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005文教類新聞

國際發明展再奏捷 我參展團摘19金排第二

台灣參展團在第21屆「俄羅斯阿基米德國際發明展」中,獲得19金19銀4銅以及8面大會特別獎,總成績在27個國家中,排名第2。(圖由中華創新發明學會提供)

2018-04-09 12:12

〔記者楊綿傑/台北報導〕台灣發明實力在國際再度展現!在稍早公布的2018年第21屆「俄羅斯阿基米德國際發明展」中,我國參展團總計獲得19金19銀4銅以及8面大會特別獎,總成績在27個國家中,排名第2,僅次於地主國俄羅斯。

  • 馬拉威學生與台灣學生共同組成團隊在俄羅斯阿基米德發明展奪金及特別獎。(圖由中華創新發明學會提供)

    馬拉威學生與台灣學生共同組成團隊在俄羅斯阿基米德發明展奪金及特別獎。(圖由中華創新發明學會提供)

今年首度有來自馬拉威的學生與台灣學生組成團隊參賽,係2013年由馬拉威阿彌陀佛關懷中心的Mnyanya Joseph、Sadi Sadik、Mindano Lowsan以及環球科大企管系學生黃健彰共同組成「馬拉威台灣夢想團隊」,提出由APP系統控制的「聲控農田裝置系統」,透過APP以手動和語音操作方式來控制開關來節省水源,可望解決農民僅能依靠雨季來種植農產品,水源不足的問題,進一步可能改善糧食不足狀況,獲得1金1特別獎。

勤益科技大學教授翁國亮和學生翁健倫、翁翎華、翁靖茹的作品「水資源能量轉換系統」,在建築物建置密閉式水能源庫,利用水作為能量轉換和儲能系統,順應自然在白天吸收建築物所需的熱,夜晚則排放建築物多餘的熱,能量轉換所需的電力,利用離峰時段運轉,可節省能源30%至50%,節省能源費用50%至70%以上,獲得1金1特別獎。

台北市私立復興實驗高中學生徐謙德和徐宗德合作的「分段式安全加油把手」,是鑒於摩托車的油門車把常常因為誤觸而發生機車暴衝的意外,因此將把手設計成兩段式,能配合所有機車油門,必須同時握住套體和油門轉環,才能控制油門,減少意外發生,獲得1金1特別獎。

而中華大學工業產品設計系學生劉君帷設計如同膠囊咖啡原理的「客製化面膜機」,結合紅外線掃瞄、3D列印、雷射切割技術,顛覆傳統面膜使用,一次只能選擇一種功能。而客製化面膜機,可先幫使用者掃描臉部並分析膚況,再根據結果放入適合自己的內容物例如美白、保濕等,機器便會產生出一張獨一無二的面膜,並能藉由面膜機長期觀測肌膚的狀況,獲得1金1特別獎。

學校單位之外,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電子系統研究所副所長曾耀華率領楊博鈞、李明堂、張祐禎等團隊成員,以「一種無線射頻防偽標籤結構」發明項目進行參展,意即在封口處裝置無線射頻辨識標籤,可提供酒品「身分證」的識別,一旦酒品被開過,就能立刻被發現,達到辨識防偽功效,除獲得1金1特別獎,其技術已經獲得專利,並運用於業界。

在產業方面,代表葡萄王生技以「益生菌的新包埋技術能有效提升益生菌於腸道內活性」,透過新的包埋技術包覆益生菌,加強菌體抵抗胃酸及膽汁能力,易於吸附於腸道上,也獲得1金1特別獎。

高職學用落差大/科大︰產業沒升級 學生跑光光
2018-04-09

〔記者吳柏軒/台北報導〕高職學用落差,科技大學亦被詬病淪為升學主義,但部分科大校長強調,台灣中小企業不能再用三、四十年前的用人標準,也不能有企業在中國混不下去,回台灣竟要政府幫忙培育低階人力,若台灣產業不能升級,恐在國際化潮流被淘汰。

  •  找廉價或低階人力 業者恐會被淘汰

台灣科大校長廖慶榮語重心長地指出,台灣以中小型企業為主,如今喊學用落差、喊缺工,實際上很多也是企業本身沒升級,台灣人才結構已多是大專畢業生,業界如未給予相對應職缺及待遇,而多想用高職或較低階技術人才,未來學生都會出國跑光光,業界也恐被時代淘汰,因為就連中國等地區,也漸漸不願提供廉價勞工。

