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925心寒…撤告太陽花 員警仍被告

心寒…撤告太陽花 員警仍被告

2016-12-19 00:21聯合報 蕭思源/自由業(台北市)

太陽花學運警方驅離民眾。 聯合報系資料照

報載太陽花學運執法員警仍是被告。其實不必問,為何蔡政府說太陽花學運是政治事件而撤回對滋事學生刑事告訴,但同個事件的執法員警被告殺人未遂,案子仍在法院繼續審理?這本來就是任何人都看得出來的矛盾。但這不就說明,蔡政府霸凌司法,自己認定是政治事件就可以不經法院審理。

行政院撤回對滋事學生告訴,卻對執法員警員未見聞問或有任何澄清與辯護。蔡總統與林全行政院長難道忘了,執法員警全都是行政體系下的部屬,怎好表現得漠不關心,完全不體恤被告下屬長期以來的心理負擔?蔡總統與林全行政院長的態度,不僅讓被告員警心寒,將來各級政府人員對依法執行公務恐怕都將錯亂於是否是政治事件的解釋。

太陽花學運滋事學生侵入行政院、立法院,雖然行政院說是政治事件而撤回法律告訴,但不見得所有人都會鄉愿認同這種窮於道理的說法,歷史更會留下記錄,這又是一樁蔡政府昧於公理正義,公然戕害司法的惡行。

 

學界龍頭出包 自清何需等指示

2016-12-19 00:21聯合報 林志忠/交通大學物理研究所特聘教授(新竹市)

台大校長楊泮池。 聯合報系資料照

最近由於台大教授的論文造假案,牽涉了十年以上的十多篇論文,其中四篇更有台大現任校長作為共同作者,因此廣受注目與批評。

有些批判將台灣的學術界詆譭得體無完膚,這些報導除了在社會民眾之間,造成對高等教育很深的負面印象之外,也對大多數全心力灌注於教學和研究的老師,產生極大的心理挫折感。在台灣高教面臨艱鉅挑戰的今日,這是很不幸的社會和學界的「兩敗俱傷」。單就這一點而言,台大的行政主管和全體教授,實在欠台灣社會一個公道,無論道歉多少次都不為多!

這次論文造假事件所以延燒一個多月,而且還沒有止息的跡象,確實反映了台灣學界的一些病徵與沉痾。主要的原因是,一旦發生醜事時,如不能進行公開並且明快的調查,媒體的報導和民眾的臆測,就很容易倍加負面,其結果就是全台灣的學界都受害。

關於學術倫理以及研究行為不端的案件,公開且明快的處理至為關鍵。以二○一四年日本理化學研究所(以下簡稱「理研」,相當於日本的國家科學院)的小保方晴子的STA細胞造假論文事件為例,理研在論文發表三周之後就組成調查委員會,而且調查委員名單公開。一個半月之後,理研就召開記者會,公布調查進度報告。二個月之後,就公布完整報告。而且報告有日文版和英文版,都發布在理研官方網站—日文版報告是對日本學界和社會負責,英文版報告則是對國際學界負責。隨後,理研理事長(二○○一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和所有理事,全被日本文部科學省(相當於教育部)撤換。這應是等於一級主管全部撤換。

另外一個國際著名的違反學術倫理案件,是發生在二○○二年的美國貝爾實驗室的Schon論文造假案。卅多歲的年輕科學家Schon被視為是「明日之星」,有機會奪取諾貝爾獎,但不久就被發現他的神奇耀眼研究成果都是捏造出來的。貝爾實驗室於是很快組成「外部」調查委員會,調查委員名單公開。五個月之後,調查報告完成,貝爾實驗室將它公布在網路上。

之後,小保方晴子和Schon也被他們各自就讀的日本早稻田大學和德國Konstanz大學撤銷博士學位。

至於國內例子,二○一三年交大有兩位學者在英國《自然.奈米科技》期刊發表論文,隨即被國外學者嚴重質疑造假。經過先後兩個國內獨立委員會調查屬實,兩位當事人於二○一五年春季被學校解聘。

身為台灣的學界龍頭,台大應該要足以做為其他大學效法的榜樣,而不是消極地、被動地等待和請示教育部和科技部官/職員,如何處置?尤其在教育部和科技部遲疑不前,或手足無措之時,台大更應該主動展現自身的識見、氣概與高度。反之,台大就會讓眾多辛辛苦苦從事教學研究、深耕本土的各大學教授的處境更加艱難!

回應

人來到世上,就是來做功課的

人生是一門學業,透過每天的學習,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增長福慧

 

我們要看清自己;才能看清是與非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