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408302017/3/24政治輿情評論類新聞

社論》與美日友好不能只是「琅琅上口」

2017-03-24 06:00

蔡英文總統最近在外交上頻頻發言。她本週一會見日本政界訪客,希望深化台日交流,隨後並在推特以日文表達同一期盼,引起日本及中國外交界注意。同一天,她告訴旅日台僑,現在「台日友好」這四個字,大家都已能琅琅上口。另外,本週三她出席美國商會謝年飯,強調台灣是美國重要且無可取代的夥伴,期待台美建立「升級版」的戰略夥伴關係。美日是我國最重要的友邦,當前正值增強與這兩國關係的絕佳時機,許多國人都深盼,蔡政府應善自把握,拿出實際行動,讓台日、台美友好不只琅琅上口,還要開花結果。

台日兩國友好,理所當然。歷史的連結,地理、戰略與經濟的相近,使得兩國往來密切,民間互存善意與好感;老一輩的親日、中青代的哈日,都是最佳例證。這一親善關係,患難之時自然流露,歷久而彌堅。六年前日本發生三一一大地震,台灣人自動慷慨捐款,派出最早抵達的救援隊伍之一;去年台南地震受創嚴重,日本官方及民間立即伸出援手,出錢出力,以示回報。

我國與美國的關係同樣密切。台美共享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美國從戰後在經濟、安全、外交的支持,是台灣安定的重要支柱,也是國際社會最重要盟邦。雙方民間往來頻繁,互動密切;我國四位普選總統有三位留學美國,就是最佳例證。

如今,我國與美日關係進入關鍵期。日本安倍首相堪稱近年對我最友善的領導人,他曾造訪台灣,台南地震成災,他致電慰問;蔡英文當選總統,他在國會公開祝賀,強調「台灣是日本的老朋友,日本高度期待今後日台雙邊擴大合作」。美國川普總統決策圈不乏親我人士,近因國務卿提勒森在中國兩度使用北京定義的「新型大國關係」用詞而遭批判,美國官方事後強調一中政策不變,卻反映川普政府內部派系鬥爭的現實,我國對美外交自須戒慎恐懼;美方今天將就此事向我方簡報,確有必要。

情勢如此,我國應積極因應,把握對美日關係的契機,有所作為,經貿是最好的切入點。有如蔡英文告訴美國商會,台美之間目前最優先的工作,是儘速展開貿易談判,透過溝通協商,解決利益衝突和分歧的意見,達成雙邊貿易協定。同樣地,美國準貿易代表萊席爾近日也告訴國會,華府擬加強對台灣的投資貿易政策,尋求解決美牛、美豬進入台灣等爭議。

其中,不論美牛、美豬或日本食品進口問題,都須有效化解。經貿談判有攻有守,有得有失,但求在整體有利的結果中降低損害。現實上,含致癌物尼古丁的香菸都進口販賣,美國肉品及日本食品,亦宜在保障農戶及消費者的前提,以符合科學及國際通行的標準,做好檢查和標示工作,在市場由消費者自由選擇。主政者若連如此基本挑戰都無力化解,如何在外交尋求突破?

經貿談判之外,可為之事甚多。有一萬多名會員的北美洲台灣商會本週組團到華府進行「叩門之旅」,遊說美國國會、行政部門和企業界支持台灣,強化美台經貿關係,共創雙贏。日本的台灣人社團,對促進兩國關係更上一層樓,一向也打拚不遺餘力。

另一方面,蔡政府的表現令人失望。以對日關係為例,日本駐我外交機構「交流協會」元月起改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出自日方主動善意。我駐日的對口「亞東關係協會」改名「台灣日本關係協會」,至今卻仍未實現。尤有甚者,日本友人永山英樹等發起正名活動,進行公民連署,向東京都議會提出訴願,支持我國不用「Chinese Taipei」,改以「台灣」名義參加三年後的東京奧運。對此,體育署長林德福宣稱:「用『中華台北』,雖不滿意,但不得不接受」、「大家都希望正名,但要看我們有沒有那樣的實力」、「目前很難改變,不是想換就可以換」。如此官員、如此態度、如此說法,與馬政府何異?

