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182000第一章、第一場測驗

未月一五日,越心學園新生入學測驗。

週邊許多小攤販爭相叫賣,好似慶典一般,報名的學生們皆是信心滿滿的等著入場。

 

大門開起,幾位學長姐穿著制服排成一列站在門口。站在正中央的銀髮帶無框眼鏡的學長為首開口:「歡迎各位來到越心學園,我是這屆學生會會長路硯宸。報名參加入學測驗的學生請依照手上腕鍊的顏色牌好隊伍,跟著前方帶隊的學生走。」腕鍊分成了紅、黃、藍、綠、紫、棕、黑、白,一共八色。

八列隊伍,依序的帶領著往體育場的方向走。

進了體育場,許多人不禁發出了讚嘆聲。露天的體育場,裡面大概比擬一個普通城市的大小,各種場地一應俱全,其中也包括了四層樓高的攀爬牆、模擬各種形式的實戰場、虛擬實境場等。

「今天各位到這裡,是為了能進入我們越心學園,成為越心的一份子。在這裡先提醒各位,每一隊都只有五十人能留下,雖然是為了爭奪入學名額而來,但也要注意個人與其他人的安全,切記,請不要因此做讓學園感到不齒之事。」擔任監考的老師站在台上說到,他的聲音好似直接傳到所有人腦中般的清晰。就他所說,每一隊只能剩下五十人,意思是全部一共只有四百人能留下來,而在現場看來至少有一千人左右,為了不被淘汰,大家都必須必定要認真面對。

「第一場測驗,每個人手中各自會拿到兩顆同顏色的球,」他舉起手中半個拳頭大了玻璃球。「只要在時間內拿到三顆不同色的球,不管你是用搶的或是交換都可以,這一場便算過關,反之,則直接淘汰。現在,請所有人站到各自的場地上。」

「第一場測驗,現在開始!」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之後,空中出現了一個水色的球狀物體,閃爍的紅色亮光倒數著時間。

聽到聲響,所有人便開始動作,吼叫聲、尖叫聲、念咒聲一個接著一個響起,而在場外的人只是靜靜的看著。

「今年的程度倒是還算不錯,雖說比我們那時還是差了點。」歐陽叡說到。

「他們可不比當時的我們差,只是現在的我們看他們會覺得有些青澀而已。」顏睦聲出聲糾正。

 

◎◎

 

十六年了,若是幾個孩子都還活著,現在也已經成年了。如此說來,我們部族毀滅了十六年了,多麼長的一段時間,可為何卻覺得只過了那麼一瞬......

等等,十六年?

掙扎著,他終於睜開了眼睛,微微轉動眼球環顧著四周,忽略了身上的疼痛坐了起來。

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了。身上纏滿的白色紗布,這會兒又被染紅了一半,但就是傷口裂開了,他仍舊沒有停下動作。

十六年,那是該迎接那位小公主了。可是,她在哪裡呢?自從那年昏睡過去之後,他凍結了自己的時間,這十六年的光陰,如他就好似那麼一扎眼般的短暫。他的時間停止了十六年,身體也停止了十六年的成長,在那時,身體負荷到了極限,將那小娃娃送了出去後,他便一人到了這個洞穴中,然後、然後......是誰?是誰幫他包紮的?

環顧了四周,發現這裡有人長期居住的痕跡,而且那個人似乎也才剛離開不久。他想立刻離開,可卻沒那個能力。雖然休息了十六年,但那也僅限於精神方面,在肉體方面,受的傷仍然保持在那時的狀況,再繼續活動,他還是會因為失血過多而再次昏過去的。

「你......醒了?」這時,一個小男孩出現在了山洞中。「媽媽、媽媽,他醒了!怪叔叔他醒過來了!」他大叫著跑了出去。

很快的,一個中年婦人抱著意來水果走了進來。「那個,你沒事吧?啊!你先不要活動啊!」見他身上滿是血跡,那婦人趕緊讓他躺了回去。「真是怪了,明明都已經十幾年了,可是這些傷口卻完全都沒有轉好。」喃喃著,她讓小男孩出去拿了些藥和新的白布,自己則小心的將那些染上血漬的布拆了。

