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0706我被拉進妙禪分享會 差點無法脫身……

我被拉進妙禪分享會 差點無法脫身……

2017091214:49     

直言/文字企劃

這幾天看到一則新聞:妙禪接受信眾兩輛勞斯萊斯奢華名車供養,共四千多萬元。我嘆了一口氣,心想,這筆錢如果拿來幫助貧困家庭,不知該有多好。

關於妙禪,我有一點點的理解。我想聲明,以下所寫的,我盡量以客觀的立場陳述,但句句屬實,我也不會使用反諷的語法,因為這樣容易讓閱讀的人混淆。

我認識A小姐差不多有五六年,她聰慧能幹,文筆奇絕,我一直很欣賞她。幾個月前,她發訊息給我,說想介紹我參加一個「佛教如來宗」的分享會,因為她想進「正法班」,必須接引三個人。我一看是佛教,「正法班」聽起來也很殊勝,如果花點時間就能幫忙她,我當然是很樂意,所以馬上就答應了。但是當我一上網搜尋,才知道所謂「佛教如來宗」是妙禪所創,心裡忽然覺得很不安,因為之前看過一些負面報導。但我覺得既然答應了,就還是去吧!

分享會在捷運松江南京站一帶。A和我先聊了一下,說師父給了她許多幫助,包括身體的病痛、心理上的陰霾等等,都獲得改善。聽起來也是好事,我想,那我就先不要帶成見去看看吧。

到了會場,一堆人已經在排隊等電梯。在工作人員引導下,人群非常有秩序地進入電梯和會場,工作人員還分發貼紙給每個人貼在胸前,他們事前已經編列好名冊和組別。

會場上有妙禪的照片,每個上台發言的人都必須先向照片深深一鞠躬。一開始是一位「老師」上台發言,是個中年女性中醫師B。她說自己以前念佛念了十幾年,但真正跟隨師父之後,才真正得到身心靈的豐富云云。細節有的我忘了,但她囑咐大家要「一天一禪定,一周一法會」。法會就像為心靈洗SPA……

接下來是位中年女子C,開始分享她自己的故事。她是企業家第二代,二十幾歲之前是天之驕女,是上市公司的監事。但某一年,家族業力引爆,龐大家族企業因某些因素一落千丈,家人也都官司纏身,夫妻關係變差,她陷於生命的低谷。後來有人介紹她來認識師父,一切便都開始慢慢好轉,邊說邊聲淚俱下……

接著播放影片,並搭配「You Raise Me Up」感人的背景音樂。影片中說,妙禪是「大成就明師」,是當今唯一見證實相非相如來造物主的成佛者。歷史上大概只有耶穌、阿拉、釋迦牟尼能夠與妙禪師父相提並論。影片最後還有許多信眾寫下感恩師父的感言,並附上職位,大多是各行各業的菁英。也聲明如來宗所有的財務狀況都清清楚楚,有律師、會計師等各專業領域的信眾把關。

接下來分組,應該是重頭戲了。A陪在我身邊,另有一位女子D過來跟我談,手上拿著報名表。他們說報名費只要300元,如果半年後覺得不適合可以退轉。她們一直說服我,但我就是不想參加。過了一會兒,我抬頭一看,所有人都走光了,只剩我們這組,我很尷尬地自嘲:「原來我最難搞。」她們問我不想加入的原因,我說:「我跟我老公都念過一些佛法,我現在沒繼續讀了,但他還在讀,我想回去跟他討論,徵求他的同意。」D大概急了,便脫口而出:「妳修妳的,他修他的啊,我當初會來,是因為我女兒卡到陰,信師父之後就好了。」

我多次拒絕,一心只想脫身,心想,好吧,不然就繳個三百元,以後不要來就好了。但想想不太對勁,如果現在都不能全身而退,半年後有可能輕易就退出嗎?最後我還是堅持不繳報名費,也不填報名表。

整個分享會,我都處在一個防衛的狀態,又因為前一天睡不好,處於一種難以聚焦思考的狀態,回到之家才慢慢放鬆下來。當我回想這一切,有一種大夢乍醒的感覺。這整件事對我來說,簡直是荒謬絕倫!第一個浮現的感覺是憤怒。如果妙禪說他自創「如來教」,那我還比較無話可說。但他打的是「佛教如來宗」,整個分享會的內容,卻跟佛教毫無關係。我知道真正修行高的佛教徒絕對不會憤怒,會心平氣和看待這件事。我並不是佛教徒,但我接觸過一點點的佛法,根本很容易理解「佛教如來宗」跟佛教一點關係都沒有。我真不知那位B小姐之前修佛十幾年,修的內容到底是甚麼?

