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035只會預言災厄的靈媒少女‧28

  這一天,她與同學們接觸的頻率似乎很高。

  「有什麼事嗎?」

  日央停下腳步,開口問道。

  在她身後,站在樹蔭下的女生嚇了一跳,露出緊張的表情。她沒有和自己的那群好朋友一起離開,獨自一人留了下來。

  眼看日央回過頭直勾勾盯著自己,女同學視線漂移著左看又看,似乎確定了四下無人,才走近一些。

  「……那、那天,為什麼妳會在那裡?」

  「學長拜託我的。」

  似乎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女同學露出疑惑的表情,不過他們去占卜的目的是學長的隱私,日央沒有進一步說明。

  「……我去那裡的事,可以請妳不要說出去嗎?」

  女同學說,似乎很擔心自己獨自跑去占卜店的事被朋友們發現。

  日央沒有說話,只是端詳著眼前戰戰兢兢的女孩。

   「做什麼?」

  見狀,女同學慌張了起來

  「妳是問感情問題?」

  聽到日央的問題,女同學霎時嚇得臉色發白。

  「是、是又怎麼樣……?」

  「我沒有打算跟任何人說。」

  日央說,根本不在乎女同學在顧慮些什麼。

  「不過我想知道,妳之前為什麼會勸朋友來問我問題?」

  「……」

  一瞬間,女同學瞪大了眼睛。

  日央沒有忘記,康樂股長出車禍的那一週,社團課前,班上一群女生留在教室裡聊著社團的話題。其中一個女生喜歡社團裡的學長,被大家起鬨著去告白,最後話題一轉,演變成要來問日央戀情是否能夠順利。

  當時,就是這個女生開口提議的。

  「……因為,想知道她和學長有沒有機會呀。」

  女同學再度開口,一臉無辜,聲音中莫名多了一種討好似的語調。

  「那、那時候……阿葉又還沒有出事……」

  看到日央的眼神,女同學急著辯解,聲音卻越來越小。

  打從出生以來,日央已經過著這樣的生活非常久了。

  即使是到了現在,她依然能夠區別得出來。班上哪些同學受到車禍事件的影響而感到不安、哪些人抱著搧風點火的遊戲心態危言聳聽,哪些人是憑生存本能跟隨多數族群的做法不想特立獨行。

  ──還有,誰是真的對她懷抱恐懼。  

  「妳希望妳的朋友得到不幸的答案嗎?」

  「……」

  那樣的畏懼會因為事件而變本加厲,卻不會單只從一個也可以說是偶然的意外而從零憑空觸發。

  儘管直到近一、兩年情況才變得惡劣,從小到大的經驗裡,日央還是時不時會遇到這種類型的人。

  迷信,非常相信未知力量。

  沒有自信、在意旁人對自己的看法,只有待在群體裡才會表現自在的人。

  表面上對她敬而遠之,實際上卻是忌憚到了厭惡的地步。

  那一天在店門口四目相對,日央就在她的眼裡看見了很明確的恐懼。

  可是,她卻要自己的朋友來找她。

  「我和小俞是參加同一個社團。」

  沉默了好一會,女同學抱緊懷裡的音樂課本,開口說道。

  「……學長明明就是先跟我說話的,社課也是我比較認真。只是……小俞比較漂亮,還先說自己喜歡學長。」

  所以大家都為她加油。目光都在朋友的身上。

  ──明明就是自己先喜歡上學長的。

  看著小俞開心地接受大家的建議,心裡的焦急就好像煮沸的水般燙人,湧起的黑色情感,讓她希望能夠破壞那番景象。

  所以,故意用著開朗的聲音作出那種提議。

  「妳有告訴她嗎?」兩個人喜歡上同一個人。

  「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女同學皺起眉頭,毫不猶豫地駁斥。

  對於毫不相干的她倒是很輕易地坦承了灰暗的念頭,或許是真的獨自一人煩惱了許久吧。

  儘管感到不甘心,少女還是害怕自己的心意會被朋友們發現。假使有一天她真的幸運地獲得學長青睞,反倒成了背叛者。

  「還是跟她說明白比較好。」

  既然都會偷偷摸摸獨自一人去到那種地方諮詢感情問題了,代表她無法割捨這段愛戀。女同學不快地抿起嘴沒應聲,顯然她也知道這樣下去只會走進死胡同,卻無法接納這項意見。

  日央輕嘆了口氣,根本不想淌這趟渾水,也不真的在乎女孩的煩惱。

  日央知道這不過是很常見的人性,然而女孩隨著辯解情緒逐漸激動,散發的氣息也變得越來越混濁,儘管日央見多了比這還要惡劣的情況,待在女孩的周遭還是讓她感到很不舒服,也無法同情對方。

  「那間店也別再去了。她幫不上妳什麼忙。」

  「……妳看到什麼了嗎?」

  女同學倏然又緊張起來,敏感地問道。

  「比起這些,妳應該有更需要在意的問題吧?」

  臨走前,日央瞥了少女一眼,「妳媽媽的身體還好嗎?多關心她吧。」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