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610402017/3/26政治輿情評論類新聞

產業訓儲替代役》國家寶貴人力 不容浪費

 

 

辣蘋果:國民黨的民主基因(余艾苔)

每次國民黨主席選舉,只要不是同額競選,就一定會有黨中央操控選戰、拿不到黨員名冊不知如何選等爭議,屢試不爽。但這些問題始終沒有解決,2個人選舉是如此,這次可能有6個人參選還是這樣,只能說,國民黨還沒有完全習慣這種民主化的選舉方式。




應提早防範不公

不管是當初的洪秀柱與吳伯雄對戰,還是可說是國民黨主席選戰史上最激烈的馬英九、王金平之爭,因為黨主席由黨員直選,總是會有人說拿不到黨員名冊,不然就是名冊重複、老舊,讓有意挑戰者不知要到哪裡去拜票,感到不公平。
老問題一再重演,這次國民黨想出了新做法,考慮把200萬元的保證金提早繳,讓有意參選者能早一點拿到名冊,好進行宣傳。其實,每個想選主席的人,哪個人不是在黨內有一定的人脈,哪個不是在黨系統裡有一定的經歷,說沒有名冊就無法選下去,這也太誇張。
重點在於,身為黨中央,應該事先想好選舉中有哪些地方可能會不公平,提早防範,而不是擬參選人喊不公,黨中央才想到要改。國民黨真的缺少民主的基因。

 

 

 

退俸來自全民稅收 學者:應視社經變動調整

 

 

 

自由開講》兩張黑名單的男人

2017-03-26 09:52

顏銘緯

《新新聞》最新一期報導指出,民視新任董事長郭倍宏上任不久,即陷入經營權激烈的鬥爭之中。各方勢力明暗夾殺,主因出在郭倍宏主張「公投、制憲、獨立、建國」。

在刑法一百條尚未廢除的年代,郭倍宏即因為主張台灣獨立名列不得返鄉的「海外黑名單」。在如今新聞看似開放自由的台灣,郭倍宏卻再度因為台獨理念而淪為「媒體黑名單」。

民視新任董事長郭倍宏(中)曾是國民黨政府黑名單。(圖擷取自財團法人台大土木文教基金會)

《新新聞》報導通篇都在用間接而挖苦的口吻訴說一句潛台詞:「做生意不好好做搞什麼台獨!」「太獨」在此似乎是個問題。在經營權鬥爭中,最積極的一方當數前任民視董事長陳剛信,而陳的親家是中國身價高達九百億的紫江集團老闆與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令人不免高度懷疑,此番風波背後是否有紅色資本介入?

但如果我們認識到社會中無處不是意識形態戰場,那麼在台灣各個領域從來就沒有「太獨」的問題,只有「不夠獨」的問題。因為現狀始終是「太藍」、「太華」、「太統」。中國主義的威權表面上看起來退位了,但至少在媒體界並非如此。「真獨」與「極獨」根本不在新聞議題設定容許的框架之內,在台灣認同逐漸高漲的現下,軟性、象徵性的宣揚台獨,尚能被容許;但硬性的掌握發聲管道傳播台獨則不行。不禁使人玩味起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過去曾說過的話:「台獨建國已沒有市場。」

然而,郭倍宏的事業與他的位置,除了對中共來說「踩線」以外,還有兩層重要的象徵意涵。首先,他反轉了過去「生意歸生意」的台灣賺錢觀,清楚地表明今天賺錢就是為了建國事業,生意是可以跟價值理念結合的(「顧腹肚koh顧佛祖」)。

上任沒有多久即挖角《政經看民視》,並主張節目宗旨即是「公投、制憲、獨立、建國」,又在本年度228紀念日開播主打建國論述的「民視台灣學堂」,即可看出他強烈的決心。再者,在建國運動的總體藍圖而言,他所扮演的角色位置是開放與佔領媒體界的工程。

從郭倍宏遭受的媒體「禮遇」可見,中國因素不是我們忽略就不存在,也給了我們一絲警惕:「獨立不能解決一切,但可能被一切解決」。

(作者為基進黨發言人

 

 

 

星期專論》文化戰士汪笨湖

 

 

 

 

 

 

川習會在即 司徒文:我有點害怕

「美國川普新政府與臺灣戰略新佈局」研討會26日舉行,會中邀請前AIT處長司徒文、前外交部長高英茂、台萬國家聯盟總召吳樹民等多位專家學者與會,針對台美互動提出多項策略。(記者黃耀徵攝)

2017-03-26  10:59

〔記者呂伊萱/台北報導〕「川習會」料將於4月初登場,前美國在臺協會(AIT)處長司徒文(William A. Stanton)今天說,與外國領導人見面,應該具體了解彼此的意思,但美國總統川普的不可預測性高,他也不清楚川普是否真的準備好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話,坦言「我有點害怕」。

