

半重水-HDO(氫氘化1)

重水-DDO(2氘化1)

 

近年來有許多文獻研究呼吸氫氣對健康的幫助。因為氫氣(氫分子)具備有極佳的還原力,科學研究發現氫氣可以還原細胞的氧化損傷,氫氣也被發現有中和毒性自由基的作用。

 

氫的雙胞胎兄弟--()?

二次大戰時。氘氣與重水(D2O)被用來實驗於猶太戰俘身上,呼吸氘氣(D2)者在短時間長出腫瘤並快速死亡。科學家又發現,在重水工廠中,工人得到惡性腫瘤的比例極高,研究發現,腫瘤的生長與接觸氘氣有著直接的因果關係。

簡而言之。雖然氫與氘是雙胞胎兄弟,它們長的一模一樣,(氘重了一倍)

氫氣對被發現對生命體有益,但氘氣對生命體就是一個毒氣。          

  

2. ()在哪裏呢?     ()從何而來?  

我們知道氫氣來自於水。因為水的分子結構是 H2O。然而。水分子並非只有H2O

水由三種分子構成:

1. 水分子- H2O (2氫化1)

2. 半重水分子-HDO(氫氘化1)

3. 重水分子-DDO(2氘化1)

 

 

 

地表水與飲水中含有150ppm的氘。人體有70%的水。人的體液中氘濃度也是150ppm   

氘存在於重水分子與半重水分子。所以即使我們並不喜歡氘這個毒物,但氘存在於水,人類要喝水,就會喝下半重水與重水。也同時會喝下氘。

氘並不可能用過濾的方式,也不可能用濾水器過濾掉氘。

 

*如何從水中取出氘氣呢?

 

一般而言,重複將水電解。電解水可打斷H2O的氫氧鍵而取得氫氣。但同時也可以打斷半重水的氫氘氧鍵取得氫氘氣(HD)。同理也可以打斷DDO重水的氘氧鍵而取得氘氣。

簡言之將水電解可以得到氫氣 H2 。也同時得到 氫氘氣 HD  氘氣 D2

換言之電解製氫,在製造氫氣的同時,也製造出 氫氘氣  氘氣。

 

直接吸取製氫機所產生的高氘氫氣,同時會吸取到氫氘氣氘氣。電解水素水機所產生的水素水也會有高氘的問題。

氫氣對生命體有益。氘與氘氣對生命體而言就是毒氣。

 

3.  為何【氘】()會讓人長出腫瘤?                    

成人體內將近60%的成份為水,水可以說是人的生命之源。人體內每天發生了無數次化學反應,而氫鍵作為最普遍的化學鍵,幾乎參與了生命體內所有的反應和構成,也是遺傳物質DNA的基本化學鍵。DNA掌控著分子系統的秩序和節奏,其損傷,變異和退化是衰老,癌症和免疫失調的根本原因所在。

氘與氫的化學物理特性有一定差別,氘化學鍵比氫鍵的斷裂速度慢610倍,相關化學反應速率大大降低,DNA轉錄複製中的隨機錯誤一旦發生在氘鍵上,就很難被DNA修復酶糾正。也就是說,假定DNA轉錄複製過程中發生隨機錯誤的概率穩定,氘鍵替代氫鍵使得彌補錯誤的有效性和及時性降低。凡是發生的錯誤會更容易保持和傳遞,細微的差別最終造成迥然不同的結果。這也是氘的危害性的表現。    

 

DNA 二條核苷酸鏈間以含氮鹽基相配對,並以氫鍵相連A=T(雙鍵)C≡G(三鍵) 

簡言之:               

DNA掌控著分子系統的秩序和節奏,其損傷,變異和退化是衰老,癌症和免疫失調的根本原因所在。

DNA複製是指DNA雙鏈在細胞分裂分裂間期進行的以一個親代DNA分子為模板合成子代DNA鏈的過程。 

去氧核糖核酸和核糖核酸螺旋結構中,多核苷酸之間是由氫鍵連接的。多核苷酸越長就越穩定,染色體中的穩定區和基礎基因也就越長,容納的遺傳信息也就越多。在氘原子置換氫原子時,由於鍵能不同,使多核苷酸鏈產生畸變扭曲或斷裂,破壞分子的螺旋結構。因此,只要水中氘越少,則不含破壞性鍵環的鏈條就越長,越多,從而對遺傳信息的保存就越好。相反,如果水中氘越多,則鏈條也就越短、越少,對遺傳信息的保護也就越差,甚至畸變。這就是水中氘影響生物遺傳基因的道理。

這個DNA變成畸變基因,而這個畸變基因並不能被DNA修復脢所修復,缺陷基因不斷再複制之後,就發展成 1. 腫瘤   2. 免疫失調 3. 罕見疾病 4.衰老

 #體內氘濃度與腫瘤生長與免疫失調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避免攝取過高濃度的氘。是必要的保健知識。

 #一般成年人體內約有5cc的重水(DDO)    

4. 如何減少身體中的氘?

氘就在人體的血液(體液)中。人體體液濃縮(細胞長期缺水)時氘濃度就會升高。

氘比較重,氫氣不會累積在體內,但氘會留存於體內,因此老年人體內的氘濃度較高。

目前並無任何已知方法可以從體內將氘取出來。唯一的方法就是用低氘水稀釋體液。 

俄羅斯科學家讓癌症病人能長期喝「低氘水」,病人的體液中的我「氘」含量降低,血液中氘濃度低於150 ppm,成為不利癌細胞分裂的環境,癌細胞難以分裂卻會逐漸凋亡。

俄羅斯醫學科學院癌症科研所與俄羅斯科學院醫學生物問題研究所透過對動物的實驗發現:長期飲用「氘」含量低的水可抑制動物惡性腫瘤的發展,並延長動物的壽命。

#喝足夠的水,避免細胞長期缺水,降低基因缺陷的機率。不要用果汁或飲料取代白開水。

#低氘水可稀釋體液,降低體內氘濃度。干擾腫瘤細胞分裂。  

#不要喝來路不明的低氘水。務必親自實驗辨認真假。假的低氘水,只會造成體內氘濃度升高。

#不要呼吸製氫機產生的高氘氫氣。不要使用市面上的假氫水,水素水產品,避免攝取過多的氘。

 

4. 如何辨認低氘水? 

#25ppm低氘水是給馬喝的,不是給人喝的。

#歐洲的低氘水是做來給癌症病人喝的。製程方法是以重水廢水再添加化學藥劑。價格非常貴,並非給正常人使用。

#癌症病人與自體免疫患者,要攝取低氘水需先取得計算公式。並不是愈低愈有效。 

#不要喝來路不明的低氘水。務必親自實驗辨認真假。假的低氘水,只會造成體內氘濃度升高。

#不要呼吸製氫機產生的高氘氫氣。不要使用市面上的假氫水,水素水產品,避免攝取過多的氘。

 

低氘水的檢驗方式: 

1.溶解力測試: 低氘水有較高的溶解力。用低氘水泡中藥,發製乾貨,澎脹比率大過30%。

實驗方法:

向實驗室索取標準低氘水 (110ppm) 做為樣本A。你要測的低氘水或白開水。做為樣本B。

將要發製的中藥乾貨,如黃耆。分別泡在兩種樣本水A與B中。靜置。觀察其溶解後的液體顏色低氘水溶解的黃耆浸泡液顏色較深。

(下圖是海蔘發製。因為發製海蔘需要學習正確方法。圖片僅供示意,發製較大的是低刀水發製,較小的是白開水發製,不會發海蔘的朋友請勿嘗試此法)


  

