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603真空除毛|真空除毛推薦 請問除毛|除毛方法的相關資訊~專家分享

洞察者



因為iPad和泡面,法蘭克福轉機入關時,隨行人的包被翻個底兒朝天。一行十人小跑到海關蓋章,隻見一位帥哥嚼著口香糖詢問行程單丟失的老夫婦,兩組人輪番上去用流利的英文解釋,還是無用,二人在旁緊張等待。

兩位海關神情淡定,排隊的人們早已焦慮不安,一次一次的改航班,大傢都不想滯留在此地。這樣的開場,確實不太“工業4.0”,嚴謹還是固執?人們用各自的方式吐槽並等待著。

改變,似乎是這片土地最難的一件事情。

Christine 和她的同事

輾轉法蘭克福、柏林,第三日,我們準時到達大眾汽車總部。來到12萬人口的狼堡,大地一片綠,路人戴著厚厚的帽子圍巾,這裡有11萬人在大眾汽車工廠裡工作。

第一次見到Christine是在工廠門口,金黃色頭發,沒戴帽子,一句“你好”瞬間變成自己人。她是大眾汽車公關部職員,主要負責數字化相關傳播,由於像極瞭美劇《尼基塔》裡的女二號艾裡克絲,我們叫她“second beautiful girl”,她喜歡吃中國菜還會說中國話,開朗合群,看起來實在不像德國人。

她同事說,Christine跟大多數狼堡工廠裡的大眾汽車人不太一樣,她來自南德,相比德國北部,溫暖濕潤日照長,所以這裡的人比北德人開朗樂觀。

三天時間Christine帶著中國媒體團走訪瞭位於狼堡的大眾汽車最古老的工廠和去年2月剛剛投入使用的大眾汽車集團IT城,還有世界上唯一一傢同時生產五個品牌車型的佈拉迪斯拉發工廠以及中央控制室(大腦),我們見到瞭大眾汽車最忙碌、最具爭議的那些人。

數字化是大眾汽車近幾年最核心的議題,因此Christine比早些年更忙碌,或許正因為工作原因,她成為大眾汽車內部最早被“數字化”的人之一,瞭解前沿技術甚至開始運用到工作中。

而對於大部分大眾汽車員工而言,轉型之路並不容易,這讓大眾汽車集團學院負責人拉爾夫?林德非常頭痛。他肩負著“改變人”的重任,相比技術提升,這項工作的難度無法量化。

走進大眾最古老的工廠,仿佛來到瞭非常安逸的國度。工人在各自的崗位按照既定的動作和規劃完成工作,有音樂有飲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進行著。人們無法想象,長久有序背後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和積淀,改變,談何容易?

而對拉爾夫?林德來說,挑戰不是來自培訓新員工,也不是Christine這樣的文職類員工,而是來自在工廠的一線員工。

比Christine年長的一位女員工,本來的工作崗位是塑料配件生產,而未來,塑料配件生產領域不會有如此多的員工,所以大眾汽車學院給她進行瞭培訓,此後她逐步熟悉蓄電池生產方面的工作。

隨著數字化程度越高,自動化率也會逐步提高,如何分配人和機器的工作任務也是拉爾夫?林德等人遇到的難題。不用想,在德國這樣的國度,工會一定是全力維護工人利益,數字化發展戰略決不能成為大眾汽車集團裁員的理由。

因此,大眾汽車品牌在德國和集團全球職工委員會簽署瞭一份Future Pact協議。根據這個協議,他們計劃減少2.3萬個工作崗位,但與此同時會新設立九千個新的工作崗位,整體總數是減少瞭,但同時增加在IT方面、電氣方面和電池方面的工作崗位。

到 2025 年,大眾汽車將打造網絡無縫對接、並基於數字化規劃的生產組織,該系統能夠進 行自主控制和優化,通過智能化的方式實現集團內所有員工、各品牌和機器設備的網絡化。

大眾汽車集團未來生產技術總監霍爾格?海因博士正在帶領團隊做這樣一件事情。在新的生產線完工前,員工可以使用HTC VIVE 頭戴式耳機在虛擬現實技術構造的3D 世界中,嘗試和學習新的工作流程。同時,各種培訓活動或研討會可以完全不受空間限制,在全球幾乎任何一個生產基地舉行。