  • 前美國在臺協會(AIT)處長司徒文(William A. Stanton)今天說,與外國領導人見面,應該具體了解彼此的意思,但美國總統川普的不可預測性高,他也不清楚川普是否真的準備好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話,坦言「我有點害怕」。(記者黃耀徵攝)

    前美國在臺協會(AIT)處長司徒文(William A. Stanton)今天說,與外國領導人見面,應該具體了解彼此的意思,但美國總統川普的不可預測性高,他也不清楚川普是否真的準備好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話,坦言「我有點害怕」。(記者黃耀徵攝)

  • 前外交部次長高英茂、中山大學教授林文程與前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司徒文出席研討會。(記者呂伊萱攝)

    前外交部次長高英茂、中山大學教授林文程與前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司徒文出席研討會。(記者呂伊萱攝)

司徒文今天出席「美國川普新政府與台灣戰略新佈局研討會」,會前受訪時對國際情勢與兩岸現況發表看法。司徒文認為,總統蔡英文非常努力維持和平安全的現況,不製造麻煩,但「中國政府好像不滿意」,仍然強調九二共識,而「事實上沒有共識」,所以困難。司徒文理解,台灣民意有許多人不同意中國主張,而中國強調的國家主義也是不容易、且不太穩定的情況。中國共產黨今年將舉行十九大會議,司徒文認為,習近平現在不想要麻煩,但「以後不知道」。

對於川普的亞太政策和「川習會」,司徒文坦言「並不清楚」,因為川普決策圈中有傳統建置派,同時也有較具獨特性與革命性,想改變傳統政策方向的人士。而一般領導人的政策想法可從人事推敲,但還有許多人事未定,因此川習見面,「誰知道他會說什麼?」,

司徒文也說到,與外國領導人見面,應該具體了解彼此的意思,但他透露,川普和日相安倍晉三見面時,美國方面甚至沒有會議紀錄,會後便使用「日本人的紀錄、日本人的方式和說法」,司徒文也以不可置信的語氣說,美國國務卿日前訪問中國時,「也利用中國的說法!?」川普的不可預測性與模糊未明的外交,使司徒文坦言,他不確定川普是否真的準備好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對話,更直言「我有點害怕」。

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教授林文程在研討會中指出,川普注重現實利益,不太重視民主與人權,完全是現實主義的商人;司徒文也提到,川普最主要思考的主題就是貿易,只有在軍售和搶工作機會等發言中提到台灣,「覺得民主人權不太重要」這點和希拉蕊不同,司徒文認為,這方面台灣沒有好球。

直接修民法…學者:一步到位 節省司法資源

 

 

 

 

 

 

 

自由廣場》何不公開不起訴處分書

2017-03-26 06:00

◎ 鄭善印

法務部邱部長宣告再議以一次為限,第二次再議時,高檢署應自行偵查,偵查後認為有起訴必要者,即令地檢署起訴,無必要者就駁回,而不要像最高法院一再發回,讓當事人在上下兩法院間奔走,以節省司法資源並紓解民怨。這項決定值得鼓掌,也配得上新政府的新思維。

我曾經碰過一位朋友因講義的章節編排與另一位教師雷同,而被該教師控訴違反著作權法。依我觀察,雖然不無侵害之嫌,但尚在「合理使用範圍內」,因為抽象概念的模仿與參照,在人文社會學內是很常見的現象,例如下級法院的判決就經常參用最高法院的。然而,自認為被侵害的教師可不放過,再議達三次之多,我的朋友每日垂頭喪氣,直至高檢署將該再議案駁回。此後,他一聽到「再議」兩字,就會像聽到火災警報一樣。

依目前法律,高檢署駁回再議後,若告訴人不再尋求法院救濟,案件也就從此終結,檢察官的「不起訴處分」,即具有類似定讞判決般的實體確定力。因此,我的那位朋友也不必再擔心,關於上次違反智慧財產權的案件,不知何時又會被起訴。這種不起訴處分具有實質確定力的立法例,大約美、德、日各國都沒有,我認為這樣很好,因為會讓案件在檢察官手上就終結,嫌疑人此後可以高枕無憂。

不起訴處分也讓檢察官披上司法的外衣,例如民國一○四年檢察官所處理的各機關移送案件,起訴的有十九萬九千件,佔整體四十七%;緩起訴的有四萬一千件,佔整體九.七%;不起訴的有十三萬件,佔整體三十.七%;其他則有五萬三千件,佔整體三十.七%。緩起訴及不起訴加起來是整體受理刑案的四成,這種比例,誰敢說檢察官不具有司法官性質?檢察官不是行政官兼司法官?

但是,倘若案件有被害人,因有被害人監督,不起訴處分還可以讓人相信;但倘若是無被害人的犯罪,則無人可以監督。因此,這部份的不起訴或緩起訴處分,為了得到人民信任,我認為最佳方法應該是如同判決般地公諸於網路。

(作者為開南大學法律系教授兼系主任)

 

 

 

 

 

 

 

 

新聞幕後》日本正在形成新常態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