這就反映蔡政府的核心問題。林德福之外,外交部長李大維定調「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蒙藏委員會傳出唯恐惹惱中國而延緩裁撤,凡此都顯示主政者的宣示流於空話,或所用非人,或與前朝心態並無兩樣,和人民期待落差甚大;民調欲振乏力,事有必然。

 

 

放水考試委員 年金改革絆腳石

 

 

 

 

前瞻基礎建設 義美食品董事長高志尚:輕軌沒有經濟循環效益

 

 

 

 

 

政府要開辦電視台囉?(陳炳宏)

為落實《廣電法》第5條「政府為特定目的,以政府名義所設立者,為公營廣播、電視事業」的細部規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近日公告「公設電視事業設立許可辦法」草案,明訂政府成立「公設電視台」的申設條件;也就是說,有此辦法後,政府電視台可能再度重出江湖!
雖然辦法明訂「由政府機關、行政法人或政府捐助之財團法人,申請經營具公共性或公益性之電視事業,應有法律依據」,是在落實《廣電法》第5條政府辦電視的規定,但問題是多年來,黨政軍三退(《廣電法》第5-1條),與政府廣電媒體(第五條),這兩條文內容互為矛盾但同時並存的問題根本沒人在意。


過去民進黨在野時,面對國民黨透過黨政軍勢力,長期控制台視等三家無線電視台,全力推動「黨政軍退出廣電媒體」運動,直到第一次執政,乃在2003年修改廣電三法,正式終結無線電視的黨政軍股權。但當年修法其實並未讓黨政軍完全退出廣電媒體,因為並未同步刪除前述的《廣電法》第5條,因此政府還是可「為特定目的」而成立公營廣播、電視事業。在歷經民進黨、國民黨,再民進黨主政後,還是沒發現這兩條文並存的矛盾,不知兩黨是有意還是無知?

反對公設電視辦法

由於當年推黨政軍三退,並未同步處理政府所擁有的教育電台(屬教育部)、警察廣播電台(內政部)、漢聲電台與復興電台(國防部),中央廣播電台(文化部),以及漁業電台(農委會),因此不管誰執政,誰就可以繼續控制這6家電台,所以不管哪黨執政,好像都樂見繼續擁有政府電台。
其次,多年來台灣社會混用「公共」、「公營」、「國營」等詞彙,明明是政府辦電視,法條還是用「公共」的字眼,混淆公共與政府兩者間的區別。簡單說,公共的就是國家的,例如公共電視,公營或國營都是政府的,例如教育電台,兩者不要混淆。政府經營的電視台,不要再用公共性來欺瞞,所謂具公共性的政府電視是自欺欺人。
另外很諷刺的是,過去幾年來,幾家企業集團,包括富邦、遠東、鴻海,想投資廣電媒體(併購有線電視系統),都因其企業有政府基金投資而被嚴加審查,導致整個社會認定黨政軍三退條文危害媒體產業發展,使黨政軍條文變成為人人喊打。這下可好,民間企業因有政府基金而不能經營廣電媒體,但政府卻可大剌剌的依法成立廣電媒體,這不是標準的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實例嗎?
當初全力推動黨政軍三退的民進黨再次執政後,竟然反過頭來想落實政府電視台而提出「公設電視台」的辦法來,著實令人錯愕!不管這與客委會覬覦客家電視台有無關連,堅決反對再開政府廣電媒體的惡例,並寄望藉此讓大家重新審視政府辦電視是否符合民主潮流?

