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1338滑手機「慢遊」馬路 害人害己

滑手機「慢遊」馬路 害人害己

2016-12-19 00:21聯合報 巫敏生/退休人員(台北市)、陳宏煇/教官(新北市)

行人過馬路時,一面走路、一面低頭滑手機,已成不少路口常見景象。 記者楊萬雲/攝影

聯合報昨日報導「怪象!行人過馬路愈走愈慢」,讀來深有同感,的確是怪現象。但究之實情,手機人人有之,有事固然持之、用之,甚至過度利用,大事必記、小事也載,而且隨時抓在手上,隨時查考,生怕有漏。

現今已有多人簽約「吃到飽」,導致濫開手機瞎掰,有事聊天聊地,沒事也要打個電話問問「你在哪兒?」、「你在作啥?」;坐公車或捷運就扯淡,看看有沒有訊息、欣賞風景、讀讀笑話、趣事;騎開車待紅綠燈,也每要滑滑手機,生怕漏了情報;有時紅燈已變綠,也渾然不知,忘了啟動趕路。如此這般,誤了自己猶屬小事,有時還會耽誤大眾行程,甚至妨害交通,造成傷害。

國人長時間近距離滑手機,視力普遍變差,後遺症:一、釀成危險,日日有之,處處可見,因此發生性命傷害;二、對於司機、行人、摩托騎士不尊重;三、國人視力變壞,近視、弱視、白內障等疾病提前、久而久之,眼科醫生終將大發利市。請國人正視,有以糾正!

你慢慢走 我車卡路口

陳宏煇/教官(新北市)

昨日聯合報願景工程「怪象!行人過馬路,愈走愈慢」,筆者感觸良多。

每次帶小孩過馬路,我都會牽著他們的小手快步通過斑馬線,但常會看到有人戴著耳機,或是滑著手機,旁若無人般地慢慢行走,即使斑馬線上的燈號已轉為紅燈,他們還是悠閒地走著。

以前上班開車經過北投大業路和中央北路的十字路口時,每次要左轉進入大業路時,便會被直行車輛和行人擋住,磨耗了卅秒卻還是無法通過,被迫停在馬路中央,進退兩難而尷尬不已。

現在我都繞道北投站附近的十字路口左轉,只是這個路口綠燈會先亮,車輛左轉時,斑馬線上的綠燈尚未亮起,而行人卻早已迫不急待往前衝,只好等待行人先通過,但行人卻還是慢慢地走,完全不把紅燈和轉彎車輛放在眼裡。

個人認為行人過馬路愈走愈慢,除了聽音樂、滑手機及自認行人最大等因素外,燈號不統一讓行人無所適從,以及燈號時間過短車輛搶快也是主因,如果行人都能加快腳步、加大步幅,而車輛都能減慢速度,以及燈號統一,並且讓車輛和行人的燈號有所區別,這樣也能降低行人在斑馬線上遭致撞擊的風險。

回響/我不敢催 就怕惹禍來

余曉梅/交通導護志工(南投市)

看了十八日聯合報願景工程「行人過馬路愈走愈慢」報導,心中很有感。因為在國小擔任交通導護志工的我,這種現象幾乎每天都會遇到。

我執勤的中正路是村內要道,綠燈秒數比左右(T字路)轉的秒數長很多。所以我常催促小朋友走快點,否則機汽車就得再等下個綠燈。

對學校小朋友我可以催促,對國高中同學我可以用先生、小姐等較輕鬆語氣提醒,但對成年人我連輕鬆提醒也不敢,更不敢催,免得挨罵甚或惹禍上身。

高齡社會,過馬路「慢走」會越來越多,以本人之經驗,讓汽機車駕駛不耐、氣結的是那些滑手機、故意聊天慢走的人;對老人家慢走倒是蠻有耐心的。

我曾多次陪著或欃扶老人家慢走過馬路,不僅得到駕駛人的微笑以對,甚至對我豎起大拇指嘉許。

駕駛與行人都應彼此相互尊重,學校、家庭教育也很重要;也可比照車輛禮讓行人優先通過來立法,如因此發生交通事故,也有可能成為肇禍之一方。

 

房屋稅不應「刨掉樹根」

2016-12-19 00:21聯合報 于俊明/中華民國不動產開發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秘書長(台北市)

北市新版房屋稅對豪宅「降新漲舊」,預估全市三千多戶「舊豪宅」將調漲。圖為北市帝寶。 聯合報資料照片

台北市前副市長張金鶚昨日「房屋稅調降是專業還是政治?」一文,認為北市府「透過政治決策,降低豪宅評價及打折偏離市價」。房屋稅不是不能改革,但是張前副市長任內平均調漲二點六倍的構造單價,卻沒同步檢討下列問題:

