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10108李一男辭去牛電科技職務 擔任梅花天使創投合伙人

  來源:尋找中國創客 作者:劉景豐

  今日(3月10日)記者從知情人事處獲悉,前牛電科技創始人、CEO李一男已於近日加盟梅花天使創投並擔任合伙人職務,負責旗下成長基金投資業務且其已經辭掉牛電科技創始人、CEO等職務,但仍保留股份。

  消息人士稱,自去年12月初李一男出獄后,因牛電科技欲在2018年籌備上市,李一男身份難以符合其需求,才選擇辭去牛電科技職務,而全身心加入梅花天使創投。「他以前也在金沙江創投擔任合伙人,有豐富投資經歷,且本人對投資很感興趣,適合做投資。」該知情人士稱。

  不過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網站查詢,牛電科技法人仍是李一男,吳世春為牛電科技自然人股東之一。知情人士稱,李一男目前已經完全辭去牛電科技相關職務,但持股比例未變。相關工商信息還在變更中。

  李一男早年曾入職華為,25歲任華為總工程師,並成為其最年輕副總裁。此後歷經輾轉,創辦港灣網路並被華為收購,后又加入百度擔任CTO、加入中國移動旗下12580運營公司擔任CEO、加入金沙江創投擔任合伙人。2014年創辦牛電科技,欲「用最好的材料與最尖端的技術,打造一款中國最牛的電動車」。

夾娃娃機  然而此後不久其便因內幕交易罪獲刑兩年半。2017年12月2日李一男出獄,雖曾被關注,但本人比較低調,對其在牛電科技的工作也未公佈。

  以下是去年12月李一男出獄時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的一篇文章,從這篇文章中,可以讀懂這個錯過出行黃金兩年的往昔知名創業者。

  25歲任華為總工程師

  27歲任華為最年輕副總裁

  1970年,李一男出生於湖南長沙。其15歲之前的經歷很少被媒體提及。

  1985年,15歲的李一男考入華中理工大學(現華中科技大學)少年班。

  1993年,23歲的李一男研究生畢業,隨後加入華為。

  兩個星期後,他為高手雲集的華為解決了一重大技術難題,破格提升為高級工程師(主任工程師)。

  2年後,25歲的李一男被提拔為總工程師。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個年紀可能才剛剛適應了職場。

  加入華為的第四年,27歲的他成為公司最年輕的副總裁。他甚至被外界認為是任正非、孫亞芳之後的華為3號人物,一度被視為任正非的「接班人」。

  任正非脾氣大是出了名的。

  某華為前高管曾撰書,講述了一段任正非的故事。

  有一天晚上,我陪他見一位電信局局長,吃飯到9點。回來的路上我問他回公司還是回家,他說回公司,有幹部正在準備第二天的彙報提綱(第二天有重要領導要到華為)。到了會議室,他拿起幾個副總裁準備的稿子,看了沒兩行,「啪」地一聲扔到地上,「你們都寫了些什麼玩意兒」,然後開始罵了起來。後來把鞋脫了下來,光著腳,在地上走來走去,邊走邊罵,足足罵了半個小時。

  這種批評在華為早期高管中幾乎是家常便飯。但有一個年輕人例外,任正非不僅不批評,還喜愛有加。背地裡,任正非評價這個年輕人「這小子太厲害了,看問題太深刻,如果我要做個人投資,我一定投他。」

  這個年輕人就是李一男。

  在華為的這幾年,李一男有兩個極端的表現:智商極高,情商極低。

  從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帶領的研發團隊,在與國際巨頭的廝殺中表現十分搶眼,7年間將華為的市場營收從4.1億元狂增50倍,達到了200多億元。

  不過,他的情商短板也明顯。一名為「戴輝」的網友自稱曾是李一男在華為的下屬,他講述了第一次見李一男的情形:第一次見到李一男是在科技園中區的科技大廈(5號樓),我正在努力啃書。看到一個不怎麼挺拔的瘦男生目中無人走了進來,一屁股坐在我前面工位的椅子上,將腳放到桌子 上,抓著一個同事的水壺就猛喝了起來。如此之牛,我沒敢搭理他,他就徑直走了。我驚問:他是誰?有人答:你這個土人,他就是李一男!