另外,據我所知,沒有任何文獻記載釋迦牟尼宣稱自己見證過造物主。而且一個成佛者,為何需要信眾一再感恩讚嘆和跪拜?(現在還需要名車供養)

還有,A小姐是誠心想進「正法班」,卻需要接引三人才能進去,這不就是直銷的手法嗎?(雖然我也不知正法班在做甚麼)

我已說我唸過一點佛法,D卻舉女兒卡到陰,師父可化解的例子來勸我加入。拜託行行好,既然打著佛教的名義,教育訓練也做得完備一點好嗎?至少跟我講述層次深一點的內容,跟佛法與心靈有關的好嗎?或許我還多少能被打動。卡到陰去宮廟找通靈少男少女就可解決了,我一向也很尊重這類職業。解決這種事需要勞駕一位成佛的師父嗎?佛的工作是弘揚佛法啊。去找所有佛教相關經典,有哪個佛會去處理信徒卡到陰這種事?

寫報名表時,工作人員說,如果有癌症、重度憂鬱,以及曾是妙天門下的,他們婉拒。奇怪,佛法不是教人不要有「分別心」嗎?而且癌症和重度憂鬱患者不是更需要幫忙?

我很慶幸自己沒有繳三百元。但想想也很可怕,被拉去的人,如果都跟我當時想法一樣,繳錢了事以便擺脫糾纏,那這團體必定賺翻了。而且才三百元,也沒有理由說他們斂財。更別說加入後,每個月兩千元的護持金,人數一多,就是非常可觀的天文數字了。

我對這團體能吸納那麼多信眾,還是深感疑惑,所以又爬了不少文。我試著從人性、從心理學的角度去理解這個奇特的現象。我看了很多正反面的文章,有一些我認同的觀點和個人的心得。

網路上有文章提醒:接引人的話術都類似──信師父後身體會變好、工作順利、家庭和樂(也就是所謂的「妙轉」)。這一切都訴諸於人的慾望,但真正的「佛」並不會用人的慾望去利誘。我很認同這樣的說法。

還有人說,這團體是利用人心的貪婪—只要每個月繳兩千的「護持金」,就像買了一個超值「福袋」,裡面有成績優良、身體健康、工作加薪……聽起來就很划算。這觀點也我也同意。

我也和念哲學的朋友討論,我好奇為何有那麼多知識分子和所謂菁英人士加入,難道他們連一點點基本的思辨能力都沒有?朋友推測,有兩種可能,一種是那些人也在其中得到利益(晚加入的大概就很難了,好位子都被佔走了)。另外一種是,加入後發現被騙了,也不願承認,只好拉更多人進來,大家集體催眠,認定這一切都是真的,以鞏固自己的信念。

有人則分析,其實生病之後只有兩種可能,轉好或轉壞。轉好就說是師父的功勞,轉壞的可能也就離開這團體了。說穿了,都只是機率而已。而我疑惑,如果所有的好事都是師父的功勞,不必自身努力,那身而為人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有信眾說,輪胎爆胎卻安全無事,因為有師父保護。有網友反駁:我並沒有信師父啊,輪胎爆胎我也一樣沒事。可不是嗎?想來只要建立了一套信念,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藉口來自圓其說。例如:所有的好事發生都是因為信師父,如果還是遇到壞事,那就是業力引爆,表示信師父信的不夠虔誠,或護持金不夠,再繼續加碼……

還有一位女士在某網站投書,丈夫因為篤信妙禪,把家人都放在一邊,還強拉妻子一起加入,妻子不願意,最後弄到離婚,妻離子散。看了覺得好悲哀。

而那些花大筆金錢供養師父的人,目的又是為何呢?是想要謀取更多的利益?還是得到更多「妙轉」的機會?有那麼多錢怎不孝敬父母、幫助窮人,而是拿去供養佛奢侈品?這跟佛教的「利他」理念根本背道而馳啊。

