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517161010505閱讀「親子天下」第34期有感

 

      今天早上我先看完報紙,然後再打開剛從信箱拿進來的5月份「親子天下」,這一期有許多不錯的文章引人思考,而這一期的主題是「創造力的學習」,看到英國教改的現場,雖然我們台灣還在為十二年國教議題討論的沸沸揚揚,或許要靠政府的力量是太遙遠了,不過每天在教室現場的我或許也能做一些改變。

   剛好小萍和我分享牛老大柏誼最近的狀況,其實面對青春期叛逆的孩子,我覺得太多的指責和負面的要求還不如多聽聽孩子的想法,大人總覺得孩子心智不成熟而不願多聽聽孩子的意見,總覺得聽大人的話就對了,久而久之孩子也不願意跟大人多說什麼。

   我覺得現在的角色好像是孩子的垃圾桶,他總是會將學校或同儕之間的不滿先「傾倒」我的身上,當然此時的第一原則就是不要太早下價值判斷去評論孩子的好壞,因為這時孩子主要是在情緒的抒發,我何不讓孩子先「倒掉」不滿的情緒,等到適切的時機在引入「正題」,釐清孩子問題的癥結點,所以「傾聽」」孩子的心聲是建立親子良好關係的第一步,不過這也是最難做到的一步。

    在這一期的專欄部分,我覺得都對我有所啟示,例如吳靜吉教授的這一篇:

爸爸,如果我考第一名

 

吳靜吉

 

兒子突然問:「爸爸!如果這學期我的成績是全班第一名,你覺得怎麼樣?」爸爸回答:「我一定會高興得要死!」兒子興奮的說:「那我就放心了,我一定會讓你活得好好的!」兒子提出的是假設且開放的問題,是可以啟動父子對話的引擎,可惜爸爸望子成龍心切,反而失去了這麼美好的創意溝通機會。

兒子提出這個問題的背後,透露出幾件有趣的事情。第一,父親希望兒子考好成績,兒子可能也有這樣的自我期許,卻也知道自己很難考到第一名。第二,父子關係是溫暖的。第三,兒子聰明,甚至於聰明到激發父親的反應來確認自己不想或不能考第一的心理準備。

最有趣的是,兒子提問的方式非常有策略,還可以引發創意思考。若父親能欣賞兒子提問的能力和技巧而展開一系列的互動對話,不僅可以增進父子關係的深度,還可以討論很多個人、學校、社會以及有關讀書、學習、考試、教育、事業前途等議題。這樣,父親就能採取很多方式來了解兒子想法,例如「以問題回答問題」來回應:「如果你想考第一名,要怎麼做才能達到這個目標?」或「你覺得我會有什麼反應?你媽媽又該有什麼反應?

猶太人教養小孩的特色之一,就是讓兒童養成提問的心態、習慣和能力。父母同時扮演提問的楷模,因此常用問題來回答孩子提出的問題。孩子放學回家,父母通常會問:「你今天在學校提出什麼樣的問題問老師或同學?」好的或對的問題立即加以鼓勵,不好或不妥的問題則先認可其提問行為,再反問:「下次你要提出什麼樣的問題?怎麼問?」

華人父母則比較會問孩子考幾分、第幾名、上課有沒有專心等「是否」或「有無」的封閉式問題,而且內容上也較偏重成績、知識、聽課行為等。

兒童透過問問題滿足好奇心,學生透過問問題滿足求知欲,創新者透過問問題了解使用者的需求,學者專家透過問問題創造知識,領導人透過問問題掌握員工的想法、工作的進行和未來的想像,一般人也可以透過問問題分享與了解。如同愛因斯坦所說:「重要的是,不要停止提問,好奇心自有存在的理由!

文明的進步、科學的發展、生活的改變、學習的動機,都起源於好奇心、求知欲和發現的驚喜。猶太人雖然只佔美國二%的人口,但從美國六大媒體、華爾街金融業、常春藤名校到外交機構,猶太人在高級主管中所佔的比例常超過一半。這樣的比例也反映在諾貝爾獎上,超過一半的諾貝爾得獎人,不是猶太人就是猶太人的配偶。

猶太父母從小就是以開放式的問題回應孩子的問題,讓孩子在耳濡目染下學會如何問問題。

【資料來源:親子天下,第34期,20125月,26頁】

 

有時候在想我在班上對於孩子的提問是不是太沒耐心?甚至沒有完全聽完孩子所講的內容,可能是自己的個性關係,總希望一節課的時間要「充實」的上完相關教學的內容,還是學不會「放慢腳步」。所以注意自己和孩子的「提問」技巧,甚至幫助孩子如何問一個好問題,當然老師開闊的心胸是很重要的。

其它還有洪蘭教授的〈比分數更重要的事〉、柯華威教授的〈畢業典禮的「鼓掌部隊」〉、詹志禹教授的〈百年之後,誰將留名?〉,對於家長和老師對於孩子的教養和本身的增能都有很大的幫助,另外蘇明進老師的〈給新手老師的10個建議〉其實不僅是新手教師,就算是年資夠久的老師也可以省思一下,檢視自己教學的參考。

回應

這是台中市建功國民小學郭至和老師的部落格。「專業自主」「愛家愛鄉」「健康活潑」一直是個人所追尋的教育理念,希望透過這一片園地能分享自己的教學經驗,竭誠歡迎熱情的您,一起加入這一片園地!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引用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