「一開始還以為你已經死了說,可是過了好久你的身體都沒有變冷也沒有腐爛,而且二娃也說聞到香香的味道,所以我們才決定救你的,只是沒想到你竟然過了十幾年才醒過來,我們都嚇到了呢!」沒有感到任何的恐懼,那婦人就好似和朋友聊天的那般自說自的。

「謝謝。」他開口道謝,可嗓子卻嘶啞得恐怖。「請問,這裡,是哪裡,妳,是誰?」斷斷續續的,他勉強才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你先不要講話,我等一下叫二娃幫你到杯水再說。」聽到了他的聲音,婦人也嚇了一跳。「這裡是月村的一個小山洞,是我們發現你的地方,那時候你傷的太重,我們都不敢搬動你,所以只好把你在這裡。我是琴二,是二娃的娘,二娃就是剛才那個孩子。你還是在休息一下吧,你的傷口又都裂開了。」

 

◎◎

 

站在場中,古艾可緊張的看著其他人,天知道要怎麼奪到其人手中的球,恐怕自己在第一場就要被淘汰了吧。如此的想著,她覺得有些對不起村裡的人們,因為是他們湊出錢才能讓她到這裡來的。

鼓起了勇氣,在心中不停的告訴自己,我可以的。古艾可挺胸站在場中等待測驗開始。

「碰!」一個巨大聲響響起,第一場測驗正式開始。周圍的狀況頓時變得混亂不堪,所有人為了奪到指定的球數互相打鬥,也有人因此而受了傷,手上拿著球,古艾可還是不自主的顫抖了腳。

「喂!小鬼,不想受傷就把球給我!」突然有人站到了他的面前,古艾可才小心的抬起了頭。「快點!」看他手上已經拿到了三顆球,只是其中兩顆顏色相同,如果再加上自己給他的話,那他就過關了。

「不、不行。」不知道哪來的力量,她出聲反對。只是面前的人比她大出了一顆頭,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不行?好啊,小鬼,那就打到妳行。」純粹的暴力行為,或許是因為覺得古艾可沒什麼力量,便也沒使出能力打算。

見拳頭往自己揮了出來,古艾可趕緊往旁邊躲了開,結果卻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倒在地,好不容易想到要反抗,她急忙念出了個咒語,便見那人一時茫然的停頓後面目猙獰的倒了下來。

「妳這傢伙......」那人不甘心的瞪著古艾可,而古艾可則是擔心他解開咒受站起來反擊而趕緊從他手中奪過兩顆球。

「對、對不起。」拿走了球後,她還向對方道了歉,甚至將自己手中重複顏色的球放到對方手中。「我、我的這個給你。」說罷,她便拿著手中的三顆球出了場地。想著剛才那一下,還是心有餘悸。

「唉,慕,看那邊。」歐陽叡用手肘頂了頂旁邊的顏睦聲。「那小女孩看起來還真有點能力說。」

往他所指的地方看過去,赫然就是報名那天跌倒被他扶起來的小女孩,也是剛拿到三顆球的古艾可。「一個咒語就放倒那男的,還真的不能隨便小看呢。」

「嗯,那男孩也是輕敵了,不然沒準會那麼容易。」顏睦聲點到。

「這說不定也是一種能力啊,讓人放鬆警惕的能力。」歐陽叡毫不在意的說著。

「那、那個......」站在負責登記的老師面前,古艾可猶豫的開了口。

「哦?妳通過了嗎?蠻快的呀。」那位老師驚訝的看著她。目前為止,這組也只有五個人過關,在加上她看起來就是沒什麼力量的小鬼,卻這麼快就成功蒐集到三顆球,的確是讓人覺得有些驚訝不假。

「啊、嗯。」她趕緊的將手中的三顆球遞出。「我、我是古艾可。」

「好,古艾可,過關,恭喜妳。」對她笑了笑,老師將手中的記錄簿中的名字打勾,並且指示她到一旁休息。「那三顆球妳先收好,等到下一場測驗還會用到的。」

「啊?是、是。」

==================

繼續發新文,難得一章有這麼多字,就連自己也有些意外地說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