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291131韓松洞


韓松洞


韓松洞

地球最大洞穴 地底「韓松洞」探秘
記者:卓凝香 蘇雅容     外電     報導     

位在越南中部的風雅喀班國家公園有一個全世界最大的地底洞穴,叫做「韓松洞」,裡面最深最廣的部分足以停放一架747客機,甚至可以蓋一棟40層高的摩天大樓,這個巨大的地底洞穴,鐘乳石也是大的驚人,裡面有樹、有植物,還有蝙蝠跟鳥類棲息。

來自英國探險隊和NHK記者,在越南的山區找了6個小時,終於看到全世界最大洞穴-韓松洞,瀰漫煙霧的洞口,像極了武俠小說裡大俠閉關練功的地方,一踏入韓松洞,立刻進入深不見底的隧道,順著隧道往下走,馬上看到第一個驚喜-地底河流。

洞穴裡的河流比想像中湍急,想過河還必須靠繩索。探險隊:「非常大,非常大。」

尺寸驚人的天然石筍,連見過世面的探險隊都忍不住發出讚嘆聲,洞穴裡面,還有罕見的鐘乳石梯田,高低落差有50公尺,專家分析韓松洞是由雨水滲透石灰岩層,經過長時間溶解和累積,在地底生成河流,沖刷力度變大,進而創造出巨大洞穴。

NHK主播:「如果要在裡面蓋一棟大樓的話,可以蓋起40層的高樓大廈。」

探險隊試著找出洞穴裡最寬廣的部分,一般照明燈打開,還是漆黑一片看不到盡頭,要動用特殊的探照燈才能看清楚周遭環境。探險隊:「你看那裡,哇,好驚人。」

這個高200公尺、寬170公尺的巨大洞穴,放下一架波音747飛機也沒問題,歷經500萬年的粹煉,深埋在地底的韓松洞有通道、有流水、有鐘乳石,還有樹木植物,宛如是一座地底新世界。

引用﹕地球最大洞穴 地底「韓松洞」探秘

探祕越南超級地下洞穴:可容納波音747客機(組圖)
2011/02/23

  在Hang Ken洞中,流石形成的巨大穴柱巍然聳立,下方的探險者正游過洞內的深潭。Hang Ken是去年越南新發現的20個洞穴之一。

  由40層樓高的建筑物組成、長1公里的城市街區都可以裝進韓松洞這處被光線照亮的空間內。韓松洞很可能有著世界上最大的地下走廊。在附近的 Loong Con洞內,攀登者沿著投入洞中的光柱向上爬升。

 洞穴中還有叢林?韓松洞多年以前塌陷的一片洞頂使光線能夠進入,植物便緊隨其后。當瑟威爾向地表攀升的時候,其他隊員正在被戲稱為“伊旦園”的地方艱難跋涉。

越南深不見底的巨大洞穴中不但容納著一大片叢林,連摩天大樓也裝得下。

 

   黑暗中傳來一個聲音:“過了狗爪,小心恐龍。”我聽出那是喬納森 ﹒ 西姆斯惜字如金的英式軍隊腔在說話,但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我的頭燈照到了他,這家伙正獨自坐在洞壁下,一頂遍體鱗傷的頭盔下蜷曲著那部灰白的連鬢 絡腮胡子。“接著走伙計!”西姆斯吼道,“我歇歇傷腳。”

 

  我們倆剛剛用繩索橫越了奔騰咆哮的 RaoThuong 地下河,翻越了6米高、邊緣如刀刃般鋒利的石灰岩,抵達一片沙岸。我伴著頭燈光柱,沿著去年的足跡獨自繼續向前。2009年春天,西姆斯作為韓松洞(又叫 河山洞)探險行動的一員曾到過這里。這個洞穴藏在越南和老撾邊境地勢崎嶇的峰牙己榜國家公園之中,是安南山脈中150多個岩洞(很多都無人勘察過)織成的 網絡當中的一部分。第一次入洞探險時,小隊在韓松洞中摸索了4公里,被一堵60米高的方解石泥牆擋住了去路。他們將這堵牆命名為“越南長城”。他們隱約可 以看到泥牆之上有開闊空間和些微光線,但是無從得知牆的另一面到底是什么。一年之后,七個勇悍的探洞者、几名科學家和一隊挑夫組成的探險隊重新回到這里, 打算攀上這堵高牆──如果辦得到的話──以及測量洞中走廊,并盡可能向前推進,直到洞穴的盡頭。

