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1003年金改革的多元性別正義

年金改革的多元性別正義(鄭清霞、曾昭媛)

更多專欄文章
年金改革討論多聚焦世代正義、保障差異等,較少見性別面向。圖為勞團抗議年金改革方案。資料照片

年金改革是全國矚目的大政策,討論焦點多集中於財務危機、世代正義、保障差異。可惜的是,較少看見年金議題的性別面向。甚至有人質疑,「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為何要有婦女團體代表?
我們希望蔡英文總統能兌現選前承諾:「特別關注老年女性與單親婦女的年金權保障。」因此本會接受政府邀請加入「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主張年金改革的政治議程應納入性別觀點。所得維持固然是年金的重要功能,但別忘了基本經濟安全保障,也是年金制度的基本初衷。因此,需要以性別觀點才能更敏感的看見,究竟有哪些公民有被排除在社會安全網外、落入老年貧窮的風險。


婚姻家庭難成靠山

當以性別統計檢視台灣13個年金制度時,馬上凸顯兩大問題:首先,本應肩負預防貧窮之責的國民年金,因主要納保人為家務勞動者、身心障礙者、學生、失業者,由於繳費能力不佳,老年年金給付較低,導致繳費誘因不足,繳費率僅約45%,如何保障老年基本生活水準?
國民年金繳費率偏低,最可能受衝擊的是哪些人?依據102年老人生活狀況調查報告,65歲以上老人的主要經濟來源,倚賴「退休金、撫卹金或保險給付」的人口中男性有26.9%,女性卻只有9.6%;但高達44.6%女性依賴子女或孫子女奉養,顯示老年女性高度依賴家庭。
然而,家庭功能逐漸弱化,離婚率、單身比例逐年提高,婚姻家庭真能成為老年經濟的穩固靠山嗎?國家社會的公共責任又在哪?國民年金的制度缺失,真的都能讓老年女性、單親、單身者、同居及同志伴侶……安心享有老年經濟安全的保障?因此我們認為,必須看見年金體制中導致性別差異的結構性因素,並呼籲當許多女人已肩負照顧老小的家庭責任時,不能再把老年基本經濟安全責任丟回家中自行協商。
其次,勞工及軍公教群體老年給付的性別差異也很顯著。因為職業年金給付水準相當程度取決於一生投入職場的投保年資與投保薪資,但因托育及長照等公共化服務嚴重不足,再加上傳統性別分工的刻板印象,導致許多被家務困住的女性無法順利持續參與勞動市場;女性平均薪資僅有男性的8成左右,低薪、不穩定的中低階層工作或兼職、派遣等非典型勞動中女性的比例不低。104年勞保統計顯示,達到投保上限4萬3900元的女性僅19.1%,男性卻有30.59%;公保的投保薪資也有類似性別差異現象。這些邊緣勞動處境,都是影響年金給付水準之性別差異的結構性限制。

擴大稅收充實照顧

綜合來說,老年經濟安全的性別不平等現況,主要來自極度缺乏的公共照顧、性別區隔的勞動市場、僵化的異性戀婚姻家庭體制三大結構因素。因此我們呼籲,年金改革的願景與格局,必須同步考量照顧政策、勞動政策與租稅改革,來思考如何實現性別、階級、世代意涵上的所得重分配。政府必須痛下決心進行租稅改革、擴大稅收,才能充實照顧公共化服務、減少職場性別歧視,使更多女性脫離家務桎梏、加入工作人口的行列,從根本上改變人口結構,減緩高齡化、少子女化的衝擊,才能徹底解決年金危機。

中正大學社福系副教授、總統府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委員
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