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2311因為高 因為堅持 所以我還在這 — 世大運女籃隊長 楊晴

一夕之間 從乙組到甲組

  出生於運動世家的楊晴從小就時常運動,國小的時候其實不是打籃球的是待在田徑隊裡面。那時候訓練的專長項目是丟壘球和推鉛球的,一直到國中去了桃園一間新蓋的國中-「大友國中」在新生訓練繞校園的時候被生教組長招攬進籃球隊籃球之路就此展開。進而在一次的三對三比賽比賽中可能也是因為身高長的高因此而被球探發現,就這樣在他國二下學期的時後輾轉到了台北念書,轉學到了石牌國中加入了甲組的女子籃球隊。籃球生涯就從國中石牌國中的甲組女子籃球隊開始。

離鄉背井 持續磨練

  離開了溫暖舒適的家,來到的是國泰教育中心的大家庭。有別於以往在自己的家裡生活,在那要過的都是團體生活因此一切的一切都得要自己來了。不論是洗衣、切水果、整理內務等…… 都是練球之餘的時間需要自己去完成的,沒有人會幫忙你做,自己該做的事就是自己完成。第一個禮拜住到台北淡水國泰教育中心的時候每天都哭因為真的很辛苦,每天早上五點要起床趕搭第一班車從淡水搭捷運到石牌國中練球上課,下課之後也是練完球之後再從石牌搭捷運回淡水宿舍,就這樣循環了大概兩年的時間。但也因為是轉學生的關係,甲級聯賽的規定是轉學生兩年內不得參與聯賽所以國二國三時都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聯賽,頂多一些小比賽而已。也因為是建教合作的關係在國中時就轉學,就這樣一路從石牌國中畢業後直接到淡水商工再到文化大學,最後就待在國泰女子籃球隊職業隊。

兩天的年假 團隊規範擺在最前

  訓練的過程中真的很辛苦,不論高中還是大學每天早上六點到七點都固定要晨操,晨操是最無趣但也是最重要的。每天都要跑步,要跑什麼也不知道就是一直跑一直跑把最基本的體能練起來。最痛苦的也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一次過年連假只放兩天,教練放這種假就讓他們不想回家因為覺得這樣很累,還要坐車先到台中然後再回台北,覺得時間太短也太趕也可能只有聚一下吃個飯而已。覺得自己已經算近的,有些隊友還是住高雄、台東、屏東甚至是嘉義那些都太遠。覺得最痛苦的就是過年只放兩天就會有人打電話跟教練投訴,只要有人打電話去投訴,回去練球就死定了。因為教練會生氣,教練會覺得他們不知道是比賽重要還是什麼,如果你想要回家,那可能對於你回來之後練球讓你上場的時間會變少。他會認為你就是一個覺得練球不重要的小孩我為什麼要讓你上場,他們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想法,所以教練說什麼就是什麼凡事都要以球隊為主。所以我們也很少去外面參加其他的活動之類的就是一直都上課練球這樣,幾乎沒有所謂的自己的時間大部分自己的時間就是獻給球隊。

那一年我當上國手

  因為轉學的緣故國中時就算待在甲組的球隊也沒有參加過甲級聯賽,但上了高中一切都不一樣了。不但在甲組的淡水商工有出賽的機會,更在十六歲那年選上了國家了成了U16的亞青國手,成為國家隊的一員去了印度比賽。淡商在早期一直以來都被視為冠軍球隊,但在楊晴進球隊的第一年淡商只拿到了第六名所以當年的也挺挫折的,但也因為如此到了他高二時,球隊就沒有了所謂要連霸的壓力努力的放手去打、去為每一顆球拚搏,最後那年球隊又拿下了冠軍。從第六名到冠軍,這樣的進步和名次的跳躍都讓我們難掩心中的喜悅和快樂。隔年仍被選進了U18的國手到了泰國比賽,這次的比賽需要得到前兩名才能打U19的世界盃,最後也拿下第三名但因為實力相當讓主辦單位大開眼界決定破例讓該屆前三名都可以參加隔年的世界盃,就因此得到這個寶貴的機會。