  他不懂得為人處世的圓融,曾經給公司寫報告,建議高層領導應一年一換,以免形成派系;他也從來不與其他同事做交流溝通與融洽人際關係,永遠都是雷厲風行、直來直去。久而久之,資歷深、年紀大的高管也開始怕他。

  初次創業敗走港灣,被華為當成「警示牌」

  這種乖張的行事風格,也註定了李一男在華為多少會受到同事的抵觸。

  2000年,趁著華為鼓勵內部員工創業的機會,李一男把華為股權結算和分紅的1000多萬元折成設備,北上北京開始了他的第一次創業路。創辦港灣網路公司,成為華為企業網產品的高級分銷商。

  也許是快速證明自己,這種關係並沒有維繫多久。2001年5月,港灣推出第一款自有品牌產品,同時放棄當時唯一的利潤來源,不再代理華為的產品,正式與華為決裂。

  李一男的能力也在這次創業中充分發揮:以DSLAM作為港灣的突破產品,此後通過自主研發和收購,港灣在短短三年裡就擁有了全系列產品線。甚至有業內分析稱,2004年之前的數據通信細分領域,港灣比華為的產品至少要領先半年。

  2003年底,港灣開始籌劃去納斯達克上市,並聘請了德勤做審計,第一波士頓和雷曼兄弟等國際大投行作為承銷商。

  正是在此時,李一男犯了一個大錯誤——收購了另一位老華為人黃耀旭創辦的鈞天科技。鈞天科技的光傳輸設備業務正是當時華為收入最好、利潤最高的產品線。在此情況下,2004年,任正非成立「打港辦」進行回擊。凡是港灣的業務,華為均以更低的價格或者白送的方式攔下客戶,使得港灣業務急劇下滑。最終被逼得「走投無路」。

  2006年,正是李一男的36歲本命年。就在他生日的那個6月,華為用17億元人民幣將窮途末路的港灣網路收入囊中,而收購的前提條件就是「招安」李一男,任首席電信科學家、副總裁。再回故地,已不同此前。他的辦公室時常有一波波來參觀的華為員工,他成了華為對想叛逃創業員工的一枚警示牌。因為儘管李一男還得到「華為副總裁」的頭銜,但是並沒有實際權力,更多時候是獨自一人在辦公室。

  兩年後,李選擇再次離開華為。先後在百度CTO、中國移動旗下無限訊奇CEO、金沙江創投合伙人的位置上輾轉。

  創辦牛電科技

  因700萬「內幕交易」深陷囹圄

  2015年4月7日,李一男發了一篇微博:「不管對多少事情失望,都沒有理由對最好的時代失望。原始的本能告訴我,是時候做一些讓自己覺得激動的事情了。我願全身心投入,用最好的材料與最尖端的技術,去打造一款中國最牛的電動車。醞釀良久,我願將一切過往歸零,創業路上再次出發!」

  這款「顏值爆表」的最牛電動車,就是小牛電動車。

  2015年6月1日兒童節,再過3天就是李一男45歲生日。這天下午,北京751D.Park時尚設計廣場的大罐里,李一男身穿藍色工裝襯衫、藍色牛仔褲、藍色運動鞋,典型的工程師打扮。活動開始,他騎著一輛炫酷的智能電動車衝上舞台。

  這場活動,就是小牛電動第一款產品的發佈會。李一男所騎的,正是其公司設計的首款智能電動車N1。他曾說過,這是他的最後一次創業。

  當時,小牛電動的投資人、紀源資本創始合伙人李宏瑋也在現場。後來她告訴媒體,自己開始是有點擔心的,畢竟李一男一直低調,很少公開亮相。但在看完演講后,她感覺還不錯。

  「我們給他鼓足了勇氣。夾娃娃機」公司市場副總張一博記得,李一男一開始不好意思開口演講。張一博就讓他站到會議室的桌子上,再打開一罐啤酒給他喝。每天練一遍,大概練了兩周。