1.泡豆子實驗。生物測試法。豆子是種子。遇水即開始準備發芽。豆子的細胞開始分裂。泡在低氘水中的豆子細胞不易死亡。泡在自來水中的豆子,細胞死亡較多。 

實驗方法: 向實驗室索取標準低氘水 (110ppm) 做為樣本A。你要測的低氘水或白開水。做為樣本B。 

準備兩個玻璃瓶。將紅豆或黃豆。放入玻璃瓶1/5高度。分別注滿兩種水(樣本A與B)靜置10~12小時。觀察兩種泡豆水的差異。

結果:

低氘水的泡豆水顏色效淡,較透明。低氘水泡豆水有豆子的香氣。自來水的泡豆水混濁。是臭的。

低氘水降低了豆子細胞的凋亡與突變,因此泡了十幾個小時仍然清澈,並散發香氣。自來水泡豆子,泡豆水混濁。充滿細胞屍體,若在夏天,泡豆水會發臭。

人體有60兆細胞泡在體液中。若用低氘水置換體液。降低體液氘濃度,則細胞不易突變凋亡。     

右邊是低氘水泡豆子,左邊是自來水泡豆子。

 

   

 

 

 

 

 

 

[參考資料]

  被稱為“未來的天然燃料” 讀音:dāo

氘為氫的一種穩定形態同位素,也被稱為重氫,元素符號一般為D2H。它的原子核由一顆質子和一顆中子組成。在大自然的含量約為一般氫的7000分之一,用於熱核反應。

性質  常溫常壓下為無色無味的氣體。

遠離海洋及高海拔的地理特徵決定了冰川水的低同位素特性,即低氘。

氫與氘的原子結構不同,氫形成的氫鍵的能量為2596.27/克分子,氘為2727/克分子,相差130.73/克分子。

氫鍵是有機分子結構的基礎,這種差異影響到分子的活性。

去氧核糖核酸和核糖核酸螺旋結構中,多核苷酸之間是由氫鍵連接的。多核苷酸越長就越穩定,染色體中的穩定區和基礎基因也就越長,容納的遺傳信息也就越多。在氘原子置換氫原子時,由於鍵能不同,使多核苷酸鏈產生畸變扭曲或斷裂,破壞分子的螺旋結構。因此,只要水中氘越少,則不含破壞性鍵環的鏈條就越長,越多,從而對遺傳信息的保存就越好。相反,如果水中氘越多,則鏈條也就越短、越少,對遺傳信息的保護也就越差,甚至畸變。這就是水中氘影響生物遺傳基因的道理。

來自 <http://www.bingchuanshui.com/news_detail.asp?id=32&catid=0>

冰川水又稱低氘水(DDW)在一切自然水體中都含有氫的同位素氘,不管氘含量多少,對生物都是有害的,水中正常的氘含量雖沒有明顯的危害性,但只要正常的水中稍微脫去一部分氘,對人體健康的作用都無法估量,故科學家把含氘量比正常水少的冰川水稱為“生命之水”。

低氘促進蛋白質合成

由於在各種酶—催化劑參加合成的過程中,氘改變著各種生物反應的平衡、順序和次序,降低了反應速度,在酶水準上擾亂了蛋白質的合成,而低氘水是活性水,可提高酶活性數倍,有效促進蛋白質的合成。

低氘保護DNA遺傳基因

去氧核糖核酸和核糖核酸螺旋結構中,多核苷酸之間是由氫鍵連接的。在氘原子置換氕原子時,由於鍵能不同,使多核苷酸鏈產生畸變扭曲或斷裂,從而影響了生物遺傳基因資訊的保留。反之,低氘水可有效保護螺旋結構的穩定性,DNA中的遺傳免疫基因得到有效保護。

來自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60476264.html>

                                                                                                                     

【低氘水:抗癌輔助治療劑】

/ 陳楚言 楊慧齡     來源:大眾醫學

自然界裡存在的水一般由2個氫原子和1個氧原子組成,但氫原子有質量不同的3個同位素,原子量分別為123的氕、氘、氚。其中,氘含量較低的水為低氘水。研究表明,低氘水可以抑制腫瘤細胞增殖,促進腫瘤細胞凋亡,對腫瘤的發生、轉移和復發的防治具有重要意義。

輔助抗癌低氘水

國外研究發現,低氘水能夠使動物體內的腫瘤受到抑制。20世紀90年代,匈牙利國立癌症研究所發現,飲用低氘水,可使貓、狗自發性惡性腫瘤生長完全或部分受到抑制,並註冊申請其為動物抗腫瘤藥物。國外有學者通過使用低氘水餵飼移植瘤大鼠,發現低氘水可明顯減緩腫瘤的生長以及原癌基因的表達。國內專家通過比較不同濃度低氘水對鼻咽癌細胞以及正常細胞株生長的影響,發現低氘水隨濃度降低,可選擇性抑制鼻咽癌腫瘤細胞株的增殖和轉移能力,而不影響正常細胞的生長。還有研究證實,低氘水可抑制白血病細胞的增殖。

目前已有臨床試驗報導低氘水的抗癌輔助治療作用。在匈牙利藥品管理局批准下開展的一項1500名前列腺癌患者參與的臨床試驗結果顯示:飲用低氘水的前列腺癌患者與對照組患者相比,其生存期和生活質量有部分提高。另有研究表明,低氘水可以延長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期,74.3%的患者其腫瘤生長受到抑制。此外,出現腦轉移的肺癌患者平均生存期為4~6個月,而4名連續飲用低氘水3個月的肺癌合併腦轉移患者,隨著體內氘含量逐漸降低,腦部轉移灶的增長受到抑制,癌組織縮小以及消退,4名患者的生存期為21.9~54.6個月。

 三管齊下抗腫瘤

目前研究表明,低氘水抗腫瘤的機制主要分為三個方面。

1.調控腫瘤細胞的細胞週期

    研究認為,當細胞內的D/H比值達到一定值後,可觸發細胞週期調控系統,引起細胞分裂。因此,改變細胞內D/H的比例,可能使腫瘤細胞有絲分裂所需要的條件發生改變,從而抑制腫瘤細胞增殖。已有研究發現,腫瘤細胞經過低氘水培養基處理後,細胞內的蛋白受到調控,腫瘤細胞受到抑制。

2.調控腫瘤細胞的凋亡

    細胞凋亡是通過啟動細胞自身內部的死亡機製而產生的一種細胞死亡方式,細胞凋亡的失調在腫瘤的發生與發展中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P53基因被認為是腫瘤的抑制基因,參與著腫瘤細胞的凋亡調控。研究發現,低氘水可降低移植瘤裸鼠的原癌基因和上調抑癌基因P53基因的表達,誘導腫瘤細胞凋亡。

3DNA損傷機制

    20世紀初,不少研究者提出生物體內氘的含量與機體衰老密切相關。某些酶和蛋白在DNA複製與修復過程中以及氫鍵的形成中起重要作用。研究表明,氘可以在DNA的螺旋結構中置換氫原子,促進衰老以及腫瘤的發生,而這種影響一方面通過推進DNA雙螺旋結構斷裂和替換,另一方面通過使核糖核酸排列混亂,甚至重新合成,出現突變。

總之,低氘水可以活化人體細胞功能,延緩機體衰老,增強機體免疫力,促進血脂溶解等,為戰勝癌症提供良好的基礎條件。

來自 <http://www.ewen.co/qikan/bkview.asp?bkid=263549&cid=782673>

 

 

【氘的自述】

在正式介紹我之前,先來談談我的「氫」家族。氫元素家族共有7個已知的「同位素」兄弟,其中有3個兄弟屬於天然的「同位素」,分別是老大叫「氫」(H),老二叫「氘」(deuterium)(音「刀」,2H),老三氚(音「川」,3H)(tritium)。另外4個同位素兄弟分別是4H5H6H7H,都是在實驗室裡人工製造出來的,從來沒有在自然界出現過,因為它們很不穩定,稍縱即逝。