個人認為,這個團體沒有任何有價值有意義的中心思想,禁不起任何的檢驗,從頭到尾只是在造神而已。我甚至進一步懷疑,這團體根本就是共犯結構,一小群得到利益的人,操控著一大群生活遭受挫折,心靈上沒有依靠,把「買師父的福袋」當成唯一救贖的可憐人。要你哭就哭,要你笑就笑,要你跪就跪,要你晃動就晃動,親朋好友的勸阻都聽不進去,把造神活動說成「法喜充滿」,開口閉口就是恐嚇不信師父的人會業力引爆,若有事無法參加分享會和法會,就說是冤親債主找上門阻撓你修行……還有人花數百萬送師父玉珮,有人哭著跪求師父收下名車,信徒各種荒誕行徑,簡直比卡到陰還可怕千萬倍。這種團體如果繼續壯大,絕非社會之福啊。

而這團體也早就進入大學校園了,我不禁感到深深憂心。總之,寫了這麼多,我認為還是信者恆信。但如果你身邊有被拉進去而在猶豫的人,請他們千萬要三思。我以上所寫的內容,完全沒有什麼深奧的佛法,只是很淺顯,非常容易辯證的邏輯,即使完全沒接觸過佛法的人也能輕易理解。我不奢望喚醒沉溺其中的人,只希望那些在猶豫的人能及時煞車。趁著勞斯萊斯事件,希望大家都能正視這件事,不要再有受害者了。

 

車主停車路邊肇事 真的GG了?

2017091212:34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貨車撞殘機車騎士沒事 女車主停路邊卻GG了》報導:「陳姓女子去年九月將汽車停放在……路上的慢車道,導致王姓男子騎機車經過時……被迫往左變換車道時,與左側的大貨車發生碰撞,左下肢因而截肢,大貨車沒有肇事責任不起訴,但『陳姓女子違規停放汽車被認定是肇事次因,台中地檢署依過失重傷害罪將陳女起訴』……。」

第一、問題的提出

就這案件,有人說:「……台灣的交通法規真的有必要好好檢討,白線可以停車符合規範,別人發生車禍,合規定的人也要負責?」有人說:「機車往左都不注意左側嗎?」又有人說:「就是這樣判刑才對,終於有不是恐龍的法官了,謝天謝地,真的很可惡的亂停車害死人。」

本文要提出的問題是:既然可以路邊停車,那就表示路邊停車一定完全沒有違反法令?發生了車禍,為什麼卻要承擔刑事責任?民眾所說的:「沒事,就沒事;有事,就變成違規停車。」真是這樣嗎?

第二、與本案有關的路邊「停車」規定

1.《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條第11款關於「停車」的法律定義是:「車輛停放於道路兩側或停車場所,而不立即行駛。」(比較第10款規定:『臨時停車:指車輛因上、下人、客,裝卸物品,其停止時間未滿三分鐘,保持立即行駛之狀態。』)

2.又車輛停放於「道路兩側」,《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56條第1項第6款規定:「汽車駕駛人停車時,不依順行方向,或不緊靠道路右側,或單行道不緊靠路邊停車者,處新臺幣六百元以上一千二百元以下罰鍰。」依據這個規定,《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2條:

a.2項規定:「停車時應依車輛順行方向緊靠道路右側,但單行道應緊靠路邊停車。其右側前後輪胎外側距離緣石或路面邊緣不得逾四十公分,在單行道左側停車時,比照辦理。」(比較第111條第2項規定:『臨時停車』時,應依車輛順行方向緊靠道路右側,但單行道應緊靠路邊停車。其右側前後輪胎外側距離緣石或路面邊緣不得逾六十公分,但大型車不得逾一公尺,在單行道左側臨時停車時,比照辦理。)據此,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交上易字第48號刑事判決(摘要):「陳00……其於停車時原應注意其車應依車輛順行方向緊靠道路右側,其車右側前後輪胎外側距離緣石或路面邊緣不得逾40公分……疏未注意,將車斜停於該商店展示櫥窗前,右側前後車輪距離道路邊線70公分……。」