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

 

 

 

 

 

 

鞋買一隻腳較划算?(林煜騰)

人民參與審判的議題討論得沸沸揚揚,到底是要採取「人民法官一起判」的參審制度,還是「法官認定法律、人民認定事實」的陪審制度難有共識。若將人民的意見納入審判是個趨勢,就不得不回歸制度的初衷作為選擇的基礎。
依司法院人民參與審判網站描述,推動此制度目的是希望人民參與審判後「理解法官工作的內容及法律規範的精神」並「表達對法律適用的普遍看法」,透過法官與人民的對話,提升對於司法的信賴與尊重。


考量便宜還是有效

由於不論在參審或陪審制度下,都可達成相同目的,差別只是在效用的高低。因此何種制度「較省錢」,就成了制度選擇的一種考量。陪審制度需要人數最多(9名或12名陪審員),審理過程可能最長,因此就有認為應採取「參審」制。然而,不論參審或陪審制都必須建置參審(陪審)員選任系統、發放旅費、佔用人民時間等等,這些成本和現行制度相比都是龐大開銷。在制度選擇上難道要考量的「最便宜」?而不是務實的評斷何者「最有效」?
事實上不論參審或陪審,對人民而言都是勞力、時間、費用的負擔,並要承受案件審理的心理壓力。對人民而言真正重要的是坐上審判席後,自己的意見能不能變成判決結果。參審制讓法官引導人民思考,立意良善,但近期司改會統計司改國是會議的發言狀況,非法律人發言比率偏低(最低12%,最高44%),就可見非法律人難以自在的與法律人討論案情。在法律人主導非法律人噤聲的審判,或人民意見不能影響法官決定、而法官又不能說服民眾的情況下,豈不只是近距離的加深人民對於司法的不信賴?
再者,讓民眾可以透過審判了解法規範的精神,必須檢、辯雙方攻防淺顯易懂。然而若檢辯早可預期是由法官主導,民眾影響判決結果的機會渺茫,又何來誘因進行白話的攻防?
在陪審制度下法官仍要「依法」審判,在案件審理前後,都要向陪審員說明審理的原則和法律,以確保能根據法律要件認定事實,透過此分工也可降低法官負擔。但在參審制下,法官要告知參審員審理案件的原理原則,又要將自己意見與參審員磨合,於法官早已過勞情況下只是更加重負擔。當法官無法心平氣和的引領民眾討論,也只是拉遠司法與人民的距離。

如何審理被告權利

另值得關注的是,陪審制是否會因欠缺正當程序且因人民素質不佳而影響被告權益?此問題的關鍵是選擇陪審團從來都不是被告的義務,而是權利,人民也可選擇由職業法官審理。若被告相信人民素質,選擇陪審團審理,何以會有權益受損可言?況且,本來就可以有相對應的制度設計來補強陪審制度的缺失。
不論參審和陪審都是一大變革非一蹴可幾,且應建立後續配套措施。但在制度決策上,應該有更多的理解、嘗試與比較,並以效用作為優先考量。貿然購入「一隻腳」的鞋子,不會是撿到便宜,更多時候只是一種浪費。

律師、民間司改會執行委員

 

 

 

 

 

 

 

焦點評論:陪審、參審的關鍵抉擇

你準備好改變了嗎(蔡志宏)

進行中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四組討論的議題,包括長久以來各界高呼倡議,卻始終未能實現的人民參與審判制度。這項議題的討論結果,可能徹底改變司法審判的向來面貌,也將牽動著許多配套制度的司法資源配置,可謂此次會議的重中之重。
不過,由於此項議題牽涉層面甚廣,制度設計與價值偏好相互影響,加深了議題討論與議決的難度。這一點,從第四組第一次會議的討論情況以及決議加開公聽會,就可以得到印證。就此我認為可以先從陪審制與參審制所可能衍生的價值傾向,加以分析探討,幫助非法律人的國是委員乃至社會大眾,更容易了解自己對於陪審或參審的抉擇取向。