面向未來,大眾汽車生產一線的 30 多萬名員工必須要快速實現“數字化”,他們必須提高自身素質,掌握新的工作方式、技術和 IT 系統並承擔新的角色。

外來人JJ

8年前,42歲的Johann Jungwirth(簡稱JJ)被秘密招進蘋果負責“特別項目小組”,被視為蘋果創造自己的無人駕駛車輛的計劃的核心。在這之前的5年時間,JJ是奔馳在矽谷的北美研究與開發部門的總裁兼CEO。

一年後,這位矽谷奇才被大眾挖角,2015年的11月,大眾汽車橫空出世瞭一位CDO——首席數字官JJ,他直接向大眾集團CEO穆倫匯報。奔馳和蘋果的履歷,讓JJ成為大眾最合適的人選,無論如何,在當時的全球化IT人才爭奪戰中大眾汽車搶先友商。

不誇張地說,除瞭CEO,他幹著大眾汽車最燒腦的工作,小到一個螺絲釘的定位,大到數字化生產平臺和無人駕駛車輛,都在JJ的管轄范圍之內。他是大眾汽車在數字換進程中實現萬物互聯、人和物互聯的關鍵一環。

不難想象,把JJ“搶”到我們的晚宴環節是多麼不易的事情,更不用懷疑,本該輕松用餐的時間註定會變成一場專訪。

大眾汽車IT城和未來中心是大眾汽車所有員工最向往的地方,這裡預示著未來,或者說,他們想知道,JJ和他的一幫IT奇才將如何改變他們的工作和命運。

沃爾夫岡·哈肯貝格博士主要負責狼堡的智能生產實驗室,他所在的狼堡IT城是在2017年2月正式投入使用,這也是首次將IT部門的1000多名同事集中在同一個地方開展工作。

他的主要工作是如何讓人和機器人和諧共處,使生產、物流、運輸等環節靈活快速。研究一臺機器人和編程是很容易實現的事情,但是如何讓1000臺機器人同時工作,並如何去控制人機協作的整個過程,這項研究並不容易。

“在此之前,人類和機器人的工作步驟或者工作空間必須 是分開相互獨立的,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合作。”而在智能生產實驗室中,情況則完全不同。“我們通過軟件將機器人和傳感器整合,使人類和機器人能夠避開危險,在同一個空間工作, 甚至互相協作。如此,我們首次實現瞭人類與機器直接同步合作。” 沃爾夫岡·哈肯貝格博士解釋道。

大眾汽車集團目前共有30多萬在一線從事生產工作的員工,旗下有12個品牌,業務分佈於150個國傢和地區,一共有120個生產基地和36000多個供應商。他們不僅有新建的工廠,也有很多老的工廠,而這些老的工廠已經逐漸形成瞭自己的基礎設施、生產體系、生產流程、IT體系和員工文化。

為瞭應對當今的數字化進程,大眾汽車一共在全球設立瞭六個IT實驗室、慕尼黑、柏林、狼堡的智能生產實驗室和虛擬工程設計實驗室,還有一個位於舊金山,一個位於巴塞羅那。

沃爾夫岡·哈肯貝格博士說,之所以成立這些實驗室,是希望通過數字化的發展,使獲取數據變得更加敏捷和迅速。說到底,IT實驗室是服務於所有業務部門,通過與其它業務部門開展密切比基尼線除毛費用|台北比基尼線除毛費用的合作,抓住和利用數字化所提供的機遇。

而對JJ本人來說,KPI清晰可見,將大眾汽車的硬件優勢轉化為軟件優勢,形成未來核心競爭力。他隨身帶著一個小鑰匙扣一樣的裝置,作為大眾汽車集團首席數字官,他希望四年後,2021年大眾汽車可以推出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並且通過智能手機就可以預定使用,甚至通過按動按鈕就可以自動叫車。

“這個裝置還沒有對外公開,上面有個圓圈,像光環一樣旋 轉,上面可以顯示汽車到達時間、速度等相關信息”講到這裡,JJ似乎又變成瞭蘋果的那位秘密項目負責人……

中國的“海爺爺”

相比海茲曼教授這樣的稱呼,我們更喜歡稱他為“海爺爺”,他是德國大眾汽車集團管理董事會成員之一,擔任大眾汽車集團(中國)總裁兼CEO。他在多種場合說過這樣的話:大眾汽車集團生產體系裡最先進的、生產力最高的工廠在中國,而不是在狼堡。

