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50943文教類新聞

境外、延畢生納入 大學生總量改變

政策大轉彎 教育部修專法保障兼任教師

生活狹隘 高材生反易上當

專家分析
高學歷或是高知識份子,被視為老梗的詐騙手法騙財騙色,案例屢見不鮮,警方曾分析這群人生活圈較為狹隘,對於一般宣導資訊關心度不高,才會頻頻中招,心理專家更進一步指出,詐騙者善於利用人們的焦慮無助,適時給予暗示及引導,被害人才會一步步掉進心靈陷阱而不自知。


太焦慮失判斷力

實踐大學講師、諮商心理師林萃芬表示,一般民眾很少可以向人敞開心房,尤其又是站在頂端的高材生,詐騙者利用開班授課時,透過同儕團體輪流發言,較易接觸到心靈深度層面,再利用語言的包裝去暗示或引導,促使當事人失去判斷能力,而去做某些程度上的配合,這是很可能的事。
精神科醫師楊聰財則說,人們不管學歷是高或低,總是會有焦慮不安、徬徨無助的時候,一旦暴露這些脆弱點,如果身邊又出現能言善道,懂得哄騙技巧的人,就容易受對方的擺布,直到深陷其中也難以察覺。
楊聰財呼籲,社會上常有人利用宗教和心靈導師之名,灌輸錯誤資訊擾亂心思,趁機猥褻或性侵,正常的宗教或心靈輔導,絕對會尊重當事人,不會有肢體碰觸,若察覺有異狀,應立刻離開或報警。
記者李俊淇

破天荒 論文造假 將追回學術獎、獎金

〈愛の相親事件簿〉嫁入豪門的悲慘人妻

 

 

 

 

 

 

 

 

 

 

 

 

 

 

 

 

 

自由廣場》菊元百貨 林百貨

2017-03-25 06:00

◎ 林奎妙

菊元是台灣第一家百貨公司,以西式建築外貌與高大量體,成為當時市民的台北印象。因此,關注者對此歷史空間無法比照台南「林百貨」指定為「古蹟」、僅登錄為「歷史建築」,感到不解也不滿。

戰後菊元百貨幾經轉手,現為國泰建設所有,此案三年來陸續有民眾向文化局提報為古蹟,郝市府任內將民眾提報案「列冊追蹤」後,便無下文。去年初,因國泰要與鄰地進行都更,向市府提出「解除列冊」以利拆除,文化局才於去年九月召開第一次菊元文資審議,前後並加開三次「會前會」,分次邀集文資委員到場現勘。雖法律並無明訂,但台北市依慣例皆會通知提報人參與會勘,向文資委員闡述價值,菊元現勘卻僅通知一位提報人到場,會勘現場還將到場關心民眾與其他提報人拒於門外。

二十二日的審議會上,文化局陳述「菊元建築結構與外觀皆已改變,多數文資委員建議登錄歷史建築」,以此共識來框限會議討論前提。事實上菊元結構良好、升降梯原始空間仍在,目前外觀的玻璃帷幕僅是外掛,並未破壞建築形貌,因此文資委員做出「結構、外觀皆已改變」的結論,極可能是被錯誤資料誤導所致。若民眾能參與現勘,文史工作者就能及時提出反證,但公部門從頭到尾卻刻意限縮公民參與,阻卻委員聽取正確資訊!會議當天,亦有委員指出菊元結構良好、可整棟保存,主席鄧家基也選擇性失聰,未邀其他委員針對不同意見詳加討論,火速通過歷史建築登錄決議,制度上歷史建築無須比照古蹟維持原貌,此舉等同為國泰的開發留下後路。

目前菊元文資身分雖然只是歷史建築,但保存方式尚未釐清,表示此案尚未「死透」,民眾也可再送新事證重啟審議。但自三井倉庫審議爆發市府關說、行政不中立等醜態後,文化局一連串倒行逆施、掩人耳目的作為,更待市民、文化界、文化部共同關注;若守不住制度,恐怕將有更多歷史空間消失在開發浪潮中!

(作者為文化公民)

 

 

 

 

 

 

 

 

 

 

 

 

 

 

 

 

〈台北都會〉聲援兼任教師 淡大師生站出來

 

 

 

 

 

 

 

 

 

 

 

 

 

 

 

正視台灣藝術史被嚴重邊緣化問題(廖新田)

成立於去年3月25日美術節的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屆滿周年,以「何謂台灣.藝術╱美術.史?」為主題,舉辦「2017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首次年會暨學術研討會」。本會是戰後台灣第一個成立的民間藝術史團體,而中國藝術史學會早成立於1937年,日本藝術史學會成立於1949年,韓國藝術學會成立於1986年。雖為時已晚,但尚可急起直追。
藝術節日的誕生與陳澄波的受難在同一天,讓人不勝唏噓,感嘆造化弄人。此刻,總統府也正在舉辦「屹立不搖」陳澄波特展,小英總統表示會堅持追求真相與公義。而去年此時,她的臉書也為這個日子寫下:記得來時路,前進有方向。能有此殊榮,誠然是遲來的正義。陳澄波1922年所發表《出生於台灣》結論道:「我們應該勇猛地朝著自己的理想邁進。期待藝術上的福爾摩沙時代來臨。」這個殷殷期許應該不是獨厚他自己一人,而是渴盼整體的台灣美術榮景由全民共享吧?


台藝史課程僅佔10%

在紀念這個特別的日子之際,因為陳澄波畫作在總統府展出,或可讓台灣美術史稍稍受到媒體及民眾的關注,但實際上,目前台灣藝術史正被嚴重地邊緣化,不知道有沒有人會相信?根據學會最近自主執行的「大專院校台灣藝術史課程調查」,彙整了全台藝術系所過去3年來所開設的藝術史課程顯示:台灣藝術史課程僅佔10%,遠低於中國藝術史的22%及西洋藝術史的20%,在102個系所中授課師資每學期僅為20人左右。
在通識課程方面,台灣藝術史課程僅有10%,和中國藝術史相同但和西洋藝術史的27%相去甚遠。在297份問卷中,民眾認為學習中國藝術史(45%)與西洋藝術史(42%)課程較多,只有6%的民眾把台灣藝術史排在前面。這些數字也呼應前第一夫人周美青於2010年在部落格中提到金車教育基金會的「美學報告」:7成青少年說不出國內藝術家的名字。另外,一份科技部所提供的「藝術學門學術研習營課程總表」,17門藝術史講題中西洋美術史佔7門而台灣主題只有1堂。以上結果反映出台灣美術史課程結構嚴重傾斜,被忽視的情形讓人十分憂心。

推動歷史記憶工程

數十年來本土化、在地化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實際狀況卻是逐漸惡化。我們不禁要問:是什麼樣的意識形態讓台灣美術史總是在台灣這片自己的土地上成為少數?因為認識台灣藝術史的機會稀少,才會出現電視主播認為陳澄波還活著的烏龍報導,或西洋藝術展覽大排長龍而台灣美術展相對門可羅雀。在這樣的境況之下,我們如何期待下一代能欣賞、創作屬於台灣的藝術故事?政府相關單位實應負起責任,正視台灣藝術的歷史記憶工程的推動,喚起台灣民眾與學生對台灣藝術及藝術史的興趣。
如果放任體制上持續邊緣化台灣美術,恐怕不能期待「藝術上的福爾摩沙時代來臨」;如果不進行改革,台灣美術歷史大概也無法如展覽題目「屹立不搖」了。

台灣藝術史研究學會理事長

 

 

 

 

 

 

 

 

 

 

 

 

 

 

彩虹村變老舊 中市整修明年5月完工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