三大問題鑑別傾向

三大問題可以幫助自己決定傾向支持陪審或參審制:一、如果因為證據有限,不得已必然做出錯誤判決,你是寧願:a、冤枉好人;還是b、縱放壞人?二、如果因為預算有限,不得不限制素人參與審判的整體規模,你是選擇:a、每一個案件中少一點素人參與,但讓更多案件可以有素人參與;b、想辦法找出最有需要素人參與的較少案件,讓這些案件都有多一點素人參與審判?三、素人參與審判時,你是希望:a、素人與法官一起決定事實及法律,但法官與素人間的溝通討論不公開進行;b、法官公開指示解釋應適用的法律後,由素人自己決定事實以及法律適用的結果?
如果你的答案是b多於a,這表示你更傾向支持陪審制;反之,則是傾向支持參審制。這是因為通常在陪審制中,每個案件參與審判的素人較多,自然無法負荷過多的陪審案件(與問題二有關),也因為素人較多,各種對於案件的觀點併陳,又沒有法官參與其中,因而較難形成判決結論(與問題三有關),在無形中也就提高了有罪判決的舉證要求,導致比較不容易冤枉無辜,但相對地就可能讓真正有罪之人脫免責任(與問題一有關)。
在我曾經參與模擬陪審審判的有限經驗中,一次陪審團判決無罪,一次陪審團無法得出判決結果,多少也反映出這樣的價值特色。不過,無論怎樣的答案組合,都是價值偏好的結果,並非有絕對的對錯,這也是必須由非法律人共同參與的根本理由。因為,這就是一項重要的政治決定。

盡速做出方向抉擇

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決策與執行,需要跨部會乃至院際的協調與合作,始能克竟其功。過去觀審制單由司法院推動而以失敗告終,正是歷史教訓的明證。此次司改國是會議突破過往的框架與格局,應是人民參與審判得以本土化落實的最佳契機,也是人民徹底讓司法脫胎換骨的最好轉機。但如果始終在陪審、參審猶豫不決,又如何進一步討論更多的制度細節與配套措施?
司改國是會議即將在明天就人民陪、參審制度召開公聽會,與會的非法律專業委員,不妨自我檢測自己的價值認同所在,盡早做出這歷史上關鍵的抉擇!

智慧財產法院法官

 

 

 

 

 

 

 

 

辣蘋果:船過水無痕(余艾苔)

考試院昨審查年金改革方案,對於具爭議性的內容,試委們大翻案,包括所得替代率減到還剩7成,而非國是會議的6成。不過對於18趴的優存利率改革,顯然試委們不敢拂逆民意,仍是同意在第7年歸零。不過只領一次退的人,還是維持有6趴的優存利率。然而此方案,只是考試院版,必須再送立法院審議,未來的戰場就回到立院。
蔡英文已要求年金改革務必在立院本會期完成,而民進黨也早已有開臨時會的打算,考試院無論如何都要在本月底,讓案子出考試院。但是試委們對於國是會議通過的年改方案,並不想照單全收,之前在審查階段也多所批評,但隨即遭到綠委們嗆聲,甚至還威脅要把考試院給廢了。


公僕怨國是會議

然而試院在與公務人員座談時,卻發現他們對國是會議的結論抱怨連連,尤其所得替代率要砍到只剩60%,退休金採計長達15年,等於未來退休俸幾乎對半砍了,公務員豈不心痛?
但是試委們就算同情公務員,在審查會時偷渡一些修正案,也是無用的,因為真正生殺大權,還是掌握在立法院手中,屆時立委大刀一砍,還是恢復了國是會議版本,試院版本也就船過水無痕了。

 

 

 

 

 

 

 

 

 

蘋論:何其肥美的兆元計劃

為了振興經濟,政府增加公共建設支出無可厚非,凱因斯學派更認為是GDP成長的強心針。英全政府據此推出「前瞻計劃」,預計編列特別預算8824.9億元,興建軌道、水環境、綠能、數位、城鄉等建設,激起社會很多不同的看法。