其中老大「氫」原子含有一個帶正電的質子和一個帶負電的電子,老二我「氘」含有一個質子,一個中子和一個電子,因此有時又被稱為「重氫」,我的元素符號寫為D2H。在大自然中,我「氘」的含量約為老大「氫」的七千分之一。老三「氚」則帶有一個質子,兩個中子和一個電子。「氚」的另一個名字叫「超重氫」,氚可是不好惹的,因為具有放射性。由此可見,在我們7個兄弟的「氫」大家族裡,只有老大(氫)和老二我(氘)可以穩定存在於自然界裡。

必須指出的是:由於氫的這三種較常見的同位素(氫、氘、氚)具有相同的電子層結構,即它們的原子核外都只有一個電子,因此這三種同位素的化學性質基本上相同。但由於它們的原子質量相差較大,導致它們的單一元素及所連帶生成的化合物在物理性質上有所差異,而這種差異在其他元素的同位素中是不顯著的。

我「氘」是1931年由美國科學家尤力(Harold Clayton Urey, 18931981)在研究水的密度時,利用分光鏡發現的。我「氘」是無色氣體,無臭無味,比重2.0,而氫的比重只有1.0。我「氘」的化學性質有許多和氫相似,但不如普通氫活潑。可是我「氘」能形成很多與普通氫形成的相似的化合物,例如:可以與氧化合成重水(D2O),與氮化合成重氨(ND3)。其實,在一切所有含氫的化合物中,氫原子都可被我「氘」原子所取代。在未來的化學世界裡,很可能會有「重氫化學」這一個科目的出現。

我「氘」大多以重水(即D2O)的形式存在於海水或普通水中,因此可經由高純度重水的電解或液態氫的分餾而得;或重水與鋅、鐵、鈣、鈾等金屬的反應而製得。

海水裡我「氘」的質量濃度大約是30 mg/L,這樣的量如果能經由核聚變,放出的能量相當於300公升汽油那麼多。如果能夠把地球上所有海水中的我「氘」(約為45億公噸)全部通過核聚變轉化為能源,按目前人類全年能源消費計算,可供使用幾千億年以上。

我「氘」常做為研究氫反應機構和氫移轉現象的示蹤原子,人工加速的我「氘」原子核(即由一個質子和一個中子組成的「氘核」)也參與許多核反應。

好在我「氘」被發現後,不曾在標準物理單位上發生巨大的影響。因為人們早已不把質量的單位–克–用水來做標準,現在的「克」是依據保存在巴黎的一塊鉑銥合金做為國際法定的標準量,這塊合金重1,000克(1公斤),它的千分之一定義為「克」。至於對「標準溫度」的測定,我「氘」也不產生影響,因為重水存在於一般水中的量實在微乎其微。由此可見,從前說得頭頭是道的基本定義,到後來科學觀察的方法更精密之後,就變得不能繼續維持下去了。

其實,嚴格來說,普通氫氣是由老大「氫」和老二我「氘」所混合組成的。以分子式來說,自然界的氫氣是由H2HDD2三種分子組成,最後一種(即D2)的存在量當然很少。自然界的水也是由老大「氫」和老二我「氘」所組成的:H2OHDOD2O。在電解水時,質量最輕的H2O比其他二種質量重的HDOD2O的生成快上五、六倍,因此餘下的水中多留了我「氘」。再繼續電解多次後,就可得到幾乎純粹的重水。

前面曾提到:由氘(D)代替氫(H)結合的水就是重水(D2O)。因為D2OH2O質量重,所以前者就叫重水。重水是一種無色液體,普通水(H2O)和重水都是由相同數量的氫和氧原子組成,因此兩者的化學反應都相同,但在物性上卻大不相同。在一個大氣壓力下,重水的冰點是攝氏3.82度(但普通水的冰點是攝氏零度),沸點是攝氏101.4度(普通水的沸點是攝氏100度),密度是1.1056 gcm3(普通水的密度是1.00 g/cm3)。

重水並不屬於有毒物質,但是人體內的代謝只需要普通的水,如果只喝重水是會生病的。

以老鼠為試驗品所做的實驗就發現:重水能抑制細胞的有絲分裂,造成需要迅速代謝的身體組織變壞。實驗中的老鼠連續數天只喝重水後,體內約一半的體液中的水分變成重水,這時症狀開始出現,原本需要快速細胞分裂的組織,如髮根及胃膜最先出現毛病,本來快速增長的癌細胞生長速度開始減慢,不過減慢的程度並不足以令重水做為可行的治療方法。

使用核磁共振光譜儀分析化學物質時,若溶劑是水,而研究的溶質對象是氫,為了避免氫原子干擾測定,會改用重水做為溶劑。

媒體常提到的原子能核電站或原子彈製造,需要所謂的重水反應堆。這是因為核子反應爐必須使用重水來減慢中子的速度,讓中子有機會與鈾反應。因此在核分裂時有必要採用中子減速劑,重水是最好的減速劑,製造原子彈時就必須大量製造重水。

普通水雖也可以做為減速劑,但因為水會吸收中子,因此「水式反應爐」必須使用濃縮鈾,而不能使用普通鈾,否則不能達到鈾的臨界質量而使鈾分裂並放出核能。重水反應爐不只可以使用普通鈾,而且會把鈾238轉化成為可製作核彈的鈽(Pu)。目前世界上有些國家(像印度、北韓、巴基斯坦、以色列等)都是以這樣的方式製造核燃料。為了防止核子武器擴散,可以想見,重水的生產和出售在國際上都受到限制,無怪乎有人把重水的製造量視為判斷該國是否在製備原子彈的重要依據。

另外,有一種水稱為「半重水」(HDO),它含有一個氫原子、一個氧原子及一個氘原子。地球上的水大約有三千二百分之一是「半重水」。「半重水」可以透過電解及蒸餾,或以化學方法從普通水中提煉出來。除此之外,還有一種由「重氧原子」(O17O18)組成的水分子,稱為「重氧水」,因為一般的水(H2O)是由O16所組成的。由於分離出「重氧水」分子的難度較高,因此提煉純正「重氧水」的成本比「重水」高。

我「氘」的存在對於細胞分裂的意義重大,D/H(氘/氫)比率的變化能引發細胞分裂。當病患飲用正常「氘」濃度的水時,D/H的比率能滿足腫瘤細胞的分裂條件。而當人們通過飲用「低氘水」來降低體內D/H的比率時,原本適合腫瘤細胞分裂的環境便不復存在;或者說,要再次達到滿足腫瘤細胞分裂所需的DH比率,需經過很長的時間恢復。因此,通過飲用「低氘水」可以剝奪腫瘤細胞分裂的適宜環境,進而達到抑制腫瘤的目的。

自然界的水中都含有我「氘」,約為150 ppm(也就是1百萬份的H2O中,只含150份的D2O),換句話說:一般人喝的水中含有大約150 ppm的我「氘」。而科學研究發現:我「氘」與癌細胞的分裂有關。基本上,我「氘」對生命體的生存發展和繁衍有害。這個存在於水中的我「氘」 150 ppm,代表著:人體的體液中也含有150 ppm的我「氘」,這個濃度的環境有利於癌細胞的分裂。假設把水中的我「氘」拿出來(這很困難,需要高度的科技),形成含我「氘」量較少的水,這水就稱「低氘水」。

其實,「低氘水」就是一般的水,只是我「氘」的存在量很少很少而已。  「低氘水」,英文名叫:deuterium depleted water,簡稱DDW,是完全無毒無害的。一般正常的人也可以喝,只是很貴。「低氘水」可以用寶特瓶裝,也可以加熱,泡茶煮湯都無妨。「氫水」是在純水中加入氫氣,只能用玻璃瓶裝,但不可以加熱。但這兩種水對健康都有幫助,尤其是「低氘水」更有益於生命體的生存和繁衍,對於人類的健康具有重要意義。