此次在狼堡見到“海爺爺”,他依然強調“中國最牛”。

一個月時間,海茲曼一半在中國一半在德國度過,除瞭日常各種事物,他還會在德國大學裡教書,因此他經常會與學生溝通年輕消費者對數字化的理解。

“我會問我的學生,你們現在用智能手機,有誰還在用手指打字,發短信或者發郵件?很多人都說他們現在還在使用打字的方式。但我想要是問中國學生的話,他們十有八九都會說我們根本不用手指打字,我們就‘動嘴’,這個就直接關系到我們中國用戶在開車時的表現,他們在開車的時候, 很有可能想通過語音的方式調動一些設備或者應用,這就是未來中心要去解決的。”

大眾汽車在中國有20個生產工廠,這裡的人和生產線正在不斷深化數字化進程。海茲曼說,目前在線焊接質量控制已經完全數字化,物流系統在很大程度上已自動化且可通過 iPad 實現實時的可視化,對新工作流程的員工虛擬培訓也已引入工廠的運營管理中。

2018年即將要落戶北京並正式運營的大眾汽車未來中心是海茲曼首先提起的話題,他認為中國的未來中心承載瞭一個非常重要的橋梁作用, 連接客戶、汽車設計、生產和相關的元素,未來會是跨界的,承載很多跟中國以及亞洲市場相關的研發工作。”

談到工業4.0,海茲曼更像一位工程師。在他看來,“工業 4.0”是一個非常整合的概念,包括瞭數字化進程和人工智能,而這些融入到瞭大眾汽車集團日常業務運營的方方面面,包括研發、銷售、人員管理、采購,以及生產流程。

“生產流程中的 4.0 從屬於‘工業 4.0’整體概念 ,‘工業 4.0’ 的概念裡面包括生產 4.0。生產 4.0 從研發開始,貫穿到設計以及生產的每一個環節,這裡包括數字化管理手段、數字化技術以及自動化流程的應用。”

海茲曼認為,在生產之後,數字化同樣能夠讓與客戶的交互環節以及經銷商的銷售環節更靈活、更準確、更好地與客戶連接。

正如他所言,去年4月,大眾中國宣佈和出門問問將共同成立一傢合資公司,海茲曼說,Mobility Asia是為中國量身定制的,無論從導航、語音、人工智能等都是一攬子服務,實現完美的本地化智能服務,“與出門問問的合資公司相比,Mobility Asia是大眾在出行領域的更高層面品牌計劃,出行服務是基本框架,未來還包括服務生態,出門問問是其中的計劃之一。”

提到中國,誰都無法回避新造車勢力帶來的壓力。海茲曼始終強調,他非常尊敬科技行業各位友商的勇氣,但他還強調,造車需要好好考慮相關的合作夥伴,因為不是任何一傢公司都有能力造車,或者是造出高品質的汽車產品。

從數字化轉型到新合作夥伴的確立,65歲的海茲曼正在帶領著大眾中國大步邁進,對大眾品牌來說,新能源車之戰也是其在華轉型的關鍵之戰。他承諾,2025年大眾將在中國投入100億歐元押註新能源,2020年大眾在華新能源車銷量目標是40萬輛,2025年達到150萬輛。

從德國回到中國,海茲曼可以毫無時差的進入工作狀態。回到德國,海茲曼經常會給狼堡的高層“洗腦”,他希望大眾汽車的所有高管都應該去中國市場走走,瞭解這個飛速發展的互聯網國度,一個占大眾汽車四成銷量的國傢。

Netscape 的創建人 Marc Andreessen 曾經說 “軟件將會通吃全球”,也就是說,未來世界 是由軟件掌控的。而大眾的數字化之旅無疑是一個漫長的過程,2025年、2035年,甚至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實現……

人們常說,德國仿佛是一部不斷重播的舞臺劇,無論演員如何變化,開頭、劇情和結尾卻永遠一樣。Christine和她的同事正在學習著新劇本,接觸新的人物,這一場劇開頭已然不太一樣。

版權聲明:本文系騰訊汽車獨傢稿件,版權為騰訊汽車所有。歡迎轉載,請務必註明出處(騰訊汽車)及作者,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真空除毛|真空除毛推薦

蒙娜麗莎之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