b.1項第13款:「停於路邊之車輛,遇畫晦、風沙、雨雪、霧靄時,或在夜間無燈光設備或照明不清之道路,均應顯示停車燈光或反光標識。」據此,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4124號刑事判決(摘要):「夜間在照明不清之道路將車停放於路邊,應顯示停車燈光或反光標誌,為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一百十二條第一項第十三款所明定。肇事路段之對向車道,固有『S東區八三一路燈』;而台南市警察局函復:八十年一月十日晚該東區○八五三一號路燈有打開照明;台南市政府建設局函復:該交岔路口之水銀燈,燈罩為玻璃(透明)製品,照明度二百燭光等語。然此項燈光距肇事路段已逾十公尺,能否清楚照明,無使夜間行車者有照明不清情形,尚非全無研求之處;原審就此未為進一步之調查,逕據前開警察局、建設局之復函,認被告並非於夜間在照明不清之道路停車云云,而為有利被告之判斷,不僅職權調查能事尚有未盡,抑且理由說明仍欠完備,不足以昭信服。」

3.依據上面所列舉的法令規定,在紅線、黃線之外的路段,如果沒有其他的禁止「停車」的規定,我們雖然可以「停車」,但為了保護交通安全,實際上我們也不是因此就可以率性、任意而為。也就是說:依照順行方向、緊靠路邊的法定距離之內;在存在視線有障礙的特定情況時,顯示停車燈光或反光標識。這些都是我們「停車」時,按照當時具體情況所必要的防護交通安全作為。這位女車主的「停車」是不是合乎上面所說的規定嗎?如果沒有,她到底違反了哪個規定?從新聞報導來看,應該是違反了「停車時……其右側前後輪胎外側距離緣石或路面邊緣不得逾四十公分」的距離規定。

第三、《刑法》上的因果關係

《刑法》上的因果關係,與我們一般人的想法,其實並不大一樣。《刑法》上的因果關係,一般來說,是指依據經驗法則,按照行為當時所存在的一切事實來作客觀的綜合判斷,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足以發生同樣的結果,「行為」與「結果」之間有「(相當)因果關係」;反之,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這樣的結果,只是一種偶然,那「行為」與「結果」之間就沒有「(相當)因果關係」,就如76年台上字第192號刑事判例要旨所示:「《刑法》上之過失,其過失行為與結果間,在客觀上有相當因果關係始得成立。所謂相當因果關係,係指依經驗法則,綜合行為當時所存在之一切事實,為客觀之事後審查,認為在一般情形下,有此環境、有此行為之同一條件,均可發生同一之結果者,則該條件即為發生結果之相當條件,行為與結果即有相當之因果關係。反之,若在一般情形下,有此同一條件存在,而依客觀之審查,認為不必皆發生此結果者,則該條件與結果不相當,不過為偶然之事實而已,其行為與結果間即無相當因果關係可言。」

陳姓女子如新聞報導所指的違規停車行為,與王姓男子「騎機車經過時……『被迫』往左變換車道時,與左側的大貨車發生碰撞」所受到的左下肢截肢「重傷害」,有沒有《刑法》上的(相當)因果關係?從上面的「相當因果關係」理論來看,似乎是有;可是,我們反過來問:如果陳姓女子當時停車,右側前後輪胎外側都緊靠路邊,距離緣石或路面邊緣並不超過40公分,那這件車禍就不會發生嗎?

如果陳姓女子當時停車,右側前後輪胎外側都緊靠路邊,距離緣石或路面邊緣不超過40公分,這件車禍還是會發生,那麼,陳姓女子的 「違規停車」與王姓男子所受的截肢「重傷害」之間,我們仍然可以認定具有相當因果關係?這值得我們再想一想。本文認為:無論陳姓女子停車有沒有違反法令規定,這車禍事件、重傷結果如果一樣都會發生,那兩者之間就不能認定具有《刑法》上的相當因果關係。因為,在這種情況之下,唯一可責的,其實就止於王姓男子的任意「強行」往左變換車道,別無其他可責原因。

 代結語:

1.一個以《民法》規定來認定《刑法》上因果關係有無的錯誤判決:

《民法》第184條第2項規定:「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這侵權行為類型的「舉證責任」轉換規定,其實不能用來判斷有無《刑法》上的相當因果關係;刑事犯罪行為事實的證明,沒有這種舉證責任轉換規定。因此,臺灣高等法院102年度交上訴字第21號刑事判決:「按『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負賠償責任。但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不在此限』……係採推定過失責任制。上開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2條第1項第13款及同條例第112條第2項規定,都是意在避免車禍發生,屬保護他人之法律,被告違反上開規定,依法推定有過失,而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則基於法律之一體性,刑事上亦應同認被告有過失。」這樣的論述,顯然是一種錯誤的法律解釋。

