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80951§§ 「橫看成嶺側成峰」 § 「立象以盡意﹍」

 § 「立象以盡意﹍」

 

「遠道不可思,夙昔夢見之──」

咦,不是怪人囈語──尤里西斯不知漂到哪裡去了,倒是──

一顆七彩繽紛的立體大水珠──煥然一新的K ──一個有「表」、有「體」又有「光」的新「實體」──分開浩瀚「海面」,滴了出來──

果然「海產」豐富,壁面上還排空破浪躍出一隻大──喜鵲──「啪─嗒」有勁地飛出,以速度、以力量、以時間──展現一顆畫時代「非池中物」與眾不同的存在 [1]──

 

奇特的倆物類繼續發聲──

「時間的移動,用空間來丈量」;「空間的移動,用時間來計算」──

是的,而在怪人的家中,時空莫名的轉換,則可以漏水程度的荒誕來估量──

 

貓咪不太真實的時空感隨著水痕般漫漶漸漬,更不「真實」的還有那似遠而近的絮絮述說──

「新奇,鮮異,那顛覆世紀的新『初性』」;

「扞格,多面,那翻轉時代的新『印象』」── [2]

 

──而怪人的謬思則已在自家─(「無邊無際的海洋」上?)─漂流廣遠﹍﹍

 

曾經,曾經在一個時代與時代的交接之際,一個變動劇烈的世紀之會, 一個六合與四維相互穿越衝擊相互覆蓋疊合的更新之際﹍﹍ 展開一場文明演化的乾坤大挪移﹍﹍當這時──時空象限重新雕砌嵌接,世事重新定義定位的關鍵時刻──維度雜沓,畛域錯亂﹍﹍

 

「當時,一波蓄積千年的浪濤,挾帶移洲易陸、驟變輿圖的動勢,浩浩湯湯,打上了曾經固有『真理』盤據牢固山形不移的永恆涯岸──人類數世以來一往無前的冒險探察,激盪起奧遠宏深的驚濤險浪,正洶洶迴向當初壯心發源之地──」

 

「累積千年知識真理所蔓演孳乳的諸般精密技藝、應用之知,竟回頭全盤革新改換了其身所從出的源始根基,不可逾越的疆界軌範──」喜鵲和K饒有興致地話說從頭。

「那鋒銳競進而巧奪天工的『新工具』!」

「新工具呈現、發掘、甚至─表現─出全新的『表象』──」

那文明競進的「表象」,清晰異常而高度反映出世界的「現象」與「真象」,機事與機心 [3]分頭並進,至精微至廣大──

「異變萬方的新世界!」

「機心萬變的新存在!」貓巫奶奶(的聲音)也不甘寂寞地跳了出來。

 

「那未曾經歷、未曾想像、未曾意會的,五光十色的新『表象』,事事物物的新『印象』──說出更多,揭示更深,指涉更廣──揭示、象示了前所未有的『宇宙之新表象』\『新宇宙之表象』,翻新了本有的『物性』的理解;」

「原來那謂以為─本在不動的『初性』;以及─隨內外條件而生成的『次性』──這所以『印』『象』、所以作用於人之感官、人之心靈的種種後起的性質──亦隨之改易,重新鋪陳銘刻人類的心靈之『象』──」

 

「這新的表象經驗,這重新被肯認的實質擁有,鮮奇穎異的新體會,幾欲凌駕千年以來關於『本質』的信念──改換了主宰人類長期文明進展的『本質』\ 『表象』的認知──」

 

「表象」,成為貫通內\外存在性質的樞機──

從光所帶來的感知祕徑的新發現,改換了人「所」見之表象,以致人更為「能」見,能見「表象」更精密宏博的示意與呈現,以致──發抉主動「象」而「表」之的新表現、新表達,遂令──清晰穎異的表象,成為一種能力,成為改寫人類心靈的「新工具」──

「表象」之能轉化了「本質」,轉變了「現象」與「本質」的關係,實現了「本質」與「表象」的同一──

 