由於不可能從水中取出全部的氘,因此「低氘水」分為25 ppm50 ppm75 ppm100 ppm等規格。如果癌症病人能長期喝「低氘水」,這位病人的體液中的我「氘」含量就會降低,這時低於150 ppm的體液就成為不利癌細胞分裂的環境,癌細胞因為難以分裂而逐漸死亡。俄羅斯醫學科學院癌症科研所與俄羅斯科學院醫學生物問題研究所透過對動物的實驗發現:長期飲用「氘」含量低的水可抑制動物惡性腫瘤的發展,並延長動物的壽命。

在製藥工業中也開始研究應用我「氘」代替氫。我「氘」能提高藥效,減少副作用,隨著工農業、醫藥等領域的技術發展,我「氘」的用途會越來越廣泛。
純「氘」氣是一種化學武器,科學家發現:當我「氘」濃度很高時,可以使人在幾個小時內長出腫瘤。反之,濃度低的我「氘」可以讓腫瘤停止分裂與生長。
對於物理學家而言,我「氘」原子核發現的重要性在於它是最簡單的配對原子核,可做為射擊物以進一步研究原子核內部。

我「氘」在核能上的應用,是像氫彈爆炸這種核聚變的反應。對人類來說,這種反應只能帶給人們災難,而把核聚變轉化為核能才能真正造福人類。

實現受控「熱核反應」,先要把氘和燃料加熱到非常高的溫度使其離解成離子,這種氣體叫做「等離子體」。等離子體的溫度越高,密度越大,「約束時間」(即維持高溫的時間)越長,放出能量就越多。當溫度、密度等參數超過某一臨界值時,放出的能量足以加熱下一次添加的燃料,反應就可以持續下去,這就叫「點火」。

但用我「氘」做燃料,要求的點火溫度非常高。而且在約束那麼高溫度的等離子體時,不容許等離子體和器壁相碰,否則等離子體溫度會下降,容器也會被燒壞。用於受控「熱核反應」的我「氘」應保持乾淨,極微量的雜質也會大大增加輻射損失而使等離子體冷下來。因此,製取高純的我「氘」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進行核聚變研究、生產必不可少的。

簡單來講,「核融合」就是把我「氘」與「氚」經過融合變成質量較重的一些核子,在這個過程中就會產生巨大的能量。與核能發電不同的是,核能發電運用鈾元素分裂時的熱能來製造能源;而「核融合」運用元素加總的力量,讓我「氘」和「氚」緊靠在一起來產生反應。

但是,因為我「氘」和「氚」本身都帶有正電,所以必須運用極高溫的環境讓原子核變成電漿狀態,使相斥的原子核可以互相依附在一起,而這項電漿技術正是核融合發電最難克服的技術之一。預計第一座商業用途的核融合電廠能在21世紀中實現,能夠大幅紓解能源與環境問題。

但它已預示了我「氘」將成為一個重要的核燃料。據計算,由我「氘」和「氚」合成的一公斤「氦」約能放出1.2億千瓦的能量。地球上目前世界能量消耗計算,可以足夠供給200億年的需要。「核融合」反應的和平利用雖還是一個遠景,但其實我們每天看到又紅又大、能量源源不絕的太陽,就是靠著核融合反應而發光發熱的。另外,著名電影〈鋼鐵人〉飛行在空中的動力來源–胸前那顆會發亮的能源,就是利用核融合反應而產生能源的構想。

我「氘」自從被尤力博士發現以來,開始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可是我「氘」多半被人們局限在與核能有關的運用上。雖是如此,依據我的特性,在未來日子裡,我「氘」在人體健康醫藥的應用指日可待。
深度閱讀
蘇明德(民90)氚元素的自述,科學月刊,32143-147

                                                

【試述低氘水對人體的功效和作用】

           一、什麼是氘

(dāo)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比較陌生,它是氫的穩定同位素【氫有2種同位素:氕(piē)氘(dāo)】。一般水分子以H2O作為標記,但自然界中並沒有100%純粹的“H2O,我們日常飲用的水中含有一些比氫(H)多含一個中子的氘(D)構成的D2OHDO混在水中,它的濃度大概在150PPM(一噸水中大概含氘150克)。

 

輕水:氫與氧組成的水(H2O)水分子 

重水:氘與氧組成的水(D2OHDO)重水分子及半重水分子 

 

二、氘在自然界中的含量

地球上生物體內的氘含量一般是由海水中的氘含量以及以雨和雪的形式出現的蒸發降水量決定的。在地球上100個不同的點測量降水中氘的含量,可以得出結論:越接近極地,水中的氘含量一般就越少,赤道附近的氘含量最高(赤道區域的氘濃度為155ppm,加拿大北部的氘濃度為135140ppm,一般地區為150ppm)。

氘含量較高的地區:氘聚集在引力高的地方。例如赤道附近、深海等氘含量較高。 氘含量平均的地區:人口密集的溫帶地區,平均氘濃度大概150ppm,,這個地區可以說是平均水準。 

氘含量較低的地區:低引力的極地地區(因地球自轉產生遠心力的影響),高山(因為氘集中在低的地域)的氘濃度降低,在海拔4000米地區,到濃度大概比平原地區低10%左右。

 

三、生命和氘

成人體內將近60%的成份為水,水可以說是人的生命之源。人體內每天發生了無數次化學反應,而氫鍵作為最普遍的化學鍵,幾乎參與了生命體內所有的反應和構成,也是遺傳物質DNA的基本化學鍵。DNA掌控著分子系統的秩序和節奏,其損傷,變異和退化是衰老,癌症和免疫失調的根本原因所在。 

氘與氫的化學物理特性有一定差別,氘化學鍵比氫鍵的斷裂速度慢610,相關化學反應速率大大降低,DNA轉錄複製中的隨機錯誤一旦發生在氘鍵上,就很難被DNA修復酶糾正。也就是說,假定DNA轉錄複製過程中發生隨機錯誤的概率穩定,氘鍵替代氫鍵使得彌補錯誤的有效性和及時性降低。凡是發生的錯誤會更容易保持和傳遞,細微的差別最終造成迥然不同的結果。這也是氘的危害性的表現。

 

早在1974年,氘就被認為是一種導致衰老的因素。一個重要的理論認為:氘可以改變參與DNA反應的酶分子的形狀。國外學者Griffiths在《氘在衰老和其它生物機制與過程的引發與發展中的可能作用》一文中提出了這個概念。

 

1、生命之禍—氘氧重水

研究結果表明,氘對生命體的生存發展和繁衍是有害的,在水中不論氘的含量多少,對生命體都是有毒的。

 

氘置換氫原子可以在DNA的螺旋結構中產生附加應力,造成雙螺旋的相移、斷裂、替換,使核糖核酸排列混亂,甚至重新合成,出現突變。生命機體對氘沒有任何抵禦能力,一旦進入生命體後很難代謝出去,在體內有累加作用,所以高含量的氘對人體的遺傳、代謝和酶系等有不良影響。

 

氘的含量越高,對生命體的毒害就越大,因此包括人在內的各種動植物生命體始終都在受到不同程度的氘中毒,只不過它們現在對於自然中150ppm比值的含氘水已經產生了適應性。如果自然水中D/H超過了正常值150ppm時,對生命體的毒害就更大了。

 

2、生命之福—低氘水(超輕水)

低氘水是生命之水中的“聖水”,而氘氧重水則是危害和毀滅生命的禍水。水中含氘量的多少對生命體的生存發展起了決定性作用。

研究表明,喜瑪拉雅地區、俄羅斯的高加索、安第斯的威爾卡班巴等長壽村的氘濃度都比普通的水低10-15ppm,被稱為超輕水。雖然這些地區日照長、太陽輻射高,但很少有皮膚癌等惡性腫瘤發生。飲用超輕水可以保護DNA免遭破壞,促進DNA修復