2.按具體情況來客觀綜合判斷相當因果關係,一個值得參考的好判決:

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103年度交上訴字第1234號刑事判決,按照車禍當時所存在的各項事實,具體判斷《刑法》上相當因果關係的論述:「……在照明不清之路段,加以被害人李○○處於酒後駕車之狀態,注意力及操控力已較常人為低之狀態,面對被告未依規定僅緊靠道路右側、且占用路寬三分之二以上之違規停放大型車輛,甚且該營業大貨曳引車因右後車燈故障未能充分顯示燈光已達警示效果,在此情況下,被害人李○○在距離該營業大貨曳引車之車尾約7.8公尺處,若以速限50公里之速度正常行駛……確實有可能無法及早判斷以致騎車失控自行摔倒……。」「……雖被害人李○○酒駕及未注意車前狀況本有過失,然因被告違規停車之行為,確已影響被害人李○○於夜間行車之安全,則被告違規停車之過失行為,與被害人李○○之死亡結果間,應具有相當因果關係……。」

 

 

容易的路最難行

2017091300:00     

一個創業者的道白:容易的路最難行

黎智英/壹傳媒集團創辦人

希特勒一九三八年入侵捷克蘇台德區,當時英國首相張伯倫(Arthur Neville Chamberlain)誤信希特勒不會再進一步侵略,願意妥協與希特勒簽訂了《慕尼黑協定》和平條約。他回到英國下飛機時,得意洋洋手揮條約書受萬人夾道歡迎,接著希特勒侵略波蘭,條約書成廢紙,張伯倫辭職下台。張伯倫是穩重踏實,行事深思熟慮的誠實和平主義者,深受傳統政治階層信任的政治家。但他害怕戰爭,不敢對抗希特勒這魔鬼,惟恐觸怒了希特勒會造成戰爭災難,以為妥協可穩住和平,軟弱便是救贖,是個徹頭徹尾的悲觀主義者。他下台後取代他當首相的是好戰、不按常規出牌、性格飄忽、不受傳統政治階層信任的邱吉爾。

邱吉爾不僅是反常的政治家,他脾氣暴躁、不守規矩、愛遲到、好賭錢、嗜酒,從早上開始便喝酒(但不是酗酒者alcoholic),而且他還有抑鬱症狀。這樣的人怎可能在英國面臨大戰的時刻被選擇當英國的首相?但是,他在希特勒的魔爪下拯救了英國、歐洲和最後西方的文明呢!是,他是個充滿缺點的人,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最黑暗最絕望的時刻,他說:「我們在沙灘、戰場、街頭……繼續作戰……,永不言敗……,直至我們每一位都倒下來,躺在地上自己的血泊中窒息!」在這樣的時刻,一個平凡的人不可能有這樣堅毅的樂觀。是,他是個不平凡的樂觀者,就是因為這樂觀的性格,他所有的缺點都成了瑣碎的花絮。他拯救了世界文明,我們作為創業者不用這麼偉大,卻還是需要堅毅的樂觀。

若事業生涯是成敗論英雄,也是樂觀、悲觀論成敗。事業的世界裡只有兩種人;樂觀和悲觀的人。樂觀的會是創業者,悲觀的注定是失敗者。樂觀者失敗中看到機會,悲觀者成就中憂戚羅馬將倒的悲哀。性格是命運,但我不相信樂觀和悲觀的性格是命生成,而是一個人不接受命運,抗拒命運因而變成悲觀者。樂觀者陷於絕處喜逢生,悲觀者走在康莊大道愁險峰。加入前者你是站在勝利的一邊,補充了正能量,接近後者你會淹沒在失敗負能量的籠罩下。我從小拒絕愁緒,看到悲觀愁雲蓋面的人都會避之則吉,總是找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來當蓋被子的樂觀人一起。我沒有同情心嗎?不,我只是對失敗者的哀號沒有憐憫。