「存在─鮮魚─本質!」趁著怪人開始正視「存在」體驗,貓咪及直觀現實的存在者如此大聲疾呼──

「新『工具』變異了人類生活的圖象──」

「曾經,在多少以『本質』為名的理想釉彩下,因『表象』之名所塵埋的──歷經一朝朝富含內容的歲月塗敷而過、層疊積累多少色調而難以界分上下內外的經驗顏料──」

「重又在這認知的翻轉下,層層透顯而出,一一透顯其各各本在的、曾在的、或有的,歷歷時空情境交錯互為的『經驗』內涵──」

新時代的「表象」認知,揭示了幅員深廣的存在動態;揭示了時空俱在、交織錯綜而更意蘊深微的經驗內涵。

 

「而『表象』,豈非整體『真象』之表徵、之暗示、之隱喻、之映攝;之扣引全體之不可化約的環節?」

「『本質』,就在『象』中──」

「立言以明象,立象以盡意,立言,立象,而觀占天地與人事  [4]於是,存在以『名』,存在以『形』──

 

那分受了本質之光的表象,難道不也具體而微地喻示、指點了整體內涵裡不可或缺的關鍵一隅?那涵蘊氣韻、神態、精神的「象」,那徵示具體、能形之於可感的「象」,豈非更有所述說、更有所揭示、有所「創生」──立象、立言,而創生出未曾覺察、未曾肯認的存在內容?

如此,存在有「象」,創造經驗內涵的「表象」能力,還帶來了─「象徵」的力量──

新「表象」,發抉了象徵更強大的功能,引伸出無限詮釋的腹地──

「立言」、「立象」,再詮釋的餘裕與活力,相生相繼,一再來回於「本質」與「表象」相互回饋──那「存在」﹍﹍

 

當一世紀的運途繞行於這有名有形的「現象」宇宙──

相即不離的「表象\本質」,新時代的造「象」之能,引領科學家和藝術家交替接力,更──在各自宏圖遠擘的急遽變異下,拉開了時、空的相對移動更顯驚人的宇宙圖示──「計算」出無以數計的,曲折,多貌而難以名狀的,巨大、渺遠而無限膨脹中的天地洪荒──

「世界仍然運轉,但人所經歷的印象、感知、經驗、理解、情感、記憶、思維、意識,皆有不同,乃至『物性』與『自我』──」

「新的感官經驗移轉了知識的、認知的、情感的乃至價值的重心──」

「改變了人跟『世界』的關係──」(貓巫奶奶)

「刺激了再一波『人的覺醒』與生命亂度──」

 

「喚醒了──感官與經驗,在人類生活中的新角色;在有形有象而有期的生命中創造著新內涵──」

「更豐富多樣的感知、感受、感性,推動了新的『天賦』的創生,推動了日進日新生生不滅的熱情──」

推動著,「表象」的應用,更日有新出──

重建  與世界打交道的空間性與時間動線;重構 人與世界的新進路──

原以直線推進的世界進程────拓延、超越、螺旋、深化、立體、多維──這道從潛在到存在的路徑,創造了一切形態的極致可能──

 

「追尋一種新『物性』所構成的『現實』與『真實』──」

 

而這綜合多構的─新知覺─新「世界」,新的「物\我」與「身\境」,

縈繞著恍然如夢的時空感,在疏隔與陌生中,

喚起了人們嶄新的「鄉愁」──

為頓失重心的世界,找尋新「支點」──

 

「新的『本質』與『實在』──」

 

看來,又掉進了一片汪洋「縫隙」中﹍﹍

 

 

§  新「鏡面」

 



[1] 大家還記得電影「大白鯊」的驚天一幕嗎?那為二十世紀影史劃出開創性的速度、力量、與時間感!

[2] 英國哲學家洛克,基於經驗論立場(一切知識源自、或建基於感覺、感官),區分事物的「性」、「次性」;認為前者是事物的根本屬性,如數字、運動﹍,後者則是感官在接觸事物後在吾人的心智上生成的認知屬性,例如顏色、味覺等等﹍。「性」、「次性」啟發了我們對於事物的認識當中,所謂「客觀知識」與「主觀知識」的分辨。

[3] 莊子〈天地〉篇:「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存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道之所不載也!」認為機事、機心等「分別心」,有悖於「渾沌」神全之道!

[4]王弼〈周易略例〉「明象」:「意以象盡,象以言著。故言者所以明象,得象而忘言;象者,所以存意,得意而忘象。﹍﹍立象以盡意,而象可忘也;重畫以盡情,而畫可忘也。是故觸類可為其象,合義可為其徵。」又《易‧繫辭》上第六章:「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