第一,房屋稅的課稅基礎是房屋評定現值,房屋評定現值是「構造單價X路段率」的結果。台北市一○三年七月一日以後取得使用執照房屋,在平均調整二點六倍後,構造單價大約是實際造價的一半,如果路段率超過二百%,房屋評定現值就等於實際造價。若再乘以三%的營業用稅率,等於三十年繳的房屋稅就可以把房屋實際造價吃掉,對於BOT案、地上權案、發行REITS的大樓或商業營運用的房子,都會產生「刨掉樹根」的效果。

第二,台北市萬華區峨眉街的路段率三二○%,大安區敦化南路三百%,就結果來看,路段率有很多需檢討。路段率之訂定未依房屋稅條例規定就「減除地價部分」進行作業單位報告,更遑論討論。

第三,民國一百年台北市開徵豪宅稅是用全台灣各縣市唯一的(1+路段率)方式,加重高級住宅的房屋稅。課稅用的構造單價既在一○三年已調二點六倍,高級住宅若干條件也反映在調漲的構造單價內,過去未能調整構造單價導致的高級住宅加倍及一些項目加價方式,應改弦易轍,否則造成房屋稅的稅基出現驚人的乘數效果,以及重複課稅問題。

第四,各種建築耐用年數及殘值設定不合理,像RC造的殘值最後還有四十%,跟內政部不動產估價技術規則對殘價率不超過十%的原則差距很大,造成民眾房子折舊吃虧。

房屋稅並不是只有構造單價一項因子,還有路段率、折舊率、稅率「三率」及公告地價調漲帶來總持有成本增加亦應併同檢討。有句話「寓禁於徵」,也就是藉由加重負擔來禁止或壓抑負面的東西。因「徵」過重的持有負擔,被「禁」或被「壓抑」的東西,卻是經濟發展、就業機會、土地活化、都市再生…這種城市願景,這就應該要尋求改善。

 

川普打破一中模糊仗? 別輕率誤判

2016-12-19 00:21聯合報 劉國興/退休大使(台北市)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 美聯社

本月二日川普接聽了蔡總統祝賀其當選的電話,一時在國際間激起陣陣漣漪。十一日川普在接受福斯電視台相關專訪時表示,「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必須要受到一個中國政策的約束…」云云。但川普所謂的一個中國政策為何?是否與北京的政策一致?卻始終沒有被論及。歐巴馬總統十六日在年終記者會為美國歷來中國政策立場的辯護,也未觸及此重點。是以對美國根本立場的瞭解,實有相當的必要性。

目前對所謂「一中政策」的論述可歸納為二:北京之反國家分裂、反台獨的「一中原則」,及美國的相應政策。事實上自上世紀六○年代末美中開始和解以還,美國的中國政策與北京的「一中原則」有所不同。此為是雙方和解始作俑者季辛吉「建設性模稜兩可」的精心設計。旨在保留美國有後續出牌的空間,並因兩岸摸不清美國底牌而不敢有冒然進一步的挑釁行動。

始自一九七二年季辛吉與周恩來簽署的上海聯合公報,其內容形式非常特別,文字上未有一致論調而是特別標出中方認為如何如何,美方認為如何如何,也就是各說各話。對中方強調的反台獨、反一中一台、反一中二府、反二中、反台灣地位未定等說法,美國的回應是認知到兩岸均主張一個中國,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顯然並未介定中國屬兩岸那一邊,就是如此設計。一九七九年美中建交,美國會隨即通過的「台灣關係法」,也是如此。該法指出台灣問題須和平解決,除此政治原則宣示外,未提及將採何種行動以因應兩岸衝突之發生。

一九八二年的美中八一七公報,美國立場有所鬆動。文字上除述及在質及量上將逐漸降低及減少對台軍售外,亦述及不尋求所謂二中或一中一台的政策。不過此文字上的表述,由日後事實發展來看,並未嚴格執行。直到一九九五年李前總統獲得美國國會支持得到簽證而訪美,引起北京強烈抗議並發生台海飛彈危機,遂使柯林頓總統於一九九八年六月訪中時提出了對台的三不政策紅線,但基本上美國的「模稜兩可」策略從未改變。

這種「模稜兩可」的「一中原則」,固然是為美國本身利益所設計的並行之有年,如今客觀環境丕變,川普是否會將之更張,尚待觀察。我們自宜對之加以釐清,以免誤判情勢。在此山雨欲來,美中台三角關係可能重新洗牌的敏感時刻,我們除沉穩低調因應外,恐怕也是思索如何互利甚至三贏的適當時機。

 