首要吸引民間投資

行政院昨天通過《前瞻基礎建設計劃與特別條例草案》,並由林全親自出馬說明其內容。他預言累積可提高實質GDP規模,8年約達9759億元。不過我們想提醒政府,小羅斯福總統擴大政府公共建設投資的計劃,像田納西水壩計劃,並沒有拯救1929年大蕭條後的經濟,而是二次大戰的龐大需求救活了美國經濟。
政府投資並不是每次都靈,如果不靈就會賠了夫人又折兵。關鍵在於政府興建的基礎建設是否賦予民間延展性與永續性,亦即對民間投資具有吸引力與未來性。
我們看到很多地方的蚊子館和使用率低的道路建設,絲毫引不起投資者的興趣,這種浪費肥了貪官、奸商,對經濟增長毫無益處,反而有害。
原則上我們支持政府的前瞻計劃,但仍須提醒政府幾件事:一、絕對不能出現毫無經濟延展性與永續性價值的建設,類似城鄉部門的改善停車問題、城鎮之心工程、開發在地型產業園區等,聽起來空泛而啟人疑竇,將來養蚊子的可能性很高。
二、關於未來的新科技產業著墨太少,只有數位轉型的5件品項,大多數仍是傳統的硬體建設。
三、千萬不能落入綁樁的口實。中央不能像過去那樣把工程費交給地方鯊魚就沒事,不做、假做或少做追蹤、考核、監督等工作,任令地方貪瀆尋租,偷工減料。如果上下層層盤剝,將近1兆元的預算遠遠不夠。

不能淪為綁樁工具

四、如何避免地方大型基建淪為地方民代搶食大餅的綁樁工具?是林全需要慎思熟慮的。
五、軌道建設以興建工程偏多,永續工程偏少,為了做工程而做工程,並非為了地方經濟的真實需求。
六、希望林全前瞻計劃不增舉債的承諾能貫徹到底,即使換了閣揆也須忠於林的誓言。

 

 

 

 

 

 

 

 

 

 

同婚祖先牌位 呂秋遠:你管人家怎麼寫

邱太三憂同婚牌位怎麼寫 王丹:不知寫什麼是不識字

回應《民法》違憲論 邱太三:用清朝的劍砍明朝的官

 

 

 

 

 

 

 

 

 

 

 

 

邱太三同婚超狂發言 綠委切割、藍委開酸

邱太三爭議發言 網友:就決定是你了「妣考邱」

 

 

 

 

 

 

 

 

 

 

 

 

 

〈南部〉〈前瞻建設〉高鐵延伸屏東 僅編規劃費

 

 

 

 

 

 

 

 

 

 

 

 

 

 

國民黨認購的高麗菜哪來的? 菜農:那些不是梨山的

梨山高麗菜在農曆過年前已採收完畢,圖為之前收成時畫面。(民眾提供)

2017-03-24  15:14

〔記者李忠憲/台中報導〕台中市議會國民黨團本月21日開記者會,發起搶救梨山高麗菜活動,還認購一箱150元,共3百箱的梨山高麗菜,由菜農立刻採收,用貨車連夜送來,希望減少菜農損失,黨團更怒斥台中市政府產銷平衡制度失效,放任菜價崩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廣大回響,台中市警察局長陳嘉昌更自掏腰包,認購150箱分贈同仁。只是新聞一出,卻被網友及梨山高麗菜農質疑,這根本就不是梨山高麗菜。

  • 菜農採收梨山高麗菜裝箱,並用塑膠繩捆綁,方便扛運。(民眾提供)

    菜農採收梨山高麗菜裝箱,並用塑膠繩捆綁,方便扛運。(民眾提供)

  • 菜農採收梨山高麗菜裝箱,並用塑膠繩捆綁,方便扛運。(民眾提供)

    菜農採收梨山高麗菜裝箱,並用塑膠繩捆綁,方便扛運。(民眾提供)

  • 梨山高麗菜裝入紙箱,用塑膠繩捆綁。(民眾提供)

