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0952札記之四十六:文明?瘋顛?

後現代社會似乎已經走到了末端,如同布西亞所言,「虛擬的」已經超越了真實,又或者如李歐塔所言,「遊戲」取代了一切,一種最現實、最利益現世的反動正在形成!一種凡事從自身本位出發的現實主義正在形成!我們可以說這是一種個人本位的極端個人主義,但卻冠上了人性的外衣,它們要使人們相信,這才是原本的、真正的人性,所謂多元、所謂民主,隱然成為一種包裝的糖衣、一種假像。

這種現象跟古典大師提到的「一隻看不見的手」、「自利心」,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上個世紀初社會學家韋伯所謂的新教徒已經不見了,一切逐漸的簡化成為自我,從很多瑣碎的面向向外散開來,理性與非理性的界限不復存在,管理學或行政學上的溝通理論,也已然不再存在了,我深深的懷疑哈柏瑪斯所謂的理性溝通是否真正存在過,而這些就是當代社會的樣貌!

傅柯在瘋顛與文明中提到:瘋子並不純然是個瘋子,而是有其個人的理性分析與認知,是有所堅持的,而且瘋子也會跟隨著文明演進,不只是從禁閉室釋放出來,更從醫生的控制下釋放出來。當一切混沌不明、分不清現實與虛幻時,那到底誰才是瘋顛者?我們看到的諸多現象,到底是文明?抑或者只是瘋顛的一個面向?

回應

一個喜歡雨果、一個介於半人半神間的人…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