四、初識低氘水

低氘水,英文名:(Deuterium Depleted Water)指去除氘之後的水,又可稱之為超輕水(Super Light Water)。一般氘的含量在130ppm以下稱之為低氘水。

 

在過去的60多年裡,對於氘的普遍看法是:由於相比於氫,自然界中氘的含量幾乎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它存在的意義也不值一提。直到“氘”的作用被重新研究發現,這種看法才發生了改變。

 

自然界地表水體(包括海洋與河流)中的氘含量約為150ppm,由於生物體不僅僅由“水” 一種物質組成,故相對而言體內含的氘濃度不大,為大約為12-14mmol/L。但是如果我們將這個值與人體血液中其他重要元素的含量相比,就會發現:氘含量為鈣元素含量的6倍,鎂元素含量的10倍。

 

這樣一個簡單的發現引起了科學家們對“氘”的重新認識和探索。於是,匈牙利科學家們研究將氘去除後,看其是否對植物,動物,以及人類細胞和活機體的生物過程產生任何影響。

 

第一例體外實驗顯示:把癌細胞放置於一個低氘的介質中(90ppm),他們的繁殖被抑制了10-12個小時。而在接受了人體乳腺腫瘤細胞,前列腺腫瘤細胞移植的小鼠實驗以及自發形成腫瘤的貓狗實驗中,飲用低氘水都導致了腫瘤的消褪。而正常細胞卻生長正常。根據這些跟蹤實驗,表明DDW可以導致體內,體外癌細胞的死亡。

 

低氘對於整個生物系統的影響另外也可從植物實驗中得到證實。除了它的抗癌效果,低氘水也能促進植物的生長。在進行了臨床前和毒理學的實驗結果評價後,1995夏,研究者們開始了人體二期雙盲跟蹤實驗,並取得了許多研究成果,證明了低氘水對人體抵抗腫瘤的作用是相當顯著的。

 

氫和氘的相似使之難以辨別,註定認識低氘水是超越時代的。尋找青春泉(Fountain of youth)的埃及豔後和亞歷山大大帝被時代局限在癡心妄想裡,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瞭解水的深層奧秘。氫和氘的物理屬性的相似、沸點的接近,更為分離兩者設定了極高的技術門檻,去氘的過程是以尖端的精餾技術和成本為代價,無怪乎低氘水的時代來的格外晚。自匈牙利科學工作者在1992年實現了人工獲取低氘水,這才使它低調的進入科學認識的範圍,大眾對低氘水的認識更是緩慢的讓人遺憾。

儘管如此,去氘技術的誕生仍然開啟了一個全新時代,低氘水的研究始終在進步,隨著更多人用開放客觀的眼光來關注和參與,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水將被重新定義,低氘水它非凡的健康價值被認可也指日可待。

 

五、低氘水的製備與應用

1、在疾病防治和飲料用水中的應用

氘豐度25~135  10-4atom%的低氘水,可用作疾病防治和飲料用水。在該領域,低氘水有極其廣泛的用途,歐洲、美國、日本等國的科學家都開展了相關研究[1418]。低氘水具有活化免疫細胞、改善機體基礎代謝水準、抗細胞突變和延緩衰老等功能,有益於包括人在內的各種動植物生命體的生存發展和繁衍。飲用低氘水可以預防疾病、保健身體,特別是對某些癌症等疾病的輔助治療,是近年國外核醫學領域和水生理學領域對低氘水應用研究的重大突破。

2、在防治癌症的應用

低氘水防治癌症的方法最初是由匈牙利醫生、分子生物學家SomlyaiG研究發現的,SomlyaiG1990年開始用低氘水對癌症、糖尿病等疾病患者進行大量的臨床研究,揭示了低氘水抗癌效果的分子機理,發現低氘水能抑制腫瘤細胞生長,制約腫瘤細胞的分解複製,最後導致腫瘤品質減少,在有些情況下甚至全部覆滅,是一種全新的原創達到阻止腫瘤細胞成長的新療法。飲用低氘水對防治癌症以及癌症患者的輔助治療有作用。日本等國科學家的應用研究也表明了這一點。

3、應用於心血管、糖尿病等疾病的輔助治療美國霍普金斯醫學院AgreP發現細胞膜上的水通道蛋白質,解開了水在生物體的吸收機理,而且進一步指出水通道蛋白的功能缺失與腎病、水腫有關。這是水生理學科領域的重大發現,從而獲得2003年諾貝爾化學獎。同時指出,只有有序、結構化小分子團水能進入細胞內參與人體物質能量、資訊代謝。因此低氘水是生命的啟動劑、能啟動人體細胞及機能、改善新陳代謝,飲用低氘水對心腦血管病、糖尿病、新陳代謝紊亂等疾病有一定的輔助治療和預防作用。

4、應用于保健、抗衰老

羅馬尼亞科學家Haulica等人的多年研究表明:低氘水具有抗氧化能力,在低氘水環境中,人類大腦和肝臟中抗氧化酶的活性顯著提高。

超氧自由基是人類衰老的總根源。這是人的細胞中線粒體上出現的怪物,它專門吃掉DNARNA遺傳因數或破壞細胞膜,阻礙正常細胞分裂,使人得不到新鮮細胞而衰老死亡。低氘水的分子非常活躍,會帶動生命動力元素含水離子跑到人體的一切角落,靠生命動力元素的自身變價能力,把超氧自由基的電子吸引過來,使超氧自由基變成正常的氧分子,延緩衰老。飲用低氘水能保健、抗衰老。

可用低氘水製成酒精飲料[1920],:伏特加、威士卡、白蘭地、雞尾酒、米酒、果酒以及啤酒等,區別于普通酒飲料,這種酒具有顯著降低酒精毒性的作用,減少酒精性肝病的發生。用低氘水製成非酒精飲料,:飲用水、礦化水、磁化水、軟飲料和功能飲料等,能改善人類健康和生活品質

 

5、在動植物生長中的應用

科學家指出,鯨魚之所以長得很大,並生活在接近冰山的融冰邊緣區域,是因為寒冷極地附近水中的含氘量少,魚類和浮游生物容易繁殖;侏儒人和矮小動物主要生活在氘含量多的赤道非洲西部,而大型非洲動物象和河馬均在氘含量比正常值少的非洲東部。對於植物,用低氘水浸泡種子和澆灌,易於種子發芽和生長,提高產量和品質。

 

6、在化妝品中的應用

文獻報導 水中同位素氘的含量顯著影響化妝品中蛋白質、碳酸化合物、脂類、核酸等物質的基本性能,使用氘含量低的水生產化妝品是優選的,低氘水是改進化妝品品質的安全且有效的組分,有助於提高皮膚細胞抗老化、保濕、抗紫外線照射、抗過敏等功能。

此外,低氘水還可用作製藥用水、消毒用水、動植物培養劑等等

 

總之,水是生命之源,水中氘元素的含量是衡量水好壞的重要標準,低氘水不僅應用於科學研究,低氘水能活化免疫細胞、改善機體基礎代謝水準、抗細胞突變和延緩衰老等功能,更有益於生命體的生存發展和繁衍,對於人類的健康具有重要意義。 

       來自 <http://ddh2.blogspot.tw/>

                                                           