如果我說有些人追求成功,有些人卻是在找尋失敗以求滿足,你或許不相信,但事實上有些人的心態卻是如此奇怪。我二十歲到美國做推銷員之前阿靖來找我,說想搞間毛衫山寨廠,問我有無興趣一齊搞。我說,好啊,如果搞得成我就不去美國了。阿靖是我在觀塘打工做營業經理時,在同一工廠大廈的牛仔褲廠的太子爺,明知他是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悲觀者,我有興趣是因為我沒錢而他銀兩十足,答應開業給我一半股份。山寨廠還未開始搞,他就想到很多困難;山寨廠規模小只能找層一千幾百呎的住宅做。他就害怕起來;在住宅區搞山寨廠是違規的,投資開業後給政府掃蕩不就血本無歸?山寨廠開工吵到其他住客給投訴滋擾,不就糟糕了?我說,但所有山寨廠都是在住宅做的,又不見有問題,怕什麼?他又想到另一些問題;開了業找不到大廠的外發定單怎麼辦,不就虧大了?是否可以先跟你認識的大廠簽了合約才開業?我給他氣壞了。唉,老友,還未開業就要大廠給你合約,你覺得大廠是傻的嗎?他總是作最壞打算,把可以想像得到的困難都提出來擋住創業的去路,總之是要毫無風險創業。創業無風險難道要神仙開路嗎?最後搞不成他卻滿心歡喜,覺得自己的謹慎是做人的智慧。受不了他!

幾年後我和梁鉅榮搞公明織造廠,阿靖知道了來找我說想加入,我說不。他問我為什麼?我說我解決不了你將會提出可能發生的困難。他說若然那些可能發生的問題解決不了怎會成功?他就是想預知未來,我不想答他這些傻的問題,只是說,我不想跟你糾纏那些問題所以不想你加入。後來公明做得很成功,他常來我工廠像喪家之犬一樣埋怨我當時沒有讓他加入,好像我欠了他的債沒有還一樣。我發覺他不僅悲觀而且愚蠢,也可能因為愚蠢所以悲觀。

不僅是悲觀者,我做生意也不跟愚蠢的人交往。我在毛織廠行上出名願意出高薪請人,因為我認為一個精明能幹的伙計比一個能力一般,做事隨便馬虎的人何止好十倍!付出的高薪最多不外是普通的雙倍,照計起來便宜得多了。不過很多做工廠的行家看不過眼,認為我出高薪請人搞壞行情,常常針對我說:「飛仔黎,我請的伙計便宜你的不只一半,卻又勤力又忠心!」他們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都是真正傻佬,卻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我只好嗤之以鼻,理他都傻。最好的證明是,為什麼他們的生意沒有我做得成功?The proof of the pudding is in the eating!多講無謂。

我選擇供應商寧願出高些價錢,選擇那些做得成功,精明能幹的。供應商就如自己的生意夥伴,要交貨準時並且質量可靠,而最重要是出了問題他會自行妥善解決,不用我操心。他可靠也等於使我對客人交出的貨品可靠。有些人為了價錢較便宜而光顧那些做事能力不足,交貨期不準兼且質量不穩不可靠的供應商往往碰壁收場,最後付出的代價反而最昂貴,卻懵然不知。他們為了貪小便宜搞垮了自己的生意,是非常可惜的笨招。

找買家客戶更要找精明能幹,事業成功在案的當事人和公司。是,他們要求高,貨品的價格也會殺到沒什麼賺頭,會比應付一般的客戶辛苦好多。但成功怎會是免費午餐!他們要求高,逼迫你提高你的工作能力和貨品的水平,你賺到的不僅是金錢還有更高的本事。賺到了本事就不愁沒生意了。最重要的是,站在精明能幹成功者的一邊,是站在勝利的一邊,讓你與他們共同進步共同勝利,做生意沒有什麼比進步和勝利更重要的了。與一些得過且過,做事不認真的客戶共事,他的麻煩變成你的麻煩,他的錯誤變成了你的損失,最後他不用破產,就是買錯貨生產途中要取消也會連累到你破產,就喊都沒用了。做生意切記遠離悲觀者、愚蠢人和做事不認真的庸才!做生意貪便宜,走容易的捷徑往往是最艱難最昂貴的崎嶇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人來到世上,就是來做功課的人生是一門學業,透過每天的學習,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增長福慧我們要看清自己;才能看清是與非

幸福,不在於您擁有多少事物,乃在於您用怎樣的態度去看待、享受自己現下所擁有的一切若是能這樣,即便您看似一無所有, 也能比那些大富豪或身體健壯但成天愁眉苦臉的人們更快樂、更富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