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0005馬達加斯加瘟疫恐蔓延附近區域

非洲國家馬達加斯加爆發瘟疫,已經影響大都市,包括首都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在內。世界衛生組織日前提出警告,非洲國家馬達加斯加爆發瘟疫,可能藉由航空飛行往來蔓延到附近其他國家。不過,目前尚未建議限制國際旅遊。

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位於印度洋上的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自81日以來,經由老鼠身上跳蚤所咬傷而染上瘟疫的民眾有133人,其中24人不幸身亡。自從1980年以來,該國幾乎每年都會爆發瘟疫,經常是由逃離森林大火的老鼠所造成的。南非媒體「時報即時消息」(Times LIVE)日前引述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林德梅耶(Christian Lindmeier)表示,此次所爆發的瘟疫似乎有可能進一步擴散,因為已經影響大都市,包括首都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在內。他說,由於馬達加斯加與附近印度洋上其他島嶼國家的班機往來密切,瘟疫有可能會蔓延到這些區域。

不過,相較於在島內散播的高可能性,在國際上散播的可能性較低。因此,世界衛生組織目前並不建議做出國際旅遊限制的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強調,瘟疫雖為高度傳染性疾病,但如果在第一時間予以治療,依然可以痊癒。

過去兩千年裡,三場大規模的鼠疫給世界帶來了任何一場戰亂或傳染病都無法比擬的空前絕後的社會和經濟動蕩。 第一場鼠疫(542543年間)發生在還是東羅馬帝國都城的君士坦丁堡,它打破了查士丁尼一世恢復帝國統一的夢想。 第二場鼠疫肇始於1346年。 截至到1352年鼠疫消退,它讓中古時代的歐洲和中東的人口在極短時間內從一億減少到八千萬。 這場被後世稱作「黑死病(Black Death)」、「大滅絕(Great Dying)」或「大瘟疫(Great Pestilence)」的浩劫給從公元前5000年開始的地球人口長期增長的進程橫切了一刀,其造成的人口損失要一百五十年才得以恢復。 有學者認為這就是馬爾薩斯預言中所說的大自然的調節機制;另一些學者則認為大瘟疫不僅是人口增長的積極抑制因素,更是打破馬爾薩斯僵局的一個外生因素,為歐洲社會格局沿著全新的方向發展提供了契機。

中古時代的人們對瘟疫的傳染性已經有了初步的認識,但對它的成因卻一無所知。 多數人仍相信它是由我們所呼吸的空氣中一些不幹凈的成分引起的。 今天,黑死病肆虐世界的六百多年後,我們才知道,原來這第二場大瘟疫是由第一場瘟疫(查士丁尼瘟疫)中殘留下來的微生物源引起的。 這些微生物源由西向東傳播,在局部地區被保存下來,寄生在野鼠、旱獺和黑鼠等生活在中亞廣大高原上的嚙齒類動物身上。 感染上瘟疫的老鼠們跟隨沙漠旅行商隊,沿著貫穿亞洲和地中海的絲綢之路,從中亞裏海被帶到了克里米亞半島。 在克里米亞,它們登上貨船,從一個港口到另一個港口,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把瘟疫撒播到污穢骯髒、人口聚居的城市。 著名的「綵衣吹笛人(Pied Piper of Hamelin)」的傳說很可能就是源自遭鼠疫重創的德國城鎮。 相傳1284626日(距今733年),德國城鎮哈莫爾恩正值老鼠泛濫。 一位吹笛人來到這裡並答應幫城裡人驅逐這些老鼠,報酬是一千枚金幣。 他用美妙的笛聲將老鼠們催眠,把它們領到河邊,老鼠們便排著長隊乖乖地自投河中。 事後鎮長卻食言,只給了吹笛手五十枚金幣,還嘲笑他異想天開。 吹笛手臉色一沉,再次吹起了他的魔笛,這回被催眠的不是老鼠,而是全鎮的孩子們。 吹笛手把孩子們領進了山腳下的一個山洞,從此就消失了。 19世紀格林兄弟把這個傳說寫成了童話,還給它賦予了一層寓意:邪惡專門降臨在不遵守諾言的人的身上。

   儘管黑死病最兇狠的浪潮持續了長達七年之久,但沿途並沒有太多的城市和地區遭受了瘟疫持久的打擊。 瘟疫像海浪一樣以不可阻擋之勢席捲沿途經過的地區,卻又迅速地離開這些地區,奔向下一個目標。因此每個地區遭受黑死病打擊的時間平均僅為五到六個月。 有很多原因解釋這個現象:最主要的是,鼠疫是一種季節性傳染病,主要在溫暖的季節和地區爆發,因此黑死病最猖獗的時期以春天和夏天為主,到了年終疫情就減弱了。因此,在春天爆發瘟疫的義大利中部地區普遍比在八月和九月爆發瘟疫的法國北部和弗蘭德斯地區遭受了更慘烈更持久的打擊。 不過,最不幸的當然要數埃及和普羅旺斯這些反覆經歷瘟疫爆發的地區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