廖慶榮點出,教育部補助推動就業導向專班,輔導高職、科大與企業「產學攜手」,立意良善但不能強迫各校都辦,高職生要提高學歷及能力可理解,各科大也有不同立場,如前段科大學生畢業後就業前景良好,不該被設限綁定未來任職企業,其他學校若要搶救畢業生就業率,則可多開專班。

據勞動部調查,大學失業率達十四.七九%,遠高於青少年失業率平均,也比高中、高職或國中的失業率高。

廖慶榮也說,與其幫學生找較廉價或較低階技術工作,更要致力媒合高階職缺,例如台科大十五年前就與電子電力領域的知名企業合作開設「產碩、博專班」,由企業和老師共同面試碩士生,合格者企業需發放一年卅萬元獎學金,學生仍在校做研究,但與該企業研發課題相關,待兩年學成後,就能鏈結該企業職缺,成為高階研發人力,一年有一八○名碩博士生參與。

台北科大教務長楊士萱則指出,北科大也很重視培養學生實務技能、跟產業連結等功能,有企業願意提供獎學金來提前「綁約」,但學生申請未額滿,可能想保留未來選擇性;此外,北科大目前重推五專學制,則是鎖定智慧自動化工程領域,希望與大學領域區隔,同時替產業培育中階到中高階人才。

蘋中信:日本人在電車不讓座的真正理由?(野島剛)

出版時間:2018/04/06

我討厭人潮擁擠的電車,所以都盡量避開通勤時間搭乘。
不是因為怕被誤認為「電車痴漢」(色狼),也不曾發生過,而是因為經常看到年輕的學生或上班族不讓座給老年人,每次心裡都覺得很不舒服,造成精神壓力越來越大。明明老年人就站在自己的跟前,可是座位上的年輕人仍自顧地滑手機,這是電車裡的日常風景。當我目擊到這種狀況時,一股正義感上身,心裡總是會如此想道:
「我如果跟這位年輕人說:『嘿,請你讓座給這個人』,即使那個時候年輕人站起來說:『好』,可是老年人一定會很客氣地說:『不用不用,我站著就好』。這樣一來,三個人僵在那裡,我的面子也完全掛不住,怪自己多此一舉。如果是年輕人不耐煩地說:『少囉嗦,和你沒關係吧,這個人又什麼都沒講,你是多管閒事?』,這樣又變成在電車裡大小聲,真是麻煩」。

日對讓座無約束力

我就這樣子東想西想,心裡很糾結的時候,電車到了下一站,而老年人也下車了,年輕人還是坐在那裡,而我什麼都沒說出口,又往肚子裡吞下去。正義之魂才要燃燒而已,就被澆熄了。
如果是我自己有座位,站起來禮讓就好了,事情很簡單。可是,要如何讓別人讓位給需要的人,真的很費神。我想這樣的煩惱,台灣人一定無法理解吧。
搭乘公共交通運輸時,要讓座給老年人或身心障礙者,這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日本人也知道這是正確的行為,但是日本社會對於讓座與否並沒有什麼「約束力」。所以,我行我素的年輕人或是疲倦的上班族,在電車上一看到老年人站在眼前,就裝睡或者是埋首在手機螢幕上,擺明就是不讓座。就算知道他們是裝的,但是周圍的人也都不會說什麼,而且老年人也不會主動說:「年輕人,起來讓座給我這個老人家」。
這個地方就和台灣很不一樣。在台北的捷運裡,除了老年人以外,很少人會去坐博愛座。即使有人坐了,老年人一上車也會主動開口:「這裡是博愛座,請讓一下」。實際上,這樣子真的很輕鬆,因為不用為該不該讓座而煩惱。如果有需要讓坐的人,我也很樂意讓出位子,事情就很簡單了。

來到日本的外國人經常會感到困惑,日本人很親切,可是為什麼在電車上不讓座。他們會覺得日本人的親切是不是表面工夫,其實內心是冷酷的人,而因此感到不安。然而,這完全是誤會一場啊。這跟日本人親不親切無關,而是不喜歡惹是生非卻又在意他人眼光的日本人,在電車裡面為了不要被認為是正義魔人,心裡不斷掙扎,可是又遲遲開不了口,或者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日本,當我們思考要如何解決該不該讓座給老年人的這個問題時,希望有需要的老年人能夠自己鼓起勇氣說:「喂,你沒看到嗎?讓個位子」,建立起這樣的風氣,這一點可能還需要跟台灣多多學習。如果不讓年輕人覺得「老年人也是不好惹的」,他們永遠都會坐在博愛座,一直滑手機玩遊戲吧。
20年後,我年齡到70歲時候,一定要以身作則!

