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11145算是捧了尊金娃娃回家

  無論如何,經過這次滿月宴,夜辜星再也不是別人口中那隻飛上枝頭變鳳凰的麻雀,而是真真正正、名副其實的名媛千金!沒見著她管那戰斧的當家人叫哥嗎?沒見著她和夜狼的主人沾親帶故嗎?沒聽見她叫沐老爺子一聲爺爺嗎?!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夜辜星配安雋煌絕非高攀,相反,安家能娶到這麼一個媳婦,算是捧了尊金娃娃回家,不偷著樂才怪!嫌棄更無從談起!
  這不,紀情的病剛好,眾族老夫人就來探望,手上都帶著禮物,平嫂也不好意思把人攔在外面,不管她再怎麼受紀情看重,也始終是個下人,在身份尊貴的族老夫人們面前根本不敢放肆,這群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紀情怏怏地倚在床頭,神情萎靡,從那晚收到榮嫂一顆腐爛的頭顱之後,她就像被魘著一樣,昏昏沉沉,不停做夢,夢裡有早些年死在她手上的那些偏房妾侍、被她懲罰慘死的下人,還有榮嫂,都化為厲鬼,張著血盆大口向她索命,她被嚇得滿頭大汗,從夢中驚醒,可是不到一刻鐘又沉沉睡去,陷入光怪陸離的夢魘之中,如此循環往複,直到今天輸了液之後才有所好轉。但整個人還是打不起精神,想說話,卻懶得開口,疲憊不堪。
  當然,這一切自然少不了夜辜星的功勞,她不過是讓席瑾在那顆腐爛的頭顱上動了點手腳。

向您推薦:菜單製作  鐵捲門  樓梯踏板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