如果沒有岩石的阻擋 怎能激起美麗的浪花

  大學時期練球實在太枯燥乏味也經歷太多波折,總是覺得教練太說話很難聽、自己又一直受傷、上場時間也不多,印象中自己有三次大鬧過不想打球了。大學有一次還帶著學妹一起翹隊,那時候覺得壓力太大了,也覺得教練好像處處都在針對他們。那一次下課放學之後,右轉是下山去天母,左轉是去球隊,就在那邊想要左轉還是右轉,毅然決然就什麼都不管然後就右轉騎車走了。但是很弱大概只躲一個晚上,就把教練不斷找她們的電話接起來了。回去之後當然是被教練罵也和整個球隊道歉造成球隊的波折和不安。不過他告訴我球隊誰沒翹過隊,她們應該算是最弱的一次吧!學姐他們有的都還跑到花蓮去玩個一個禮拜再回去練球。還有一次是把媽媽都搬出來了,他說他完全都不想練球想要回家了,哭到拉著媽媽的手不讓媽媽離開除非媽媽帶著他一起離開,這時候把他拉拔長大的教練看著他說,你確定你要離開嗎?你現在離開了就很有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他還是馬上決定坐下留下來。

滿身傷 練就鋼鐵般的身體

  再如此高強度的球類運動,身體上要避免肢體上的碰撞都實在不容易,所以身上都難免會有大大小小的傷。高三的聯賽他們打到第四名,他記得我那一天受傷的時候是打四強賽的時候,才剛開賽三分鐘就自己搶籃板腳軟掉扭到。當下他說他並沒有想太多只想要趕快站起來,結果發現他自己站不起來。下場之後也因為沒有什麼人可以替換了,防護員就幫他腳綁一綁左一些防護措施接著又馬上上場比賽了,過程中他腳非常的痛但還是把比賽打完了。沒有進冠亞賽,他認為就是因為他自己受傷沒有能好好發揮,比賽結束後去檢查,問防護員才知道在他比賽時扭到的當下韌帶就斷掉了,已經斷兩條了,但是因為可能剛斷也沒有想太多,就是繼續比賽,這是他第一個我覺得蠻嚴重的傷-右腳腳踝韌帶斷兩條。上大學之後,他認為他左腳的指母之間的神經沒有很好,會影響到他是因為有一次他練球的時候要上籃落地的時候,腳趾頭的神經痛到足以使他頭皮發麻,完全不想去踩地的狀態。後來去檢查才知道腳趾頭那裡有一顆小小的神經瘤,醫生的建議是開刀把它拿掉可是重點就是開刀就要休息,休息的時間可能就是兩個月以上,那他也不能休那麼久,因為比賽是一個接著一個。和教練討論後教練也認為說,那萬一開刀還是沒有修好又一直磨一直磨,如果又長出來刀不就白開了,後來選擇就是不開刀,與它和平共處試著調整跑步姿勢等…… 。

像母親一般的隊長

  在這次的世大運比賽中,自己是二度參賽也被選為隊長。覺得就是一個球隊就是一個家庭,其實能幫他們的不多但能幫的會盡量幫忙,特別是注意球員的身心靈狀況。主動關心她們的練球情形,有沒有身體哪裡不舒服或是就傷有沒有復發導致他們今天練習的表現哪裡不夠好,很多心情上的調適都是需要身為隊長的他主動去關心球員的,讓球員不會把事情都們在心裡,造成更多更多的壓力。

莫忘初衷 誰與爭鋒

  希望自己能謹記著自己在球場上需要的態度和精神去拼命去努力。座右銘時常給人振奮的力量,楊晴說:「開心最重要,正面能量要多一點,就是你自己正面能量就算了,還要帶給別人,就可能負能量很容易去影響別人。」開心打球,享受在球場上、享受每一場比賽是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