 

  在我跟前,一堆難走的落石令道路消失無 蹤。落石是從洞頂掉落的,都有房屋大小。轉頭向后望去,微不足道的頭燈光線被巨大的洞穴空間吞沒,我就像是在仰望沒有星辰的夜空。隊友曾告訴我這個洞室空 間巨大,足以容納一架波音747客機,但我根本無從知曉。黑暗好似一只睡袋套在我頭上。

 

  為了體驗一下那黑暗的深邃,我關掉頭燈。一開 始,什么也見不到,但隨著瞳孔逐漸適應黑暗,我驚奇地發現前頭有一片幽幽的光亮。我在碎石間擇路向前,因為興奮几乎跑了起來,腳下的石塊四下滾動,聲音在 這看不見的洞室內回蕩。爬上一段陡坡,翻過一道石梁后,我不由自主停下了腳步。

 

  一道光柱猶如瀑布般注入洞穴。洞頂透入陽光的洞口大得讓 人難以置信,直徑將近90米。深入洞穴的光線第一次向我揭示了韓松洞那震撼人心的體量。洞中走廊大約有90米寬,洞頂距地面將近240米高。這樣的空間足 夠容納一整個由40層高樓組成的紐約街區。洞頂甚至可以看見屢屢云彩。

 

  流瀉而下的光線照亮一座高聳60米的方解石柱,它周身覆蓋著蕨 類、棕櫚和其他雨林植物。鐘乳石挂在那巨大天坑的邊緣,好像石化的冰柱。几百米長的藤蔓從洞頂垂下,燕子在陽光投下的明亮光柱間俯沖穿梭。喬納森﹒ 西姆斯趕上來了。我們和灑滿陽光的通道之間佇立著一座石筍,側影看上去好像一條狗的蹄爪。

 

 峰牙已榜國家公園的群山間云霧繚繞,2001年,公園划出850平方公里土地用于保護亞洲最大的洞穴系統。

在越戰期間,北越的士兵曾鑽進洞穴躲避美軍的空襲。

壯觀的越南地下洞穴

壯觀的越南地下洞穴

  在被森林遮蔽的韓松洞入口,作者馬克面對布滿苔蘚的光滑岩石和從10米高處墜落的危險,經受了嚴峻的考驗。

 

  “起名叫‘上帝之手’的話太老土了,”西姆斯指著石筍說,“叫狗爪岩貼切,是吧?”他關掉頭燈斜身站定,以便減輕受傷腳踝的負擔。

 

   “我第一次到達這個天坑的時候,和另一個探洞者搭伴。我們剛好都有四歲大的兒子要哄,所以我倆堪稱恐龍故事專家。而眼前這幅景象整個讓我想起了柯南道爾 的小說《失落的世界》中的場面,”他說,“當時我的隊友向前走進陽光里,我對他說‘小心恐龍’,這句話就這么成了這地方的名字。”

 

  20 年前,這支探險隊的首領霍華德﹒ 蘭波特和他妻子黛比成為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第一批造訪越南的探洞者。那時候,這個國家的洞穴都還未經探索,富于傳奇色彩。1941年胡志明在河內北面的 Pac Bo Cave策划了抗擊日本人和法國人的革命,而在越戰期間,成千上萬的越南人利用洞穴躲避美軍的轟炸。蘭波特夫婦是來自英格蘭北部約克郡山谷地區的探洞者, 經驗丰富。他們設法和河內大學取得了聯系,在辦妥各種許可之后,兩人終于在1990年進行了一次探險。從那時起,他們已經完成了13次探險之旅,不僅發現 了世界上最長的地下河洞穴──19公里長的 Hang Khe Ry,還幫助越南人創立了占地800多平方公里的峰牙己榜國家公園。目前這個公園每年吸引25萬名越南和外國游客前來,極大增加了當地村民的收入。游客蜂 擁參觀公園的核心景點峰牙洞,洞中設置了光源,效果好像一場夢幻搖滾音樂會。

 

  這里林木稠密,如果沒有當地人的幫助,蘭波特夫婦是不可能 找到洞穴的。“科安從一開始就和我們在一起,”霍華德說道,沖著正在營火旁抽煙的瘦小男人點了點頭。我們圍著火堆蹲在Hang En洞的入口處,這個1.5公里長的洞穴處于群山環抱之下,是進入“失落世界”的門戶。“沒有他,我們干不成事,”霍華德說。科安一家生活在附近的村子 里,他的父親在戰爭中不幸遇難,使他年紀輕輕就要在叢林里艱難求生。他在邊境地區的鄉間打獵多年,洞穴是既是他躲雨的地方,也阻絕轟炸的屏障。