作家、資深媒體人

 

 

 

 

 

這裡10年來只生14個新生兒 台灣出現「極限村落」

 

 

六腳鄉衛生所調查,從九十七年到去年底,永賢村十年來只有十四名新生兒,其中九十九年及一○二年兩年掛零。

 

 

 

走入永賢村,村裡下田的、顧柑仔店的都是老人,全村五百四十人中,○歲至十四歲的僅有卅三人,不到全村人口的百分之七,專家推估,這一趨勢若持續,十一年後,永賢高齡長者將突破百分之五十,可能成為全台第一個「極限村落」,最終面臨併村甚至消失的命運。

六腳鄉永賢村是全國老化最高的村落,洋蔥田裡整排都是七十多歲的老婦人。擔心政府再不...
六腳鄉永賢村是全國老化最高的村落,洋蔥田裡整排都是七十多歲的老婦人。擔心政府再不設法,將來連農業都會因缺工消失。 記者卜敏正/攝影

 

 

 

 

上個月 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

 

 

台灣社會常是日本的縮影,人口老化的趨勢明顯,台大社會科學院教授薛承泰表示,今年三月台灣已正式成為「高齡社會」,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口突破總人口數的百分之十四,他認為,現在起到二○三五年是老化最快速階段。

十鄉鎮 都是極限村高危險區

 

 

台灣除了永賢村可能成為極限村落之外,包括新北市平溪區、高雄田寮區、台南左鎮區、嘉義六腳、鹿草鄉等老年人口超過百分之廿的十個鄉鎮區,也都是未來出現「極限村落」的高危險地區。鹿草鄉長楊秀玉感慨「鄉內現在很難看到孕婦」。

嘉義永賢村 晚上7點路無人

 

 

位於雲嘉交界的永賢村,以生產洋蔥、玉米為主,農忙時,田裡都是七、八十歲的老阿嬤在採收。晚上七點後整個村落即暗黑寂靜,路上幾乎看不到人車,全村只剩路燈和巡守隊崗亭燈光,最近的超商在七公里外。

政府再不設法 農活會缺工消失

 

 

村長侯勝堂指出,他認為永賢村的高齡人口比率應比調查的百分之卅五還高,因為很多年輕人外流只保留戶籍在永賢,「老人終有做不動的一天」,他擔心政府再不設法,將來連農業都會因缺工消失。

醫療問題更是當地隱憂,永賢連長照據點都沒有,高齡者就醫要到外地,但沒有聯外公車,醫療要靠左鄰右舍的年輕人幫忙,但鄰居也逐漸老化,白牌計程車是村民就醫的重要依靠。永賢「極限村落化」還有一個現象,老人與幼童運動休閒設施使用率,也逐漸下滑。

小辭典/空洞化、高齡化 極限村落語出日本

 

 

 

 

極限村落之名來自日本「限界集落」,是日本社會學者大野晃所創,意指因人口外流導致空洞化、高齡化,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占半數以上,共同體的機能維持已達到極限狀態的村落。

 

 

 學者建議》避免削價競爭 做出特色主動出擊

2018-04-06

〔記者蕭玗欣/台北報導〕去年觀光旅館客房營收嚴重下滑,業者將矛頭直指法規對民宿及旅館規範不同及國內旅客成長停滯兩大因素,學者則認為,走特色旅宿,主動出擊,才是絕地求生的出路。

  • 清境農場民宿林立。(資料照)

    清境農場民宿林立。(資料照)

世新大學觀光學系副教授陳家瑜表示,這兩年新旅館、民宿增加不少,同時台灣面臨國民旅遊市場衰退、入境旅客持平的情況,房間數增加,旅客卻未明顯增加,造成不同類型的住宿產業彼此削價競爭。

旅遊業者也有類似看法,譬如苗栗樹也民宿,隱身在寂靜山林中,是全台少有的頂級民宿,主打森林風,吸引不少旅客慕名而來;緩慢民宿因為管家特色鮮明,還到日本北海道開分店。因為有特色,不會淪入削價競爭的惡性循環中。

陳家瑜表示,以前民宿和旅館客源市場互不衝突,但供需不平衡後,旅館開始把價格壓低、擠壓到民宿業者,這兩年民宿業者也撐得相當辛苦。近年來許多特色旅宿崛起,許多遊客會特地跑去住,建議旅宿業者不要只當「工具型產業」,不妨思索如何主動出擊,轉變為「目的型產業」。