  整場發佈會,李一男和N1成為亮點。正是這款車,僅僅15天眾籌7200萬元。

  然而僅兩天后,命運發生轉變。2015年6月3日,在深圳寶安機場停機坪出口走廊內,剛下飛機的李一男被警方帶走。

  據財新網報導,批捕事涉內幕交易。事情起源於2014年4月中旬,深交所的大數據監控平台發現賬戶交易異常,短時間內集中、大量買入華中數控股票。經過比對分析可疑賬戶,證監會鎖定了李一男,決定立案調查。

  當時,李一男正任職金沙江創投合伙人,起訴書顯示,他用妹夫和母親的證券賬戶以1148.55萬元買入華中數控65.7042萬股。其妹妹則基於對哥哥投資決策的信任,瀏覽了李一男的證券交易狀況后,也用自有資金500萬跟單購買。這筆交易中,李一男獲利439萬余元,其妹獲利236余萬元。

  而他滿倉購買華中數控股票的時候,正是該公司的敏感交易期內,而華中數控當時的總裁李曉濤和李一男既是同學,又是華為的同事。

  最終法院以內幕交易行為成立,判決李一男兩年零六個月刑期。

  獄中「每天內心都在滴血」

  李一男入獄后,牛電科技怎麼辦?

  2016年5月,牛電科技副總裁胡依林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當時的公司所面對的並不是「沒有李一男會如何」,實際戰略及方向上的事通過律師依然可以和李溝通。

  《財新》曾報導稱,入獄后的李一男曾數次申請取保候審。他稱,「每天內心都在滴血」。

  另一個消息,似乎也佐證了李一男的這種焦慮。就在李一男在深圳機場被帶走的同一時間,牛電科技剛好也在進行A輪融資。按照公開報導,這筆融資在2015年5月底公佈。此輪投資方包括紀源資本、IDG資本、紅杉資本中國等,金額為4100萬美元。

  然而幾天后李一男入獄,有投資方突然想跳票,「他們當時已經打錢了,但是聽到這個消息后想再要回去;還有投資方據說還沒來得及打錢,就不想打了。」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投資人稱。

  不過,小牛的發展似乎也並沒有因為這一系列事件而受太多影響。在這兩年多時間里,小牛一共發佈了四款電動車新品。這款回頭率十足的電動自行車變得更輕盈智能。2016年3月還完成了一筆由鳳凰祥瑞領投的3000萬美元的A+輪融資。

  從目前牛電科技的股權結構看,李一男仍舊是牛電科技最大的股東,占股超過68%。這也就意味著,出獄后的李一男依舊可以控制牛電科技。

  錯過的出行領域「黃金年代」

  李一男對出行領域的關注,始於其在金沙江創投期間。李一男加入金沙江創投之後,專注於早期無線通信和互聯網、軟體等領域的投資。此後也在關注出行領域。小牛電動車便是受黃明明引薦,他與胡依林共同創辦。

  然而出行領域站上風口,則是2015年之後的這兩年。遺憾的是,李一男是缺席了。

  就在小牛電動第一款產品亮相一個月後的2015年7月,車和家宣布成立,並要打造全新智能電動交通工具。次年宣布完成7.8億元A輪融資;今年8月,車和家的純電動車SEV下線,續航在100公里,配備可拆卸的鋰電池組和家用220V充電介面,相當於一個四輪版的「小牛電動車」。

  除了車和家,滴滴與快的在合併后也迎來快速發展,在2015年完成14.3億訂單,成為僅次於淘寶的全球第二大在線交易平台。2015全年,佔到網約專車市場87%。

  而作為共享經濟領域代表之一的共享單車,也在這兩年迎來爆發,甚至已經結束了一波大洗牌。

  2015年,當小牛電動的第一款車發佈之際,李一男曾對媒體說出了他對小牛給予的希望:我們不僅希望小牛成為主流城市人群最重要的輔助交通工具,更把它看做改變生活品質的一個契機,讓每次出行都成為一段難忘的旅程。小牛電動的目標人群是年輕人,他們通常都有這樣的標籤:創造力,行動派,自我主張,有趣味,有品位,熱愛,勇敢……我叫他們「都市玩咖」。

  現在看來,這段「寄語」似乎也並不過時。

  無論如何,他自由了。現在,他比任何時候都需要證明自己。

娃娃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