 

  霍華德說:“我們經過三次探險才找到了韓松洞,科安小時候發現過洞口,但是他忘記了位置在哪里,直到去年才把它再次找出來。”

 

韓松洞里有空氣流通,上面有光線照入的洞室,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

韓松洞伊旦園附近層層疊疊的干涸水塘里裝滿了稀有的穴珠

韓松洞里,探險者穿越雕塑般的洞穴地面,行走在苔蘚覆蓋的迷宮中。

韓松洞天坑中的一段岩層被籠罩在天光里,好似一座建在環礁上的城堡

一旦季風來臨,地下河水泛濫,淹沒洞穴走廊,探洞就不可能進行了

 

   竹林和其他植被覆蓋著起起伏伏的石灰岩,使得這個地方几乎人力難至。來自美國普渡大學的地貌學家達利爾﹒ 格蘭切介紹說,地表之下,越南的這個地區就是一整塊巨大的石灰岩。“4000萬到5000萬年前,當印度次大陸撞向亞歐板塊的時候,這個地區被整體向上推 擠。”韓松洞形成于200萬到500萬年前,那時流過石灰岩地帶的河水沿著一條斷痕越陷越深,在群山之下沖刷出寬闊的隧道。在那些石灰岩脆弱的地方,洞頂 坍塌造成天坑,如同打開了巨大的天窗。

 

  德國探洞者、生物學家安妮特﹒ 貝徹在韓松洞中發現了身體全白的木虱、魚和千足虫,這對于生活在黑暗中的生物是常見現象。越南科技學院的植物學家戴印武鑑定了天坑下洞底的植物,發現它們 和天坑之上的森林里的植物有基本相同的物種構成。但這次探險的重點并不是這些田野研究,而是探索洞穴。對于像蘭波特夫婦這樣的探洞者來說,發現像韓松洞這 樣巨大的洞穴,就好像找到了一座前所未知的“地下珠穆朗瑪峰”。2003年,峰牙己榜國家公園因其眾多的森林和洞穴而被列為世界遺產地,霍華德認為“我們 才剛觸及這地方的皮毛,還有太多的探索工作要做。”

 

  當霍華德和德比第一次看見這些巨大的洞內空間,他們就確信自己發現了世界上最大的洞 穴──他們很可能是對的。有比韓松洞更長的洞穴──美國肯塔基州的猛犸洞穴系統,以全長590公里的長度保持著記錄。也有比韓松洞更深的洞穴──格魯吉亞 西高加索山脈中的Krubera-Voronja洞, 也稱“烏鴉洞”,深入地下2191米。但是說到巨大的洞中走廊,沒有什么可以和韓松洞媲美。蘭波特夫婦發現韓松洞時,婆羅洲的姆魯山國家公園中的“鹿洞” 被認為擁有世界上最大的洞穴走廊,其最新的測量數據是:長2公里,寬150米,高120米。但是探險家們用精確的激光測距設備測定韓松洞時,發現韓松洞走 廊連續空間的長度超過4公里,寬90米,某些地點的高度將近200米。

 

  “實際上我們沒有特意尋找世界上最大的洞穴,”德比說。但這個洞穴新獲得的榮耀頭銜有助于改善本地村民的生活水平,這叫她歡欣鼓舞。

 

   經過五天的跋涉、拖拽和爬行,探險隊在洞道里才只走了一半的路程。算上所有的探洞者、科學家、攝像攝影人員,還有挑夫,我們的隊伍有二十多人,似乎正是 這樣的大隊伍拖慢了我們的行程。此外攀爬“小心恐龍”塌陷區的時候,前進變得很危險。在濕滑的岩石上一失足,就可能掉落30米的深淵。

 

被命名為越南長城的這堵60米高的絕壁,在2009年擋住了第一支進入韓松洞的探險隊

從一月份到次年4月的旱季里,韓松洞里德水比較淺,探洞者可以安全行動

當地一些獵人觀察到從地下出口刮來的強風,從而發現不少洞穴

壯觀的越南超級地下洞穴。

 

