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1002二十年一覺年金夢

二十年一覺年金夢(廖明源)

23年前,筆者初執教鞭,學校教師平均年齡55歲以上,其中不乏60歲甚至65歲屆齡退休的同事,當時的教育環境單純,學生無論智能優劣,行為操守總在道德框框內;家長對老師的尊重更是不在話下,幾乎唯師命是從。環顧群校,教書三、四十年的前輩比比皆是,毋須政府立法晚退,許多教師自然而然地做到鞠躬盡瘁,「老」而後已。
而今社會風氣丕變,疊床架屋的教育評鑑致使行政人員忙到昏天暗地;推陳出新的教學方法讓教師疲於奔命;學生生活常規猶如脫韁野馬,任意奔馳不受約束;家長動不動就申訴學校或教師,校方窮於應付不堪其擾。相較於20多年前的教育環境,現職教師身心的壓力及耗損絕對倍於從前,舉例來說,少子化影響造成校際之間搶人白熱化,大量減班甚至瀕臨裁撤的學校,無不使出渾身解數招生,甚至借人頭減緩班級數嚴重下降。於是閱讀深耕、品德典範、生命教育、性別平等、多元社團、創意教學、升學保證、特色學校等名堂紛紛成為招攬學生的大秘寶,學校圍牆外充斥著條條相連到街邊的紅色布條,娓娓道來諸校辦學的豐功偉業,無上績效。


教師背負18趴原罪

面對日益艱難的教育環境,多數基層教師也只能咬著牙繼續往前衝刺,兢兢業業深怕學校超額;膽顫心驚更怕有朝一日飯碗不保。回首20年前2月1日,教師退休新制頒布,18%正式走入歷史,周休7天、月領7萬以上的時代已離筆者太遙遠,多數現職教師背負18%的原罪,未蒙其利卻深受其害,一同被社會形塑成無止盡的貪婪者,國家財政惡化的罪魁禍首。
國家財政嚴重隳壞這是事實,多數人認同年金改革也是現實,但請將心比心,年金改革應該一視同仁,不分彼此。當前法令之下,無論何人領多少錢都是依法行政,即便錯誤的制度也是制度,在改革前,希望國人不要再互相內耗,撕裂情感。每種行業都是國家資產,沒有誰剝奪誰的道理,只有政府給不給得起的問題。
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一位中小企業的長者語重心長告訴筆者,月薪5萬請不到工人;一個玩股票的朋友一餐花費20幾萬面不改色,當時筆者的月薪僅3萬出頭,想起就羞愧不已。如今風水輪流轉,軍公教倒成了拖垮國家財政的萬惡源頭,人人喊打的喪家之犬。請問,薪水停滯不前甚或倒退,國家經濟成長連年衰退,政府財政管理失能,菁英人才競相出走,藍綠政黨惡鬥不斷等,哪一件是軍公教造成的,不會駛船嫌港窄,不善理財找代罪羔羊,果若如此,又何必政黨輪替。
20年一覺年金夢,以為政府竭盡所能照顧員工是天經地義,沒想到是自己在做春秋大夢;幻想政府基於信賴保護原則,保障所屬過個有尊嚴的晚年生活,也是自作多情。新政府上任後旋即成立年金改革委員會,大張旗鼓宣示1年內定案處理幾十年錯綜複雜、利益交纏的年金問題,此舉值得肯定,然是否操之過急,自有公論。萬望在上位者多站在人民立場思考,年金改革要有完整配套措施,方能畢其功於一役。

國中教師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