轉變為目的型產業 才能絕地求生

有業者認為,中客縮減、東南亞旅客未能在產值上彌補,加上國旅市場緊縮才導致產值萎縮。觀光局副局長張錫聰表示,各國際客源市場有消長變動很正常,中客不確定性本來就大,觀光飯店是長期投資,相信投資前早已納入考量。多元開發不是只有南向,觀光局近年也積極赴日韓、歐美、中東行銷,但第一線還是要靠業者開發。

 

打開票房百寶盒 揭密表演市場大數據

 

 

 

 

【撰文/呂弘暉(藝術環境觀察者)】

 

兩廳院售票系統啟用於一九八七年,二○○四年接手「元碁售票網」的營運之後,成為全台最大的表演藝術售票網絡。雖然國內另有其他的售票系統,如:年代售票、寬宏售票、udn售票網,或是由財團法人高雄市愛樂文化藝術基金會主推的愛Pass等,但是以目前兩廳院每年平均銷售5,640場次演出、243萬張票券的紀錄,仍然穩居所有售票系統的寶座。

 

30多年來,兩廳院的售票系統資料庫中累積了過去台灣表演藝術族群的購票軌跡,這次所提供的消費分析集中在兩廳院售票系統網路購票的客群,其餘售票系統或以其他方式購票的觀眾則不在此限。以下就整體的表演藝術市場概況、二○一六年的購票者統計,以及二○一四年至二○一六年的售票趨勢提出分析。

 

 

 

 

從來看過去五年的售票產值情形,除了二○一四年、二○一五年的總產值略有減少之外,爾後的兩年都穩定成長,而戲劇類的貢獻度則是所有類型中最高者,幾乎都占了全部票房的一半以上,其次則是音樂類,約占整體的1/4至1/3左右;這兩個類型在過去三年的營收都在增加,反倒是親子類節目整體票房在逐年萎縮。

若從演出售票的場次來看,二○一五年總場次達到最高峰的6,063場,過去兩年則又滑落至五千餘場,售票場次最多的依舊是戲劇類和音樂類,戲劇類大約都占總場次的四成以上,音樂類則在28%至33%之間,但是戲劇類、舞蹈類過去兩年的場次都在縮減。

將整體的售票產值與演出場次做一對照即可獲得每場次的平均售票產值,兩廳院售票系統每場次的平均售票金額約為廿多萬元,其中又以戲劇類的廿四萬元最高,其他類的平均售票產值最低但變動性卻最大。若從過去三年的資料來看,戲劇類、音樂類和其他類的每場票房數在逐年提高,而發生的原因可能與票價提高或演出節目多選擇座位數多、票房產值高的場地有關。

再由二○一六年的資料深入分析。顯示與過去大多數的觀眾調查一樣:女性和廿六歲至四十歲的民眾是主要的購票族群,男女的比例約為3:7,而這個比例到五十一歲之後逐漸減緩,「六十五歲以上」的男女已經趨近各占一半。但是令人驚訝的是「廿五歲以下」與「卅六歲至四十五歲」之間男女的購票的比例高達1:3,可以說明國內關於表演藝術教育推動仍有很大的空間。至於在購票者的區域分布方面,前五名依序為:台北市、新北市、台中市、高雄市和桃園市,六都的觀眾就占了全體的84%,除此之外,新竹市、彰化縣和新竹縣也是具有潛力的縣市。

 

二○一六年兩廳院售票系統中,有35%的購票者年度購票張數為兩張,而超過七成的觀眾購票張數也在4張(含)以下,但值得注意的是,每年也有將近9.5%的購票者是超過十張的「大客戶」。就購票的票價來看,所有觀眾平均購買的票價約為890元,以票價區間來統計,500元、800元及1,200元分別占24.03%、21.89%和13.94%,購買1,200元(含)以下的觀眾占了八成以上。再就觀眾的購票頻次來分析,63%的消費者在二○一六年僅消費一次,消費兩次的約有17.51%,爾後依序減少,因此若以每季至少購票一次的「重度消費者」僅有12.62%,可見在觀眾開發與回流上仍有可做為之處。至於觀眾習慣的購票時間,中午十二點鐘因為是節目正式啟售選位的時間,因此在此時間購票者最多,過了高峰期後購票者就開始減少,到下午六點過後又逐漸增加,直到晚上十點至凌晨成為第二個購票熱潮。以類型和性別來做區隔,如顯示:戲劇類和舞蹈類的男女比例約為1:3,音樂類趨近1:2,親子類女性占比則高達八成以上;各類型的購票族群特徵分別是:戲劇類的主力購票年齡在廿六歲至四十歲之間,音樂類則是卅一歲至四十五歲,且高年齡層的觀眾占比相較其他類型為高,舞蹈類的觀眾均勻分佈在19歲至45歲之間,親子類則有65%是卅六歲至四十五歲的觀眾購票。至於在票券金額方面,戲劇類、音樂類、舞蹈類和親子類的平均票價為1,114元、823元、825元和612元,四個類別的500元票券的占比都是最高,特別是親子類節目高達76%,相對來說,戲劇類節目卻有超過45%以上的票券是1,200元(含)以上,代表觀眾接受中高票價的程度高於其他類型。

