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637數字貨幣是大勢所趨 未來紙幣硬幣可能不存在

夾娃娃機

  在

  來源:證券時報兩會報導組

  3月9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央行專場記者會,央行行長周小川,副行長易綱,副行長、國家外匯局局長潘功勝圍繞「金融改革與發展」主題出席會議。

  對於證券時報記者提出的數字貨幣研究進展問題,周小川強調,研究發行數字貨幣的目的,不是讓貨幣去實現某種技術方案的應用,而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統的快捷性和低成本,但同時也必須考慮安全性和保護隱私。

  談數字貨幣:未來紙幣硬幣

  可能不存在了

  周小川說,央行在三年多以前就開始組織關於數字貨幣的研討會,隨後成立了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最近的動作是和業界共同組織分散式研發,依靠與市場共同合作的方式來研發數字貨幣。

  「2017年央行組織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的研究項目,已獲得國務院批准,目前還在組織業界進行研發,在研發到一定程度後會進入到測試階段。」周小川說。

  周小川釐清了數字貨幣的基本概念。他表示,央行所進行的數字貨幣研發英文名叫「DC/EP」,包含兩層含義,DC是數字貨幣,EP是電子支付。這意味著「DC/EP」既可以是以區塊鏈或分散式記賬技術為基礎的數字貨幣,也可以是在現有的電子支付基礎上演變出來的技術。

  「數字貨幣的出現有技術發展的必然性,傳統的紙幣、硬幣在未來可能會逐漸縮小,甚至可能有一天就不存在了。」周小川說。

  周小川指出,目前市場上出現的一些數字貨幣有很多風險,價格容易出現波動,這主要是因為一些技術沒有專注於數字貨幣在零售支付方面的應用,而是變成了虛擬資產交易。從中國的角度看,虛擬資產交易不太符合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的大方向。

  因此,他強調,數字貨幣的研發要穩步推進、有序測試,強調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變成過度投機的產品。特別是對於大國經濟來說,一定要避免實質性、難以彌補的損失出現,在數字貨幣的研發過程中要經過充分測試,可靠之後才可推廣。

  此外,在談及對以比特幣為代表的虛擬貨幣監管時,周小川表示,像比特幣和其他一些分叉產品出現得太快,不夠慎重,如果迅速擴大或者蔓延有可能給消費者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區塊鏈技術真正投入應用之前需要進行充分測試,並得到廣泛的認同。從央行的角度來講,不慎重的產品先停一停,有前途的產品也必須經過測試和認證,確定比較可靠後再推廣。

  談金融監管:正在制定

  金控公司監管規則

  今年「兩會」期間,多個來自金融領域的代表委員都呼籲要出台專的政策法規,強化對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央行此前也表示,正在會同相關部門,制定關於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規則。針對金控公司監管有何側重點的問題,周小川認為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強調資本的真實性、充足性和資本質量。他表示,金融是高風險行業,因此就要有足夠的資本來吸收風險。目前一些金融控股公司的資本並不真實完整,社會上存在著虛假注資、循環注資的問題。

  二是要強調股權結構的透明度。金融控股公司的股權結構、實際控制人的狀態應足夠透明,否則會出現違規操作。

  三是加強對關聯交易的管理。金融控股集團內部的金融機構之間,或是金控集團下的實體企業以及海外企業之間都可能存在關聯交易,要強化關聯交易的管理,在金融機構和控股公司之間,以及和其他實體企業之間建立防火牆制度。

  潘功勝也表示,金控公司近幾年發展較快,存在交叉性金融風險,且風險的隱蔽性較強。在中國分業監管的模式下,對金控公司的監管在政策法規上存在空白,監管主體也不明確,這也是為何央行要牽頭抓緊制定金控公司監管規則的原因。

  除了強化對金控公司監管外,外界對資管業務的監管新規也較為關注。潘功勝說,在制定規則的時候,會考慮到怎麼化解資管業務所存在的問題和隱藏的風險,以及政策出台對金融市場的影響,「我們會在這之間尋找一個很好的平衡。目前央行正在會同相關部門修改資管新規,履行完相關程序後會儘快向社會公開」。

  談金融風險:中國已進入

  穩槓桿階段

  防範和化解重大風險,是未來三年要堅決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首。重大風險主要是指金融風險,其中又以債務風險、房地產風險最為突出。

  對於房地產風險,潘功勝表示,我國的房地產信貸質量總體良好,房地產金融風險可控。截至目前,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房地產貸款不良率不到1%,而銀行業整體的不良貸款率是1.85%,表明房地產貸款不良率的水平好於整體貸款的不良率水平,其中個人貸款的不良率只有0.3%。

  潘功勝說,長期以來,我國住房貸款發放一直堅持比較審慎的政策,平均首付比在33%以上,去年新發放貸款的平均首付比為37%,這在國際上也是非常審慎的住房信貸政策。

  「當然,我們也關注到個人住房貸款、家庭部門槓桿率增長速度有點快,個別的房地產企業在財務方面比較激進,存在一些風險,這些我們都在密切關注。」潘功勝說。

  在談及中國整體債務情況時,周小川表示,此前債務增長較快的情況現已平穩下來,目前進入了穩槓桿階段,甚至是說我們廣義貨幣的增長已經低於名義GDP(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在總量上進入了穩槓桿和逐步降槓桿的階段。

  談監管改革:「雙峰」模式

  還需觀察一段時間

  金融監管改革方案將於近期正式落地,「一行三會」的監管架構將出現怎樣的調整、央行在金融監管中處於何種地位?周小川表示,金融監管體制改革還在進行之中,一些主要思路在去年7月份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中就已經有所披露,包括其後成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會,並將辦公室設在央行,這些都表明央行將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央行具體起到何種作用?周小川認為,一是儘快彌補過去存在的金融監管體制空白;二是一些金融監管規則出現缺陷,需要加強金融規則的制定;三是一些已經發生的金融機構或者准金融機構風險需要抓緊處置,維持金融系統的健康。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央行還有一項牽頭工作,即增強各個金融機構特別是金融監管機構之間的協調,提高協調效率。

  針對被問及新的金融監管框架是否會效仿英國的「雙峰」模式(設立審慎監管機構和行為監管機構)時,他表示,監管機構改革主要依據中國國情,也會參考國際上各種不同的金融監管機構設置,參考的過程中也研究了所謂「雙峰」監管體制,但目前「雙峰」模式還要觀察一段時間,並不是說會立即採用該模式。

  談人民幣國際化:

  推動境內外資本市場互聯互通

  周小川坦言,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主要政策早已研究完畢並實施,但市場參與者在多大程度上願意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和投資,以及用於重要商品的資產計價則無法強制,這是一個比較漫長的過程。

  從央行的角度看,下一步要繼續推動境內資本市場與全球主要資本市場的互聯互通,其次是穩步漸進地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目前資本項目可兌換還存在個別方面的限制,這些限制會逐步有序地放開。放開之後,人民幣國際化還能進一步地向前邁進。

  易綱也表示,資本項目可兌換的穩步推進,包含兩個最重要的項目:一方面是直接投資,包括FDI(外商直接投資)和ODI(對外直接投資),這兩方面的可兌換在真實貿易投資背景下都較為方便;另一方面則是組合投資,也就是金融市場的開放,未來國內股市、債市會進一步對外開放,中國居民將來也可在更大範圍內配置資產。

  「不管是股市、債市還是其他市場,將來都要雙向開放。在雙向開放的同時,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要把控好風險,使我們的監管水平與開放程度相適應,使得中國居民和全世界的投資者在中國市場上更加便利、高效地配置資源。」易綱說。

夾娃娃機娃娃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