    梨山高麗菜裝入紙箱,用塑膠繩捆綁。(民眾提供)

  • 梨山高麗菜裝箱後,放上貨車。(民眾提供)

    梨山高麗菜裝箱後,放上貨車。(民眾提供)

  • 菜農將梨山高麗菜裝入竹籠,一一放上貨車。(民眾提供)

    菜農將梨山高麗菜裝入竹籠,一一放上貨車。(民眾提供)

  • 菜農將梨山高麗菜用竹籠裝,放上貨車。(民眾提供)

    菜農將梨山高麗菜用竹籠裝,放上貨車。(民眾提供)

梨山菜農姜鴻金表示,梨山高麗菜在農曆過年前就已採收完畢,現在根本沒有新鮮高麗菜可買。梨山高麗菜用的紙箱都用30公斤裝,或是用竹籠,外頭會用塑膠繩捆綁,方便挑運。記者會上的高麗菜紙箱是20公斤裝,用膠帶封箱,明顯不同。另外,現場紙箱均已出現軟化,足見是從冰庫拿出來。

他表示,梨山高麗菜從3月中至清明才開始種植,沒東西可賣何來滯銷價崩,根本是子虛烏有。政治人物沒查清楚就開記者會,是陷梨山菜農於不義,要害梨山高麗菜賣不出去嗎?

網友Rarita (風強雨驟)在PTT上也提出質疑並指出,記者會現場貨車屬高雄的宗達果菜行,一個果菜行,大老遠從高雄跑到台中,再從台中花四小時上山,又花幾個小時跟菜農議價收購,在花4小時開車下山,真的沒有印象有梨山菜農會跟高雄果菜行合作。如果是把梨山高麗菜冷凍,到現在才拿出來賣,這樣成本更高,一定會比原本的一箱500還高,怎麼會只賣150,因此也不可能。

和平區代表會副主席羅進玉說,「菜土菜金」,有些人做好事,卻害苦農民!這事件後,農產品價格低迷不振的情況會延續發燒,因為消費者主觀意識上,會認定菜價很便宜,對農民實際幫助有限。

他也說,只要政府農產品供銷制度方向正確,農民可以承受低潮。政府在農產品低價時,如果無法平價大量收購這些蔬菜,量少價高時候就要勇於承受政治壓力,不能無所不用其極,進口大量農產品來壓低價錢。

 

 

 

 

 

 

 

 

 

 

 

 

 

 

 

亞洲首次同婚攻防戰 挺同、反同齊出動

 

 

 

 

 

 

 

 

 

 

 

 

 

 

 

 

《自由廣場》攔查 階級 藍綠 性別

2017-03-24 06:00

◎ 林維基

警察攔查穿拖鞋的李永得,雖說我寧願相信那些員警是真的認不得客委會主委,不然也該早知會引起爭議。但我也要說,李主委的「警察國家」說法,與其說是官威大,不如說是普遍反映綠營支持者對黨國體制軍警長久不信任的情緒反彈!

縱使小英前隨扈嫁綠營民代、蘇嘉全跟簡余晏等綠營人士配偶也是警察,即使政黨輪替三次、號稱軍警國家化了,但軍警間還是挺藍大大地多於挺綠!光看最近反年金改革、網路上跟本土派大打各議題筆戰的退休軍警誇張比例就知端倪。

相對於歐美,台灣軍警政黨傾向還是非常偏頗!學長姊跟學弟妹制,更是此歪風難改主因之一。筆者的舊識學生等,不少也是軍警!從蔣經國到綠營首長的隨扈都有,但幾乎都是挺藍挺橘、痛恨綠營的本省人!

還有近年軍警對挺太陽花等學運參與者、二二八白恐文件收藏者、拿國旗反陳雲林抗議者等不友善,但對愛國同心會、統促黨等團體輕放。

我也常看到員警攔查,輕放汽車飆車族跟騎車沒戴安全帽者,卻盡查落單的騎機車穿著短裙短褲年輕辣妹!軍警舊識也透露,有不肖同仁假借攔查去認識女孩!

