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90959葉卡捷琳娜二世的改革

葉卡捷琳娜二世(即凱薩琳女皇,以下均採其名之俄文發音)由於是透過政變上台的,因此他無可避免地必須與貴族妥協,以鞏固自身的皇權與地位,故在上台之初,他盡量與貴族妥協,並盡可能地滿足了貴族對他提出的所有要求,此點特別是在特權的授予與地方政府的問題上。

貴族土地特權的擴張

在特權問題上,葉卡捷琳娜二世將原來教會或修道院所屬的房地產收入轉交給了貴族。這些教產原本是在1757年作為戰時臨時措施,而移交給國庫的,但在俄羅斯帝國退出七年戰爭後,沙皇彼德三世便裁定將該地產全部收歸國有,但會每年從中支付東正教會與修道院一筆固定款項,餘則全部收入國庫。葉卡捷琳娜二世繼位後,教會便向葉卡捷琳娜二世討回教產,葉卡捷琳娜二世雖然私下對東正教頗有微詞,但仍舊同意教會所請,撤銷了其夫將教產收歸國有的命令,以換取教會對他繼位的認可。但,有些大貴族卻認為,這些教會擁有地產,是對貴族攏斷土地權的挑戰,因此葉卡捷琳娜二世便向貴族妥協,同意撤回原本將地產歸還教會的命令,而將土地重新收回國有。

於是,俄羅斯帝國的土地在1764年以後,如非由王室與國有地外,即全部屬於貴族所有。雖然貴族的土地壟斷權在法律上並沒有受到承認,但貴族們仍然長期壟斷土地所有權,並受到法律給予其他土地特權(如貴族能不經國家法庭審判,便強令自家農奴從事強迫勞役;為了解決貴族土地糧食過剩問題,因此賦予貴族產銷伏特加酒的專利權)。

地方行政制度與司法的改革

至於地方政府的改組問題,則與農奴問題多有相關。早在普加喬夫的起義之前,葉卡捷琳娜二世就體認到任由貴族欺凌農奴,終究會使帝國的基石受到影響,而自己的地位也可能就此喪失,但是過份同情農奴,則必然惹惱將他推到帝位的貴族,因此他決心採行開明派貴族也能接受的漸進且溫和的方式(這並不表示葉卡捷琳娜二世有意解放農奴),以緩解農奴與貴族間的緊張關係。但葉卡捷琳娜二世的政策未能施行,普加喬夫便揭竿而起,這也讓葉卡捷琳娜二世體認到,舊有地方制度省督的自治權力過大,使得中央政令無法貫徹到地方。

於是在民變平定後,葉卡捷琳娜二世便將施行於波羅的海諸省的瑞典式地方制度推廣全國(波羅的海諸省大多原屬瑞典王國,俄羅斯帝國透過幾次戰爭,最後奪取了這些省份)。根據1775年地方制度,全國被分為50個省,每個省再據人口劃分為若干縣(每縣約有2-3萬人口)。縣的長官由該縣貴族選舉產生。省政府與縣政府都設有法院,法院成員分別由貴族、商人、自由農民中由各自的階級中選出(換言之,農奴完全不可能成為法院的成員,以藉此保障農奴階級的利益)。

此外,各省、縣的貴族間還推選出首席貴族,這個職位負責照顧轄區內貴族出身的寡婦與孤兒,雖然此職無足輕重,但甚具社會地位,故往往由地方貴族領袖膺選擔任。

當然,葉卡捷琳娜二世改革地方制度的本意既在加強中央對地方的權力,自然不會僅由上述有利於貴族的一面而已。在省、縣長的人選,一律由中央政府指派,省、縣長並擁有警察權。而法院成員所作成的判決,也不是這些人說了算,而是要由省府民事與刑事法庭審查後,方得成為判決。自然這些省府民事與刑事法庭的法官們,也都是由聖彼德堡方面任命的。各省稅務局也由中央政府派人擔任。地方的參事會成員雖與省長共同負責地方事務,但地方參事會成員都是由參政院提名,後經女皇核可任命的。從這點來說,葉卡捷琳娜二世雖然加大了貴族在地方的權力,但同時也加強了中央政府在地方的控制力。

農奴的生活情形

俄羅斯的農奴係指既非擁有自有土地,且不是佃農(有權更換地主的農民),並且不具奴隸身份(即本身為地主的財產),卻過著如同奴隸般生活的人。這些農奴既沒有遷徙的自由,照法律來說也不是地主的財產,但在事實上,地主已可視這些被綁在土地上的農奴為自己財產的一部分。

而對於農奴本身來說,他們由於受制於歷代沙皇頒布的地主追捕逃亡農民期限的法案影響,也就喪失自身遷徙與改業的自由,只能世世代代被迫在地主的土地上強制勞動。這也讓俄羅斯帝國很難自農村中產生剩餘勞力,集中到都市,形成工商階層,而大大影響了俄羅斯帝國的經濟與科技發展。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