職業選手的生涯賭局

2016-12-19 00:12聯合報 方祖涵

華盛頓國民隊近年的主戰捕手,是來自委內瑞拉的強打拉莫斯(Wilson Ramos)。他多舛的職業生涯包括數次嚴重受傷,還曾經在家鄉被歹徒綁架。二○一六年球季是他的合約年,球季後就能取得自由球員身分,如果能夠有整季的優異成績,就會有球隊捧著豐碩長約上門。

這一整年拉莫斯果真拿出佳績,他開刀解決近視看不清楚球的問題,大半季保持健康,全壘打、打擊率,還有出賽場次都創下生涯新高。九月底,國民隊向他提出續約條件,報價是三年十億台幣,不過很快就被拒絕了。經紀人與拉莫斯都覺得自己身價不僅於此,在自由球員市場可以拿到更高合約。

拒絕報價後的第五天,拉莫斯受傷了,前十字韌帶撕裂。不但球季報銷,連明年開季都趕不上。球季結束後,國民隊不再跟他續約;前兩周拉莫斯跟坦帕灣光芒隊簽下的新約只有兩年,合約總額減少的損失,可能超過五億台幣。

職棒球員的生涯,並沒有想像中容易。要從激烈的競爭中出頭,原本已經就是萬中選一的難得機會,熬過新人合約之後,每次換約又要遇到像是拉莫斯面臨的賭局:該接受已經得手的報價,還是拿未來的表現賭上一把?

拉莫斯無疑暫時是輸家,才短短五天,身價就少了五億。相反地,今年開季前先迎後拒,戲耍金鶯隊一陣的外野手佛勒(Dexter Fowler),就是絕對的贏家了。他推掉金鶯三年十億多的合約,以一年兩億出頭低薪回到芝加哥,不但變成小熊破解百年魔咒的主要功臣,更在季後拿到紅雀隊廿五億的長約。

當然也有逆轉勝的例子。跟拉莫斯曾經同屬國民隊的強打者戴斯蒙(Ian Desmond),在二○一五年球季開始前拒絕球隊提出七年卅四億的報價,結果當年球季打擊糟透、游擊守備又頻頻失誤,二○一六球季差點找不到新東家。最後他以低薪加盟遊騎兵隊轉任外野手,竟然表現優異還被選進明星賽,幾個星期前跟洛磯隊簽下五年廿幾億的長約,彌補兩年前錯失的遺憾。

不論結果如何,當選手被問到這些生涯當中的重要抉擇,答案經常很一致:下注在自己身上,他們一點都不後悔。這不僅是願賭服輸的態度,而是職業球員對未來該有的自信。拉莫斯、佛勒,與戴斯蒙都認為自己的能力超過球隊依照過去成績提出的價碼;他們相信將來表現會更勝今日,選擇相信自己,就算最後沒有達到希望的目標,至少那是當下該做的選擇。身為職業選手,倘若一時失去機會,與其怨天尤人,沉溺早知如此的想像,不如還是昂首走進球場,用成績證明別人是錯的。

球員如此,你我的職場生涯不也是如此?瞭解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的潛能,在面臨抉擇的分叉路口,押寶在自己身上,通常是正確的決定。

「我相信世界上每件發生的事情,都有一個理由。」今年球季前,幾乎從來沒有守過外野的戴斯蒙說,「我一點都不後悔。」也正因為如此的信念,他在生涯的賭局裡,從游擊跨越外野,從輸家變回贏家。(作者為運動文學作家)

 

祝大綠小綠競爭愉快

2016-12-19 03:10聯合報 #黑白集

「小綠」蠶食「大綠」基業?圖為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右)、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最近時代力量數度和民進黨「翻臉」,民進黨內則陸續傳出重新思考兩個政黨「是敵、是友」的呼聲。綠營至今才提出這個問題,未免後知後覺。

以為時代力量會永遠甘於當個「小弟」,那其實是民進黨的錯覺。且看時力在立法院的種種表現:要對付國民黨時,它的態度總是比綠營激進;要搶修法的道德鋒頭時,它絕對不惜把民進黨踩在腳下;要爭取新世代的認同時,它的年輕「新綠」臉孔又遠比「老綠」具吸引力。民進黨執政如此不得民心,聰明的時力有什麼道理不趁虛而入?

若以為時代力量會像「台聯」那樣,乖乖當個附庸政黨,那也只是民進黨的一廂情願。且看,台聯當了那麼多年的政治應聲蟲,如今,則幾乎消失在無情的政壇。以時力之工於精算,百分之一萬會以台聯為戒,當然不會選擇乖乖當「小綠」。

現實一點看,「小綠」今天不客氣地蠶食「大綠」基業,其實也是當年雙方「相欠債」所致,民進黨必須有借有還。兩年前的太陽花運動,是小綠在舞台上賣力演出,藉服貿協議的導火線點燃民怨,幫蔡英文順利打下天下;去年立委選舉,民進黨因而投桃報李小讓幾席,幫小綠站穩根基。如今,時代力量除食髓知味,它更深諳民進黨的軟肋何在,知道要從何處下口;只有被權力沖昏頭的民進黨,才會還在那裡問雙方是敵是友。

不論大綠小綠今後是否還能合作愉快,只能先祝他們競爭愉快!