家父騎車都戴安全帽、畢生至死都未闖過紅燈跟違規,服裝也比我端正,卻因長相凶惡,常被盤查;反倒是服裝隨便、不敢說沒違規過的我,總被警察放過!當警方教官及將領的友人也說,必要時,可報上他們的名字解圍,只是我至今未敢耍此特權!

這些即使是少數員警行為,但也代表存在某種程度的主觀攔查標準,更加深軍警跟本土派間的隔閡了。

把這種不信任,扯到李永得耍官威,只是模糊了焦點,並未解決問題!

(作者為翻譯、美語教師 )

 

 

 

 

 

 

 

 

 

 

 

 

 

 

 

 

 

《自由廣場》「非外交」部長

2017-03-24 06:00

◎ 莊雄吉

外界關注我方能否第九度收到世界衛生大會(WHA)邀請函,外交部長李大維在立院外交委員會答覆國民黨立委許毓仁質詢,若今年邀請函寫了「一中原則」,政府是否還會派人出席?李大維強調,「我想我們政府很難接受」;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二十二日審查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則希望加入外交及國防、經濟等委員會聯席審查。對此,李大維則認為沒有必要,因為兩岸關係不是一個外交關係。

同一個外交部長對兩岸關係總是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且互相矛盾,一會兒無法接受兩岸是「一中原則」,一下子又否定兩岸是「外交關係」,那麼到底兩岸是什麼關係呢?既然認為兩岸關係不是一個外交關係,李大維就是認知中國的一中原則,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那為何世界衛生大會(WHA)邀請函若加註「一中原則」又無法接受呢?一中各表不只是國人各自表述亂紛紛,你講你的一中、我講我的一中,就連主管外交的部長也三講四漏氣,政府自己都搞不清楚兩岸關係,外國人如何辨別呢?(作者為台中市民)

 

 

 

 

 

 

 

 

 

 

 

 

 

 

 

 

 

 

《自由廣場》警方竟擅自公布攔查錄影

2017-03-24 06:00

 江榮祥

客委會主委李永得遭警攔查,發生爭議,警方公布秘錄畫面,還原事件經過。惟警察對公共活動或公共場所進行攝影蒐證,限於「有事實足認對公共安全或秩序有危害之虞」或「為維護治安之必要」(警察職權行使法第九、十條),則警員身掛秘錄器側錄蒐證的法源何在?縱有法源,警察也應於法定必要範圍內利用蒐證資料,且須符合蒐證目的;蒐證資料無助於完成任務者,應銷毀(同法第十七、十八條)。準此,秘錄器攝影紀錄,除非法有明文,原則上禁止揭露。

或許,警方在此會主張係屬「於公開場所或公開活動中所蒐集、處理或利用之未與其他個人資料結合之影音資料」,並未違法(個人資料保護法第五十一條第一項第二款),但隨著新聞報導,該攝影紀錄顯然已與特定人個資結合,事後擅自公開,屬蒐證目的外之利用,當然違法!

除本件外,亦見警方在南港女模命案中洩漏案情、查獲應召站將嫖客名冊供記者翻攝,顯然欠缺人權意識及法治觀念。因此,修改僅以檢察官作為偵查主體之現行法制,賦予警察「微罪處分權」,使其成為「雙偵查主體」之一,雖已列入司改國是會議議程,仍非所宜!

(作者為執業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委員)

 

 

 

 

 

 

 

 

 

 

 

 

 

 

 

 

 

 

 

兆豐銀檢討報告 立委轟官官相護

 

 

 

 

 

 

 

 

 

 

 

 

 

 

 

 

 

 

 

 

看問題》拚經濟五箭 執行率是關鍵

 

 

 

 

 

 

 

 

 

 

 

 

 

 

 

 

 

 

 

 

 

前瞻基建成敗 學者:須有效帶動民間投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