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芙烈達卡蘿 @ 綠色山牆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Jukebox
  • 準備中...
    1. 沒有新回應!
  • 200604070106兩個芙烈達卡蘿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昨晚看完施叔青的「兩個芙烈達卡蘿」時已將近兩點

    書很薄,書名是取自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的畫作

    電影「揮灑烈愛」便是這位墨西哥女畫家的故事

          

       

             

    這本書讓我對芙烈達卡蘿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然而作者的故事線除了女畫家之外,還有捷克作家卡夫卡

    每每在芙烈達卡蘿暫時退居幕後,而換上卡夫卡時總讓我覺得「搞什麼?我現在要看的是芙烈達,不是卡夫卡啦」

    興致硬生生被攔腰斬斷

    書中講身份認同、文化認同、殖民問題以及:芙烈達的故事

    書中包含了作者和芙烈達的單方談話,也有作者的旅行筆記還有些隨想漫談,並不是一本很純粹的小說

    芙烈達卡蘿,1907年出生於墨西哥,9歲時感染小兒麻痺,「18歲那年,從學校搭車回家,途中巴士碰撞到電車,你整個人被拋倒車外,猛烈的撞擊使你的脖頸、脊椎、骨盤、左手左腳完全碎裂,右腳碎成十一塊」同時因為巴士上掉下的金屬欄杆插進骨盆處,註定了無法生育後代的事實,這樣慘烈的傷害之後,芙烈達仍活了下來,奇蹟似地活了下來。「在他四十幾年的生命中,卻動過三十五次手術。她是人類藝術史上第一個用繪畫來解剖肉體傷殘的女畫家。......晚年有一幅自畫像『破碎的圓柱』(Broken Column),形象地描繪妳經過三十幾次脊椎手術的痛苦,受難的妳立於無依無靠汪吳的天地之間,週身以橫豎的吊索團團護圍起來,勉強支撐碎裂的身心……臉上兩行白色的淚潸潸而下。」

    4年後,她嫁給了當時已名聞畫壇的墨西哥壁畫家狄耶哥裡維拉(Diego Rivera),然而這卻是兩人充滿愛恨糾纏的開端。「妳父母不贊同這樁婚姻,覺得大妳二十一歲的狄耶哥‧裡維拉又老又胖,他到處留情風流成性,已結過兩次婚,有了三個孩子,是個無神論者、共產黨員,最糟的是他是個藝術家,雖然是很有成就的一個。」

    「芙烈達筆下的一幅新婚畫作,他把三百磅重的丈夫,畫得像一座山似的雄偉,裡維拉身穿鐵灰色西裝,帶著極寬的咖啡色皮帶,以不可撼動之姿傲然而立,趁的身旁的芙烈達很小、很小,不成比例,披著取悅男人的火紅圍巾,謙卑地退後一小步……偏向她生命的中心,絕對的依賴……愛情使芙烈達變成一隻溫順的小白鴿,仰仗大象的慈悲存活。你在裡維拉的心中,從體型到藝術,什麼都是細小的……

                       

    芙烈達卡蘿的畫作在主題表現和用色都極為大膽強烈而創新

    曾經有人將芙烈達卡蘿的藝術本質比喻為「圍繞炸彈上的絲帶」,強調其超現實的特徵,反應夢境幻覺的怪誕和戰慄,然而女畫家卻不以為然,她說:「我從不畫夢境,我畫我的真實。」

    畫家對墨西哥和其原住民文化的熱愛,可以從畫家自畫像中的穿著打扮和所採用的象徵看到

    芙烈達卡蘿的父親是猶太裔的匈牙利人,出生於德國,而母親則是西班牙和墨西哥原住民的混血

    芙烈達有大半來自歐洲的血統,然而她更關心的是那塊她原生的故鄉墨西哥

    「兩個芙列達」便是畫家繪製了兩個自己:印地安式的和西班牙式的。

    「右邊印地安女人打扮的她,海藍緄邊的上衣、泥土褐黃顏色的長裙,左手握住一張小小的,她的丈夫狄耶哥裡維拉男孩時的照片,一條清晰可見的血管纏繞手臂攀緣上去接她的心臟。印地安的芙烈達露在海藍色上衣外邊的心臟器官是完整、赤紅的,沿著血管血液循環到左邊坐的芙烈達,右手緊緊握住的另一個自我──穿著白色蕾絲西班牙禮服的芙烈達,她的心臟被割剩一半,血從纏繞到她手上的血管嘩嘩流出,滴得她白色的西班牙圓裙殷紅點點。」

    對於墨西哥這塊土地我的瞭解不深,而芙烈達卡蘿開啟了我認識這個國家的窗口

    兩個芙烈達卡蘿既分裂又融合,慈悲美麗也瘋狂殘忍,多種血液和文化背景的混合,激發了畫家獨特的創作靈感和任意遨翔的精神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