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51900第四章、常問當年塵埋事

且說另一頭,連暮叫了個約二十來歲叫作楊顯光的弟子帶著匡潮到處參觀後,又差人收拾了兩間客房出來,將一切事情打理得不卑不亢。

「這裡是練武場,平常府內弟子們就是在這裡練武,不過也僅限一小部分的內門弟子。只有通過測驗的人才能進入裡面,像我至今還是只能在外面羨慕著......」楊顯光一一的介紹著,而匡潮也只是靜靜的聽著。

幾乎將整個腐逛了個遍,他們到的是一處立在水中的涼亭,通常府主及長老們等職務較高的人會在這亭中議事或休息等。

「何長老。」見何不翼正好經過此處,楊顯光恭敬的打了招呼。

「嗯。你先回去罷。」他對楊顯光說到。

「是的。」說完,楊顯光便離開了,剩下匡潮一個人面對何不翼。

「何前輩,您找晚輩有什麼事嗎?」

「也沒什麼,就是剛好遇上你找你一同喝杯茶,如何?」何不翼隨和的笑著。「還有啊,畢竟我和你師父也曾是兄弟,叫我何叔就好,前輩這詞總聽得生疏。」

「好的,何叔。」未曾步入江湖,匡潮也沒想太多,便是跟著何不翼走了。

「坐罷。」見匡潮站在桌前,何不翼只著椅子提醒道。

「喔,好的。」匡潮這才回過神來。約有五年之久未接觸到人群,難免有些尷尬也是無可厚非。

「果然是姚木的徒弟啊!都是早已心死之人,也難怪了......」好似喃喃自語般,何不翼邊泡著茶。

「那個,何叔,姚木是師父以前的名字嗎?」端起茶杯,匡潮疑惑的問道。

「他沒告訴你嗎?」何不翼感到驚訝,但很快便又覺理所當然。「姚木這個名字是當年他到葉明府時師父,也就是前府主駱襄,為他取的名。」

「話說回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匡潮,潮水的潮。是師父為徒弟所起的名。」

「是嗎?真不錯。」何不翼大笑了幾聲。「話又說來,你師父他小子也是固執啊,當時不作任何解釋便離開,就是其他人誤會,也不許師父和府主為他辯解。其實大家都是明瞭的,只是不拿到明面上罷了,稍早在廳上說的那些也不過是氣話,又有誰是真正厭他的。」

抿了口茶,他看著匡潮疑惑的表情。

「如何,想聽聽他的故事嗎?」何不翼微笑的問道。

「可以嗎?」匡潮滿懷期待的看著他。

「當然,有何不可?」頓了下,他變是開始滔滔不絕起。「還記得那會兒他剛被帶到府中......

 

何不翼口中的故事到了尾聲,而太陽也正西沉了。

「走了,也是該休息了,我帶你去找你師父一同吃飯去了。」何不翼站了起來。

「好的。」經過了一個下午,似乎,匡潮重新了解了自己師父。

回到大廳,眾人也早已在那候著。東方連坐在正中央的主位,幾位長老站在左右,而姚木依然是平淡的坐在一旁喝著茶。

「總算回來了啊,還想著要去外邊尋人呢!」東方連打趣般的說著。

「顧著聊天,怎知這時間過的真快。」說著,何不翼走了上前,而匡潮則是回到了姚木的身旁。

「既然人都到了,那就趕緊吃飯去了。」東方連領著眾人一同到了飯堂。

飯堂中的弟子們見師父師叔及兩位客人的到來便是讓出了一條路來,並低下了頭以示恭敬。

「今天可是個大好日子,大家就放開點,好好的吃一頓吧!」東方連發出宏亮的笑聲。

各長老們沒說什麼,而姚木也只是向匡潮笑了一下便在沒什麼舉動。

弟子們將飯菜布上桌,再放幾罈的酒,便是各自回到了位子上。但因著府主方才的話,眾弟子也沒拘謹,互相聊著天,整個飯堂頓時是好不熱鬧。

全場,匡潮只靜坐在一角,夾著眼前的菜吃著。

「姚木那傢伙說得不錯,你果真如老頭子一般的悶葫蘆呢!」一隻大手壓上了匡潮的頭。「小子,和你師叔我聊聊天吧!」

想將頭上的手拍開,但見那人似是自己長輩,也只好由著他去,低頭繼續吃著飯。

見匡潮對自己的行為毫無反應,柔頭戳臉都不惱怒,頓時玩心大起,在左手掌心上聚起一點內力,朝匡潮身後偷拍去。

隱隱感受到細微的危險,匡潮毫不猶豫的將一手移至被後抵擋,可另一手卻仍不急不慢的夾著食物吃。

「好小子!」見匡潮總算有了反應,那人更是興奮的舉起手來繼續攻擊。

似乎是被打擾了,匡潮沉著臉,但又礙於是不熟識的長輩而不好開口,便直接將筷子放下一掌對了上去,還小心的不讓氣勁波及到周圍。

兩人的動作引得其他人的目光紛紛轉移,東方連幾人也看向了他們。姚木只是坐在一旁不甚在意,而幾位弟子則是連忙將飯桌一開,好給二人足夠的空間。

匡潮心中雖是不快,但也只有被動的防守,不多作攻擊。或許是感到有趣,那人一招接著一招,雖說沒出全力,但看著也夠令人心驚。

興許不耐,藉著一掌風,匡潮向後拉開了距離,便是不再多動了。

「哈哈,善哉!善哉!果真是姚木的徒弟不假。」那人大笑了起來。

「遠,休再如此胡鬧。」東方連開口道:「再怎麼說也算是位客人,怎能容得你如此亂來。」

「是。」收起玩笑之心,那人應了聲。

「抱歉啊,孩子,舍弟東方遠給你添麻煩了。」東方連對匡潮說道。

匡潮忙是一個行禮,不知如何答話才好。

「才想著怎麼不見你人,這可總算回來了。」姚木開口笑道。

「這可不是不知道嘛,要你事前說一聲,怎麼著也要待在府中。」東方遠拍了拍姚木的肩膀。「話說,你這徒弟可真不得了啊,比這府中的弟子好了不知多少呢!」

「唉,還聊呢!快坐著繼續吃了,沒見其他人還餓著呢!」何不翼出口道。眾弟子見著站在一邊沒敢動作。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