為觀賞購票的習性區別,戲劇類、音樂類和舞蹈類的觀眾多習慣一次購買兩張,但親子類則趨向購買兩張至四張票券;另外,舞蹈類觀眾每次購買一張票券的比例達到27%,是親子類觀眾的六倍之多,可見舞蹈類的觀眾相對於其他類型節目比較會獨自觀賞演出,而親子類節目因為兒童的關係,多會選擇全家一同觀賞。觀眾跨類型購票觀賞的傾向也非常不同,同時購買戲劇和音樂演出的觀眾最多,共有9,333人,其次則是戲劇和舞蹈(4,830人)、音樂和舞蹈(3,242人),三種節目都觀賞的就只有2,213人。

 

研究顯示生理時鐘對不上課表 學生成績會變爛

 

 

 

 

【文‧黃彥鈞】

讀書的時候,你也有早上爬不起來上課,即使去上課了也只是想睡覺,結果成績很爛的經驗嗎?研究證明這不是你的問題,是你的生理時鐘和課表對不上。根據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和東北伊利諾伊大學(Northea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學生的生理時鐘時常與課表衝突,對他們的成績造成負面影響。

研究人員追蹤了將近 1.5 萬名大學生在學校伺服器上每天的活躍時間,並根據這些學生在非課堂時候的活躍時間,分類為「夜貓族」、「白天型」和「清晨型」,接著進一步比較他們的課表和學習成果。這份研究結果發表於《科學報告 》期刊。

 

 

 

 

 

研究成果顯示,生理時鐘和課表不同步的學生,例如「夜貓族」選修早上 8 點的課,會因為「社交時差」導致成績較差。「社交時差」指的是身體的生理時鐘和工作或上課所需的社交時鐘,兩者不同步的狀況。「社交時差」通常源自於工作時的平日和休息時的假日作息時間有所落差,例如平日為了工作都早早上床,假日就想說反正可以很晚起所以就很晚睡,而導致平日假日轉換時造成睡眠問題等類似時差的現象。除了課表之外,「社交時差」也和肥胖和過量飲酒和抽菸有關。

這場被認為是有始以來最大的「社交時差」調查中,分析了近 1.5 萬名東北伊利諾伊大學的學生兩年來登入和登出學校學習管理系統的時間。在 2014 年到 2016 年的 4 個學期當中,有大約 4 成的學生生理時鐘和課表同步,這些人的課堂表現較佳,平均成績也更高。

「我們發現時差和課業成績表現的下滑有顯著的相關性,而多數學生都會和他們的課表有時差。」研究的共同作者 Benjamin Smarr 這麼說。「我們的研究也顯示如果學生能夠安排好行程,讓有課和沒課的日子作息差不多,就更有可能拿到好成績。」研究的另一位共同作者 Aaron Schirmer 說。

研究發現雖然所有類型的學生都被課表所造成的「社交時差」影響,但「夜貓族」最因此所苦。許多「夜貓族」因為長時間的時差,以至於無法交出自己最佳的表現。Smarr 指出這個問題不是學生常常熬夜這麼簡單而已。「因為上課時間通常比較早,所以夜貓族受到的影響最嚴重,而白天型和清晨型的人上晚上的課也會有影響。不同人有不同的生理時鐘,不能適用於一套單一方案。」Smarr 表示。

▲ 「夜貓族」(Owl)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Source:UC Berkele...
▲ 「夜貓族」(Owl)受到的影響最為嚴重。(Source:UC Berkeley)

 

 

 

 

 

 

過去的研究發現,老年人的生理時鐘較早,年輕人的生理時鐘則較晚。另外,男性較女性晚睡,生理時鐘的循環也會隨著季節晝夜時間的變化而調整。Smarr 認為教育體系應該要更客製化,讓學生可以在他們狀況最好的時候學習,而不是一天到晚叫學生應該要早點睡,逼他們對抗自己的生理時鐘。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