   當我們抵達第二個天坑“伊旦園”(這名字又是探洞者的冷幽默)的時候,發現它比前一個天坑還要大,几乎和大型體育場的穹頂一樣寬。天坑之下,又是一座洞 頂落石堆成的大山,上面生長著森林,滿是高達30米的大樹、藤蔓植物和蟄人的蕁麻。這時,我們的時間和給養都行將告罄,霍華德決定是時候派一支先遣隊到 “越南長城”去,看看是否有發起沖刺的可能性了。那堵泥牆位于1.5公里之外,在一條V字型洞穴走廊的盡頭,通道底部是水溝,積水有半米來深。通道兩側的 牆面也布滿泥濘,像芝麻醬一樣粘稠,高十几米。在水溝里不可能正常行走,只能蹣跚前進。到達“越南長城”后,人身上裹帶的泥漿之厚,就好像剛在巧克力布丁 里游過泳一樣。探洞者們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艱苦慘烈的“帕斯尚爾”塹壕戰的典故為這段洞道命了名。

 

  攀爬從上方懸垂下來的60米高的泥牆 是個技朮活兒,而且相當危險,所以你需要找到瘋狂得恰到好處的人。幸運地是,霍華德已經親自挑選了加雷斯﹒ 瑟威爾和霍華德﹒ 克拉克兩人作先遣隊。這兩位在英格蘭最凶險難纏的洞穴里一起探洞有20年了。克拉克的本職是公牛精子推銷員,而瑟威爾是位法務專家,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說 服太太賣了他們唯一的汽車,以便可以繼續出來探洞歷險。

 

  到達“越南長城”的第一天,克拉克負責拴繩保護,而瑟威爾開始無畏地向上開路, 一個接一個地鑽孔。几乎所有的孔都太松動,無法固定拴繩索的登山釘。12個小時里他們不斷用富于感情的約克郡方言發出各種牢騷──“該死的廢物東西上面都 是泥巴!”瑟威爾說。但他們沒對這個任務的真正危險說過一個字。如果那些15厘米長的錨釘中任何一個彈出來,瑟威爾賴以懸挂的繩索就會脫落,他很可能會把 其他錨釘也挨個兒帶出來,然后一頭跌死。

 

  攀登第二天,我們在“長城腳下”宿營一晚后,瑟威爾回到了他上次攀爬的最高點。很快他鑽孔的聲 音又回蕩在黑暗的穹頂下。他越攀越高,我們只能隱約看到他頭燈的微光。下午兩點鐘(當然在日日夜夜從不變換的黑暗里,鐘點已沒有意義),經過20個小時的 鑽孔和攀登,瑟威爾終于消失在泥牆頂端,几分鐘后,我們聽到有人在喊:“啊噢噢噢噢!!” 克拉克沿著繩子第二個攀上去,然后向下對我喊:“嘿,你還不快點上來?”

 

  在“越南長城”頂上,我們看見了隧道盡頭的光明,開始歡喜鼓舞 地放聲大叫。探險隊的其他隊員事后告訴我們,在洞里兩公里外都能聽到我們的喊聲。在牆頭進行的測量顯示,從“帕斯尚爾”的溝底到洞頂有將近200米高。只 有我們三個在探索,沒有人在此前到達過這里。我們從“長城”背面降下,然后開始攀登一段岩石階梯,向出口前進。

 

  “看看這個!”克拉克喊 道,他跪在一片干涸的水塘旁邊,瑟威爾和我圍攏過來。在頭燈照耀下,我們看到塘中滿是穴珠。當洞頂的一滴水落下,擊中石灰岩地面并濺起一小粒砂石的時候, 穴珠就開始形成。這個顆粒隨著每次水滴的打擊在它的石窠里不斷翻滾碰撞,水滴帶來的碳酸鈣層層累積,几千年下來,一顆實心的,近乎渾圓的方解石珠就形成 了。

 

  穴珠十分罕見,多數情況下都比玩具玻璃球還小。但這里的穴珠卻有棒球般大,比任何探洞者見過的穴珠都要大。它們非同尋常的個頭可能和洞頂水滴下落所經過的巨大距離有關。“我在此將這里命名為珍珠港,”克拉克宣布。

 

  再前行20分鐘,我們快速攀爬,走出了洞穴。外面正在下雨,我們在樹叢里劈荊斬棘,走了相當遠才確認這里不是另一個天坑,我們的確找到了韓松洞的盡頭。瑟威爾和克拉克太謙虛,沒有明講,但實際上,我們很可能完成了對世界上最大的洞穴走廊的首次全程探索。

華夏地理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回應
Online
....

噗浪+Facebook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