 

蔡政府「三不」:不提案、不得罪、不負責

2016-12-19 03:10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面對重大政治性或爭議性的法案,蔡政府的行政部門往往不提案,卻讓黨團在立院領軍衝鋒陷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民進黨完全執政後,不少法案引發爭議。最奇特的現象之一,就是面對重大政治性或爭議性的法案,蔡政府的行政部門往往不提案,卻讓黨團在立院領軍,甚至讓個別立委在前面衝鋒陷陣。若遇到外界質疑,則一概以「尊重立法院決議」一筆帶過。這樣的事例屢見不鮮,也不斷成為國政的爭議根源。

最明顯的例子,是政府對婚姻平權的態度。目前民間對同性婚姻是否納入《民法》,幾乎勢成水火,但如此攸關社會改革與傳統價值兩端的議題,不論是修改民法或提出專法,竟然都只有立委提案。法務部原本一度傳出要另提專法,卻因外界反彈,很快就退縮打住。至於蔡總統本人,則一方面說「支持婚姻平權」,一方面卻又要求「政治人物有責任傾聽另一種聲音」。話說得漂亮,就是不願具體表達態度或提出解決之道,而把責任推給立法院。

婚姻平權之爭,並非單一事例。近幾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所帶起的「公民參與三法」修法:《選舉罷免法》下修罷免門檻、《公民投票法》放寬投票範圍,以及《集會遊行法》取消集會遊行限制,行政院皆如同旁觀者,未提出任何法案。也因此,《選罷法》日前通過的,是以綠委提案為藍本的法案;《公投法》剛出內政委員會,也是在缺乏行政院版本的情況下漫天喊價。《集遊法》雖有行政院提案,卻是國民黨時代提出的;蔡英文上任已半年多,民進黨卻連「黨版」都沒有。

再看,一直被蔡政府掛在嘴上的「轉型正義」相關法案,最重要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取得財產處理條例》和《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雖進度不同,卻都是靠立委提案處理,行政部門悶不吭聲。至於爭議多時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進黨多年來一直高喊「國民黨黑箱」,但蔡英文執政後,綠營撤回當年的版本,至今未見新版本蹤影。

對於重大爭議法案,蔡政府採取「不提案、不得罪、不負責」的「三不」態度,表面上稱「尊重立法院決議」,看似有理,其實充滿虛偽與投機。長年以來,我國施行的法案絕大多數都由行政院提出,而非立委提案。主因是,國會的立法最後都要交由行政部門執行,行政部門不可能置身事外,更不可裝作毫無意見。再者,行政部門的官員具有長期推動相關行政的經驗,明白法案如何訂定才更可行,而不致淪為空中畫餅。尤其,重大法案若僅由單一立委提案,卻不徵詢行政部門意見,甚至要排除黨團同僚參與討論的機會;這樣的立法,除了思慮難以周全,更不容易取得社會共識。

蔡政府對重大法案採取「三不」的規避態度,其心態其實不難理解。首先,是出於鄉愿心理:有些法案,因支持與反對雙方的意見均相當強烈,行政部門不提案,至少可以兩不得罪。其次,是黨、政磨合仍有問題:有些立委選擇要衝,但現實上可能窒礙難行,行政部門又沒有反對的膽子,因此只能保持沉默觀望,看立委的好戲。第三,是以拖待變:有些法案並不成熟,行政部門或許因思慮未周,或許因無意推動,因而選擇不作為。

上述三者,從政治或權謀判斷上看或許各有道理,卻難掩投機之心。例如,黨產會近來行政訴訟屢戰屢敗,未來「不當黨產條例」若聲請釋憲,也可能過不了關;但這既非蔡政府提案,就可以撇清責任。又如婚姻平權法案,「民法派」與「專法派」僵持不下,蔡政府至少可以兩不得罪。然而,在這樣的權謀下,只會使爭議更難化解,立法品質則愈發低落,而政府則逃避了自己責任。

新政府上台,若只想用「三不」哲學來規避自己應負的責任,未免太過投機,也嚴重浪費了台灣的時間和資源。這些算計,就算能夠自欺,終究難以欺人。

回應

人來到世上,就是來做功課的

人生是一門學業,透過每天的學習,只有不斷的學習,才能增長福慧

 

我們要看清自己;才能看清是與非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