【低氘水與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血管疾病】

DDW可顯著降低血脂,促進膽固醇流出,改善高脂血症時的凝血和纖溶系統功能狀態,可能具有保護心血管系統的作用。動脈粥樣硬化(atherosclerosisAs)導致的心腦血管疾病已成為危害人類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而Steinberg提出的動脈粥樣硬化的氧化學說認為,活性氧及其相關氧化產物損傷內皮並誘導內皮細胞釋放各種促炎因數是引發動脈粥樣硬化炎症反應的始動因素,抗氧化應激可能抑制動脈粥樣硬化過程。Olariu等[5]觀察DDW對機體紅細胞抗氧化物酶類的影響,結果顯示飲用DDW的大鼠比飲用自然水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含量下降,還原型穀胱苷肽(glutathioneGSH)值顯著增高,穀胱苷肽還原酶(glutathioneReductaseGSH-Red)活性、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dismutaseSOD)活性顯著增高,提示DDW可影響機體抗氧化系統,較長時間飲用可能起到抗氧化的作用。Olariu6]還在鎘中毒大鼠實驗中觀察到DDW可部分中和鎘中毒引起的氧化損傷,但是不能完全修復鉻中毒引起的機體損害[7]。Petcu等[8]研究表明,DDW能通過增加嗜中性粒細胞和單核細胞的數量,介導抗氧化物酶活性增加,從而顯著減輕氧化應激效應和發揮抗氧化作用。由此,我們可以推測,低氘水可能具有一定抗As的作用。

【低氘水與糖尿病】

糖尿病發病率逐年攀升,低氘水與糖尿病的關係也引發學界關注。周振宇等[9]在糖尿病大鼠模型的實驗中觀察到,DDW和低氘白酒可顯著降低空腹血糖水準,提升空腹胰島素水準,改善胰島細胞形態、體積和分佈。Molnár.等[10]報告,低氘水能促進鏈脲佐菌素(streptozotocinSTZ)誘導的糖尿病大鼠葡萄糖轉運蛋白4(glucosetransporter4GLUT4)從胞內易位至細胞膜並增強葡萄糖的攝取。並在30名年齡在1860歲之間的糖尿病志願者中進一步觀察到,每天飲用1.5LDDW11名患者(36.6%)胰島素抵抗減輕,全身葡萄糖攝取量從0.2mg/min增至每公斤4.2mg/min,提示DDW不但可以降低空腹血糖水準,還具有緩解胰島素抵抗的作用。Aneta等[11]探討DDW對經化療大鼠血漿總糖蛋白和糖基化水準影響的實驗結果顯示,DDW處理組所有大鼠與其對照組相比血漿總糖蛋白和糖基化水平均顯著降低。

【低氘水的抗衰老作用】

 

伴隨年齡增長機體清除自由基能力下降,堆積的自由基引發組織細胞損傷促成機體衰老。2010年王潔在亞急性衰老小鼠模型上觀察到,飲用氘體積分數為00050%DDW,血清、心肌和肝組織SOD含量顯著增高,活力增強;MDA含量顯著下降,心組織勻漿和肝組織單胺氧化酶(monoamineox-idaseMAO)含量顯著降低,乳酸脫氫酶(lactatede-hydrogenaseLDH)活力增高,過氧化脂質(lipidper-oxidesLPO)含量顯著減低,總抗氧化能力(totalan-tioxidantcapacityT-AOC)活力增高,提示DDW可通過提高內源性抗衰老物質的活性[12]。Avila等在錳毒性秀麗隱杆線蟲衰老模型上研究DDW對衰老的影響,結果顯示DDW處理可恢復壽命調控因數(abnormaldauerformation-16DAF-16)基因表達和總蛋白激酶B(totalproteinkinaseBtAKT)SOD的水準,提示DDW可能通過抑制活性氧以延緩衰老過程,通過調節DAF-16信號通路延長秀麗隱杆線蟲壽命[1314]。Balint等[1516]等也報導飲用DDW餵養老齡貓和狗可整體提高動物的生命力。Seki等認為可能是低氘水降低細胞內氘含量所致。

【低氘水的抗輻射損害作用】

一定劑量的射線輻射可造成一系列的機體損傷,如貧血、免疫功能降低、及內分泌失調等。高濃度氘可破壞C-H鍵的連接,造成DNA雙螺旋結構斷裂和替換,引起核糖核酸排列混亂,加據輻射損傷,而低氘水具有防止輻射損傷的作用。早在1999Bild等就在小鼠實驗中發現,連續15天飲用DDW的小鼠γ射線照射後存活率從25%提高到60%,並使白細胞,紅細胞和血小板數保持在正常範圍,血清調理功能和巨噬細胞等免疫學參數顯著增高。Bild17]根據其實驗結果認為DDW的抗輻射損傷作用與其提高免疫系統防禦功能有關,特別是非特異性免疫防禦功能增強,刺激外周血細胞增殖。Gabriel等[18]也在用半數致死量X線照射小鼠實驗中觀察到,DDW可增強龍牙楤木提取物的抗輻射作用。同年,連璐等在正常小鼠上觀察到DDW的免疫調節作用,,DDW可顯著提高IgM,增加脾臟指數和CD4+CD4+/CD8+的含量,表明DDW對正常小鼠非特異性免疫和特異性免疫功能也具有一定的增強作用[19]。免疫系統防禦功能加強可能是低氘水抗輻射損害作用的重要途徑。

【低氘水的抑制腫瘤作用】

低氘水對腫瘤的作用倍受學界關注,1990年匈牙利國立研究所報導DDW能誘導寵物貓和狗自發性惡性腫瘤完全或部分消退[20],並註冊申請其為動物臨床抗腫瘤藥物[21;Somlyai等[22]研究結果顯示DDW能顯著抑制小鼠成纖維細胞和移植瘤小鼠腫瘤生長,59%的移植瘤小鼠腫瘤體積縮小直至完全消退。Tyrysov等[23]研究的結果也得出,飲用氘含量低的水能顯著減小小鼠路易斯肺癌細胞移植瘤體積並延長宮頸癌移植小鼠的壽命。Somlyai等[21]用低氘水處理多種腫瘤細胞株發現,腫瘤細胞增殖明顯延緩,結果提示DDW引起腫瘤衰退的機制可能與干預細胞週期信號轉導通路有關。Virag等[24(2007)用低氘水餵養Fischer344移植瘤大鼠發現,DDW可顯著降低腫瘤生長速度和原癌基因Ha-ras的表達,並建議DDW作為飲食療法用於腫瘤引起的體重減輕。2010Cong等[25]在BALB/c裸鼠人肺癌H460細胞移植瘤模型上的實驗結果顯示,飲用DDW可提高抑瘤率達3008%,明顯提高裸鼠的生活品質,並認為可能與誘導肺癌細胞S期阻滯和細胞凋亡有關。王宏強等[26]比較不同濃度DDW對正常細胞和鼻咽癌細胞株生長的影響,結果發現DDW呈濃度依賴性下調核增殖抗原(proliferatingcellnuclearantigenPC-NA)蛋白的表達,但不影響正常細胞PCNA蛋白的表達。Roumyantsev等[27]也觀察發現DDW可抑制白血病細胞的增殖[28-30]。低氘水的抑制腫瘤作用也得到臨床資料的支援,匈牙利1500名前列腺癌患者參與臨床Ⅱ期雙盲、隨機調查實驗結果顯示,飲用DDW具有顯著抑制腫瘤的治療效果。Krempels等[31]的研究得出DDW可延長乳腺癌和和患者存活期,743%的患者腫瘤停止生長。

【展望】

當前有關氘對人體生理功能的意義以及醫學中地位的認識有限,但有一點已經明確,體內氘濃度過高將對人體的代謝、遺傳等引發不良影響[32],並且進入機體內的氘很難排出。因此期待用DDW以置換體內累積的氘降低體內氘含量已成為醫學界關注的熱點。目前有關DDW的醫學研究較多圍繞DDW的抑制腫瘤作用,只有少量文獻涉及糖尿病、心腦血管疾病、抗氧化、抗衰老、調節機體免疫功能及抗輻射等作用。DDW的醫學研究還處在實驗室工作的早期階段,雖然離臨床實際還有很長距離,但堅持進一步深入研究有望為某些疾病的防治開拓一個新領域。

作者:路嬌揚王雙單位:南華大學心血管疾病研究所動脈硬化學湖南省重點實驗室

                                              

低氘水對肺癌細胞增殖的抑制作用其可能的機制

Inhibitory effect of deuterium-depleted water on proliferation of lung carcinoma cells and the possible mechanism

摘要:

目的:初步探討低氘水(deuterium-depleted water,DDW)在體內外對人肺癌細胞增殖的抑制作用及其可能機制.方法:MTT法檢測DDW對肺癌A549細胞和正常人胚肺成纖維細胞HLF-1增殖的抑制作用,TUNEL法檢測A549細胞凋亡情況,流式細胞儀檢測細胞週期的變化.建立BALB/c裸鼠人肺癌H460細胞移植瘤模型,低氘水飲用60 d後觀察裸鼠移植瘤的生長情況.結果:與對照組比較,培養10 h時體積分數為0.0025%0.0050%0.0105%DDWA549 細胞增殖具有顯著抑制作用(P<0.05),隨後抑制作用消失,48 h後又逐漸出現抑制現象,72 h抑制作用顯著(P<0.05);相同條件下不同體積分數的DDW對正常人胚肺成纖維細胞HLF-1無顯著抑制作用.TUNEL染色顯示,0.005%DDW作用後A549細胞出現凋亡,凋亡率顯著高於對照組細胞[(25.38±3.90)% vs (10.87±1.11)%), P<0.05].流式細胞儀檢測顯示,DDW作用後A549細胞S期細胞顯著增加(P<0.05).人肺癌細胞H460移植瘤裸鼠飲用DDW,能夠明顯提高裸鼠的生活質量,抑瘤率達30.08%.結論:DDW對肺癌細胞增殖的抑制作用僅限於一定的劑量範圍,且具有波動性和時段性的特點;其機制可能與誘導肺癌細胞S期阻滯和細胞凋亡有關.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in vitro and in vivo inhibitory effects of deuterium-depleted water (DDW) on the proliferation of human lung carcinoma cells, and to explore the possible mechanism. Methods: The inhibitory effect of DDW on the proliferation of human lung carcinoma A549 cells and human embryonic lung fibroblast HLF-1 cells was examined by MTT assay; apoptosis of A549 cells was examined by TUNEL; and cell cycle was analyzed by flow cytometry. Mouse model of lung carcinoma was established by inoculating human lung carcinoma H460 cells into BALB/c nude mice, and the growth of implanted tumors was observed after DDW treatment for 60 d. Results: Compared with control group, A549 cells treated with 0.0025, 0.0050 or 0.0105 DDW showed significantly decreased proliferation 10 h after treatment (P<0.01). Then the inhibitory effects of DDW gradually disappeared, but appeared 48 h later again, with the inhibitory effects at 72 h being significant (P<0.05). DDW at the same dosages showed no inhibition on the proliferation of HLF-1 cells (P>0.05). TUNEL assay verified the apoptosis of DDW-treated A549 cells, and the apoptosis rate of DDW-treated A549 cells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of control group[45.30±4.21]% vs [22.25±030]%, P<0.01). Cells in S phase were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in DDW-treated A549 cells compared with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P<0.05). The life quality of H460 cell-inoculated nude mice treated with DDW was greatly improved, with the tumor inhibition rate being 30.08%. Conclusion: DDW can inhibit the proliferation of lung cancer cells within a certain range of dosage and in a fluctuating pattern; its mechanism might be associated with induction of apoptosis and cell cycle arrest in S phase of tumor cells.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zgzlswzlzz200905012

 

【什麼是低氘水?氘水(重水)有哪些危害?】

Posted on 2014-07-15

 

【低氘水概念】

低氘水,英文名 deuterium depleted water,簡稱DDW

氘含量較低的低氘水,被稱之為輕氫分子水。自然界裡存在的水一般由2個氫原子和1個氧原子組成,但氫原子有質量不同的3個同位素,原子量分別為123的氫(H)、氘(D ,重氫)、氚(超重氫)。自然界的水中,重氫的含量約為150ppm,由D代替H結合的水就是重水。國內外研究表明,重氫對生命體的生存發展和繁衍有害。低氘水對人體健康有諸多好處,更有益於生命體的生存和繁衍,對於人類的健康具有重要意義。

【來源】

在地球上一切自然水體中都含有氫的同位素氘(Dao),不管氘含量多少,對生物體都是有害的,水中正常的氘含量雖沒有引起明顯的危害性,但只要正常的水中稍微脫去一部分氘,對人體健康的作用都無法估量,所以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低氘水。俄羅斯醫學科學院癌症科研所與俄羅斯科學院醫學生物問題研究所通過對動物的實驗發現,長期飲用氘含量低的水可抑制動物惡性腫瘤的發展,並延長動物的壽命。因此,提出了低氘水對生命體具有著極強的促進作用,研究發現,冰川水是罕見的天然低氘水,但氘的含量相對較高;目前可人工生產低氘水,可以把氘含量降低到您想得到的含量,一般用於飲用,50ppm的氘含量性價比較高。

【氘水(重水)的危害】

氘為氫的一種穩定形態同位素,也被稱為重水,通常媒體常提到的原子能核電站或製造原子彈的所謂重水反應堆,用的重水就是氘水。

氘的存在對於細胞分裂的意義重大,D/H(氘/氫)比例的變化能引發細胞分裂。當病患飲用正常氘濃度的水時,D/H的存在比例能滿足腫瘤細胞的分裂條件。而當我們通過飲用低氘水來降低體內D/H的存在比例時,適宜於腫瘤細胞分裂的環境便不復存在;或者說,要再次達到滿足腫瘤細胞分裂所需的D/H比例,需經過很長的時間恢復。通過飲用低氘水,我們剝奪了腫瘤細胞分裂的適宜環境,從而達到抑制腫瘤的目的。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other/n686zq.html

 

"低氘水"抗腫瘤作用的研究進展

摘要:目的氘是致癌的重要诱发因素之一,通过采用先进的制造技术去除天然水中的氘,降低氘含量可制得贫氘水,又称低氘水、超轻水或无氘水。有研究表明,水中氘浓度体积分数减少65%能够抑制肿瘤生长,国外临床实验证实服用低氘水(10~20 ppm)的肿瘤患者能使肿瘤停止生长,显著提高患者的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目前,抗癌化疗药物种类繁多,但都存在一定局限性,而低氘水使用方便,没有毒副作用。基于低氘水的显著优势,本文主要对低氘水的抗癌作用的研究进展作一综述。

关键词:氘;癌症;低氘水;抗癌

中图分类号:R730.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4254201210-1454-03

doi: 10.3969/j.issn.1673-4254.2012.10.015 

http://www.cnki.net/kcms/detail/44.1627.R.20121012.2110.022.html 

https://1drv.ms/b/s!Aps38dWi9aFZgthOONceRKr8VB6Fhw  

 

【清華大學教授 丨低氘水是什麼?  06-30 19:48

清華大學教授、患者胡東成  

原文出處:  http://tw.112seo.com/article-2100881.html

1  低氘水

 低氘水,又稱“超輕水”。英文名稱為:Deuterium DepletedWater,是采用特殊設備,經過上千次蒸餾效應,從而降低天然水中的氘含量,成為適合於食用的具有特定功效的低氘飲用水。 

 

氘(dāo)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比較陌生,它是氫的穩定同位素【氫有3種同位素:氕(piē)、氘(dāo)、氚(chuān)】。一般水分子以H2O作為標記,但自然界中並沒有100%純粹的“H2O”,我們日常飲用的水中含有一些比氫(H)多一個中子的氘(D)構成的D2OHDO混在其中,它的濃度大概在150PPM,即表示在1噸水中大約含有150克的氘。

 

2  長久以來被科學界忽視的元素 --  

成人身體60%由水組成,另外還考慮到除水以外的人體內有機物也包含氘,因此我們認為人體內的氘濃度在12-14mmol/L之間。而人類血液大約含有2mmol/L的鈣、1mmol/L的鎂和4mmol/L的鉀等人體不可缺少的微量元素。氘在人體中含量超過鈣的6倍、鎂的10倍、鉀的3倍、鋅的90倍、銅的460倍。

人生命機體內的氘含量其實遠高於一些微量元素在人體內的含量。

3  低氘水的生物特性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PeterAgreRoderickMackinnon發現,細胞膜存在著水通道,但這個通道非常狹窄,隻有2納米(1納米等於百萬分之一毫米),惟有小分子團水才能順利通過。所以,不是所有喝進去的水都能被細胞吸收。

自然界中很多水由於汙染等原因,變成了分子團大、活性低的“死水”。而低氘水采用特殊的製造工藝,經O-17核磁共振分析證實,其分子團比一般水小50%以上,溶解力要比一般純水高30%以上,具有更強的活性,更容易被細胞吸收。

4  氘的危害

研究結果表明,氘對生命體的生存發展和繁衍是有害的,在水中不論氘的含量多少,對生命體都是有毒的。氘置換氫原子可以在DNA的螺旋結構中產生附加應力,造成雙螺旋的相移、斷裂、替換,使核糖核酸排列混亂,甚至重新組合,出現突變。

生命體對氘沒有任何抵禦能力,一旦進入體內後很難代謝出去,在體內有累加作用,所以高含量的氘對人體的遺傳、代謝和酶係等有不良影響。氘的含量越高,對生命體的毒害就越大。

5  低氘水與保健養生

1.增強人體免疫力

提高人體NK細胞活性值,增強機體免疫功。

2.活化機體細胞,延緩衰老

活化人體細胞,有效保護DNA修複酶,促進酶反應,減少生命體DNA複製的錯誤。此外低氘環境也會激發人體褪黑素的生成,可以減少老年斑,使皮膚更白皙光澤。

3.緩解便秘

活化腸粘膜細胞、促進腸蠕動,利於排泄,具有預防或緩解便秘等作用。

4.降低血糖

恢複胰髒正常的分泌功能,進而糾正糖和脂肪的代謝紊亂,將起伏不定的血糖水平變得趨於穩定,有利於糖尿病患者的康複。

5.溶解血脂

降低膽固醇含量和血黏度,活化內分泌係統中的各種腺體細胞,包括胰腺、甲狀腺、腦下垂體、腎上腺、性腺等。

6.提高睡眠質量

飲用低氘水可使大腦的副交感神經興奮,提高睡眠質量,對長期失眠的人具有很好的效果。

6  低氘水與腫瘤防治

1990年初,匈牙利國立癌症研究所研究發現:癌細胞增長機制與氘元素之間存在著很深的關係,在癌細胞分裂的各個階段都需要氘,而此時如果氘不足的話就會使癌細胞代謝失調,不僅不能進行正常分裂,而且還可能導致癌細胞的壞死。而人體正常細胞卻能很快適應低氘環境。

在研究了數千個病例後,我們發現,不同起源的腫瘤或者隸屬於不同類別的腫瘤,對低氘水的敏感度完全不同,歸納總結為四種類型:

1.高敏感類型——低氘水對這類腫瘤有明顯的治療效果,且70%-80% 的患者幾周內就會出現明顯的腫瘤衰退現象。該類型的腫瘤有子宮腫瘤、子宮頸腫瘤、舌部腫瘤、喉部腫瘤、甲狀腺腫瘤、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急性粒細胞白血病、慢性粒細胞白血病、乳腺腫瘤、皮膚腫瘤、睾丸腫瘤、胃癌、前列腺腫瘤、腎髒腫瘤,共計15種。

2.平均敏感類型——低氘水對這類腫瘤的治療效果少明顯,但大多患者在持續飲用一段時間後,仍會產生腫瘤衰退,病情緩解的現象。該類型的腫瘤有結腸腫瘤、直腸腫瘤、肺部腫瘤、多發性骨髓瘤、星狀細胞瘤、霍奇金氏淋巴瘤、非霍奇金氏淋巴瘤、卵巢腫瘤、膀胱腫瘤、肝髒腫瘤,共計10種。

3.低敏感類型——低氘水隻對患這類腫瘤的少數患者有積極反應,雖然效果不太明顯,但也有成功遏製腫瘤生長的情況。該類型的腫瘤有膽囊腫瘤、惡性黑色素腫瘤、膠質母細胞瘤,共計3

4.抵抗性腫瘤——根據現有的臨床病例觀測,低氘水對這類腫瘤沒有任何實質的效果。該類型的腫瘤有胰髒腫瘤。

7  清華大學低氘水飲用試驗

清華大學先後有13位教工參與了低氘水飲用試驗,目前仍在飲用者有12位。多數是從201141日起飲用的,另有幾人在一年後加入。飲用者中,腫瘤患者為8人,其餘為其他疾患試飲者。飲用的是低氘水。8名腫瘤患者年齡最小的為67歲,最大的為81歲。其中,乳腺癌3人,胰腺癌1人,肺癌1人,膀胱癌1人,前列腺癌1人,結腸癌1人;腫瘤出現轉移的有3人;全都做過腫瘤切除手術;6人做過化療,其中4人同時也做過放療。

7位患者持續飲水兩年多,身體狀況穩定,自我感覺良好。具體表現在:

1)與腫瘤相關標誌物檢測數據(如CEACA125CA199等)均顯示在正常狀態,或者飲水前指標(PSA)在一定範圍波動,飲水後沒有惡化還有所改善;

2)各種腫瘤影像學檢查(B超、胸片、CTPET等)均未見新變化;

3)患者的相關症狀或體征都有不同方麵或不同程度的改善,多人反映在神疲乏力、失眠、便秘、皮膚瘙癢、口舌潰瘍方麵改善較為明顯,也有患者分別反映自己在口幹咽燥、食欲不振、多尿、心悸、自汗、盜汗、老年斑等其中的某個方麵有所好轉;

4)在體力方面,多數人保持在“一切正常,能進行正常活動,有輕微病症,體力有改善”的狀態;兩位年齡為77歲和 81歲的老師,飲水前“生活可自理,但體質虛弱”,飲用後改善為“可進行正常活動,病症減輕,體力有明顯改善”;

5)在藥物反應方麵,患有前列腺癌的那位老師在術後通過注射易那通針劑進行藥物治療,過去一直有較大的不適反應。飲用低氘水後反應得到明顯緩解。

有一位膀胱癌患者,腫瘤轉移到肝和肺,於2012519日去世。但是他在生前反映,飲用低氘水後食欲變好,睡眠改善,因此情緒也較好。特別是飲水後減輕了放療的痛苦,沒有過去放療時那麼大的反應。清華大學這組試驗者兩年多來飲用低氘水的實踐表明,低氘水具有有益於人體健康的多方麵功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穩定腫瘤患者術後的身體狀況,減輕腫瘤治療的藥物反應,緩解腫瘤和其他某些疾患的病痛和症狀,具有促進康複的作用。至今我們還沒有發現任何對人體的不良反應。所以我們認為,低氘水的保健作用值得引起關注和研究,低氘水的飲用可以在更大範圍推廣。 

來自 <http://ddh2.blogspot.tw/>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台灣氫水實驗室由一群研究氫氣數十年經驗的各國科學家組成,我們供應全球供17所醫學及研究單位玻璃瓶裝醫療級低氘飽和氫水。氫氣生物產業已是全球綠色醫學的明星項目,希望能支持研究,對人類有貢獻。

 

 

 

 

 

 

累積 | 今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